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再次来到余主编的面前。

“余主编。”

“刚才让他们给你从后勤部搬来一套空闲桌椅,作为你的办公桌,门口那里比较空,就暂时放在那里了,你一个人也比较自在……目前没有多余的办公桌,真是不好意思。”

啊,我才反应过来,进门的时候,门口是比之前多了一套小小的桌椅。我回头看去,发觉它们像是中学时代的课桌椅。

“啊,没关系,没有关系。”

我赶紧说。

我来到余主编所说的位置,坐好后我一抬头,一不小心望见那个冷淡的人所处的办公区域。

那日我前来面试的时候,就观察过这里的办公桌:每三个办公桌组成一个我自己称之为的“办公区域”,这三个超级大的办公桌,被半透明的厚玻璃当做隔断隔开。

这三个办公桌,朝向东北的是那人所处的位置;朝向东南的,是我今早来报道时所坐的、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打印机的位置。

而第三个、完全朝向西的工位——居然有人,而且……还是个女生!

 

吴云星这组不是除了他,没有任何人了么,为什么还会有一个女生坐着?

那个女生披散着头发,她低着头,我看不到她的脸,但就穿着打扮来说,她的年纪大概与我差不多大,但按林平之前的话“大家都是有几年工作经验的人”,这样来看,她虽然同我差不多大,但也要比我大些了。

不知不觉间,我又想了太多,是因为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吗,我不知道,也忍不住的胡思乱猜。

可既然招我来到了这里,我不是也本身就很想来这里的么?“既来之,则安之”我心想,无论我是怎么来的,无论刚刚林平跟我讲了什么,我都来到了这里。

那么,我一定要,好好地通过试用期。

这样想着,我一抬头,便看到了余主编放大的脸。

“李汐,我们现在是校对期,这是给你的《探索》的两摞稿子,哪一个栏目的都有。你要好好校对哟。这是红色的水笔,我们一般都用红笔校对。还有,这是各种版本的最新字典词典。”

两大摞厚厚的打印稿被放置在我面前。

“对了,还有,你从今天开始就算正式入职了,那么就从今天开始写工作日记吧!”

他点开“我的电脑”,教给我:“点开我的电脑,再点开网上邻居,里面有‘探索日’文件夹。”

我看得眼花缭乱。

“打开‘探索日’文件夹。”

打开“探索日”,里面出现“07年”“08年”……“16年”“17年”这种以年份命名的文件夹。

“再打开‘17年’”。

继而出现“01期”“02期”……这些以月份而命名的文件夹。

除这几个以月份命名的文件夹之外,还有一个叫做“工作日记”的文件夹。

“打开这个文件夹。”

打开这个文件夹后,一瞬间出现了众多人名,如,吴云星。

吴云星。

我的眼神在屏幕上略略扫过。

果然是这个名字。

果然是这三个汉字。

 

另外出现的名字,还有“宛史同”、“林平”、“王凯瑞”等一众人名。

 

他建立了一个新的文件夹,命名为“李汐”。

“以后你也像他们一样,每天在这个文件夹里新建一个以日期命名的txt,比如今天的……今天是3月3号对吧……”

他新建了个以“3.3”命名的txt,打开该txt。

“以后你每天的工作都可以记录在这上面,可以分一二三。”

他在txt的空白文档中敲下数字,如下:

1.……

2.……

3.

 

“哦,好。”

尽管我眼花缭乱,但还是连连点头。

“对了,校对的话,看你自己了,你自己想要挑什么错,改正什么,按你自己的方式来就可以。”

余主编走掉了。

 

我面对这巨厚无比的杂志稿子,余光不自觉从桌面上的杂志又伸展到远处——

我的这张桌子,他们为什么要设在远离吴云星的门口,而没有设在吴云星的旁边呢?若是设在他旁边的话,是不是更方便交流一些?

我手心里紧握着这支红笔,我一看红笔上面赫然写着“英雄”二字。

英雄!孤胆英雄。

胡思乱想了一阵后,我终于下定决心开始校对。

我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更何况杂志编辑与自己的本专业相隔十万八千里——我既不是学中文的,也并非出版编辑的专业。

我再次想起了《校对女孩河野悦子》,女主角也是没有任何的校对经验……想到里面的一些剧情,我便想到依样画葫芦。

也真是的,主编都没有给我别人校对过的稿子,让我看看是什么样子的啊。

他只说让我随便做,哪里不对就圈出来加以改正。

我倒是总是校对自己的稿子,也校对过打印稿,不知是不是一样……或者相差十万八千里?

