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走向车站,心想,林平哥可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呐。

这都过了好几天了,我明明是吴云星的“部下”,他却对我不冷不热,刻意保持距离,反倒是林平,他处处帮我,还告诉我这些。

这些,吴云星都想不到有人已经告诉我了吧。

吴云星。

想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竟有些咬牙切齿。

 

来到位于经十一路上的小车站,我坐上K68路,去往山东书城。

“您好,山东书城到了,请您拿好自己的行李物品,准备下车。”

我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出来,深吸一口气,感到空气清新,一栋带有银色回文的橙黄色高大建筑映在我的眼前,是山东书城了。

山东书城的人一直不多,大学期间我常来的,只是大四之后我一直在忙于各种事,又是实习又是考公,只在去年十月一书展的时候来过一次,这是我返回济南后的第一次前来。

我极少如此急切且有目的地买一本书,今天头一回。

我踏上扶梯,来至二层的文学区域。

我找到一个工作人员。

“你好,请问一下《三体》在哪里?”

“跟我来,在这里。”

我跟他向前走去,来到一个书架前。

“不好意思,《三体》只有Ⅱ和Ⅲ了。”

“呃。”

我怎么也没想到偌大的书城,怎么就没有《三体Ⅰ》了。

我拿起眼前的《三体Ⅱ》和《三体Ⅲ》,略微翻看了一下,觉其内容高深莫测,十分复杂难辨,若非从第一部始,是无论如何都看不懂甚至看不下去的吧?

但我仍是拿这两本书去柜台结账了。

看,必须看。

 

就像余主编说的,虽然《探索日》是本科普杂志,但我们讲了许多关于未来的构思与幻想,所以里面科幻的元素很多,甚至设立了“科幻小说征稿栏目”。

又像初晓晓和瑾华姐说的,多看有关于科幻的电影和书籍,也能尽快融入到科普杂志中去。

 

晚餐是在山东书城里面吃的,一楼非图书区开有好几家西餐厅,我吃了一份番茄意面和一份沙拉。

吃完晚餐后我走出山东书城,天已经完全黑掉了,我坐上18路车,从经八路又返回了棋盘小区。

 

室友是卖房子的,她每天回来的很晚,即使我现在才回来,她也还是没有回来。

我走进自己的卧室,我的卧室朝南,当然了,她的卧室也朝南,不过我的卧室有一个小阳台,她的卧室很大,却没有阳台。

我走进漆黑的卧室,打开灯,倏而整个屋子就亮了,我十分简单地铺上了床单,放置好枕头,躺倒在床上。

举起手机,我又不自觉开始翻看起吴云星的朋友圈,他还没有想起来屏蔽我,多看一分钟是一分钟的吧,虽然也不算多,但起码都是他本人从前所发出的真实的朋友圈。

其中,他几个月前转发的一条链接,之前我没有仔细注意,我试着点开了一下,发现这竟然就是“每日奇点”的文章链接。

点开这条链接之后,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发布这篇文章的账号名字——“XX的XX”。

难道这个名字就是他的么?

看风格应该是的。

我百度了一下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是一句很长的称谓,似乎是沧月写的某本小说的男主的一种“称谓”?那个男主的名字中,就包括“吴云星”的“云”这个字。

他在朋友圈中,也专门发过购买沧月写的那本书的事。

那么他应该是很喜欢那个故事,尤其是那个男主,所以用了他的称谓?

 

只看一篇文章的链接是看不出什么来的,我迅速下载了“每日奇点”的APP,打开它,继续搜索这个名字,果然找到了这个账号。

“XX的XX”

我点了进去。

吴云星,你知道我已经进入你的私密领域了么?

你一定不知道。

因为你没有屏蔽我,却肯定是屏蔽了所有的同公司同事。

或许因为我是新人,他就放松了对我的警惕,从我加他的起初,便忘记了屏蔽我。

 

“……铃屋什造……”

“……宇智波鼬XX”

“……”

这些标题,这些人物的名字,都是动漫人物,他写的这些标题,发表的所有的文章,也都是关于动漫的。

看着手机屏幕,我有些呆滞。

我竟没想到他的业余,是与动漫如此相关。

我依次点开这些文章,这些文章与配图与普通的动漫文章一模一样,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一点杂志上他的风格,杂志上他的风格永远那么严肃谨慎,一字一顿,但这里完全不是那样,分明充斥着各种不靠谱和搞笑。

这与他做的杂志风格迥异。

我觉得他精分严重,似乎比我还重。

 

我又打开一篇标题下面显示“阅读量7.3万,评论100+”的文章。

看完文章之后,我把文章继续下拉,打算看看评论,有一个评论说:小编文字当中透露着污劲。

然后,他居然是这样回复的!

万万没想到,作为一个小编,他回复的评论这么……污!而且污得非常幽默得体,恰到好处。

我的妈,万万没想到!

