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今晚是我在阿春家住的最后一晚了,明天我就要去到我租住的地方,正式开始我自己的生活。

 吃完饭后,阿春和我回到房子里,她显得尤为落寞。

“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兴奋地比划:“我今天居然加上了我组长大人的微信!”

“卧槽!”阿春放下她的手机:“他朋友圈里有他的照片没?我倒要看看这奇葩冰山男长得什么样子!”

“有的,我记得有,我找找,我找找……”

我手速飞快地打开微信,接着找到吴云星的头像,点开他的朋友圈。

我也特别想让阿春看看这无敌奇葩的男子的模样。

……

“20160312洗澡洗衣服玩会儿游戏到4点,8点钟就爬起来打球,果然还没老!!

(一张自拍)”

——就是这条朋友圈的配图自拍。

 

对阿春讲了好几天的吴云星,今天总算有了本体的照片。

“卧槽!这孩子长得不错啊!”

呵!洗完澡后穿着睡袍,倚在门框上自拍的自恋狂。

“但我不喜欢他。”

我别过头去。

“口是心非。”

“我讨厌他。”

我想到他对我那莫名其妙的态度。

“口是心非。”

 

阿春已经不相信我不喜欢他。

事实上,我心里也担心自己会喜欢他,但我现在满脑满眼都是那个奇怪的人设,我摸不清他。

不再和阿春聊天,我又开始扒拉着他的朋友圈看。

 

今天下午我看第一遍的时候,并没有挨个点开看,现在我看到一张图,我就点下面的评论,就可以完全点开这一条朋友圈了。

其中有一条朋友圈有一个定位,这是他少有的定位,因为这张落满金黄色银杏叶子的照片是早晨不到8点发的,而且是形容天气的,我猜这个地方就是他所住的地方。

天桥区·万盛园小区

即便是只看见了“天桥区”三个字,我也觉得有哪里奇怪的感觉,我觉得万盛园小区就在这附近。

我赶紧打开手机地图,搜了一下,果然,也只有600米的距离。

“春!”我抬头问阿春:“他好像住在万盛园小区,你听说过……”

我还没说完,阿春就头也不抬地说:“不就在咱店的前面么。”

“真的吗?”

我简直不敢相信。

为什么我俩之间,似乎总是这么巧合……

是我的错觉吗……

可我明天就要搬走了,即便是这样巧合,也已经来不及,所以也不能强行算作是巧合。

如果阿春的家,就是我的家该多好,以后每天,我就能和他一起去上班。

就像电视剧里常出现的男女主一起去上学的故事一样。

然而阿春的家并不是我家,我对此深感遗憾。

 

我翻遍了他的朋友圈,并没有找到那个叫“夕月”的女子的存在,“夕月”这两个字一次都未曾出现,但这些文字中却分明有一个女生的存在。

我敢肯定那个女子就是“夕月”。

夕月,是她的真实名字还是她曾用过的网名?

抑或是,他自己为那女生取的代号?

他为了怀念她,所以让“夕月”这个名字上杂志,和他自己的名字在一起?

这么复杂深沉的故事,就这样被我解码了,因为我……如果换位思考的话,我会很容易这样做的,我会很容易在“李汐”的旁边,再添上个“沈曜”。

对于思念的人来说,或许这种虚无的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存在,却都是令人心潮满盈的念想。

 

我伸出自己的右手,瞧着从我的几根指缝中透过的白炽灯光,我的眼睛有点疼——是今天杂志看太多了么?

我的眼睛酸痛,竟渐渐溢出了眼泪,我想到他心中的那人,我仅凭几条少有的朋友圈,就能察觉出他心里深藏着一个人。

那个人,那个人……

他现在没有女朋友。

可为什么,心里已经深藏着一个人……

说实话,我的心里有些别扭,他凭什么要这样怀念一个过往的人……

他凭什么……

深情又专一的样子真是太讨厌。

而我很害怕从第二日始,便再看不到他的朋友圈。

 

 第二天一早,我去乘公交车,故意路过万盛园小区,有些紧张害怕。

我故意来到这个小区,还生怕碰到他,但的确没有碰到他,路面上空荡荡的。

可是我今天就要搬走了。

 

我心里已然堆成一团乱麻,看着他朋友圈里轻松如常语气与自拍,再一想到他本人在现实中对我的冰冷态度。

我叹了口气,这口气是真的叹了出来,我几乎从未叹过气,一个人的时候,才没有这么强烈的表演欲。

在公司附近的一家早餐店吃过早餐,我步行走向公司。

 

一切就从今天重新开始吧!

