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其实处女这个事有点儿像保质期一样,估计就保质到二十五岁,过了保质期就成了笑柄了,还有专属名词——老处女。这是每个女人都厌恶的称呼,标志着大家都会说,你看,你看,就那个,嫁不出去白活这么大了。要我说就是虚荣心作祟,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1

聂青这回是豁出去了,一口气买了好几千块钱的化妆品当装备,天天跟左晓洁泡在一起,两人也没别的,就是侃那些化妆品,什么眼线笔、睫毛膏……再不就是怎么看男人的穿戴判断他有多少银子,都能开馆收徒了。

“我说,你们俩歇会儿成吗?”我看着桌子上的化妆品,堆得像座山一样,好多东西我都不认识,还不敢问,因为问了会让这俩女人笑死。

“女为悦己者容,没文化。”聂青抬眼看我。

“美女是画出来的,男人的钱是花出来的,你不懂。”左晓洁糊了一脸泥,告诉我说这个是埃及艳后用过的古方。我真想告诉她,这东西是小作坊做的,埃及艳后的效果是吹出来的,不过鉴于她刚刚笑我,所以就让她抹去吧。

“跟你们在一起,我现在觉得我不是女人,啥也不懂,就跟个爷们儿一样,还是那种刚刚从偏远地方回来的。”我抱着靠垫看电视。

“你跟李想那个金龟怎么样了?”聂青一边糊泥一边问我。

“不知道……”我扔了遥控器,“我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你不是还希望跟程光亮有什么呢吧?”左晓洁睁开一只眼睛。

“唉,其实我还是真的离不开,你别说我没出息,我自己觉得也没出息,但是就是忘不了。有时候我想掐死他,死了一了百了,省得他祸害广大女人。”我喝了口水,现在这些话就敢跟她们说说,刘赫要是知道不定怎么叫唤呢。

“你就是自己作的,找抽!”左晓洁给了我一句去洗脸。

“少给我废话,你怎么不跟我们说说你那个爷爷男朋友。”我决定转移话题,这个话题太郁闷了,就跟我没有了程光亮活不了了一样。

“说正确的单词,那个叫做提款机。”聂青糊着一脸的泥向我笑,我指指她的脸告诉她都出褶子了。

“哼,那个年纪也就能当提款机,你要想清楚……”左晓洁好像胡噜了一把脸,“男人的功用无非就是给钱、给精,当然了,后面这个白给都不要。”

“你太不纯洁了。”我就知道左晓洁说出来的没好话,其实有的时候她看得特别明白,和别人不太一样的是左晓洁敢说出来,一般人不大敢说。

回家的时候,李想打电话给我,他说刘赫这星期天约他去我家吃饭,问我可以不可以。我只能笑笑说欢迎欢迎,心里把刘赫骂了一遍,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变态,看我怎么收拾他。

“来,快坐。”我妈特别喜欢李想,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想起程光亮第一次来我家的样子。

李想来的那天,我特意在我妈面前提了几次刘赫,侧面说了他有多么可怜,没人爱,把我妈心疼坏了,就差流泪了。于是乎斗争就转了大方向,我妈开始为刘赫愁,愁他娶不到媳妇。

不过对于刘赫来说,相亲是不大可能了,他现在是明星不能抛头露面。

但是我妈有唠叨功,唠唠叨叨,唠唠叨叨烦死你,这就是报应,谁叫刘赫没事给我上眼药,不然李想怎么会来?刘赫现在说自己随时都想死了算了,一天到晚的拍戏还得听我妈唠叨。

“你说你,真够可以的。”刘赫现在很愤怒,他今天是来接拍我们的广告的,顺便跟我唠叨唠叨。切,我怕你啊,没有老妈那两下子,鬼才怕他。

不过这个信可不能让程盈盈知道,非闹个鸡飞狗跳不可,这话我反复提醒刘赫了。其实闹也没什么,但是我怕程盈盈伤心,她们都说我傻,程盈盈也聪明不到哪里去,肯定现在心里还想着刘赫呢,就是不肯说。

聂青最近越穿越风骚,现在直逼左晓洁,太恐怖了,那感觉真的没治了。你想吧,一个长着淑女脸的女超人穿着小兜兜满街跑,幸亏她还知道自己为人师表,只是在下班的时候躲在厕所里换衣服。不然,我看她们班的孩子都得转学,这样学下去,成什么了。

“我告诉你,小心流氓,这年头流氓多。”我看着补妆的聂青,她那小脸画的,远看真的很漂亮,但是近看就别扭了,粉都能看出来,太厚了。

“一边去,什么流氓不流氓的,现在没流氓动你才丢人呢。”聂青斜了我一眼,接着画,“你是啥都不缺了,我还晃着呢。”

