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醒的时候天都黑了,屋子里全是黑的,我口渴极了,迷迷糊糊地伸直了胳膊去打开床头灯,看到枕头边的诺基亚,一看时间九点钟整。

外面一点声响都没有,一切静悄悄的,父母果然还都没回来,我一看自己身上还穿着衣服,下床趿拉着拖鞋去厨房找水喝。

今天是十一国庆节假期的最后一天,10月7日,明天是10月8日。

我坐在偌大的银灰色基调的厨房里,这样的厨房显得冰冷而寂寞,即便我头顶上的光源是暖色的,我喝了几口水,便趴在桌子上,玩着手中的玻璃杯,摇晃着玻璃杯中、清澈而透明的矿泉水。

我的面前放着这部诺基亚,诺基亚的屏保还是陆霖设置的我俩的合影,陆霖笑得可真是无忧无虑啊,可是我一向比较忧愁,陆霖的家世特别好,比我家好太多了,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不知道我的离开对他的人生来说,算不算得上第一个小小的打击呢?

我有些思念陆霖。

 

我从没有想过我还会回来,可如果我不回来的话,也不会一直呆在S市吧?总是要读大学的,读过大学后也不会再回S市了吧?

我爸昨天下午一个电话过来,告诉我帮我买好了今天的火车票,过了一会儿,便有一个叔叔去我的班上找我,来为我送火车票,我今天拿那张火车票坐了火车,回来。

如果我知道我还会回来的话,我在第三年的开头就必须要回来的话,我就不会在S市实验中学留下那么多感情,陆霖,宋雅娟,崔梦甜以及其他,那太多了。

我很喜欢陆霖,说不上是哪种喜欢,只是比较依赖,在那样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一个男孩子全心全意地为你着想。

我深吸了一口气,我很喜欢陆霖,我……我的眼泪顿时溢了出来,我说的一切都是骗他的,说我是言情小说看太多了也好,我就是装作悲情女主角而骗他的,L市与S市太遥远了,我这一走,就让陆霖忘了我吧。

可我却不希望他真的相信了我的鬼话,就这样与我分离,我拿着诺基亚亲了又亲,手背对着脸蛋上的眼泪擦了又擦,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陆霖,你不会真的相信了我的鬼话,你答应我要好好学习啊,我们去考同一所大学,好不好?

大学呀,距离大学还有四年呢,那实在是太遥远了,那时候我都18了,是成年人了呢。

我在发送短信里打了无数遍的草稿……老公,我好想你,我多希望你在我身边……之类等等。

我跑去拿来我的书包,拿出我的日记本,输入密码锁的密码,开始写日记:

陆霖呀,今天我回到了L市,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并不想回到L市,你知不知道我说的与你分手都是骗你的,我是学着韩剧和言情小说的套路来对你的,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爱你。

我的陆霖。

……

 

写到最后,我听见门锁发出轻微的响动,我一下子合住日记本把它扔进书包,抬头看向门那里。

“爸,你终于回来了。”我看了一眼客厅里的表:“这都十一点了,你俩才回来了一个。”

我爸虽然喝了不少酒,但他依然相当清醒:“童瞳,你过来。”

我走过去客厅,他坐在沙发上,我站在他面前。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着急让你回来么?”

“我知道,你不是说了吗,我的学籍还在L市H中,我中考是要在H中考的,并且这两年我在S市读的也并不如何,H中这么好,我还不如回来试试。”

其实,我复述我爸的这段话,着实费了不少的力气。我刚才想陆霖想得太甚,哭得一塌糊涂,大脑有些缺氧,嘴巴也不怎么受我控制了。

 

“我和H中校长说好了,明天就让你去H中报到,我和你妈要上班了,都没时间,还是让你王弘哥哥送你去。”

“明天?!”

我很震惊,我是完全没思想准备的啊!明天!我以为还要十天半个月!

“明天,当然是明天,明天正好是他们放假回来开学的时间,不然怎么会这么着急让你今天回来。”

我颓唐(用当时的文笔形容大概会是“颓废”)地坐在身后的沙发上,大脑一片空白。

陆霖,我明天就要去新学校报到了,就像我当初去你的学校报到一样。

我还记得去S市学校报到时我的自我介绍:我叫童瞳,第一个童是童心未泯的童,第二个瞳字是瞳孔的瞳,我来自L市,希望大家多多关照我。

陆霖说他就是在最初的那一眼喜欢上我的,我穿了一件浅灰色的针织衫,有点瘦,有点高,样子很乖巧。

 

第二天一早,我便被妈妈叫醒,她甚至亲自为我梳头发,说是要给新同学一个好印象。

新同学,新同学,我为什么总是要去讨好去面对新同学呢。

吃完饭后,我妈给我背上书包便催促我下楼了,昨日那辆黑色的汽车又出现在面前。

王弘在车前面站着,他的眼神有些不明:“童瞳。”

我闭了一下眼睛,上了车。

他也上车了,启动了车子。

今天下着毛毛细雨,天气灰沉灰沉的,我这就要转学了吗?可今天的天气实在是太差了,不适合转学。

我能不能明天再去?

很明显不能,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提出明天再去的要求,但我的退缩也明显被王弘发现了。

“转学而已。”

而已……吗?

以往“转学”这种事情只能从小说或者电视剧中看到,没想到这样的事真实地出现在我的身上,我觉得我分明是言情剧中的悲情女主角。

都怪我爸,他当初没和我商量,便送我去S市读书,现在也没有和我商量就又叫我回来。

我恨我爸,也恨我妈,我恨他俩,置我的悲哀心情于不顾。

如果我昨天问陆霖“我们俩私奔去好不好”该多好,他一定会带我远走的,可万一他不会答应呢……幸好我没有问。

11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