混乱的日子已然结束。

——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希望就在下一个转角等你。

这会不会就是下一个转角?

这会不会就是所谓的希望?

 

我看见了已经算是熟悉的凯森大厦,我步行走进院子,一步步靠近大厦本身,我已经迈上了台阶,一,二。

然而,此时此刻,我竟从面前的大厦的黑色玻璃的反光中,看见了我身后的吴云星!

不打招呼是不好的,或许他已经看见我了,毕竟他就在我的身后,却装作没有看到我背影的样子。

我想也没想地回了头,站在原地对他说:“哥,早上好!”

 

“这么巧!”

他抬头看向我。

我很惊讶,或许他也是慌不择言,没想到会遇到我这样对于他如此陌生的一个人,一时间他不知该说什么好。

“啊,”对于他的反应,我也着实反应了一下:“是啊,好巧。”

我们两个人向电梯口走去,他或许是跑着冲刺而来,我感觉到他在刻意压制,但还是能感受到他微微的喘息,他这次连与我说话的多余力气都没了,于是我摁下了电梯“7”。

“叮”,电梯到了,我心想上次我没有让他先买饭,这次我还是乖乖让他先出电梯吧,起码让让也是好的,毕竟是前辈,然而……他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便直接冲出了电梯!

???

他居然不让我先走,自己先冲出了电梯!

啊,他怎么能这样的不绅士!

他看起来那样靠谱的一个人,怎么能做这么不靠谱的事??

我可是,可是他唯一的组员和女孩子耶。

他买饭的时候暗地里让了我先,乘坐电梯却丝毫没有让我,

 

他打完卡后,我也打卡,我俩并没有迟到。

我内心对于他刚才在电梯上不让我先出的事愤愤不满,我坐在座位上,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余主编站起来对他说了几句话,但是有些远,我没有听清楚。

他却莫名来到我的身后,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之后马上说:

“我把工作号给你。”

他示意我让开电脑,我微微侧开,他动了下我的鼠标,点开网上邻居,点开以“探索日”命名的文件夹,又从里面点开“吴云星”,点开“工作号”,“工作号.txt”。

工作号.txt

 

……

夕月:

QQ:XXX XXX XXX

密码:XXXXXXXX

……

 

夕月?!

我被这个名字震撼到了。

这个“夕月”,我太熟悉了,不就是出现在杂志里版权详情页上的“夕月”么?

昨晚我还在他的朋友圈里寻找“夕月”这两个字。

那么,我之前的猜测就不成立了。我本以为“夕月”是他心中深藏的那个女生的名字,所以他默默把“夕月”二字放了上去,藉此怀念。

夕月,是本来就没有这个人吗?

如果“夕月”是珍贵的,他根本不会给我使用吧?

 

“这是个虚拟的人物。”

吴云星冷漠的声音出现在我身后。

我回头看他。

“是我自己之前取的名字。”

他声音平淡。

他似乎并没有发觉到“夕月”的“夕”与李汐的“汐”有什么相似之处,所以一点类似于尴尬的神情都没有。

我忽然有很多话想要说,却欲言又止。

不是那个人啊,我紧张的双肩忽地就放松了下来。

强行把自己的名字与他取的“夕月”所联系起来,岂不是太做作了么?

我深吸一口气,还是忍住了没说。

 

“以后用这个工作号就可以。”

他的声音是继续平淡还是终于柔和了一些,我却实在是分辨不出了。

他离开了。

 

我打开QQ,输入“夕月”这个虚拟人物的号码与密码,登录了上去。

名字的确是“夕月”,地点是济南,整个号码的资料十分简约。

我迅速修改了头像和个性签名。

今后,我就用它工作了。

夕月,你好。

从此,我就是你。

我完完全全地热爱文字,所以,我也完完全全地是你。

 

之前,听说今天是我们“探索”发片的时候,所以看起来大家今天都很忙的样子,虽然我也看不懂他们都在忙什么。

我也很忙,主编又什么都不说,给了我一大摞稿件让我继续校对。

所以说,我校对得是好,还是不好呢?

