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吃饭时,依旧是我们三个女生一桌,他们一群男生一起坐在不远处。隔着餐厅里重重的人海,我清晰地看见吴云星有些开心地在与他们讲话。

“哎,你刚才不用那么着急加他的,吃过饭再弄也不晚啊。”

晓晓姐说。

我好像的确是有些急了,但这也是应该,工作就要积极一些嘛,更何况,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哎。

第一份工作!

就得加油!

我脑中忍不住出现,双手握拳的自己身后有熊熊燃烧的火焰的场景。

“余主编让我加他,是让我把写好的小说让他看一下,我本来要的是他的QQ,但转念一想,我的QQ上次登不上了,所以让你们等我一下,我又去跟他要的微信号。”

 “这样啊。但我们都是用QQ联系工作的,没有QQ联系肯定是不大方便的,他们没有给你工作号么,我们公司大家每个人都有一个工作号。”

 “工……工作号?”

 虽然,我之前偶有听说过工作号的存在,但这么突然一听,倒还觉得蛮神奇的。

和电视剧里的场景一模一样吧?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在拍电视剧呢。

 “嗯,平时的工作什么,我们都用那个工作号联系,不用自己的私人号码,因为如果突然换岗交接什么的,直接交接工作号就可以了。”

哦,原来这样啊。 

“不过在他们给你工作号之前,没有QQ还是不方便的吧。”

“嗯,那我一会儿回去试着找回一下好了。”说完这句,我又忍不住跟二位吐槽工作的困难:“感觉‘知天’栏目实在是太难了,里面的很多文章我都看不懂,而且那些关键性术语,红移定律什么的,我都要去百度了之后自己抄下来然后看上好多遍,也还是看不大懂。我感觉我根本不能融入进去这个杂志……”

瑾华姐笑笑:“一开始我来公司试用期的时候也是做‘知天’的,我应聘的就是‘知天’的职位嘛,但‘知天’实在是太理科了,而我是学中文的,余主编他们都觉得我不适合做知天,就马上把我调去做‘知道’了,后来营销策划部缺人,我又被调到营销策划部。”

天呐!

瑾华姐说完这一段后,我就震惊了,她一个985、211毕业的,已经有工作经验的学中文的人,都被觉得做“知天”不合适,可我是学艺术的啊!

我简直要拍案而起了:“天啊,可我——是学艺术的啊!我高考才考了500分!我理科超烂的,高一的时候物化生三门加起来不超过100分!老师都要被我气死了!”

我接着说,仿佛不吐不快似的:“我不仅理科烂,除了语文我什么都很烂,我高考数学和英语一个考了78,一个考了79!”

像机关枪蹦料豆似的,我说完了以上令人震惊的一幕。

 

晓晓姐和瑾华姐目瞪口呆地看我,相当震惊,她们大概从没想过我是学艺术的,我们这个专业在我们学校也有招收纯理科,和我们班是兄弟班。

他们以为我是高考考了一本线以上的,因为大家都是高考考了很多分的。

对于她俩数学考了近140的人来说,我的分数就像是一个笑话。

说完之后,我变得轻松很多,我再也不用小心翼翼地怕他们知道我是学艺术的了,无论如何,来公司的第一天去报道的时候,林平和我所发现的事,再也不用瞒着了,林平总是希望我自己可以顺利地隐瞒下去不告诉大家,大家就可以一直不知道。

但我从小到大一直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我学过美术,即便是现在已经决定不从事美术行业,也不想就此隐瞒下去,不能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而否定过去的自己,那样我会觉得很难受,任何经历都是自己认真经历的一段,都是属于自己的。

“天哪,”

她俩居然笑了:“那说明你很合适嘛,以后有啥不会的问我俩就好。”

“嗯。”

“不过我给你的建议是,多看看科幻电影和书籍,那样你就会有些想法了。”

瑾华姐说。

“我当时就是这样做的,我觉得还是比较有效果的。”

“啊,好的,谢谢瑾华姐,我有空就去买些科幻的书还有去看科幻电影!”

