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本来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遮过去了,没想到程盈盈不是一般的轴,居然发毒誓要抓紧时间结婚。这不,非逼着左晓洁在自己的节目里面征婚,听说最近见男人就见了无数,还跟我说要在这个月底前挑出一个交往对象来。

“我说,你这是为谁啊,刘赫那个东西值得你这么折腾自己吗?”我看着程盈盈坐在镜子前面化妆。

“呸!谁冲他了,我是想傍大款了,不成啊?”程盈盈瞪着镜子里面的我,恶声恶气地说。

“成成成。”程盈盈就是个顺毛驴,千万不能呛着,呛急了犯上轴了谁也收拾不了。我看着化妆的程盈盈,真是,还傍大款,大款那么有钱干吗看上你这么个半老徐娘。

左晓洁也没闲着,又泡了个小白脸,人家孩子才二十。用现在的专属名词来说,这个年纪正非主流呢,天天没事就把头发弄得跟鸡窝一直炸着,那小眼影化的标准的烟熏妆,眼周围一厘米处都是黑的。这是左晓洁没事玩游戏勾搭上的,对这孩子喜欢得不得了,为了这个孩子,她都快把自己折腾得没人样了。

最近一次看见她,她正打算把自己的脑袋弄个爆炸式,还染了黄毛,穿了脐环,又打了两对耳洞。一个好好儿的大款们人见人爱的小狐狸精,猛地发了疯,把自己往非主流那里引。

“看见没?姐们新烫的,好看不?”左晓洁穿着一件花里胡哨的上衣和黑色皮短裤来找我,腿上穿着一双桃红色的连裤袜,看得白朗捂着心口跑了,我看见他把一个什么药片往嘴里放,真想说你给我也吃一片,压压惊。

“你真的不用去医院看看?”我摸摸左晓洁的头。

“什么呀,没品位,老土,这是今年最流行的了。”左晓洁顺手掏出一个小镜子补了补妆,说是补妆,其实就是把那个黑眼圈化得大点儿再大点儿,反正我是怎么看怎么觉得难看。

“苏言,这是你的新资料……”李想抱着一堆资料回来,看见左晓洁的背影犹豫了下没敢叫。

但左晓洁是什么人啊,自来熟,一扭头看见了李想马上就打招呼去了,现在的左晓洁除了闭上眼睛能听出声音来以外,彻底没了以前的样子,逮谁吓唬谁。再这样下去,我看童话故事都得改写了,不久的将来大人吓唬小孩的时候都会说,你不听话左晓洁就出来了啊!

“帅哥,怎么不跟我打招呼啊?”左晓洁以为她还是那个正常的左晓洁,趴在李想的办公桌上说。

“咳咳咳,你是……左晓洁?!”李想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周末,我接到了左晓洁的一条短信,上面就两个字——“救命!”

我赶紧带着刘赫去看她,一进门就看见左晓洁哭肿了眼睛,跟两个桃子似的,吓坏我们了。

“哎哟,哎哟……”此时此刻左晓洁正趴在骨科的病房哀号呢,大夫说她闪了腰,还说那么大年纪了就不要做那么激烈的运动,对腰有很大的伤害。

要我说这就是报应,谁叫左晓洁没事勾搭小白脸啊,不自量力。后来我才知道,她之所以弄成这样,完全跟人家小白脸没关系,他是不叫她去来着,但是左晓洁不服气啊,愣是把自己比成天真可爱充满力量的小Lolita,作死地跟人家跳舞去了。

那天左晓洁跟着这个小非主流来到了本市最出名的摇滚酒吧,里面的音乐震天响。这个不是左晓洁接受不了的,她接受不了的是同去的小孩儿们叫她看书包,怕她老了,蹦不动了。当时左晓洁就有点儿不高兴了,什么叫蹦不动了,我蹦迪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啥叫迪厅呢。之后的结果就是左晓洁忘记了自己的高龄跟一群小孩在舞池里面群魔乱舞,随即咔吧一声结束了左晓洁的欢娱。

“这就是自己作的啊,作的啊。”我帮左晓洁把药包放在腰上,“您也不想想您多大的岁数了,还当自己青春期呢?都快更年期了。”

“唉……出师不利啊,你们想想我容易吗?”左晓洁猛地一抬头哀号一声又趴下去了,她就是这样,什么都敢干,彪悍到家了。我听说上次她跟刘赫拍戏,差点儿把整个组点了天灯。

就在左晓洁为了爱情疯狂的时候,聂青遭遇了从来没有过的遭遇。她找了个同行而且极其小心眼,见不得聂青跟别的男的有什么接触,天天跟盯梢似的,二十四小时不离身。我们干什么他都跟着,所以我都不想找她逛街了。

“求你了,跟我去吧,我多想你啊。”禁不住聂青的软磨硬泡,我还是跟聂青去了商场,那个老师也说好了在车里等,不跟着我们,这让我松了口气。

“唉,我说丫恋母吧?”在聂青的电话第N次响过后我快疯了,太无语了,这孙子一个小时之内一连打了六个电话,平均十分钟一次,为的就是确定聂青现在干什么,身边有没有男人。