“这话说的,你当我现在好受呢?天天俩人在眼前晃悠,知道的是我桃花多,不知道以为我倒霉催的呢。”我真想给聂青一巴掌,打死算了,省得她天天闹腾。

“还别说,这样化妆真管用,我已经搭上个男人了。”聂青终于完成了她的那个化妆大法,真难啊,活活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出门,导致我们看电影差点儿迟到了。

聂青的学校发了两张电影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事不如用了。

“你还真靠着化妆找到男人了?”聂青从进了电影院手就没闲着,一直在发短信。聂青说她在电梯里面认识了个绅士,现在正好着呢。我真怕聂青被人家骗了,左晓洁不怕这样,骗就骗不定谁骗谁呢。聂青可经不起骗,人家是表面风骚,内心单纯,说白了就是傻。

我哥跟我说李想一直生活优越,要我说他是地主都不过分。那个时候李想也不缺钱他啥也不想,非但不缺,而且还有的是女孩子围着他转悠,这是令广大男人多么向往的事情,不过风水轮流转。

还没成年的时候,家里总是怕他早恋,说是耽误学习。其实我觉得没必要,一旦逆反心理上来就更要命了,乐意搞搞去呗,反正没什么可折腾的,早恋很纯洁。

李想的父母也是,从小对他管制很严。那些小姑娘围着他转悠,一个两个跟狼似的,当时的状况是防不胜防,他的父母轰了这个来那个,腹背受敌。

就这么磕磕绊绊地过了青春期,李想却突然找不到女朋友了,这下大家都急了。要我说早干什么去了,所以就有了相亲的彪悍事,李想在碰到我以前也差不多是阅人无数,那姑娘见的,能论堆儿撮。不过跟我们一样,见的人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这样就引起了我的浓厚兴趣。

幸灾乐祸是每个人都有的变态情绪,谁都有,我也不例外。李想在小的时候是多么讨大家的喜欢,每个女孩子都围着他转悠,不过过了青春期事情就不一样了,女孩子好像人间蒸发了,李想除了收获了许多友情以外,什么都没有。

周末,我为了不让我娘在家里唠叨,所以约了李想吃饭,当然这事不能就这么下去,我得想想办法,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我有个主意,你看怎么样?”我看着李想一脸郁闷。

“你说。”他看了我一眼,无比哀怨。

“做个买卖,你帮我气死程光亮,我帮你找个新女朋友脱离光棍的行列。”我喝了口水,本来是想开玩笑,但是李想的眼睛直放光,瞬间我觉得这个主意是错误的,就一念的想法,马上就忘记了。

“这买卖不错,咱俩撑死了不赔不赚。”李想叫伙计拿出纸笔。

“你干吗?”我以为他想写点儿什么东西。

“立字据!”他理直气壮地看着我笑,让我觉得自己是那倒霉的猎物,掉到陷阱里了。

回到家里,我看着李想写的那张所谓的字据,他跟小孩儿似的,傻呵呵的,还立字据,这玩意儿是不可能有法律效益的,不过是闹着玩。

1.双方要保守合约,认真履行。

2.合约为期一年,一旦双方中任何一方找到归宿则合同视为作废……

“切,这倒霉孩子写合同写习惯了吧?”我盘腿坐在床上搂着狗看合约,李想还是挺可爱的,比起那个程光亮不知道好多少倍,那个二百五。我眯起眼睛看着书柜里面的照片,那是我跟程光亮去外面玩照的,一直没舍得扔是因为这是我所有相片中照得最好的,那会儿真傻,笨得要命。

第二天公司就炸了窝,众目睽睽之下,我和李想亲密地一起进了办公室,李想还帮我拿着包包。而后,大家又齐齐地看向刚刚进办公室的程光亮。

本来我以为程光亮怎么也会酸溜溜的,没想到他什么反应也没有,然后我觉得自己亏了,亏大发了。程光亮也许从来就没把我放在心上,他身边总是不缺乏追求者,一想到他也许只是把我当做感情过客,就想哭……

“美女,你想什么呢?”李想在MSN上喊我。

“郁闷,我极度郁闷,程光亮一点儿也不生气。”我几乎是含着泪花说的,就差哭出来了。

李想伸了伸头看着我,然后又发了条信息过来,“干吗嘴撇得跟八万似的,没准儿人家以为我们开玩笑呢。”

“你的意思是下点儿猛料?”我突然觉得李想就是狗头军师,听他的准没错,毕竟人心难测。

我们的猛料还没放出去,左晓洁又出状况了。

12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