 

吃过饭后,我们回到七楼办公室,我坐在专门为我新设置的座位上,动了动鼠标,将电脑从待机状态弄了回来,打算找回QQ。

我忽然想到什么,先拿起手机,打开微信,迅速在微信上添加了吴云星给我的微信号码,才开始打开QQ客户端,找回QQ。

好在这一次QQ竟很快就被我找了回来,我登上QQ,QQ的签名还是“回不去的家乡,娶不到的少年。”QQ昵称还是“尝鼎一脔”。

那个少年……

我内心忍不住一恸。

这么多年过去,我已经习惯这种感觉。

就如我已经习惯在QQ查找中以最快的速度打上他的九位号码,此人的QQ号上显示的资料与多年前一模一样,只是肯展示给人的越来越少。其实升到高中之后我俩有过几次的联系,但他似乎有点不再像初中的他,他再也不肯学习,不像我,高三之后我居然成了一个学霸。得知高考之后他被某民办二本院校录取,还是通过我自己强大的搜索能力搜索到的,我还知道他在高三时谈了女朋友,一直谈到大学期间,那个女孩子很漂亮,比我漂亮得多,但唯一的一点,她留着一个和我当年一模一样的发型,是齐刘海的沙宣短发。

但我在认识他的起初,是知道他嗜好长头发的。

沈曜对我来说,是好特别的存在,即便后来再有过在一起的男生,也只是短暂的过客与烟火。

不知为何,我总忘不了与他在一起时的心绪,他全然的对我好,我也全然的喜欢他,担心着他。

虽然我自己是写言情小说的,但我到底是不甚了解这种脆弱又细腻的感情,更像是一种传说中的“物哀”,而这“物”,大约是一种当时存在的特殊心绪。

那时候的事,讲起来总显得文艺很多,不知为什么,大约不花钱的事总是显得文艺。

好在是QQ找了回来,我松了一口气,又添加上了吴云星给我的,第二张纸条上的QQ号码。

做好这一切,我一抬头,正好看见吴云星他们先后步入办公室,我眼睁睁地看着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的吴云星的背影。

 

11点下班时间去吃饭,12点半上班,转眼就到了上班时间,但他还没通过我的好友申请。

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离开桌子,慢慢走到吴云星的桌前,他在看日本动漫,我的天呀,他到底是有多喜欢动漫啊,我都震惊了。

 

我惊异于他对动漫的狂热,作为一个专业是动漫设计的人来说,我不由得对他再次徒生好感,

周五我在他身边看他修改源文件时,看到他的长指在键盘上如神一般地敲字,如今我又看到他狂热地喜爱动漫。

中午就这一点时间,他也要看动漫。

他如此冷淡的外表,完全不像是喜爱动漫的人,这个人实在是太怪异了。

 

动漫,文字。

编辑文字他炉火纯青,动漫他了如指掌,科普历史等方面的知识他更是掌握得很杂,较为全面。

我的深爱。

一个现在,一个从前。

文字,动漫。

这四个字,两个词像中了魔一样在我眼前盘旋萦绕,我慢慢地将左手的五根手指握成拳头,又缓缓的松开。

这些他如今热衷的动漫,却是那时我与沈曜所喜欢的,那是我的中学时代。

是的,感谢吴云星,又轻易的勾起了我那掺杂着沈曜的回忆。

大四毕业时,我已决定完全放弃美术,放弃动漫,我本以为,这样决绝的下了决定,便承认自己没有爱过,不再反悔,删去回忆,可连续的这几天中午,当我看到吴云星与动漫的时候,都有一股“那是我的,才不是你的”的想法。

他是在告诉我不能忘记吗?不能背叛吗?然而,如果一件事你真的认认真真地选择过,经历过,那么它对你的影响是不可磨灭的。

想到这里,我的思路又回到的沈曜的身上。

四叶草的约定,又是谁先背叛,谁先忘记?不过是自欺欺人矣,将自己完全沉浸在那好似何以笙箫默的七年里头去。

再者,我此刻拼命地提示自己要想到沈曜这个人,难道不是为了在内心深处提醒自己不能关注吴云星吗?

因为喜欢的人是沈曜,所以不是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

我喜欢的人在多年以前,在远远乡,而不会在这个还算陌生的办公室。

 

我望他过去,瞅见他抿紧的唇线与好看的眼睛弧线,甚至是为了看的清楚,不知什么时候戴上了银边的眼镜。

他是知道了我学的是动漫后,故意在我的面前演戏吗?

对动漫爱的热烈?

不!

他根本就没有看我,更没发现我发现他在看动漫,他在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的动漫。

他这个人如此的冰山,对我不闻不问,与其他同事完全不同。

 

忽然,一股股不知从何来的温暖热流,汩汩地从我身体里流过,又像触电般地向上涌,我喜欢过人,我分明知道这种感觉,已经数年没有过的这种感觉,我不相信我会喜欢上一个还算陌生的同事,而且,他还是我的组长,还是一堵冰山做的墙。

但这种难过的感觉分明不断地往上涌动。

 

我觉得我完蛋了,仅此两样,仅仅是文字与动漫,我可能、可能就已经对他好感接近百分之一千了。

我想我要克制这种感情,可他却全然没有发觉似的。

这两样我最爱的东西,他都爱,好像比我还爱,比我还擅长,这可怎么办呢?

