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吃过饭后,回到住处,我开始在某网站上面认真地刷租房信息。

当然不能一直在阿春这里住下去,一是这个地方在长途汽车站附近,但距离位于千佛山脚下的公司,我觉得有些远。虽然阿春的学校距离我公司如此之近,但她也有时去别的校区授课,与我也不能够每日同来同往,连她都觉得历山路的尽头距离她家十分远了。

二是,这样住了短短几日,我已觉得相当麻烦叔叔阿姨了,他们总每顿饭都招呼我俩回店里吃,总做各种各样好吃的给我。

想到这——

“喂!”

阿春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惊得我打了一个激灵。

“说好的码字呢?你在干嘛!”

“呃,我在看租房信息。”

我一边说,一边在面前的本子上记录下正在看的房源的电话号码。刚才我已与几个房源打电话聊过了,择出了几个还不错的合租卧室。

“刚才我已经跟几个房东聊过,明天要去看房。”

“啊,为什么啊?”

阿春十分惊讶,站起身来质问我:“在我这里住的好好的,干嘛要去看房?”

“阿春,你淡定,淡定。这是我投简历之前就考虑好的,一个是在这里太麻烦叔叔阿姨了,让你们都照顾我,再就是我的工作已经定下,这儿离杂志社的确是有一段距离,你知道我就爱早上爬起来码字嘛,我就想节约出来一些时间码字啦。”

一说到码字,阿春便无言以对了,

“你放心啦,我不会再租那样的房子啦。”

“真是的!明天我陪你去了啦!”

“说好的都是下午。”

“那我们明天起来去世贸逛一会儿街,就去看房。”

 

昨日是周五,今天当然就是周六。才上了一天班的我,就迎来了一个周末。

昨晚和阿春说好,今天去世贸逛街。不过时间还早,我俩估摸着商场肯定还没开门,即便开了门,也因为时间太早而客流稀少,于是她又睡了个回笼觉,我又抱着笔记本码了几个小时的字。

十点多的时候,我俩才乘公交去了世贸中心,进入世贸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了。

我心里想着昨天一天工作的乱七八糟事,自然没有太多心情逛街,阿春好像也心不在焉,她之前买的某牌的耳钉的珍珠掉了,我们打算找那家店补一下珍珠。

然而,我们从东塔走到西塔,又从西塔走回东塔,竟然一直没有找到。

“找不到就算啦,下次和别人逛街的时候再带来好了。”

 

我俩坐在一家店里,大口大口地吃着服务员帮烤的滋滋冒油的烤肉。

阿春一边往嘴里塞肉一边说:“汐啊,我现在都已经工作半年多,你还没怎么接触社会,你知道这个社会有多变态吗。”

 “……不知道。”

 “现在社会上女孩子的风气都是,女生能少努力一点,就少努力一点,在学校的时候学习成绩好,到了岗位上工作干得多好,都不如嫁得好,你个人奋斗要好多年,但你嫁得好,这些苦都不用吃的。我们学校一同事,家里很穷来的,可人家还在学校的时候就找了个有钱的男朋友,去年结婚了,现在找我们这个工作就是玩来的。我们同样是上班,看她的心态怎么就那么轻松。”

“还有还有,我另一个同事,她谈了七年的男朋友家里拆迁,家里让他俩结婚,还要她怀孕生孩子,她拒绝,男生居然就跟她分手啦,一个月后又找了另一个女生结婚,她哭得死去活来的,没用,现在还没走出阴影。”

“就是为了拆迁款嘛。”

“唉,找了善明哥当对象,我就只能卯足力气,使劲奋斗啦。”

“善明哥他……” 

我可能是还没有真正接触社会的缘故,我觉得这一切都太现实了,我一下子不好接受,虽然在大学期间,也亲眼看过,亲耳听过一些事情,但那总归没有发生在自己与好友身上。

阿春看起来有些落寞。 

我俩吃了不少的烤肉。这家店是美式工业风,风格有些颓丧,店内各种颜色的灯光,刺眼的荧光红和紫,幽幽的荧光蓝,店内还大声放着英文摇滚乐,让人总觉像身处酒吧一样,不知道我为什么最不喜欢这样的风格,大概总觉这种风格让我很没安全感。

阿春饭前点了一杯鸡尾酒饮料,这鸡尾酒饮料很好看的,是渐变的蓝紫色,液体蜡烛似的,她对着各种颜色的灯光举起这酒饮料,少见多怪,我俩都从没接触过这种东西。她说:“这个可真漂亮。”我也表示赞同。

接着她灌了一大口这酒,又塞一大口的蘸满了酱汁的猪大肠,她用力甩着腮帮子咀嚼它,好像要把这猪大肠的油都压榨出来,一滴不剩似的。

这猪大肠还是我点的。 

可我听了她的一大番话,没有太多心情吃了。

 

这顿烤肉是阿春请的,她还买了一个包送我,我一眼就看中的那个包的确挺漂亮,不过就是太贵。

“没关系,不就是半月的工资么,你姐我有的是钱,你看你背的帆布包多幼稚!怎么像个高级杂志社的编辑样子嘛!”

