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这么快又到了周一。

决定住在那里后,昨天我又跑去中介和房东签好了合同,之后室友便帮我把行李一起拉到了住的地方,昨晚我也是在阿春家住今晚就是我在阿春家住的最后一晚了。

清晨六点半,我步行到公交车站,坐上公交车,晃晃悠悠地去了公司。

我来得甚早。

整间大办公室除我之外,空无一人。我端坐在门口的“课桌”前,觉得自己像是个规规矩矩的守门人。

新的一周开始了,我要加油了! 

忍不住为自己加油鼓气。

不过,请忽视冷淡至极的组长吴云星就好了。

虽然,他对其他同事并没有这样冷淡,甚至活泼,但对我就是这样冷淡,我也总是想搞清楚为什么,都是这强烈的好奇心作祟。

我的好奇心实在是太强烈了,从小到大。

所以才喜欢写小说的吧。

我是他所属的组员哎,他实在不能这样对我。

他是对所有新人都是这样吗?

可现在,只有我这一个新人哎。

 

真是的,不能再想了,该去吃早餐了。我摇头晃脑地站起来,走去十一楼员工餐厅。

不愧是杂志社的员工餐厅,就连餐厅里面,都到处都摆着放置杂志的白色铁艺书架,上次来我就很注意到了。

我端着餐盘,从各个窗口前依次选了半份三明治、一个荠菜肉包和一杯豆浆,放在一处位置上,又取来一本杂志,我刚刚把杂志放在桌面上。

“Hello!妹子,我看你也是我们杂志社的哦!”

我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瞅了一眼自己脖子上挂的员工证,于是点头。

“啊,你好,我是《探索》新来的员工,今天才是工作第二天。”

“我知道啊,我听说你了。我也是《探索》杂志的,我是我们杂志的摄影师。”

他把手中端着的餐盘放到我面前,与我面对面坐下。

面前这位大哥,身穿没有任何印花的纯白色T恤,外套一件蛮厚的卡其色羽绒服,头发烫得很卷很卷,染了金棕色的头发,戴着一副黑边的小圆眼镜,皮肤超好超白,整个人很显小,像韩国人。

“哇塞,摄影师?好棒哦,前辈大哥,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哈,我叫金应,金子的金,应用的应。”

“哇,金应大哥,你的名字好特别啊。”

“是啊,别人都这么说。你周五来的时候,我们摄影组都去搞外拍了,没见着你。我们摄影组和你们编辑部也不在一个办公室,主要是我们一直在搞片子,就在你们编辑部斜对面的屋子。

“嗯。” 

“你之后应该也会到我们摄影组来学习一下,我跟你说啊,我们摄影组可好玩了,比他们严肃得一丝不苟的编辑部,好玩得多……”

“我自己就超喜欢拍照呢,我还得过一个小小的摄影奖。”

我用手机把自己拍过的照片展示给金应大哥看,金应大哥感到十分惊喜。

“我们摄影组还缺人呢,你干脆来我们摄影好了……”

与金应大哥互相添加了微信,吃完饭后,和他有说有笑地回到七楼,已经八点二十九,我和金应都打过卡,当然,我一回头,竟然看到吴云星。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一边按下指纹打了卡。

“吴组长每次都踩点踩得那么准时啊,吃早饭了没?”

金应转过头笑着看他。他们两个应该挺熟悉的吧,金应才这样与他开玩笑,看来他表面如此冷淡,其实与他人还是可以开玩笑的。

我尴尬地看他,按说我应该热情地跟他打招呼才对,可他这样冷冰冰的态度……我俩周五的时候明明也说过话了呀,现在完全跟陌生人一样。

“没。”

他说完这句话便走掉了,连看都没看我一眼,仿佛我不存在一样。

真是的,没吃早饭还这么理直气壮!

