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以前在书上看见这么一句话“一个人、一盏灯、一本书便是相思。”那时候觉得这句话真是酸,此时我坐在屋子里台灯下拿着一本书发呆真真是应了这句话。接连好几天妍妍和烟子不停的追问我假期怎么都不联系他们。被他们追问烦了我索性就说我认识了个男的,烟子听见哇哇的叫,妍妍却一脸我终于开窍了的表情然后都说要见这个人,我搪塞敷衍了过去,说他学业忙没时间出来。

高考的志愿我填了他在的大学,这让我读书下足了功夫。连妍妍都佩服说爱情的力量真伟大,说“她没想到我一天到头的打工居然还能和她是同学”,烟子跟过来说“难道是因为我吗?”我白了妍妍一眼说“这叫大智若愚呢?”然后又和烟子说了句“你想太多”。妍妍回头冷笑了一声、烟子则恹恹的憋了一下嘴。

大学第一天,妍妍便催着我要去见他,问我他叫什么名?我想了一下摇了摇头,对了这么几个月我居然忘记问他名字了,妍妍无语的看着我,然后感叹着我的智商问题。说实话,平常都是我话多他都是有事交代事没事就在楼下看看书、弹弹琴,而我就是在他旁边犯犯花痴压根就没想过问他叫什么。就在我想着怎么才能在学校里见上他一面的时候,在学校大门的展示栏上正正方方的贴了他的相片,下面还有他的简介:杨乔落 工商系大三学生  学生会主席  大一获得美国斯坦福MBA交换生资格    大二获得国家级工商案例一等奖、获得工商学术论坛一等奖等。 

“采薇,你怎么停在这里傻笑呢?”烟子从一架豪华跑车里钻出来扯了扯我的衣袖,我没有理会他。转头笑着跟妍妍说“我知道他叫什么了。走!”然后拉着妍妍的手直奔工商系的大楼,留下烟子的叫声回旋于耳。真是S大学独占鳌头的商学院,建筑真是呃……浮夸,都可以和罗浮宫媲美了。准备进去找他的时候,却没想到他正从里面走出来手里还挽了一个闭月羞花的大美人。那时候真庆幸我没上去和他打招呼,那大美人笑得面若桃花,他也半含微笑的从我面前走过不带半点情绪,仿佛我似空气一般。

“那个人就是你心心念念的他?”在找到寝室后,她坐在一旁看我整理行囊。我没有理会她的问题。“也就是说那个人就是刚刚在学校大门展示栏上里的照片?就是你为了见他而在假期里放弃和我们见面的原因。就是你拼命看书好不容易才在这所学校有个立足之地的目的?长得是不错啦,可是他不是有伴儿吗?你确定假期他也一直和你在一起,没和那倾国倾城貌的美女一起?”接着她又向我投来了无数的导弹。“那也许是他妹妹。”我还是镇定自如的整理着我的东西。“你妹!我说叶采薇,你脑子发烧呢?那能是他妹妹?”妍妍的分贝张力十足。“我说你也该回你住的地方了吧!再晚就要出不去了”。我一边说一边把她退出了门外,她还一边嚷嚷说什么叫我和她住公寓不听非要挤鸡下蛋的地儿之类的话。我推开窗户,满是校园里银杏树的味道,淡淡的青涩味,依稀听得见风吹树叶的飒飒声,不知是谁在用吉他轻哼乐曲带着微微苦涩。

生活依然继续,我依然白天上学,晚上打工,只不过还好的是大学的课程是比较轻松。我调剂得的首饰设计专业,意外的我很感兴趣。只是没想到的是那个闭月羞花的美女也和我在同一系,叫莫楠。和我一个寝室的女孩子爱八卦,常常爱和其他的女生寝室里聊莫楠的事,说莫楠明是个财阀二代,其实家里是黑帮,上头的公司都是为了洗钱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不过现在家业慢慢扩大也不需要一些非法途径去赚钱了,不过在黑道是很有实力的。然后还说了些让我吃惊的话,说杨乔落是莫楠家养的小白脸,15岁就被收养在莫楠家了。当然,说他的这些我都是不信的。出于女孩的嫉妒心,得不到的就污蔑,这些都是能够理解的,因为我偷偷看见她们几个在笔记本里夹着他的照片。

杨乔落在学校里依然没有理会我,有时插肩而过,有时迎面而视,他都当我如尘埃忽视而过。可是一到假期他还是会出现在小别墅,这让我觉得其它的没什么重要的。虽然他并不知道我的想法,这样也挺好的,至少我还是可以待在他的身边。而且在学校还有一处是我可以和他独处的地方,就是图书馆。他总是在晚饭后没人的时候去图书馆,然后我就跟着他,看他都看过哪些书。还偷偷的在他看得书里夹了一首酸溜溜的藏名诗“一叶乔木,一落花!乱风吹拂满枝桠,采薇人儿仰首望,杨柳树下步阑珊。”那时候的我是如此的小心翼翼,只成为他心中所想,深怕一个不注意造成他讨厌的任何结果。那时候想他所想,念他所念是我当时唯一的道路,那条路是那么狭窄,我一个不小心便掉进万丈深渊。

“不让我进去坐坐?”他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我没有说话只是朝他挪了挪位置他进去屋子里。

“家里就只有矿泉水了。”看他步伐微重的座靠在卡基色的沙发上,我给他递了杯水。

“可以和我聊聊么?”他看起来有些难受,前额的头发有些湿润。他用带着皮手套的手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示意我坐下,我有些纳闷他这分钟的想法,虽然我从来也摸不透他的想法。

 “你想说些什么?我想有些话不用说,你我也没什么拖欠。那时候的事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想我这番话算是总结得不错。