“啊哈,什么高级杂志社啊……”

“一切都昂贵开始,外表昂贵了,内心才能够随之变得昂贵啊。”

“什么歪理!”

……

刚才在柜台前,阿春执意要买下那个我看中的包子,我劝说她要为自己省钱攒嫁妆呢,无奈她的力气比我大太多了,我如何死拉硬拽,都扯不动她。

 我当然扯不动她。

 这一点从我俩的体型上就能看得出。

 

从世贸广场走到棋盘小区,也不过几个公交站的距离,这个时候天还是冷的,我俩一边走一边说话,也可以消消食儿。

我挑选的这几处房子都在棋盘小区里面,读大学的时候我就知道棋盘小区了,大概我没有听说过棋盘小区,只经常路过外面的棋盘街。

我俩被棋盘小区里面的壮阔给震惊到了。

可直到后来的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个小区为什么叫棋盘小区。

以前我没有想过,直到离开的那一刻我才怔怔地注视了“棋盘街”的路标很久。

里面的老楼房星罗棋布,格局像棋盘一样布局广阔,其中小路像棋盘的格子一样横的竖的连接一起,而楼房像棋子一样错落有致。

与其说是小区,不如说是一个迷你城市了,这迷你的城市里头都是老楼房,很老很老的楼房。

但我现在不这样觉得它美好,我只觉得它老而破旧。

离开的那一天我才知道我之所以会在离开时就学着怀念它,是脑袋清明的知道自己不会再回来了。

这个房子虽然不是我的房子,但它见证过我的众多新思想的诞生(这样说好像就跟我已经是个领袖一样),包括极度迷恋《三体》,包括糟糕的喜欢吴云星,包括这本糟糕的《肆月》。

至于我的思想会像棋盘小区的布局一样乱,全因那人的出现。

 

房东是个妹子,她长得太漂亮了,就是个子不算高,并且身材微胖。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大美人,我觉得她很面熟,可能因为是美女所以觉得面熟吧。

她抱着一只泰迪在门口,迎接我和租房中介。

这间房子的内部,比这栋楼的外部还显得破旧。

一进门,我们几个人就显得拥挤了,原来这虽然是个二室,却没有客厅,进门的地方只能算是一个走廊,只有三平米的样子。

“我是找合租的室友啊,之前那个妹子要去南京了,她还没把东西带走,所以有点乱哈……如果你急着住的话,我就让她来拿东西……喏,这间就是,你这个房间还有个小阳台,但我的房间没有哦。”

她打开门,我和阿春走进卧室,整个卧室内一片混乱,卧室的地面是水泥做的,没有贴海报的墙面已经发黄,还贴了很多过时的明星海报,床不大,宽度大约只有一米二,卧室很小,顶多放三张这样的床;床上堆满了鞋盒子,房间里堆满了书以及袋装垃圾。阳台上也堆满了显然是很多年不用的坏掉的老式衣柜以及电器、塑料花盆什么的,花盆里甚至装满了结结实实的土块,剩下的空地方不多,不过都是灰尘什么。

我和阿春对此感到震惊,阿春对我使眼色,意思是这个房子也太差劲了。

走出卧室。

“这个是厨房。”

我和阿春看看厨房。

也就4平米的地方,没有窗户,地面是坑洼不平的水泥,墙面上都是油烟的颜色,管道已经变成了完全的黑色。

“这个是卫生间。”

我和阿春瞅瞅卫生间。

也就2平米的地方,没有窗户,十分逼仄,一进门就是水泥的蹲便器,蹲便器还是有水箱需要拽绳的那种,墙上挂着个老式的热水器。她介绍说洗澡的时候,只要双脚站在蹲便器的两侧,就能洗澡了。

“那刷……”

妹子听出了阿春的疑惑,赶紧解答:“刷牙洗脸什么的,在厨房里就好了,厨房里的这个水池。”

我觉得我在老家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老式楼房,今天确实长了见识。可能大城市才多有这样的老式楼房,等我们老家开始盖楼房的时候,已经00年之后了,所以盖得都宽敞明亮。

 

看房结束。

作为看房结束的标志,妹子问我:“你觉得这个房子怎么样?”

“租金的话,是多少呢?”

“我不知道他们给你说的多少,反正我这里是750。”

“750一个月。”

“对。”

阿春又开始对我使眼色,觉得这个房子太糟糕了,连考虑的权利都没有。

“那我回去考虑一下吧。”

“行,那你尽快啊。”

妹子说话十分利落,我倒没有问她是做什么的。

 

刚迈出小区大门,阿春便开始了她狂轰乱炸的咆哮式吐槽:“我去!就这破——房子!免费让我住我都不住!你看看那个厕所!就一个蹲便器的大小!我的天哪,连洗澡的地方都要站在蹲便器上!你看看那个厨房!连窗户都没有,抽油烟机还是半坏不坏的!你看看你要住的那屋!那么那么乱!”

