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程盈盈最近要拍个新的电视剧,好死不死的,那个导演就看上刘赫了,非要他当男主角。这下好了,不是冤家不聚头,程盈盈只能在郊区的影视城跟刘赫渡过漫长的三个月。

“你带拔火罐干吗?”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刘赫收拾东西。

“拔火罐,带了就是去拔的!”刘赫理直气壮地说。

“不是吧?我听说你有半裸戏啊,能让你带着一身的圈去拍吗?”我看着他笑,“据我所知,程盈盈好像到了特别阴的地方就腰疼,用拔火罐才能好……”

“少说点儿话你会死啊!”刘赫拿起他的臭袜子砍我,叫我挡回去了。谁不知道你俩互相惦记着,还不好意思呢,真是的。

李想也真会选时候,他在这个时候把程光亮派出去公干一个月,广东那边有个项目需要我们派人去弄,还得要个能拿得起活的人。

“唉,李想,晚上一起吃饭啊。”程光亮拿着机票叫李想一起吃饭,这浑球,怎么不跟我告别?白朗哭着喊着也要去,但是没办法,这边有很多东西等着他做呢,去不了,白朗恨不得不要工资自费去。

“亮亮,出去别乱吃东西。”大家去机场送程光亮的时候就白朗带着一大包吃的,专门送给程光亮的,不知道的以为程光亮去赈灾,还自备口粮。

“我知道了,走了。”程光亮现在一脑袋的黑线,我知道他都想去死。

“亮亮慢点儿。”白朗挥舞着手绢送别,让我想起了琼瑶的经典告别场景,女主角站在站台上拼命挥动着手里的手绢,心里默念道:“我的爱人,你一定要回来啊,回来啊来啊啊……”

叮叮告诉我,她觉得李想一定在追我,所以特意把程光亮放出去,还要我努力,做两手准备,要么跟程光亮复合,要么就干脆跟李想在一起,主要是这两个男人都很优秀。听说最近叮叮也开始相亲了,还有事没事的跟我取取经,她特佩服我看了这么多的极品还能谈笑风生,我也佩服我自己,现在已经练到看见鬼我都不怕了。

聂青还真的跟那个叫展翼的医生勾搭上了,我就知道这两人不对,那天我在超市碰见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挺不好意思。

“我就知道,当时我看着就不对。”出来以后聂青说跟我一起吃饭让展翼先自己回去,为了弥补我的失血,我强烈要求吃毛血旺,然后我们就找了家四川饭馆。

“吃你的。”聂青的小脸红扑扑的,还不好意思了。

听说这个大夫对聂青不错,跟小孩一样哄着,我问那个男的多大,聂青跟我说二十七了,但是我老是觉得不大对头,因为在医院的时候我听说他老去做什么手术,学医是有本硕连读的,这样读下来的话怎么可能让他直接去做手术呢?后来想想也没问聂青,年龄无所谓吧,反正早晚会知道,知道疼人就好了。

当天晚上,程盈盈约我陪她相亲去,这回见的是一个教授。刚一见面我差点儿喊他大爷,这面相是真老,看上去跟五十了似的。听说是留过学的,很有文化,现在有车有房有钱,就是想找个老实的女人,离婚的都不怕,主要是得爱干净。这个需求和程盈盈一拍即合,要知道,程盈盈爱干净不是一般的,刘赫就是因为这个毛病跑了的,不然到现在他们还在一起呢。

程盈盈那个时候是要求每隔一天做一次大扫除,起码要把家里的边边角角擦擦,后来在刘赫的装可怜下给改为一星期大扫除一次,但是平时打扫要根据她的要求。就说地板吧,先要用干毛巾擦擦灰,然后用微湿的毛巾擦,再然后是用消毒水,最后用干净的湿布擦干净消毒水,再用干布把水分擦干,不然会留印迹,还不能用墩布擦,要一点点地用手擦。每天光打扫,就要四个小时,还是程盈盈和我哥一起打扫,好在那会儿大家都没多少钱,不然买个大房子还不累死了,我怀疑程盈盈有点儿洁癖。

这个教授我看也是有洁癖的,因为我看见他吃饭前把勺子擦了又擦,还不用茶杯喝水,反正这回是两个洁癖凑到一起去了,不知道会撞出什么火花来。我是希望他们快点儿打翻,毕竟我哥还在那里等着呢。

说起来,我发现最近好几天没看见刘赫了,听说去一小村子拍戏去了。我妈心疼他,就让我带着炖排骨去看他,结果我没盖好盖子,让同车的丢丢全给吃了,只能又从一小饭店里买了一份。这个死狗,就知道吃,早晚我炖了它。

“给,咱妈让带的。”我看着刘赫,他嘴角化的全是血。这次演大侠,估计不是被仇人追杀就是练功走火入魔,反正武侠片都是这个套路。这地方其实挺苦的,别以为明星好当,吃糠咽菜的时候你们还没看见呢。我原来就怕刘赫接古装片,因为只要一吊起来准有伤,他回家还不能和爸妈说,只能我给他上药,小胳膊都弄紫了,我心疼得很。

“家里没事吧?”刘赫连吃排骨边看着我,还跟我说这排骨一股子饭店味儿,嘴真刁。

左晓洁最近和飞机男打得火热,她准备随时带回家招安了,但是就是有一点儿不大明白,飞机男总是和他说的话对不上。就拿程光亮出差来说吧,我们说让飞机男给弄张票,飞机男说我不负责这个,弄不来。我就奇怪,你不是机场地勤么,买张票有什么好难的?又不要折扣,反正公司会报销,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帮这个忙。