联想到《校对女孩》和自己校对自己稿件的场景,我想也许大概可能并没有太多差异之处,所以校对《探索日》,应该也差不太多吧?

我终于低下头,耐心校对起来。

“……在半年前,”

“……此处树立着一根巨大而奇异的擎天石柱……”

咦,树立,我猛然觉得这个“树立”不大对,一时间我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或许应该用“竖立”?

我打开手边的《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

树立,建树,树立形象。

竖立,指为使物体与地面垂直而立。如:纪念塔竖立在广场上。

我赶紧将这个“树立”给圈了出来,改成了“竖立”,并认真做了标注。

 

 “通体无鲜亮色调……”

鲜亮色调?

身为美术生的我有特殊的嗅觉,因为在一幅画中,色调大概只有一种。

于是我搜索“色调”:色调,是指整体的大的一种倾向。

果然!

我像发现了另一座巨大宝藏一般,又将这句话划下,标注如下:

 

2.「“通体无鲜亮色调”应该改为“通体无鲜亮色彩”(注:色调是指整体的大的一种倾向,而与“通体”相悖,所以应该改为“通体无鲜亮色彩”或“无鲜亮色调”。)」

 

并且,由于余主编让我可以开始写工作日记,我便把这些校对出的错误,记录在了工作日记中。

 

当我正校对得天昏地暗、酣畅淋漓时,有阴影压了过来,我一抬头,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身材瘦小的同事姐姐。

“和我们一起去吃饭……”

她面带微笑地同我讲。

她的话还未讲完,我的眼前又出现另一位同事姐姐,我一瞧,她就是和吴云星坐在同一个工作区域的女孩子。

我几乎立刻想到那个令我疑惑的问题。

吴云星这一组里,除了他已经没有别的人了,那么这个女孩子是谁?做什么的?

我的疑惑一个接着一个。我才来公司半日,就徒生出了这么多的疑惑,或许是我太热爱这个行业了,而我自己又是第一次接触,也是第一次工作,不免好奇心太过强烈,所以显得一切都像一个一个谜题一样。

这些谜题迟早都会一一解开的。

可我总迫不及待想要现在知道。

尽管内心如此风起云涌,我还是强忍住了这般好奇如黑洞似的心情,微笑着对她们点头,我们三人向电梯走去。

 

到了餐点立刻就来餐厅吃饭的人不多,现在就我们三个。

但餐厅内已有一些人在排队买饭了,他们的脖子上没有挂着杂志社的工牌,并且有人的胸前甚至别着明显是旁的公司的工牌。

“他们不是我们杂志社的,对吗?”

“对,他们不是。”

我跟随两位同事姐姐走到入口处,和她们一样取了一只餐盘,排队选菜,还没轮到我选菜时,我便看到餐厅门口出现了一众熟悉的身影。

——是《探索日》的男编辑们!

 

我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大概是这样的:男生一起吃饭,女生一起吃饭,然而我们办公室只有两位女生(除我之外),剩下的全是男生。

男生们很快就来到了我的身后,我便立即神经紧张起来。毕竟里面还有余主编和吴云星。

我用余光看见,吴云星就在我身后的男同事的后面。

现在这个餐厅正在买饭的只有我们公司的同事了,难道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到了饭点一起出来吃饭是一种习惯吗?

初来乍到,我真的不知该选什么菜式,更何况,我身后有众多同事在等待,我生怕让他们等的久了,给他们不好的印象,于是很胡乱地选了两个菜(据后来的回忆,就是清炒小油菜和清炒小白菜),主食选了一碗白米饭,汤选了一碗小米粥,在出口处的机器上刷了餐卡,跟着两个同事姐姐找到一张桌子,坐下了。

我以为男编辑们买饭结束后,也会过来和我们三个坐在一起,哪怕不是坐在同一张餐桌(毕竟一张餐桌只有四个座位嘛),但他们付过账之后并没有向这边走,而是去了挺远的地方,嘻嘻哈哈吃着各自的饭。

既是如此……看着远处的他们,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我还是比较擅长与妹子相处的。

 

“妹子,你叫什么啊?”

