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总觉口袋紧张缺钱花?

你是否总觉生活单调又无趣?

你是否总觉自己的生命中缺少一点,不一样的色彩?

……

假如你常这样想

那就来【青木书店】打工吧!

我们【青木书店】必定会满足在你在课余时间打工赚钱的愿望

地址:临江仙市仙度区上湾街23号青木书店

 

等你哟(ღ( ´・ᴗ・` )比心)!

 

 

“咦?”

站在自家门前,手里抓着这封所谓“邀请函”的李木子感到相当匪夷所思。

这封“邀请函”,是她刚刚打算出门前,突然想起还没查看悬挂在门口的信箱,便从客厅玄关处取了信箱钥匙,打开了门口的信箱。随着信箱门“咔嗒”一声的开启,一堆花花绿绿的彩色广告,便铺天盖地掉落下来。

她在地面的废纸堆里捡起一个信封。

信封是纯色的深绿色,干净漂亮;信封的正面,印有白色的毛笔字体“邀请函”字样。

这信纸,绝对是她见过纸质最佳的信纸,厚实滑腻,令人感有舒服的安全感,字体也是相当漂亮。

临江仙市,就是本市嘛。“临江仙市的青木书店”她也当然知道,就坐落在银座的斜对面,位于游客众多的上湾街巷口。

青木书店,是全世界最有名的私营连锁书店。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开有,尤其是中国,每个城市至少有一家青木书店,而临江仙市的青木书店只有一家,是一座具有80年历史的,比共和国还要历史悠久的书店。

回忆起青木书店的店面……牌匾是森林一般的深绿色,字体是纯白色,十分清新好看。哦,怪不得信封与信函的颜色,都是绿色的背景和白色的字体呢。

呃……她最近十分缺钱是没有错,可青木书店是如何知道的呢?

并且,写下这封信的人,又是谁?

 

“咔嗒”一下,木子重新锁好信箱,将钥匙扔回家里的玄关处,回来把地上的广告捡起,把手里的信函塞进包里,她向楼下走去。

走到楼底,她将手里抓着的广告,一把塞进小区的垃圾箱。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木子低头走在路上,不免感到一阵焦虑,她走至小区门口的公交站牌下。

她是非常非常非常(此处用了三个“非常”,这说明李木子的确是太爱看书了,所以导致了她高度近视,以及很多人说她是书呆子)喜欢看书没错,也经常去青木书店买书,可她根本就不认识青木书店里的任何人,也从未与里面的工作人员搭过话。

这凭空出现的所谓“青木书店发来的邀请函”,实在太过诡异。

作为一名大一新生,她现在要去上课,是上午第一节的专业课,上完这节专业课,这一天就没课了。

那么,下了课就去看看吧,也没有什么不好对吗。

毕竟手头是真的很紧嘛。

 

暑假前,她分明还是个高三的学生,在临江仙市一中读高中。

临江仙大学虽是一本,却不是什么985或211,她也不是不想去外省读大学,哪怕是省内呢,总比在本地有意思。然而,几乎每个大学都是招本省的人最多,而她的分数报考临江仙大新闻专业算是比较稳妥,便还是报了临大,之后被顺利录取。

不过,她的成绩在临大算是很好的了,所以她算是一个学霸。

 

今日是周一,学校规定临江仙本地的学生,周末可以回家,所以她这周末回了家住,今天一早赶回学校上课。

临江仙市虽然有好几个区,但总归是地级市,也没有多大,从自家小区门口乘坐公交车,甚至不用倒车,二十分钟后便到达了临江仙大学本部校区。

距离上课时间还早,她背着行李包先回了宿舍。行李里面有一些吃的和周末在家换洗好的衣物。

宿舍有四人,其他三人也都是同专业的妹子,她推开门的时候,她们还在呼呼大睡,她轻手轻脚地将行李放到上铺的床上去,在下面的桌前坐下,凝神静思了一小会儿。

然而,已到七点二十,她们还完全没有起床的愿望,八点十分上课,还是要吃早饭的呀,虽然木子已经吃过了,于是一个个扯她们起床,但她们如何也不想起,最后到了七点四十才纷纷爬起来,上厕所刷牙洗脸抹面霜,一切结束之时已经是七点五十五。