 

我和金应走到《探索》编辑部办公室的门口就道别了,之后我迈入办公室,看到大家都在自己桌前坐着,有人一边浏览网页,一边悠闲地吃着从餐厅里打包来的三明治,有人在喝从楼下咖啡店里买的咖啡。

我的目光又忍不住扫过他——

他的电脑好像还没完全开机,但他已开始工作,他好像开始旁若无人地校对起稿件来。

我好像是太喜欢看推理小说了,我的好奇心太强烈了……它足以使我正处的这件事情,变成一部华丽丽的推理悬疑剧。

哎呀,我的好奇心呐,我对自己彻底无语了,我拿起杯子,在旁边的饮水机上接了杯水……噢,我忘了说,饮水机就在我身后,我连起身都不用,就能把水接到杯子里。

我咕咚咕咚喝了两口水,然后放下杯子,走到余主编面前。

余主编抬头看向我。

“李汐啊,我给你留一个小小的工作。”

小小的工作?我再次莫名紧张起来。

“嗯。”

 “这样吧,我跟你到你的座位上去说。”

 余主编跟我来到我的座位上。

 “李汐啊,你看,我们杂志自上期开创了B版迷你少年杂志,B版是以偏科幻为主题,专为中学生看的,以后每期的封面内彩页,都会出一期征稿的诗歌。我们的要求是根据这篇科幻诗歌,写出一篇原创作品。我们上期的征文投稿栏目,投来的稿件质量都不算高,我希望你可以按照上一期的征文短诗,写一篇2000字左右的小说,登在我们这一期的杂志上呢。”

啊,今天才是我来《探索》工作的第二天呀,主编就让我写稿子并且登载在杂志上么?

天哪!

我惊得后退了一步。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天啊,我写的稿件马上就要登载在《探索》杂志上了?

这么厉害?

厉害厉害,真不愧是大作家了!

我面前仿佛就此打开了一扇门,这扇门里散发出无数道金光,我仿佛听到有人在对我喊:李汐啊李汐,从此之后,你就像跳高运动员一般!跳出三流网络小说作者的圈子啦……你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作家了,会有很多很多很多的钱……

想到那些,我面容抽搐了一下,极力装作淡定的样子。

“可以的,对了,主编,这首诗是谁写的呢?”

“是吴组长写的。怎么样,我们吴组长很有才吧?我们整个杂志社的人,都很有才!”

余主编洋洋自得地吹嘘起杂志社的人才来。

 

我或许已经预料到这首诗是他写的,可整个《探索日》编辑部的编辑,加上余主编的话,有11个人呢,我怎么就有预感是他写的呢。 

我盯着倒数第二页的内页,仔细端详这首诗与配图。

配图大概是美编画的,是两个异族“新人”结婚的场景。

这首诗是这样的:

 

“      婚礼

 

梦幻而又高贵的殿堂中

正举行一场特殊的婚礼

外形奇异、身着华服的两位新‘人’

在整个宇宙的见证下

携手立誓 缔结连理

 

侵略、杀戮、战争

那样的时代早已成为陈迹

参与盛典的地球代表们

仍在默默庆幸

永久的和平竟来得如此轻易

 

漫天的芒星 争相展露自己的光华

一如苗圃里绽放的繁花

浪漫而美好的氛围中

一种不协调的气息在暗暗涌动

时光和历史

总会书写下令人意外的结局”

 

“这里是他写的第三期的诗。”

 余主编在一边说。

这已是我看的第二遍了,转眼我又逐字逐句地阅读了第三遍,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时光和历史,总会书写下令人意外的结局。

倒像是那种命题作文或半命题的作文。

依照他写的科幻小诗来写一篇“读者投稿”,然后登载在杂志上面?

如果说之前的校对,对我来说是比较容易且做得来的,那么这件却是直接上升了好几个难度,难度大大增加。

 

“你有什么想法吗?”

听到余主编问我的这句话,我的大脑已经高速运转了好几圈了,但是一片混乱,我只说“有”。

“那你慢慢考虑吧。”

余主编“呵呵”笑完便走掉了。

 

我很喜欢看书,我看的书很多没有错,可是我极少看科普类的书,即便是在“博物君”火起来之前我就关注他了。

目前,余主编让我校对杂志我也能校对得出来,但是一旦上升到稍微专业的问题,比如这让我通过吴云星写的这首短诗,写一篇2000字左右的小说,我的大脑中就一片空白了。

毕竟我不是理科专业毕业的,也不是文学类专业毕业的,我学的是艺术类的专业,虽然我的老爸是个地理老师,与《探索日》还算蛮沾边的,我的地理也学得不错。

唉,一想到这,我就想主编为什么会收留我呢。

那么,我也取名叫做《婚礼》吧。

 

“2093年某月某日。是他与她的结婚仪式。 

她的脸面上的红色面纱娇艳欲滴,她的面庞皮肤却有些支离破碎,他身穿纯黑色的、量体剪裁且剪裁完美的特制西装,新娘很美,娇艳欲滴的美,她的脸庞被蒙上艳红色的面纱,然而她的耳朵,她的手,她的腿和脚,这所有所有,早已因外星人的化学侵略,而变得不像人类,除了那张近似人类的脸。

谁能说他们是人类呢?