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同事姐姐开口问。

“我叫李汐,木子李,潮汐的汐。”

“我叫初晓晓,你叫我晓晓姐好了。”

她看向另一个同事姐姐,这个同事姐姐个子比较高,并且不戴眼镜,皮肤很白。

“她叫周瑾华,叫她花姐就好。哈哈,我们都叫她阿花。”

“哎,我们加一下微信吧。”

与两位同事姐姐加完微信,又加了QQ,又互相介绍了自己的年纪,与具体的工作内容。

初晓晓比我大三岁,周瑾华比我大两岁。

“我现在是‘知道’栏目的编辑,跟着路哥做事,路哥,就是那个戴眼镜的,叫路总之。”

初晓晓这么介绍着,往那边瞄了一眼,意思是路总之就在里面,我当然不敢直接看去,我只是用余光往那边看去。

“我们‘知道’栏目组里一共仨人,一个路总,一个我,还有一个男生,叫辛岭,我们都叫他心灵大师,哈哈哈……”

我听得很认真,自己的记性不算好,所以打算用力在脑子里记下来。

另一位叫周瑾华的姐姐开始介绍自己。

“我一开始也是做《探索日》的普通编辑呢。现在是隔壁‘营销策划部’的,不过这个办公桌无法挪动,我就暂时还在这里工作。”

“无法挪动……”

“哈哈,这么说是有点不可思议啊。”

原来如此,令我疑惑的事情就是这样简单,原来周瑾华的确不是吴云星这组的,他们在工作上完完全没有交集。

员工餐厅的饭很好吃,只是我急忙选好的菜可能不和胃口,或许也是紧张的原因,我们几个吃好饭,将餐盘放到门口的回收处前,我们三个一起离开的时候,他们男生还没有吃完。

 

回到办公室,很快就到了上班时间。我跟随他们一起打卡后,坐在座位上,继续看着我的字典,校对的两摞稿子已经快差不多了,只剩最后几页纸。

校对完成后,我又认真核对了两遍,最终确认无误后,我拿着这两摞稿子,走到余主编的位置上,将稿子递给主编,他接过去。

“辛苦了。对了,这是今年的1到3期的杂志,和去年10到12期的杂志,看一看里面有没有什么问题,然后把你发现问题与差错简单写下来。”

“哦,好的。”

我回到座位上,继续看旁边放的《探索日》杂志,我心想他们口中说的让我看,大概也不是让我看,他们口中的看,一定不是普通的阅读,而是仔细而耐心地研究吧。

已经出刊的杂志,还会有问题吗?

即使有,也不是我能看出来的那种吧。

我忍不住看向余主编的方向……可主编的态度,分明是对我报以极大的期望。

再说,假使我看出来了纰漏,我能够说出来吗,这可是已经出过刊的杂志。即便从没来过这个圈子,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我也是知道,像这种杂志出了纰漏,至少会被领导开会点名批评吧。

我一边低头看着杂志,一边搓着右手的手指仔细考虑这个问题。

我竟然!

真的,看到了一处错误!

我仔细又看了一眼,的确如此。

是16年12期封面内页中的一处广告,是国内著名眼药水“苏”牌的广告词,“眼睛”的“睛”字印刷错误,居然印刷成了“晴”字。

由于是印在字数众多的一大段文字中作为广告的背景,字极其小,也很模糊,小到如果不是故意去看是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字的,更何况是这个字印刷错误了。

我赶紧将这个错误记录下来,写在纸条上,夹在这一页内,并同时记录在今天的工作日记中。

 

嘿嘿……我居然发现了一个已出版的错误啊。

正当我沉迷于此时,余主编来到我面前,敲了下我的桌子,吓了我一跳,我顿时惊慌地看他。

“你来一下。”

我跟着余主编来到他的办公桌前。

怎么了……?

“你现在去跟云星学一下软件吧。他现在正在用排版软件修正错误。”

哈?

我,现在,要去跟那个人学软件?

我抬眼看向他那里,他依旧像没听到一样,自顾自地敲击着键盘。

 

Ps:这一章改了好久,只这两周就一直在改,在这之前也改了好多遍,现在终于差不多,但发过之后还是准备改一下。总之情节变得不再单一之后,要改变的就很多……

这两天查出来支气管炎,喝药+雾化……

208 阅读 1 评论
  • 标题

    孤星寒

    你这病真是厉害了,建议你找个中医瞧瞧。。。。。。。。。。。。。。。。。。。。。。。努力凑够20字的句号(1回复)

    2 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