我无法不忽视这最最致命的现实,我已经做不到忽视他。

我要克制,我不能再这样注意他了。

或许这样注意下去,却发现他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那样很正常,但会失望,其实他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

 

我在他身边站了好一会儿,他都没发现我,他向来如此。

还是我先弯腰低头与他说话,他摘下耳机,点了暂停键。

“哥,好友申请,麻烦通过一下吧。” 

“啊,你刚刚申请了是吧?”

他的鼠标移到电脑屏幕的右下角,点开那个好友申请,果然是我,尝鼎一脔。

我的这个QQ昵称太怪异了,每次别人加我好友都会问我叫做什么,这个字怎么读,这个词的意思是什么,我都会作答。

可他没有问,像是本来就知道一样,直接就忽略了,这绝对是每个人都根本不会忽略的问题。

可他根本就是完全忽略掉了。

他通过了申请,我再次回到自己的座位,将我写好的那篇文章发给他。

 

我想,他忽略掉了的这个问题,我却无法忽视。

他居然连这个都没有问。

没有问。

我:哥,发过去了,你查收一下。

他接收了文件,回了个“嗯”字。

我十分诧异。

我一直觉得“嗯”这个字太暧昧了,比如很多小说中,只有很多暧昧的桥段里才会大量使用“嗯”这个字,如出现在言情小说的男女主角的暧昧对话中。 

 

比如以下:

男主:……你确定要这样做,嗯?

女主:呃,我可以装作看不见吗……

 

……哈哈哈哈!

所以,我从不用这个字。

除了当年与沈曜,陷于暧昧之中的两人,总是热衷于互相用“嗯”,仿佛一个“嗯”字代表了千言万语,代表了所有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柔情蜜意与千转百回。

他,难道就不觉得“嗯”这个字很暧昧么?

以他与我目前冷淡到没天理的程度,他此刻居然用了“嗯”?让人觉得……这实在是太亲近而诡异了。 

我觉得莫名其妙起来。

我又忽然忘记了他那样的冷淡,这或许是一种反差?

反差萌?

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反差萌,我只是觉得他像是一堵墙,我站在墙外,被不知何来的风吹得冷飕飕。

 

没有了任务,我不知道做什么,只好一遍又一遍地翻看着之前的杂志。

我在想我写的那篇半命题作文实在是不好,但就我目前的“科技”水平来说,那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那篇文章……无论如何都登不上杂志的吧。

如何都登不上。

就像晓晓姐说的一样,编辑部的人从来没写过那种东西,因为他们只写有关于科普的登载到《探索日》上的稿件,更何况这种情况也不多,我们一般都是有名家专栏,或者邀请某著名写手来为某期写一篇某文章。

余主编干嘛要我写那样的文章呢,我抓耳挠腮百思不得其解。

但愿他不会因为我写得乱七八糟而解除我的试用期。

 

我开始担心我连试用期都过不了,甚至在这里待不了几天,就被解雇。

希望,希望不会被解雇吧。

我忍不住在面前的电脑上搜索起“试用期没过/试用期被解雇”之类的事项来。

我现在真的是太担心这个问题了,阿春将我进入杂志社的事告诉了很多同学,过两天如果我再被杂志社赶出去,那就真成笑话了。

被熟人嘲笑,那倒是不要紧,反正一直以来也总被人嘲笑,但离开这里,我不是很想……

 

搜索某度:

在杂志社试用期好不好过?

 

——试用期才过了一个多月,老板就直接让我卷铺盖走人,一分钱都不给我,怎么办?

——试用期是不是很难过哇筒子们?

——我在杂志社做实习生半年多了,有一个转正名额,但是他们不让我转正……

 

唉。全是负能量。

好不容易进来了,我为什么又如此担心过不了试用期?

过了一会儿,我再看手机时,发现他竟通过了我的微信好友申请!

我总觉得,他这种性格的人,即使给了我他的微信,也会装作看不见好友申请而拒绝添加,毕竟这是很私人的事情,并且,我们两个已经加上了QQ号,微信就用不到了吧。

他居然通过了我的验证,还算有点……良心?

我对他说不清是什么感情,我总觉得我总不由自主地太过在乎他,并且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并且我又十分的讨厌他,因为他实在是太冷淡了。

我的手指却忍不住滑动屏幕,顺藤摸瓜地点开了他的朋友圈,我,竟然轻而易举地就进入了他的朋友圈!