我看了这样的回复后,兴奋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虽然我有些明白,他这样写文章和回复评论,只是为了符合平台的风格,但这实在是,与他平时的冰山冷漠太过不相符合了。

 

我感觉到内心在巨大波动。

我以前觉得这样反差的人设,现实中是没有的,毕竟就连“冰山”这种人,现实当中都是没有的。

这样看来,我更无法直视吴云星本人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

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我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刷着他的公众号,看着里面的文章和读者评论,以及他的回复。

与他本人平时冷漠而不近女色的作风相比,这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怎么能这个样子呢!

真是的。

 

评论2:

XX:小便是死肥宅

他:179cm,62kg,人称忧郁小王子(另外还有个数据是15.9cm,自行脑补)。

 

我的下巴简直要被他惊得掉下来了。

这……到底是不是他???

我实在无法将这个不靠谱废话多爱动漫的屌丝小编,与极其冷漠的他本人联系在一起。

一瞬间,一股更加喜欢他的感觉萌生出来,

我是不是要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我已经分不清是对他的好奇还是崇拜,抑或更是喜欢这种现实中难得一见的、极度反差的人设,再或者是喜欢他如此不近女色的正人君子。

我想象着吴云星那张极度冷漠的脸,那对惹人注目的桃花眼,以及那对桃花眼下,挺拔得不能再挺拔的鼻梁,我没有喜欢上他,只是忍不住想看见他。

我绝不会喜欢上一个同事。

 

我扔下手机,我拿起手边的《三体Ⅱ》来,翻看了几遍,果然是看不懂,于是我从网上下单,购买了《三体》的第一部。

卧室里没有书桌,我又从某宝上认真挑选购买了一张纯白色的简约风书桌,不贵,只有80元,还包邮,只是可能有些沉重,需要我自己从门卫那儿搬到五楼上来。

有书桌的话,就需要一只台灯,我从淘宝上认真挑选了一只纯白色的简约风台灯,60元。

我还换掉了屋子里恶俗的窗帘,40元购买了新的窗帘,纯灰色的。

我还买了一张宜家的灰色带白色条纹地毯,35元。

我还买了砂纸,打算打磨一下灰黄不堪的墙面,顺便还买了一张黑色镂空世界地图墙贴,贴上的话,应该也挺好看的。

 

我决心把整个老旧不堪的卧室给焕然一新,都弄完应该挺好看的吧,黑灰白色系宜家风,作为一个美术生,我其实比较擅长黑白灰的素描。

重新开始。

我需要重新开始。

我既然“好不容易”地如我所愿进了一家杂志社,我也要认认真真地重新开始,认认真真地生活,认认真真地工作,至于写文……等之后再说吧,我现在需要认真度过试用期。

试用期呀。

万一我没干几天就被辞退了,这个房租岂不是白交了么?

算了……

不管那些。

 

我想起要办一张千佛山的年票,便带上身份证和证件照片,动身出发了。

前几天我问过了我们那儿侧门的工作人员,她说年票需要到正门办理。

“您好,千佛山北门到了,请您带好……”

在千佛山正门下车的游人很多,大概是因为今天雨过天晴,天气晴好,抱着孩子的一位妇女问我千佛山怎样走,我说我也要去,便一同前行。

办好年票之后,我便拿票进了千佛山,这是我第一次进千佛山来,虽说在这附近着实徘徊了好几年。

当年我还不太迷信,高三同画室的很多人组队来千佛山烧香拜佛,我却从未来过。

但我到底是因为开始喜欢写玄幻文,而变得愈加迷信了。

 

我一边想着这件事情的不可思议,一边向山上行去,没走几步,便碰上了一个人,他拉住我:“小姑娘啊,我看你今年要有个巨大的变化了……”

变化,变化,大变化;我又不是孙悟空,哪儿整天来的变化?

我打算丢下他继续上山,他却一直跟了我好多个台阶:“小姑娘,我告诉你,你要按我说的去做……”

我向来是个很迷信的人,因为我爱写玄幻小说,我佛我道我都很喜欢。可没想到,我居然进入了一家科普杂志社,做一本科普杂志,这可真是怪哉。

可既然入了科普门,我便决意做一个科普人,我心道我乃科普杂志的编辑,岂能容你这个骗子在这儿对我大放厥词?

我一溜烟便向上跑了,却忍不住回了头,却瞥见他还在那儿遥遥地望着我,对我招手,我便转回头去,继续爬山去了。

 

我没有很认真地爬山,心想着办了年票就是想时常爬山的,以后有的是机会,便又下了山,下山的时候怕碰到那个“高人”,我从另一小道儿溜出了大门。

 

下午回到住处,我便没有再做什么了,大概也就做了个饭吃,之后我开始感到一阵空虚,不知该做什么了,总之特别希望明天赶紧到来。

是想见吴云星吗?

一定不是的。

这大约就是传说中的“周一见”罢。

6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