我从未校对过,没有任何校对的经验,甚至余主编他们都没有教我任何“如何校对”之类的东西,我自己就莫名其妙地开始了探索校对,还把校对完毕的那些稿件交给余主编。

我又低下头,拿着稿件,仔细校对起来。

 

很快就到了中午,中午吃饭的时候,依旧是我们办公室的一群人一起乘坐电梯,我们在等电梯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地问余主编我写的那篇小说怎么样,他果然说一般,我们还有另外的别人投稿的稿件可以登载。

我事前猜到是这样的答案,所以也没有太过失望。余主编还安慰我说因为我对科普与科幻之类的了解不多,所以才会很一般。

那这样的话,我试用期是不是又会很难过?

 

到了下午两三点的时候,我看到林平、吴云星以及几个人站起来出去了,他们是去做什么了?

是去开会了么?

我继续对着稿子挥汗如雨。

余主编让我第二天中午之前校对完毕。

 

第二天上班后,我继续校对,中午临近下班的前几分钟,林平朝我走来,他问我这几天怎么样,并为我送来15年甚至更早的《探索日》杂志。

“还好,只是我还在校对‘知人’,中午饭之前或许会校不完了。”

我已经知道林平是“知人”栏目组的组长了,所以是他要急用的吧。

“校对?”

他愣了一下,说着拿起我正在校对的稿件翻看了几下,说:“昨天下午已经发片了,余主编怎么会还让你校对‘知人’?”

“发片?发片是什么意思?”

“呃,”他又愣了一下,可能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发片就是……我们把最终排版的PDF各式发给印刷厂付诸印刷。昨天下午我们探索杂志已经发片了,so,你不用校了,来,把稿件给我,你去吃饭吧。”

呃。

我还没从冗杂的校对事务中缓过神来,林平便已经把我手中的稿件全部撤走了。

我顿时轻松了许多。

原来他们早已经发片了,那么余主编还让我做这些无用功做什么?即便是我找出了错误,他们也已经发片了,根本无法修改了。

余主编今天一上午都没在办公室。

可林平哥就这样拿走了余主编安排给我校对的稿件,真的没有关系吗?

 

这时,晓晓姐来到我面前,我已习惯了她来喊我吃饭,依旧是:“去吃饭吧,小汐。”

“好的。”

接连几天的校对,让我有些晕眩,我决定痛痛快快地吃一场,取餐的时候,我取了一份麻辣鱼,一份米饭,一份土豆丝。

麻辣鱼,麻辣鱼,快吃一口麻辣鱼,我们餐厅做的麻辣鱼咋就这样好吃哟。

我吞下一口麻辣鱼。

麻辣鱼,鱼如其名,又麻又辣,还沾点芝麻,就着东北平原盛产的优质粳米一口咽下去,香气四溢,唇齿留香,探索日杂志社员工餐厅,你,值得拥有。

“晓晓姐,我们公司餐厅做的饭实在是太好吃了!”

“好吃么?可是咱办公室的人差不多都已经吃腻了,毕竟像我、林组长还有吴组长,我们仨是差不多时间来的公司,都半年多了。其他人都好几年了。我们有时候会装作大学生,去山工艺里面吃食堂,也蛮好玩的。”

(注:山工艺,山东工艺美术学院。)

我有些震惊:“晓晓姐,你、林平哥还有吴……组长,你们几乎是同一时间来的公司?”

“嗯。”

其实我并没有那么震惊,我只是装作有些震惊。

第一天来的时候,余主编让我写工作日记,我不知如何写,便偷看了他们几个的工作日记,我发现吴云星的工作日记是从8月15号开始写的,林平也是从8月15号那天开始有的,晓晓姐的我没有注意,那么他和林平是去年8月15日一起来的了?