我以为他肯定,百分之一千,会对我进行权限设置!

不过现在是在工作时间,他可能是忙于工作,把这件事给忘了吧。

于是我赶紧(马不停蹄地;不过把自己形容成马会不会不太好?)低头翻看他的朋友圈。

他的微信昵称与QQ昵称一模一样,都是那四个字,头像也一模一样,是金木研。

周遭的环境安静极了,我冰凉且颤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来回划动,我仿佛就必须做这件事似的,仿佛有一股力量在逼着我必须查看他的一切资料。

万一过后他把我屏蔽了,怎么办?所以我必须快点看呀。

 

20170210生日快乐

20161120最后一棵带叶子的银杏树(小区里银杏树的照片)

20160816为了做它,手给烫着啦(炒菜的配图)

20160405明明买了馒头的,拎着拎着就剩下这个球了(一张篮球照片)

20160401大半夜竟然被风声吵醒了,恍惚有种置身极寒蛮荒的幻觉(配图极寒蛮荒)

20160606不知道海贼近期会不会出剧场版

20160312洗澡洗衣服玩会儿游戏到4点,8点钟就爬起来打球,果然还没老!!(一张自拍)

20160221困得要死却怎么都睡不着。

20160207这个年龄,回家过年,有时真的很心烦。

20160108六本里面,果然还是最喜欢《破军》这一部(配图)

20151118不吃饭了,打球去

20151105冬天来的太突然,叶子落的好夸张

20150923听听老歌,却睡不着了

20150910失眠

20140824转发评论:时过境迁

 

原来他这么喜欢打篮球,和我老爸一样。可看起来完全是冷到不像是喜爱运动的人。

原来他真的这么喜欢动漫,而不是我臆想中的“演戏”;他喜欢他的动漫,与我这个人毫无干系。

原来他还是蛮活泼的。

原来他还这么细腻,甚至语气算是火热,与他本人相差甚远…… 

我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在他的心里,有一个忘不掉的人。

那个女人多大?多高?长什么模样?

美若天仙还是怎样,能做到让他这样的人念念不忘?

或许她也只是个普通人。

迅速地看完他的微信朋友圈,放下手机,我只觉得莫名熟悉,我也不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或许是文字语气与我有些相似。

或许这只是我个人认为,当然,我也深度怀疑,这是我自恋的一些个人想法。

 

我的心里乱极了,我不能喜欢他,可我就是忍不住想要知道他的很多东西,我想证实,除了文字、动漫、书籍,我是不是还有与他相去甚远的,我没有发现的东西……

接下来,我是不是要力求证明,我不喜欢他的地方?

我不相信我会因猛然发现他喜欢的东西都是我喜欢的,这一点而喜欢他。

虽然我们喜欢的东西一样,但他的表面如此之冷,我不知道他是故意伪装出的冷漠,还是在朋友圈里伪装出的热情,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是伪装出的冷漠。

不能再想这件事了,你是才工作而已,怎么就那么多的内心戏?

我扭身接了一杯水,或许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内心戏,只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余主编再次把我叫过去,也添加了我的QQ,又给我布置了一项作业,是为《探索》之前的所有已出的杂志写个建议,什么都好,多少字都好,一周后上交。

我又拿着杂志研究起来,看着杂志,我想余主编给我出的“作业”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在这些“作业”交上去之后,或许余主编觉得十分不好,便把我辞退,我与那个人,也只是擦身而过的一面之缘而已。

如果这样,那个人永远不会知道他与我有如此多的共通之处。

一想到这样,我竟觉悲哀起来,这不知哪儿来的悲哀,也不知在悲哀什么。

下意识间我觉得我与那人未来缘分深厚,远超如此。

 

我正拿着杂志低头装模作样的研究,感到眼前有一黑影压过来,抬头一看,是他,着实吓了我一跳。 

他来饮水机前接水,眼神交错了一下,他没有再看我,我死死地盯着他,觉得不合适又低下了头。

像中学时代的学生瞧见班主任一般。

我明明没有在玩手机,我表面上认认真真地看着杂志,脑袋里虽然是在各种上演内心戏。

可能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工作吧,所以把所有的小细节看得极重极重,其实工作也无非这样,我今后还会有长达四十年的工作,现在看什么都是一股新奇的劲儿,说不定明年就看什么都无感……

在我又喝了几杯水,去了几次卫生间后,又下班了。

 

 

Ps:这本小说越写越艰难……因为线索越来越多……努力控制节奏和走向……

13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