•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六月,吴三桂手下董重民、刘进忠、陈玉连等人率部下投降。与此同时,吴三桂却分兵进犯广东韶州等军事要地,杀额驸孙延龄,战事再一次扩大。

七月,上御便殿,召大学士等论经史,及前代朋党之弊。以明珠、觉罗勒德洪为武英殿大学士。新选秀女经太皇太后及皇太后过目,尘埃落定。

八月二十二,康熙朝首次大册嫔妃。册妃钮祜禄氏为皇后,册妃佟佳氏为贵妃,册贵人郭络罗氏为宜嫔,册庶妃马佳氏为荣嫔,册庶妃纳兰氏为惠嫔,册庶妃赫舍里氏为僖嫔,册庶妃董氏为端嫔,册庶妃李氏为安嫔,册庶妃章佳氏为敬嫔。

也是在那一天,我成了宛贵人,依旧是下等嫔妃。跪在地上听李德全宣旨,我身边的人都欢欣鼓舞,她们觉得我终于有了盼头。可我心里,却是百味杂陈。

历史的轨迹越来越清晰,看不见的手正推着我沿着这条路走,让我越发觉得自己无奈且……悲哀。

本来还担心,进位为贵人后就必须和保成分开,搬出去另住,但没人提这事儿,我便仍住在乾清宫的小院里。

新皇后册立,后宫又添新人,早上去慈宁宫请安时,越发显得热闹起来。

这日请安完,我随着其他人退出去。

一身明黄色皇后朝服的钮钴禄氏显得光彩照人,一众佳丽簇拥着她,如众星拱月一般朝慈宁宫大门走。

佟佳氏一身贵妃朝服,慢慢走在后面十几步远的地方,身边也有一些人,但比起她往日身边的人数,却是冷清了不少。

我稍微落后些,正朝外走,耳边突然听有人说话,竟是在说我。

“快看,就是那个,住乾清宫那位。”

“啊,那就是乌雅氏?”

循声看过去,台阶下,两个答应打扮的少女正交头接耳,眼睛直朝我这边看。与我的视线碰上,两人顿时慌了,忙甩帕子请安:

“宛贵人吉祥。”

我点点头,继续走我的路。

身后那两个女孩儿又在窃窃私语,声音却压得更低,听不清说什么。我懒得理会那些,眼睛却见走在被众佳丽簇拥着前面钮钴禄氏正回身看我,笑着朝我招了招手,于是朝她走去。

经过佟佳氏时,我稍停一下,朝她蹲了下身,算是见礼。她没说话,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也不说什么,行过礼便继续走我的路。

走到钮钴禄氏跟前,照样行礼。

“给娘娘请安。不知皇后娘娘叫德宛来,有什么吩咐?”

“德宛何必这么多礼呢,咱们姐妹也是许久不曾有机会好好聊聊,本宫不过叫你来说说话罢了。”

她笑着伸手拉我,我却侧身躲开了。

“娘娘厚爱,实在是德宛的福气。只是昨儿个就已经答应了太子,今日陪他读书,不如奴婢改日再去陪娘娘解闷吧。”

钮钴禄氏的手僵了一下,到底不自然地收了回去。她不曾说话,却已经有人开口了:

“贵人好大的架子。”

我抬眼,却是才入宫的一个常在,名字不记得了。

我既高了一级,便也不答她的话,甩帕子朝钮钴禄氏告辞:

“这会儿太子只怕已等着了,奴婢先行告退。”

……

又到了我生日的时候,如今皇帝来的日子少了很多。新入宫的少女们都正期盼着他的恩宠,分身乏术吧。

夏嬷嬷特地让人给我弄了碗长寿面,盯着我吃完。

晚上梳头的时候,我从匣子里翻出一把白玉梳子。

突然就想起了隆科多,在猎场上的时候,他看我的那眼神。梳子拿在手里,就变得有些沉甸甸。

冷不丁抬头,从镜子里却看到春巧站在一边,正盯着我看,从铜镜不甚清晰的镜面反射出来,颇为阴森。我吓了一跳,猛地扭头看她,把她也吓得一惊。

“你怎么还没去睡呢?”

我定定神,放下梳子,问道。

如今她和毓秀带着另外两个宫女,都算在我名下。只是我习惯了自己动手,并不让她们时时在跟前伺候,晚上也总早早让她们下去休息,身边不留人。

“嬷嬷让奴婢来看看,贵人可还有什么吩咐。”

“没事了,你去歇着吧。”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春巧最近有些怪怪的,似乎有心事。不过有毓秀这个亲姐姐在,想来不必我操心的。

重新将那把梳子收好,我又在镜子前坐了一会儿。

镜子里,年轻的少女顶着一头长长的黑发,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突然,她渐渐变成中年,再变成老年,那一头的乌发慢慢发黄、转灰、变白,可身后的屋子却不变,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枯坐。

我猛地打了个冷战,再看镜子里的自己,依旧黑发年轻,却突然有些心慌起来。

“皇上驾到——”

门外突然传来太监尖声报门的声音,我惊得跳了起来。

一回身,门帘子已经被掀起,就看他穿着石青色的常服,夹着一身的夜晚的凉气走了进来。

“今儿是宛儿的生日,寿星怎么竟打算不等朕,自己先睡了吗?”

……

十月下旬的一天,佟佳氏给太皇太后请安的时候,身边的宫女换人了。

卫小婵,我几乎忘记了她的存在,她却又冒了出来。

看到她站在佟佳氏身后,朝我诡异的一笑时,我心里冒出个很不地道的念头:

当初似乎真该兑现我跟她说的话,把她困在洗衣局里不让出来才好。

走出坤宁宫,天上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我伸出手接住一片,看着它在掌心化成一颗水珠,好像眼泪一样。

“宛贵人好雅致,在赏雪吗?”

身后有人说话,我忙回身见礼。

“贵妃娘娘吉祥。”

“免了。”

佟佳氏慢慢走到我身边,将我拉了起来。

“贵人可还记得小婵吗?听说你们当初也是一起入宫的呢。”

随着佟佳氏的话音,她身后的卫小婵到我跟前,朝我行礼。

“奴婢给宛贵人请安。”

我盯着她,没说话,眼神一转,却到了佟佳氏脸上。她也正看着我,微笑着,没什么情绪,可笑意并没到眼中。

“贵妃娘娘若没别的吩咐,奴婢就先行告退了。”

我朝佟佳氏行礼,然后慢慢走开。走下台阶后,身后突然听卫小婵说道:

“下雪路滑,宛贵人慢些走,免得不小心滑倒,摔坏了。”

身后有人轻轻笑起来,毫不掩饰的恶意。

我脚下一顿,没有回身:

“多谢姑娘关心。以前姑娘在洗衣局当差,想必对走路最有心得。日后有空,一定去向姑娘好好讨教一番,如何走得又快又稳。”

那笑声哑然而止,我于是迈步继续朝前走去。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两道犀利的目光正死死盯着我的后背,让我神经不受控制的紧绷起来。

35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