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程盈盈几乎是哭着来找我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我都想马上杀到刘赫公司去主持正义,后来被程盈盈死死地拉住,这次的事跟刘赫没有半丝关系,起因就是那个欧阳。

程盈盈由于看了一宿的三级片受了刺激在家里休养,欧阳就摸上门来了,他说想跟程盈盈去吃饭。正好程盈盈想起来有一姐们儿新开了家泰国菜还没去过呢,姐们儿前几天还打电话说她不捧场,相请不如偶遇,程盈盈立马决定吃泰国菜去。就是这个倒霉的泰国菜,让程盈盈养了好几年的熟鸭子飞了。

程盈盈这个姐们儿也不是一般人,从小就立志傍大款,打初中起就夜不归宿,听说程盈盈那点儿早期的性教育知识还是这个姐们儿教的。后来她嫁了个大款如愿以偿,还没一年呢,大款就挂了还留下不少财产,给这姐们儿乐得半夜睡觉都能笑出声音来。紧接着她就开了这个泰国菜当老本钓新的金龟,而这个金龟还是程盈盈上赶着送来的。

那个口口声声说爱程盈盈的欧阳,看见这个姐们儿就晕了,在饭桌上就不正常,频频地看着结账的方向,程盈盈跟他说话都没听清楚,到后来还闹着结账,顺便要了老板娘的电话。程盈盈傻了吧唧的什么都没想,光顾着想晚上应该说点儿什么气刘赫了,导致到手的熟鸭子飞了,真是亏。

过了一个星期,程盈盈才发现怎么都找不到欧阳了,最后从另外一个小姐们儿那儿听说泰国菜跟着一个老男人去旅行了,回来就要结婚。等程盈盈看见婚礼的请柬差点儿晕过去,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男方是著名出版人欧阳先生,然后就跑到我这里哭来了。

“他们还送请柬给我……”程盈盈的惨样让我不好意思笑,实在是没办法了,我只能安慰程盈盈,让她别多想。

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让我出个主意到底要不要去,我坚决同意她去而且要带着左晓洁,让她去抢几个男人供我们瓜分,聂青也还荒着呢。

“盈盈,我真怕你不来了。”泰国菜拉着程盈盈说了半天,程盈盈今天真的是很惊艳,全靠左晓洁的功力,她的化妆技术没的说,又有我们几个参谋,简直艳压群芳,终于得偿所愿地把新娘压下去了。

“哪儿啊,我最好的姐们儿,干吗不来啊。”程盈盈笑脸如花,包括对着那个始乱终弃的欧阳,然后心里愤恨奸夫淫妇没好下场。

在我们坐下来吃饭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男的主动给聂青倒上了饮料,把聂青美得跟什么似的,满眼的桃花。这个男的看着倒还不错,这下好了,聂青的春天又回来了。程盈盈也猛地发现这个欧阳真的是难看得可以,尤其是那顶可笑的假发,当初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居然还难过呢,真丢人!

回到家里,我看见刘赫正打算把那个破窃听器扔了。

“哟,你不是玩得正高兴呢吗?”我看着他说。

“切,有什么可玩的,那秃子不是结婚了么,我就不信丫敢红杏出墙,程盈盈的那个姐们儿可不是省油的灯。”刘赫开心得跟什么似的。

“这你都知道?”我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兜,生怕刘赫又买了个窃听器装到我身上了。

据说程盈盈的那个泰国菜姐们儿很厉害,对付男人是绝对有一手,以前她那个死鬼老公可是出了名的沾花惹草招蜂引蝶,后来愣是给管得比猫还老实,让他往西他不敢往东。主要是这个姐们儿下得去手,她老公就招了一个小三差点儿让她给阉了。

鉴于和李想的那份合同,我只好周末去他们家吃饭。到了地方我才发现,他家真豪华,豪华得我都说不出来,一水儿的大牌子,包括给狗住的那个窝,听说都是红木做的,打家具的下脚料。靠,我还没弄一个红木的狗窝呢,真想给他拆了。

李想的妈妈跟个贵妇似的,很有气质,而且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很亲切,她也喜欢我,一下子我就看出来了。不过要是她知道我是假的带合同的一定会气得吐血,所以想到这里我只好跟这个亲切的阿姨保持点儿距离,不然怪不合适的。结果没想到原来老太太喜欢淑女,我的表现导致了一向不淑女的我显得很娴静。