刚结束时我也觉得这房子很不满意,但冷静下来我开始想,那个卧室只是那个女生目前还没搬走的缘故,她搬走后,我收拾收拾,也是可以的。

“而且这是五楼!这么高!每天爬上爬下气喘吁吁!夏天肯定很热!”

 

我觉得网站上其他的房子的照片也不准,也可能还没它好呢,这一瞬间,我突然就决定住在这里了。

“我决定住在这儿了!”

我向阿春大声公布道。

 

“早定下来也早安心工作嘛,现在我只要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工作上就好啦!”

 “工作?”阿春皱眉:“你不码字啦?”

 “码字的话,我决定先不写了,等过了试用期再说吧!”

 “你可千万不能放弃呀,写了那么久。”

 “不会的不会的。”

 

 折腾了一大圈,我们俩又回到干果店,叔叔阿姨早已准备好了饭菜,等我俩回来吃饭,吃过饭后,我俩回到住处,阿春拿钥匙打开门后嘱咐我。

 “唉,今天逛了一天,明天还要去中介公司签租房合同呢,早点睡吧啊。”

 “我知道的,你是想去床上和善明哥煲电话粥,对不对呀?哈哈。”

 “才不是咧,我俩今天刚吵了架,我现在不想理他。”

 “真的吗?我不信,一会睡觉前去你卧室视察哟!”

 我在自己卧房码字到九点半,忍不住去隔壁阿春的卧房,她的卧房里头居然静悄悄的,看来,还真没有在视频或者煲电话粥。

她在梳妆台前坐着,我发现梳妆台面上,摆放着用子弹壳与红绳编成的手链,和用子弹壳粘成的坦克摆件。

“这个……是善明哥做的吧?”

“对呀。”

“做得可真好看。”

我仔细端详这个手链,我觉得给我材料,我也根本编不出这个来,并且我相信,大多数军人,编不出善明哥这个水平。

 “嗯,我家善明做的,当然完美又好看!”

 “好看到像是在旅游景点卖的那种。”

 “旅游景点都没有卖呢!我这是唯一的!”

 “好好好,手链是唯一,坦克是唯一,你也是善明哥的,唯一。”

 阿春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种奇怪的微笑,这种微笑中,掺杂了十分心满意足与高深莫测的少见神情。

 

“哎,电话响了。”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开门取一下吧!”

外卖?!

怪不得阿春比去年我见她时又胖了好几十斤!

她从门口拿了外卖,我说:“好啊,你竟自己偷偷点外卖!怪不得你比去年都胖了二十斤!不减肥也就算了,还偷偷吃外卖!” 

“错怪我了啊,这不是我点的外卖!”

她一脸冤屈。

“那还能是谁啊?”

我气呼呼地问。

“可能是徐善明……”她小心翼翼地解释:“之前我晚上和他聊天,每次说饿了,他都二话不说给我点外卖,不过今天我俩都没有联系呢……”

“啊,善明哥也真是的,他这是立志要把你养胖然后只能嫁给他吗?”

阿春打开了异常豪华的外卖盒子,各种食物的香气瞬间扑鼻而来。

“让我看看都有什么。”

我一件一件地将它们拎出来。

“牛肉饭、可乐鸡块、果汁、水果沙拉……天啦,善明哥打算改行啦?”

“改行?”

“发展养猪事业啊。”我补了一句:“云养猪。”

阿春一愣,随即噗嗤笑了,拿了床上的抱枕扔我。

“你才是猪!”

“你看阿姨每次见我的第一句话都是让我催你减肥,你自身不配合也就算啦,这儿还来了个扯后腿的!”

“唉——”

我忍不住仰天长叹,摇头晃脑地失望而去,心道本来今天白天听阿春说了关于她和善明哥之间的事,以及今晚在阿春店内又发生了争执,让我开始对善明哥变得不是很放心。

但现在看到善明哥对阿春如此心意,我也就略略放下心来,决心支持他们之间的恋情,毕竟阿春自己觉得开心就好,这是一辈子的事。

 

 

Ps:其实这一章本来都省略了,只写了几百个字,这一章本来应该放的是下一章的事……不过修文的时候还是觉得这一段也是很好的一段经历,况且写文的过程也是不断充实的过程,虽然这一章几乎没修,但对情节还是满意的吧。本来大纲都定好了,而且阿春的故事也写了很多字,但阿春有了新的意见,她提过意见后,我当然觉得很有道理,还有要尊重本人。所以关于她的事我删掉了接近两千字的内容,但为了达到准备好的大纲和预计效果我又重新描述了一下,虽然只有几句话,但可以让准备好的副线不这么落空了。这一章文笔用词之类之后还要改一下。

本来放的是下一章的事,下一章终于又有男主戏份,朋友反馈说目前男主戏份忒少,哈哈哈。

另外,终于要突破5万字啦,哈哈哈,我很开心。到今天为止,这个《肆月》已经认真写一年整了,我自己预计的大约是15w字以上。写完修完的话,我希望起码不要超过19年吧= =

想说天真热,想说不想工作只想在家码字呀呀呀。

27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