“你知道的,我有必须要做的事。那时候我不得不放弃你。”他还是那么冠冕堂皇的,轻而易举的提起往事。

“那么现在你又想做什么呢?”我声音不紧不慢,想着势均力敌的对峙就是现在这样吧。

“我只是想要你回来而已。”他的这句话重重的落在我的耳里,多么好听的一句话,可是时过境迁,这句话也回不去了。我还记得当初裴洛妍问我的一句话“采薇,你付出这么多,他愿意接受么?”回想起来的确是我在一厢情愿。

“我这几天在看一步小说,里面有一句话说得很好,“一厢情愿就要愿赌服输”。我输了,不过好在我那时候还输得起,可是现在我却输不起了。”

 “你没有输,是我输了。我愿意为以前的事道歉,只要你回到我身边。”他还是一副高傲的态度。我想他只是喝醉了一时间说的胡话而已。却也让我又想起他当时要我去偷裴氏集团的高级机密时一样,没有过多的解释,我当时是拒绝的。可是不小心看到他故意留给我的电脑,我轻易的信了谎言,上面说他是莫海君的养子,他处心积虑的在莫氏企业站足一席之地,是为了要把莫海君的犯罪证据给拿到手,他的爸妈就是这样丟了性命的。

那时候为了帮他,我骗妍妍带我去她家,用剪刀故意刺进胸口只为拿到裴氏集团的核心密码,为了套取她家办公室的钥匙,我带着伤还陪集团高层喝酒陪到吐被月亮头撞见,他拉起我就走。他把我送到的别墅,抱我到了阁楼上,我头晕晕的靠在床上很快的进入梦乡,但是也隐隐约约的听见楼下的吵闹声……。

睡梦中的我隐约的听见谁在我耳边低语,温暖的手掌轻抚我的额头。

别墅的清晨有着海风拍打浪花的声音还夹带着丝丝的清甜味,我听见楼下传来钢琴的声音,光着脚下了楼,看见杨乔落修长分明的手指在琴键上跳跃。我趴在一边乐呵呵的看着他。

“要吃东西?”他停下动作,音乐戛然而止。

“昨天晚上你有上阁楼和我说话?”我好奇的朝他走过去,想着昨夜的声音是他的。他抬起头我才看见他的嘴角有些青紫。

“把这喝了。”我冲进厨房给他冲了杯盐开水,听说盐水可以消炎杀菌我估摸着也应该可以去淤。他接过去喝了一口皱了邹眉头,然后又很自然的笑了。

“你觉得盐水可以治病?”他半笑的看着我,这么久的相处我第一次看见他对我笑的开怀,然后呆呆的点了点头。

“你去裴氏集团了?他们的客户名单和竞标价单是你传给我的?裴洛妍不理你了,所以才去喝的酒?”他今天和我说的话比我和他相识以来说的话的还要多。也句句都说在了点上,没错我是去了裴氏集团,名单也是我去偷的,妍妍也的确震惊了,那么大的事她没告诉任何人,要不然我就已经在局里呆着了,我背叛了友谊心里难过。

“我知道了,就是你父母的事。”我咬了咬嘴,以前我的小偷父亲说过只要我一内疚就咬嘴唇,可是现在我估摸着这种心情也不是内疚的时候,杨乔落轻笑的声音打断的我的思绪。

“你觉得那种东西是真的?”他的手指又开始在琴键上摇摆,肆意盎然的换着花样。我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从没想过他会这样理所当然的欺骗。

“叶采薇,你是爱上我了吗?”突然琴音戛然而止,他抬头定定的望上我的眼睛。我又开始咬了自己的嘴唇,被发现了!那时候我竟然不是对他的欺骗生气,而是对他可能将我赶走而感到担心。

“我可以给你两天时间让你考虑,如果要留在这里别放感情。”杨乔落说完这句话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给我。然后我就坐在沙滩上静静的发呆。

月亮头找到我的时候,我正躺在海水里思考着他留给我的话。

“他妈的,早知道我就不让你接他的活了,有这样折磨人的吗?”月亮头把我从海水里拖出来,海水真咸,我呛咳了半天。

“月亮头,能带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吗?”我转头看着他,他呵呵的傻乐说“你不怕我对你怎么 怎么吗?”

“那我就先把你怎么了,你信不信?”接着我们就来了他的秘密基地,我刚到那的时候,叹着没想到有这样的地方,月亮头爬到那颗参天的大树上把手伸给我,邀我一起到树上还说上面的风景比在孤儿院里的梨树上要美上百倍。坐在那个大树上我的心无比的坚定,月亮头二杆的抽着烟问我“你还回去么?”我望着远方的雾霭和天空连成一片,看着这种景象我点了点头。

“我操,这烟真难抽。我还记得当初你在孤儿院的样子,穿着发黄的碎花衬衫,高高的挽着裤脚,用木条教训着我们怎么偷跑出院子又怎么不动声色的偷跑回来以至于不受到院长老太婆的惩罚,那时候我就坐在你的脚边仰头望着你,觉得这个和我一般大小的女孩为什么会这么耀眼呢?那时候你的眼神和现在的一样,有些话我本不想说的,杨乔落那人胜负欲太强,野心也大,也许他不会成为你心中所想。”月亮头用手挠了挠光洁的头顶。

“是啊,那时候你像营养不良一样,明明和我一样年龄却比我矮了一个头还瘦瘦小小的:明明最怕痛还在我受惩罚的时候跑出来档在我的面前;明明最喜欢吃肉包子还装作一脸嫌弃的丢给我;明明很舍不得我离开却开心的和我道别;可是我明明知道杨乔落他没有心却怎么也想留在他身边。”那时候的想法现在看来真的是很简单。

“采薇,我……算了,走吧!”那时候月亮头没有说出口的话,现在回想应该让他全部说完可能就不会有遗憾。

19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