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竟然有和尚?

成说觉得自己眼花了?揉了下眼睛,再瞧,可不就是秃头上点了六颗戒疤的和尚吗!

灰袍和尚盘膝坐在旧榻上,研习经书,连她进来了都浑然不觉。

她几步轻踮,才瞄到一边的屏风后还有一位和尚!

不对!成说踱进去。

只见,那个人面色惨白,双目微闭,手探向他鼻尖,良久,气息全无,这是一具泡在药浴盆里的……死尸。

成说有些怕,退到烛光旁,询问前边默读经文的和尚:“这位师傅,人已经死了,为何不让他入土为安?”

那和尚自书里抬头:“不,无音没死,他会活过来。”

成说不懂了,她所知道的,这世间的已死之人,大致划分为两种,活尸和死尸,人在临死前仍存有执念或怨气,死后易化为活尸,不然便是真正离世的死尸。

屏风后的和尚无音他?他真的没死吗?

她没有问出来,而是换了一个问题:“这里是一间佛堂吗?”

不然怎么会有和尚?

那和尚轻轻放下书,似乎是回答成说的问题:“他收留了我们……”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唉,过了这么多年,我对他还是一无所知。如今,他等的人来了,时间已经到了……”

“他是谁?你是谁?”成说问。

和尚站了起来,叹气道:“贫僧法号无律,两百年前,我和无音是长戒寺的乐僧,无音善琴,而我衷于谱曲,每每作出的曲子,音与律惺惺相惜,有如灵犀。”

听到这里,成说欣然地一叹:“人生得一知己,很好的事啊!”

56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