再怎么巧合,都不可能在同一天一起入职吧?

难道他来公司之前就与林平认识?

所以,一起跳槽来到探索日?

他们私下关系其实真的是很好?

这个使人惊叹的发现,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他叫了吴云星,之后又叫了我,我们三人走出探索日编辑的大办公室。

吴云星走在最前面,余主编紧随其后,而我走在最后,我才发现余主编手里拿着一摞校对过的稿件。

这是去做什么?开会?

 

果然,我跟随他们两个走入了走廊尽头的会议室。

“坐下吧。”

两个人的表情都比较轻松,我还没见吴云星这样轻松过。

“现在我们要把这一期‘知天’栏目校对出来的问题讨论一下哈~”余主编不仅长得像南方人,说普通话话也特别像南方人:“我们要感谢李汐的加入,李汐帮我们校对出来一些问题。比如李汐校对出的‘知地’栏目的‘竖立在湖中’。”

我一一拿笔记下来。

“这个小标题上的‘树立’就是错的,文章内容中也错了三处,幸好李汐校对了出来。这么明显的错误,我们之前校对了三遍,居然都没有校对出来!这就是个问题了。”

“云星,你不知道,虽然‘知天’多,但李汐替阿平在‘知人’里校对出来好几个典型的重大问题,你看……”

余主编又夸了我一回,但吴云星有些应付似的应和他,仿佛我再怎样厉害都不值得一提似的。

 但我还是沉浸于这样的时光里,尽管看着吴云星表面十分重视,却实则心不在焉的样子。

能让我与他这样在一起就好,还能够直接说上两三句话。

但既然余主编这样夸奖我,是不是说明我就不会被辞退?

我忽然的高兴起来。

如果留在这里,我就能长久的同他在一起了。

 

回到办公室没多久,便下班了,在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他(甚至可以说是迷恋上瘾)之后,便决心有意疏远他。我拎起包就走,没想今日林平比我走的还快,我走到电梯面前,发现他正在电梯里。

“李汐?快上来吧。”

我进入电梯后,林平按下了去1楼的键,我们两个人下到1楼。

凯森大厦的位置是在山上,往下走一段路,才会出现几个公交车站,虽然走出凯森大厦后,分有向东和向西两条路,但这两条道路都是连着的,走哪条路都可以。

所以,同时出电梯门的同事,应该会一起走一段路,如果分开走的话,是不礼貌的吧。

我喜欢一个人走路,但与他一起走一段也无妨,毕竟他是前辈,对我也不错,我还可以顺便向他请教一下其他。

我发现公司的人,出了凯森大厦后都爱往西走,他们早上也是从西边过来,只有我爱从东边走,大概是第一次便从东边过来,并且东边有一条好看山路的缘故。

林平也是毫不犹豫地,出了门便往西走。

 

“你听说过我们公司的人都在‘每日奇点’、‘奇瓜视频’、‘爬格’等APP上注册公众号,用公众号发表文章的吧?”

我一愣,这么大的事,我可从未听说过。

“没有,没有听说。”

“我跟你说,我们都在上面有自己的私人公众号,你也可以注册一个,赚些别的钱。”

赚钱?

我心想,钱,钱是那么好赚的么?

或许对于这些大佬是好赚的吧?

 

更何况,我也不是很想赚钱,我家不需要我赚钱来养活,身为一个女生,也没有准备在未来买房车或养家糊口的压力。对我来说,有去写文章赚钱的时间,不如写小说。

“不过这件事,对于我们杂志社来说是禁忌,我告诉了你,你自己知道就好。”

禁忌?

为什么是禁忌呢?或许是因为不能明目张胆地在别处赚钱吧。

我对此兴趣寥寥,但林平会告诉我这件事,依旧令我惊讶,我停住。

“林平哥,我要去那边的车站坐车了。”

“哦?车站……哦,去吧,去那边的车站吧。”

与林平哥挥别之后,我想,林平哥人太好了,知识渊博,能赚不少外快,讲话又特别幽默逗趣,肯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吧,这是女孩子通常都比较喜欢的类型。

13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