人类这个种族,早已于2080年那场第一次宇宙大战中灭亡。

……

无休止的沙尘暴终于是停顿了,天上的繁星像是被什么倏然擦亮,从地球上运来的各样花朵星星点点,从地球人的审美来看,算不上美,地球人是多么善于创造美啊,欧罗巴洲的文艺复兴,以及那个神秘的叫做“中国”的古老国度。“ZW3”星人喜欢金属,他们什么东西都用金属制成,因为金属更能抵挡“ZW3”星糟糕环境的腐蚀,但它们用金属做成的东西也没有多美。

其他方面天差地别,唯有外星人结婚与人类结婚大同小异。

这对新人走上被鲜花簇拥着的红毯,终于走到不知是什么金属制成的高台上。

宣誓吧。

两位新人的脸上出现的坚毅神色,却更像是将要为革命而献身一般,竟没有分毫的喜悦之情……” 

 

我写作的速度这些年差不多都是千字/时,不算太快但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只要开始动笔写,基本上就是这个速度,如果着急的话就会更快一点。

从九点半钟写到十一点半上午下班,两个小时正好写完修改好。

我跑到主编的桌前,语气欢快地告诉他我写完了。

“你有没有加云星的QQ啊,你把你写的发给他看一下吧。”

主编手头上大概正忙碌着,他站起来,对远处的吴云星说。

“云星,李汐写完了一篇按三期稿件写出来的文章,你帮忙看看吧!”

我又跑到吴云星的桌前,他依旧是在平淡地工作,即便是之前听到了此话也并不看我,啊,每次都像是我俩之前从不认识一样。

 

每次跟他讲话都要鼓起巨大的勇气,仿佛跟他说了话,他都不会给我面子而搭理我一样。

我开始有些反感这种奇怪的感觉。

“吴……组长,我……那个,写完了,要现在发给你吗?”

“嗯,发吧。”

他才看向我。

“先加一下QQ吧。”

“哦,好。”

他思索了极短暂的一段时间,然后迅速从手边的本子上撕下一张纸条,写下一串数字,是这样:吴云星 QQ:XXXXXXXXX。

继而把纸条递与我。

我用手指捏着这两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字条,却拿捏得十分用力,仿佛一不小心它们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回到自己位置,我发现晓晓姐和瑾华姐都已经在门口这里等我了。

“要去吃饭啦!”

晓晓姐催促我道。

“嗯,好的,好的。”

我从包里拿出钱包,一转身,却猛然想起,之前为考公务员,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登录QQ,上个星期登录的时候,软件告诉我号码被盗,但我懒,当时并没找回。

“啊,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姐,你们先在这儿等我一下!”

我慌慌张张地拿着那张字条回到他的座位前,他已经站起来了。

当然,他还是没有看我,一副冷淡的神情好像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啊,那个,吴组长,我想起我的QQ暂时登录不上,你有微信吗,我加一下你的微信吧!”

他没有取我上前递给他的字条,他飞快在本子上撕下一张新的字条,依旧什么话都没说。真是惜字如金呀。

WX:XXXXXXXXXXX。

看起来就是手机号吧?这是他的手机号吗?

但我没有问他。

他递给我。我拿着这张字条风风火火地跑回座位前,把这张写有他微信号的字条和那张QQ号码的字条,一起压在杂志下面。

“姐,走,我弄完啦,去吃饭吧。”

“你在弄什么啊?”

我们一边向电梯处走去,晓晓姐开口问我。

“主编让我根据三月的投稿诗歌写一篇小说,然后我写完了,刚才是在跟吴组长要QQ号,但是我忽然想起来我的QQ号登不上去了,于是跟他要了微信号。”

“哎,其实你不用那么急的,先去吃饭就可以的。”

“主编怎么会让你写那东西啊?一般我们除非是原创稿件,很少让编辑写一篇文章。”

听着她俩的话,我想她俩对我也太宽容了些。

 

我在想,阴差阳错,我居然要到了吴云星的私人微信。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只有他的QQ号,现在我既有了他的微信,又有了他的QQ号,岂不是一举两得,一箭双雕?

真的是……! 