“以后常来玩。”他妈妈一直把我送到车上还嘱咐李想一定慢点儿开,送我到家后再回来,我们都无语了。

“本来我以为女人才恨嫁,现在看来,你们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捏着李想车里的饰品玩,一个小小的铃铛,特可爱,而且跟我有缘不拉我的手,哪里像程光亮买的那个破东西,一碰就拉手。

“难啊,男女都是一样的难,你算是救了我也坑了我了,我妈妈很喜欢你,从来没见她这么喜欢哪个女孩子。”李想叹着气。

“别说了,我都成千古罪人了。你放心吧,我一定给你介绍个好姑娘。”我拍拍李想的肩膀,然后打了个哈欠居然睡着了。也是,这几天白天赶活,晚上听刘赫的旧上海言情片,深更半夜的程盈盈没准儿还打过电话来聊天,累死我了。

“要是我能把那个合同……”李想说的话我就听见了前半截,但是下车以后我连前半截也给忘了,这是他在日后的那个落跑婚礼之前告诉我的,他最后悔的就是那天没有拍醒我,认认真真地把话谈完。

迷迷糊糊地下了车,怎么进门的我都不知道,只记得回家就倒在床上了,外套都没脱,一口气睡到了大天亮,而且睡得还很舒服。

“我不拍啊,这种Idea一点儿创意也没有,不拍。”那个白朗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这个方案是客户同意了的,丫就是死活不拍,要不是有大老板撑腰我都想跟大家一起宰了他得了。无论谁劝都不管用,问题是还有三天就要交了,时间紧张,我们挨个跟李莲英似的求他都不成,最后我想起了程光亮,这个白朗一直对他贼心不死。

“不去!”

程光亮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死活都不去,后来被我们抬到了白朗的办公桌前,现在就这一个办法了,不然就死定了,客户等着要呢。在我们杀人的目光中,程光亮只好去给白朗使美男计,相约一起吃午饭,顺便想办法感化他拍了那个广告。

程光亮只好对着白朗笑,要么说爱情的力量大呢,只一笑白朗就从了,不光答应我们拍广告,还说要跟大家去郊游,顺便拍点儿风景。其实我们谁都不想带他去,但是没办法,白朗现在不亚于我们的衣食父母,没他真没饭吃了,那客户还不撕了我们,大老板那头儿也好不了。不过我知道万一真开了我们,只有一个人会是例外,那就是现在搞色诱的程光亮,白朗喜欢他。

郊游是我们大家说好了的,大家趁着周末去看看花啊什么的,我还带着狗,本来刘赫也吵着要去,但是临时被公司叫去赶场子了,惹得大家一阵心痛。也不知道刘赫有什么好的,跟个胖头鱼一样,还谁都喜欢。至始至终我都没觉得他帅过,也没准儿是看习惯了不觉得,要么让刘赫那个德行给恶心的,反正就是没什么好看的。

说起来,刘赫那屋都成我们家的禁地了,根本进不去人,满屋子乱七八糟的东西,要洗的衣服和干净的衣服放在一起,臭袜子满地扔,每次出门前都要从床底下往外面扒拉,扒拉出来哪双穿哪双。再有就是那些能埋死人的剧本,到处都是纸,我的狗最喜欢在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冲进去叼起个本子就甩,然后等着刘赫骂,表情还特美。它现在把我哥的房间当探险迷宫,一高兴了就进去翻东西,这也是刘赫拖着不背剧本的借口。他到外面去倒是光鲜照人的,那是因为公司给他配了专门的化妆师,每天恨不得连胡子都是人家帮着刮的,真是不要脸到家了。

到了吃饭的地方,我们在地上铺了一大块野餐布,白朗这个假小资还带了瓶红酒,后来让我们就着寿司给喝了,一边喝一边说还不如喝啤酒呢,气得他半死。其实他这人除了臭毛病多了点儿其他没什么,混熟了以后还是挺招人待见的,尤其是那些保养的诀窍,绝对不亚于左晓洁,甚至优于左晓洁,还就喜欢跟我们混在一起,天天“我们女人、我们女人”的,要是说他哪天做了变性手术,我一点儿都不奇怪。

吃到最后,大家就开始玩牌,输了的往嘴里塞餐巾纸,程光亮给塞得都不能呼吸了,真是笨死。我倒还好,有李想帮忙放水,一张餐巾纸也没有。但是问题就出在大家太专注了,玩着玩着,叮叮抓着牌在布上胡噜,好像是想拿东西吃。后来摸到一个软软的跟棍子一样的东西,她还以为是火腿肠,结果举起来一看才知道是条花了吧唧的蛇,尖叫一声就扔到了白朗的脸上,吓得白朗当场吐了白沫。大家一哄而散,逃跑的时候我推了程光亮一把,程光亮一冲又抓住了李想的领带,然后我们仨就一路滚到了一条沟里,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李想被压在最下面差点儿挤死,最上面的是我,中间的程光亮也没好到哪里去。