“别这么说,他也是关心我。”聂青不但不生气,还喜滋滋的,她说这个男人这么看着她是因为爱她,往死里爱的那种。我上下打量着聂青,这几天不见聂青都变受虐狂了,跟左晓洁没什么区别,不同的是一个遭遇比较可怜,另一个遭遇比较让人觉得可耻。

“早晚你就该知道害怕了。”我看着聂青的傻德行就知道,她又被这个男人套牢了,没救了。然后在他第N+1次打过电话之后,我狂吼,让丫过来,跟着我们逛。聂青居然以为是我怕她男朋友寂寞,天地良心我不是,都是让这个男人给逼疯了,好在聂青最后翻然悔悟,甩了这个老师。

这几天晚上,刘赫总拍我马屁,跟个太监一样,我听说他最近接的剧本是演个杀手啊,没听说改演李莲英了。我看着报纸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带着满脸的谄媚笑,估计又是为了程盈盈,她最近不是在相亲么,刘赫其实特别怕程盈盈跑了,就是嘴巴硬得要死,什么也不说。

不过程盈盈的相亲倒是不错,听说已经找到了一个可以长期发展的男人,这个男人跟程盈盈一样是做编辑的,各方面兴趣爱好一样,唯一的要求就是想让程盈盈再苗条儿点,他喜欢赵飞燕那种。程盈盈其实一点儿也不胖,就是骨头架子大,看上去很杨贵妃,实则体重标准。

“你真减肥啊?”周末,我陪着程盈盈去图书大厦买瑜伽的教材CD,程盈盈挑了一车,每种都拿了点儿,看来这次是下定决心了。我还真就相信她能减下来,因为就她这种说一不二的性子太吓人了,谁拿她都没办法。

“你不觉得程光亮最近都瘦了吗?”程盈盈在吃饭的时候问我。

“不觉得,他最近满面春风的,再说,人家还有个大款小蜜吊着呢。”想起来我就来气,程光亮好像知道我们不大喜欢那个小模特,跟成心一样,动不动就把她叫来拍个照片什么的。那女的有什么好看的,穿上衣服跟假人模特似的,脸上的粉还那么厚,估计卸了妆她能轻几斤都不止。

“唉,你们就作吧,早晚有后悔的时候。”程盈盈拿叉子指着我,你怎么不拿这话说说你自己,我在心里想,敢怒不敢言。

那次之后,程盈盈活活饿了自己一个星期,体重非但没轻还重了点儿,拿程光亮的话就是饿浮囊了,都肿了。那个男编辑还惨无人道地带着程盈盈去参加什么会议,现在社会说是会议能有几个是开会的,不过是拿着公款吃吃喝喝,然后再玩几圈。在会议期间,那个男编辑就纳闷,程盈盈什么都没吃啊,怎么就不见轻,要不是不让她喝水太不人道,估计连水也给戒了。

看着满桌子的佳肴,程盈盈都想全吃了,但是为了男人,程盈盈愣是视而不见这些美味。后来有个总编夫人跟程盈盈聊天说:“你嘴够刁的,一看就是美食家。我知道,你们这些码字儿的就喜欢在晚上吃夜宵,我老公也是,嘴刁得要死,上次料酒没了,我拿啤酒泡的鸭子他都吃出来了,真吓人。”

程盈盈当时就笑笑什么也没说,心里却在翻白眼,你当我乐意呢?什么嘴刁,这堆东西就是放了三天我都能全给吃了,要不是不能吃,还轮得到你跟我念叨什么燕窝炖得太稀了。咝——程盈盈吞了口口水,妈的,不能再看了,饿呀……

“你们就是一对神经病,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程盈盈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洗澡,坐在浴缸里面拿脚趾头扒拉着水面上的小兔子。这是李想从日本带回来的入浴剂,每个球里面有个小动物,听说是占卜用的,能预测你一天的心情。要不是舍不得我真想挨个扒拉开看看,里面的小动物一定全是可爱的。商家就是抓住消费者心理了,连我们这些做广告的都佩服。

“唉,归根结底就是刘赫那王八蛋不好。”程盈盈一给我打电话总会拐到刘赫那里去,我都习惯了,给我打电话顺便套点儿刘赫的现状是她的习惯,而刘赫给我打电话套点儿程盈盈的现状也见怪不怪。到现在我才总结出来,跟程光亮分手就是他们的这个习惯给害的。

“得,您真会赖,你们啊,一个为结婚减肥,一个为爱人在家里宅,一个为小情人疯癫,真会玩。”我用大脚趾夹着那个小动物玩偶,“其实说你们也是说我自己,我就不明白了,你说咱们几个是不是被人家下咒了?非和那臭男人过不去,放都放不下。”