我干嘛老是这样在意他呢,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这个人,并且我自己都很明白,我才来公司上班,办公室恋情是大忌,不知道对于这个公司或者公司领导或者同事来说怎样,反正在我自己看来是大忌,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喜欢人的。

在我看来,虽然他长得算是帅哥,但并不是我一眼就喜欢上的类型,我没有喜欢他,我只是单纯地对他好奇,我太好奇了,我的好奇心太强了,我最喜欢看推理小说了,我现在就想接近他,然后找到这个人蛛丝马迹的漏洞。

 

在工作上,我与他应该是最近的人:他是我的组长,我是他唯一的组员。可其他人对我都那么亲近友好,林平哥是,金应哥是,晓晓姐她们也是,唯有他对我这样冷淡。都第三天了,我与其他人的感情都迅速升温了,唯有与他的关系还是那么硬生生的。

——等回去之后,我一定要赶快把他的微信加上,不然他反悔了可就不加我了。

 

来到员工餐厅,我也不知道要吃什么,心里想的都是吴云星这个奇怪的人,

那就喝瓦罐汤好了。

我倒退几步,心想。没想到他也站在瓦罐汤窗口的面前,他只是揣兜站着。

我心想我既然来了,也不能再走掉,更何况,作为一枚吃货,我是真的想尝一尝这瓦罐汤,他没有看我,我仔细想了一下要不要跟他打招呼,再想了一想只好作罢。

他虽然没有看我,但早应该看见我。他在那儿站着,一动也不动,我心想他是我的组长我总该让着他,可他什么话都不跟窗口师傅说。

静默了很久。

其实可能也不过几秒钟,只是我觉得焦虑而煎熬。

于是,我开口道:“我要一个汤。”

话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我不该不跟他打招呼,也不该先他而买饭。

首先,我应该与他打招呼;

其次,我应该让他先我而买饭。

 

本来就是他先来的,应该有个先来后到对不对?更何况……他今早都没吃早饭,现在一定很饿,表面云淡风轻,说不定其实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

以他怪异的性格,心里已指不定怎样恨我。

他没有看我,但这个“瓦罐汤”的窗口前,分明只站了我与他两个人。他揣着裤兜站着,仿佛是很具有耐心的闲情逸致。

我没有让他先来是我的不对,可我是女生啊,总该是女士优先,更何况,我还是新来的……

但即便是如此为自己辩解,我还是相当后悔的,我失去了与他搭话的最好机会,接下来装作才看到再搭话就会更加尴尬,说不定又在他心中多了一次坏的加成。

“嗳,小朋友哇,你的小票,拿好哦,去交费吧!”

什么!这位厨师大叔竟然叫我小朋友?

我不禁撇了嘴,以示不满。

“去哪里付费?”

“收银台就可以了,再拿着另一张小票回来取饭哦!”

我和大叔如此交流着。这样看来,对于买瓦罐汤的流程我是不知道的,可他居然就这样在一旁看着。身为我的同事、前辈兼组长,他都不主动为我解释一下吗,还让厨师大叔亲自开口为我解释,真是的。

去交费的路上,我大踏步经过他身边,依旧没有搭理他,我大概已经破罐子破摔了,没错,就是瓦罐汤的“罐”。 

我走去收银台,刷好了餐卡,拿回一张小票递交给大叔,才注意到他的左手中,早已握有一张小票。

原来他早已在我来之前就去刷了卡取了小票,可他看见我来之后,反而没有把手中握着的小票递给窗口大叔。

我实在是搞不懂他了。

我心里哀叹了一声。

算了,那就一死到底吧!

我,彻底无视了吴云星,将手中的小票通过窗口递给笑眯眯的大叔。

“土豆排骨的,是吧?”

“没错儿!”

我端着放置了“土豆排骨瓦罐汤”的罐的餐盘,转身潇洒地离开了这个“江西瓦罐汤”的窗口。

我没有再回头看吴云星,但很能想到他在做什么。

为什么,他分明是让了我,却做出了一副我根本就不存在的样子,不与我打招呼甚至都不看我一眼。

他真的是我的亲组长吗?

我有点怀疑世界的意思了。

真是怪人。

科学怪人!

 

Ps:

啊哈哈,又是字数爆表的一章……

一开始的确是在喜欢与讨厌之间犹豫不决……

毕竟对一个新来的女生如此冷淡实在是太讨厌了……

天气炎热,大家防中暑呀……

今天夏至,夏至快乐……

昼长夜短又要变夜长昼短了,就这样年复一年地变化着。

11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