后来检查下来,我磕破了腿,李想扭了手,程光亮没什么事,就是被挤得够戗,还说是我太胖了压的。白朗被吓得差点儿归了西,短时间内看见根黄瓜都怕,叮叮从此戒掉了一切棍子状的食物,除非切开,否则不吃。最后刘赫总结说大家不是去郊游,而是去送命去了,但是基于我们都太讨厌了,连阎王老子都不想收。

聂青没安生几天又出事了。

“说吧,又怎么了?”我叫了杯咖啡听聂青的哭诉,其实我主要是想听听有什么好玩的。

“呜呜呜,我怎么这么倒霉?”聂青哼唧了半天才开始说,这次还真的不是男人的错,当然更不可能是聂青的错。

这个男人真的很优秀,报社的副总编辑,长得一表人才,而且彬彬有礼,一直和聂青保持联系,但是奇怪的就是关系没有进一步。聂青却一直以为这个男人对她有意思,不然干吗没事在婚礼上非要给她倒饮料而不给别人倒呢?这简直是废话,没看当时大家的杯子都满着吗,男人的一个无意举动就把聂青的魂儿都勾走了,自己还浑然不知,那么就姑且叫这个人饮料男吧,下面我们就说说饮料男的故事。

聂青怀揣着并不少女了的芳心给饮料男打了个电话,一开始东拉西扯,到后来也不知道怎么这个饮料男就说要请聂青吃饭。给她美得啊,满口答应不说马上就请假回家掏出所有的化妆品开始打扮,要穿的衣服是挑了又挑,就在喜滋滋地准备出门的时候手机响了,是饮料男。

“对不起啊,小青,我临时有个会议,没办法了,改天我好好儿请你。”饮料男的话跟盆凉水似的把聂青冻得够戗,但是还没办法说什么,只好强颜欢笑敷衍了几句,然后灰溜溜地去卸妆。她心里想着好几个幸亏:幸亏我没给苏言打电话美,幸亏我回来的时候左晓洁不在,幸亏我请假的时候说的是身体不舒服,幸亏我憋着对谁也没说……

到了晚上,饮料男本着歉意给聂青发来了短信,聂青美得连碗都没刷就发信息去了。左晓洁也没刷,她晚上一般没空,吃了饭就要出去的。一向干干净净的聂青对着电视发花痴,任由水池子里面的碗泡着,看看,为了嫁人都反常了。

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聂青等了好几天才收到饮料男的信息,他说请聂青吃饭,晚上见。这回聂青可学聪明了,人家干脆就连着化妆化了一个星期,天天带着妆等着。招得同事们都以为她看上哪个男同事了,老是问。这群人也够八卦的,谁都没想到这哪是吃饭啊,简直就是吃惊去了,这惊还不小呢。

“小青,这边。”饮料男站在门口招呼聂青,旁边还站着一个很高的男人,聂青喜滋滋地去了,这回真不错,做不成男女朋友做个普通朋友也好啊。

“这是我的男朋友。”饮料男高高兴兴地给聂青介绍,一点儿都没有不好意思,态度极其诚恳。瞬间聂青就觉得自己给雷劈了,足以毁灭世界那种。

“怎么……你是……是……”聂青都吓结巴了。

“对啊,我以为你知道呢。对了,亲爱的,你看,他是不是长得特别像我妹妹?”饮料男无比妩媚地靠着那个男人,眼睛里充满爱意,一点儿也不亚于聂青前几天给他发短信时的表情。

“哈哈,你要是喜欢,我们就认聂青当干妹妹吧,是吧,小青?”那个男人性格超级好,真是讨人喜欢,就是可惜了。

“谢谢啊,哈,哈哈。”聂青的心都快碎得掉一地了,还得强颜欢笑,心中的苦人鬼自知啊,一个“惨”字是说明不了的。

听了以后我不厚道地笑到腮帮子疼,差点儿被聂青掐死,她千叮万嘱地让我别告诉左晓洁,还逼我发誓,说如果说出去我就一辈子嫁不出去。切,谁怕谁,我才不怕这个呢。不过聂青这次是吓坏了,足足缓了半个月才好。

2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