于是一室四人便在校园内狂奔,狂奔至食堂一楼,除木子之外的三个人,每个人买了份酱香饼和一杯粥带走,继续她们的狂奔之路。

好歹是赶在上课前到达了教室,惊魂甫定,学生会的便来查课,几个扑克牌脸的学生会干事,站在遥远的讲台上,手拿花名册清点人数,声音冷冰冰:“新闻与传媒学院2班,共35人,现在开始点名,不许替答到,一经发现,二人同时要扣学分……”

老教授十分同情地站在一旁,默默地看他们点名。

 

“XX。”

“到。”

“蔡若斐。”

“到。”

“李木子!”

“到。”

“……”

“东门公仪。”

“东门公仪?”

“东门公仪???东门公仪又没准时到吗?东门……”

“到到到……我来了我来了。”

只见门口忽然出现一高大的身影,头发灰紫色,他气喘吁吁地看着大家,大家的目光“唰”地转移到他身上。

今天东门公仪穿的上衣依然是某世界知名品牌的秋季新款,价值10000+RMB,鞋是某同样也是世界知名品牌的潮鞋,价值9000+RMB,裤子嘛……抱歉,大家暂时还没看出来。

“真是的,每次都是这样。东门公仪,你这次又干什么去了,你就不能和你寝室的人一块来么?”

“好好好,十分sorry,学生会大人们,下次不会再这样了,一定不会,我保证!”

东门公仪来学校的第一天便出名了,一个是人名,居然是两个复姓叠加在一起的,问他,他居然说父亲姓东门,母亲姓公仪,所以他就叫东门公仪了,全班的人都是一脸“你是在逗我吗”的表情,以为他是在说笑,然而站在一旁的辅导员亲自告诉大家,东门公仪的确就叫东门公仪,学籍上就这么写的,身份证上也就是这么四个字。

再就是他本人的长相也太过好看,据他说他头发灰紫色是天生的,脸色苍白也是天生,说不清他是什么气质,但“若即若离”是必定准确的了。

他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非本地人,却不在宿舍住,大家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就连上课也经常迟到,一下课又没了影。

东门公仪这等奇葩人物,别说班里,别说整个新闻系,别说整个新闻与传媒学院,就连整个临江仙大学,就没有几个没听说过他大名,没见过他本人照片的。

所以,根本没人敢替他点到,必定露陷的事,没人敢做。

 

学生会的人知道辅导员与东门公仪的熟络,有意放水,只要东门公仪最终出席了这堂课,他都算是来上了课。

更何况,学生会的学习部负责查课,其中的干事有刘尔雅,刘尔雅就是他们新闻系2班的,刘尔雅对东门公仪更是宽容至极,刘尔雅长得漂亮,是新闻2班的班花,是全班男生梦寐以求的女神,刘尔雅对男生温柔、嗲声嗲气,对女生对十分苛刻妒忌。班里男生眼看这开学没几日,刘尔雅便对东门公仪如此,他们更是妒忌东门公仪。

身为副班长的木子,当然对东门公仪这种人嗤之以鼻——借着自己是隐形富二代的身份,不好好学习,一味耍帅装酷,男生们都对他有意见,这大一才开学耶,

她跑去问学院,他身为北京市人,却毫无北京腔调,是标准的普通话,学院还特批他可以不在学校内住,究竟是什么来头嘛!

眼看着东门公仪与刘尔雅笑着说了两三句话后,木子背着书包走下讲台寻找座位,她还顺便白了东门公仪一眼。

从9月10号那天开学,到现在有一个多月了,军训占去半个月的时间,由于军训是男女分开训的,所以全班相处的时间并不长,甚至还算陌生,她与东门公仪还从未说过话。

东门公仪似乎发现了她白了他一眼,目光灼热地朝她看了过来,不过是一刹,他又收回了目光,神情忽而变得严肃。

 

“请同学们拿出课本,我们这节课学的是《新闻传播理论》。”

李木子急忙从背包里拿出这本书,没想到那封信也跟着跑了出来,掉落在地,她赶紧低头从地上捡拾起来那封信,她把这封信卡在老师正在讲授《新闻传播理论》的书页中,看着它紧皱眉头。

这封信,到底……是谁寄的?