“少说我们啊,是你们,我好得很。不说了,回去了,早点儿睡觉不饿。”程盈盈呱唧就挂了电话,我知道她是怕我说点儿什么把她说哭了,我也怕,早点儿挂了比什么都好。

接下来左晓洁继续跟着她那个非主流往疯狂折腾,聂青继续到处嗅男人,程盈盈饥肠辘辘地出了差。

程盈盈是直接从门口摔进来的,看人家多仗义,饿得都没力气了还把给我们带的礼物送了过来,后来在这休儿息了半个小时才缓过来,能说话了,但是气若游丝就快挂了。我们都劝她吃点儿东西,为个男人值得么,后来在大家诚恳的目光中,程盈盈吃了一碗鸡汤泡饭。明显感觉就不一样了,说话都有劲了,她吃的连碗恨不得都舔干净了,然后精神抖擞地骂我们破坏她减肥,一会儿还跟男编辑吃饭去呢。

“吃饭?你不是减肥吗?”我皱着眉看着程盈盈。

“是吃饭,他吃,我看着。”程盈盈一句话差点儿叫我背过气去。

“你是魔怔了吧?”左晓洁这号疑似神经病都觉得程盈盈出毛病了,这世道,真吓人。

不过程盈盈很快就解脱了,那天从我们这走了以后,她跟男编辑打起来了。

那个男编辑真是属狗的,鼻子太灵了,愣是闻出程盈盈的嘴巴里面有肉味儿,搁古代这人一定得被人当妖精给打死,是人么,狗一样,当妖精他也是狗精。

“你怎么这么没定力?啊?真是的,太对不起我了。”那个男人点了一桌子的肉,喀喀喀地吃着,听说他不吃素,所以长得白白胖胖。当然他也说了,这个毛病不好,但是改不掉,只能从女朋友身上找平衡了,所以一定要找吃素的女朋友,还不能胖,一定要瘦,这样才符合他的审美。

“说,你错在哪里了?”该男人啃着一只大肘子指着程盈盈说。

“……”程盈盈没说话,但是傻子也能看出来她不爽了,我都能想象到当时程盈盈的表情,一定很吓人,搁谁都会觉得吓人的,那男编辑居然没什么反应。

到后面程盈盈就犯上轴了,当着那个男人面叫来服务生点菜,点了她最喜欢的豌豆、牛排、佛跳墙。给那个男编辑气得“你,你,你”地指了她半天,程盈盈不为所动,然后还把吃剩下的菜丢在男编辑的脸上扬长而去。要我说,早就该这样了,这种人就欠弄死。

“妈的,我真冤,我不管啊,你们都得跟我吃饭去,吃大餐把我前面亏的都补回来,一顿都不能落下。”程盈盈带着巨款说要请我们吃饭,聂青也好不容易缓过来了,我也在小模特的斗争中取得了胜利,还招安了白朗。现在就差左晓洁还执迷不悟了,整个就变成了孩子妈,负责小非主流的消费。拿她的话说就是“看看我们宝贝,年纪小小的每天读书那么辛苦,可得好好儿照顾”。其实我听说这倒霉孩子早就不上学了,现在靠劫钱发财,认识左晓洁以前就进出派出所好几次了,左晓洁装看不见。

“为大家脱离苦海干杯!”程盈盈这下开心了,把所有东西都吃了个遍,凡是带肉字的都叫她给点了,别的桌看我们还以为我们好几天没吃饭,真是丢人。现在程盈盈正下手抓起一个大肘子啃呢,我真后悔没要包间,太丢人了,看那个吃相,跟要饭的一样一样的。

“我说左晓洁,大家都出苦海了,你怎么还是执迷不悟?”聂青看着左晓洁。左晓洁她今天出门的时候要给自己化那种非主流的妆,叫我们给按住了,说你儿子不是去网吧了吗,反正我们去的都是高级场所,肯定碰不上的。

“滚滚,老娘乐意。”左晓洁现在不能用正常的思维想事情,每天就是一脑子的非主流,满嘴的话我们都听不懂,就上次闪了腰我问她干什么去了就说了半天。

不过左晓洁坚持的梦幻爱情在我们出了饭馆以后就破了,那个小非主流正站在街边打电话呢。左晓洁把手指头竖在嘴边示意我们别出声,她要给小情人一个惊喜,结果除了惊,她什么也没听见。

“出来吧?”小非主流没想到左晓洁正在他背后,“我想你了呗,快点儿出来,那傻女人又给钱了,我们开房去。别闹,我说了只爱你,那老女人是提款机……”

就这几句话气得左晓洁直哆嗦,一脚就把小非主流踢到了马路上,然后气势汹汹地看着他。

“姐,姐……我错了,我开玩笑呢,她就是我一同学!”小非主流一开始还骂骂咧咧呢,一看是左晓洁没脾气了,一个劲儿地解释,还说就爱左晓洁。

“你个骗子!老娘我玩了一辈子鹰居然折到你手里了!”左晓洁上去就把那个小非主流按在了地上,左右开工打了不下二十个嘴巴,孩子脸都被抽肿了,然后在左晓洁的淫威之下写了张欠条,答应左晓洁把这些钱都还回来。最后左晓洁说:“孙子,我看你敢跑,姑奶奶我认识黑白两道,不还钱就等着去死吧!”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了,表情极其凶狠。

“这回我们能一起庆祝了吧?”我小声的一句话,左晓洁猛地一回头吓得我差点儿崴了脚。

6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