是特意寄给她的,还是寄给了很多人……如果是专门寄给她来愚人的,那岂不是很恐怖么?这起码说明她的住址已经被陌生人知道了。

如果是青木书店的人寄出的真实书信,会不会因为她在青木书店买书较多呢?但她应该也不是买书最多的人吧?

不过,她真的是很爱看书。

她的卧室里面到处堆满了各类书籍,像漫画书、推理小说等,对了,东野圭吾的推理小说她最喜欢看了。

等下,推理小说?!

她小心翼翼地捏着这封信,这个信封上面会不会沾满铅粉之后,就会显现出指纹?

铅粉?

她要去哪儿弄?

五金店有没有?

 

“喂?你看什么呢,不好好听课?哈,信?谁写给你的情书呀?”

旁边的室友蔡若斐伸长了脖子,看到她书本中夹着的信封,小声问她。

“不是情书。”

“不是情书还能是什么?拿来我看看!”

蔡若斐二话不说就把信封拿走了,她打开信纸后瞪大了眼睛:“简直莫名其妙呀,青木书店邀请你去打工?这也太魔幻了。不是都市魔幻剧吧?”

蔡若斐惊呆完毕后,又传给了右边座位的室友孙亭,孙亭又传给了纪晓芙,于是,同寝室的另外三个人都知道木子在下课后,要去市中心的青木书店了。

“哎,如果是真的,你还真要留下打工啊?”

纪晓芙隔了两个人问她。

“这个问题,我倒还没想过……”木子握着右拳,身后熊熊燃烧:“不过,我现在只想知道,究竟是谁给我寄来的——这、封、信!”

 

我的妈,终于下课了。

以往她最认真听讲的课却一点都没有耐心听,收拾好书包冲出了教室门。东门公仪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用手拄着脸,静静看着她的动作。

“东门兄,你看什么呢?你有床位却从不住校,每次一下课就消失不见,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神秘?”

 东门公仪的室友赵钱孙,抱着篮球从后面走来,站在东门公仪的旁边,好笑的问他。

“而且还整天搞得这么疲惫。”

另外一个男同学补充道。

“你是不是在校外,嗯?”

“哈哈哈哈……”

这么几句话后,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大家都知道东门公仪是富二代,而且不是一般的富二代。虽然只和他们一起打过一次篮球,他却每次都穿不同的篮球鞋来上课,都是好几千块钱的美国版篮球鞋,但大家实在是不懂他到底在做什么,甚至比整天不见人的大学辅导员还要神秘!

废话,他每天全球飞来飞去,当然疲惫了。

 

挑中她去书店自然是喜欢她,她很喜欢看书,是去年一年全中国看书最多的女人(女孩?嗯,刚满18岁的女孩)。

在全球书中心的大数据平台,看到她的脸的时候,他心里忍不住一动。于是立刻报上了高考的名,高考结束报名的时候,又和她报了同一所学校:临江仙大学,同一个专业:新闻与传媒学院新闻专业。

身为全球最大的连锁书店——青木书店的CEO,东门公仪每天要飞到世界的各个地方参与会议与决策,即便是课不算多,他也要飞回来努力上课,一个是逃课不好,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为了李木子。

昨晚他还在瑞士参与青木书店的内部决策大会,开完会便马上飞了回来,一路上因为要飞行,所以不能睡,很是疲惫。

每天都这么飞来飞去,大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当然,入学之前,他就与学校打好招呼,校长对此很是重视,他没想到青木书店的CEO如此年轻,并且竟然选中了临江仙大学,虽然临江仙大学是个一本,但别说清华北大,就连全S省都有好几所比临江仙大好太多的大学,更何况,东门公仪是北京籍的人,干嘛偏偏要跑到S省来读书呢?

为此,在暑假中,校长亲自去了新闻学院的院长家与新一级新闻系辅导员的家里,仔细耐心地告知他们,东门公仪是全球连锁青木书店的CEO,能来临江仙大学读书,是临大的荣幸,东门公仪为了人类文化的发展,每天全世界到处跑,已经很是辛苦了,他也说尽量来上每一堂课,所以请不要为难他。

 院长与辅导员听了,十分震惊与感动,也觉得一定要好好保守东门这个秘密。

15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