程盈盈没消停几天就和教授打起来了,两人就拖地的方向性问题打起来了。程盈盈每天都要拖地,而且一直是从左向右拖。有一天她邀请教授去家里做客,但是教授来的时候程盈盈还没打扫完,教授就说没事,我帮你,本来两人你侬我侬的打扫也算是浪漫,但是全叫墩布给毁了。

“你!你干什么呢?”教授冲过来的时候把程盈盈吓坏了。

“拖地啊。”程盈盈的声音里都带颤音了,可见被吓得不轻。

“谁叫你左右拖了?”教授愤恨地夺下了墩布,“要前后拖,不然灰尘全部留在左右两边了!还拖不干净!”

他一喊可把程盈盈吓坏了,她以为出什么惊心动魄的大事了呢,结果就是拖地的方向不对,一气之下轴劲又上来了,死活不干,非要左右拖给教授看。教授气得七窍生烟,还数落程盈盈。程盈盈哪里受得了那个气,当即把教授轰出去了,说这是我家,我爱怎么拖就怎么拖,看不惯别看!

周末,我又去李想家吃饭,他妈妈拉着我一直说话,末了还塞给我一个玉坠,说是上次没给我见面礼,怪不合适的。事后我告诉李想送回去,但是他说我不是还在考虑中么,考虑好了就戴上,当暗号使多有意思,死活不肯拿回去,只好放在我这里保管。

左晓洁依旧在她的相亲生涯中奋斗着,听说最近有人给她介绍了个搞房地产的,然后左晓洁就拼命给我们推荐房子。刘赫正好想投资下房产,就托我去拿个宣传材料看看,结果左晓洁就一路把我拉到了毛坯房那里去看。

“慢点儿慢点儿。”左晓洁拉着我在毛坯房里走着,这个小区极其偏僻,而且很脏,要不是看着左晓洁跟他那个房地产男朋友怪热情的,我都不想进来。

“知道,你也看着点儿。”刚才左晓洁叫我看着点儿地上的砖头,没想到自己差点儿摔了个狗吃屎。

我大致看了看,想了半天跟房地产说还不错。这个男人长得挺憨厚的,还一脸的福相,肥头大耳的,一看就知道能赚钱。左晓洁这回这个还算靠谱,就是我没想到这个人胆子那么小。

“不错吧?就这儿了。”左晓洁看着这个毛坯房跟看着自己家的房产似的。

“这个我得问刘赫,谁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把材料放进包里,刘赫一定不要,那么破还离市区那么远,他回头想骚扰程盈盈都不能马上去,他才不来呢,但是碍于左晓洁的面子我也说不了什么。

“成,回头我给打个折,咱都是朋友么。”房地产拿出手绢擦了半天汗,擦着,擦着,突然高喊一声,“你们干吗呢?!”

我扭头一看,原来有好几个农民打扮的人正肆无忌惮地拆着毛坯房里面的水管,长得很是穷凶极恶,一脸的横肉。

“咋地?”为首的人手里拿着一块板砖朝我们走过来,左晓洁拉着我赶紧躲到了房地产的身后。

“我告诉你啊,少来劲,偷东西还那么凶,老公!上!”左晓洁推了房地产一把,结果那个房地产直接出溜到地上去了,低三下四的,还一个劲儿地叫左晓洁闭嘴把包里的钱快给人家。靠!这种王八蛋真不是人。

“真是气死我了,都什么东西,这就是极品,不,变态!”回去的路上,左晓洁就没答理房地产,就连房地产吓得腿软她都没扶,还叫我别扶让他自生自灭,不过我看房地产也怪可怜的,就没听左晓洁的。左晓洁为这件事埋怨了半天,还叫我请她吃饭,我就请了。好在当时的包里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些资料就是几包面巾纸,事后想想,关我什么事。

周末,聂青拉我去和那个展翼谈判。展翼一直在骗她,聂青不敢想象这样发展下去还会有多少秘密。

“对不起,我真的是太想认识你了。”展翼说得特别诚恳,让人都不忍心去怪他,结果三言两语聂青就原谅他了,两人又和好如初。我真是替聂青高兴,她这下真的是得偿所愿了,但是后来一堆人的到来把我们惊出了一身汗。

还没出饭馆呢,一群人哗啦啦地就围上我们了,吓死我了,以为有人抢劫,这光天化日的就抢劫,这是什么治安状况?

“孙子,让我好找!”一个穿得跟黑李逵一样的胖子掐着展翼的脖子,卡得他只翻白眼。

“干什么你们?”这爱情真是伟大,聂青居然想去救爱人,后来我们被提溜到一边去了。

当一个怀着孩子的女人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场狗血的故事又上演了,结果还真跟我猜得差不离。那个展翼是入赘的,在女方家里吃吃喝喝还花钱上学,学成以后就分到了医院,但是依旧贼心不死没事就勾搭勾搭小护士、患者什么的,经常不回郊区的家。这回也不知道是真的喜欢聂青了还是出于什么目的,他非要和老婆离婚,但是他老婆偏偏在这个时候怀孕了。没办法他只好东躲西藏的,不过丫真是坏,躲就躲吧,居然还不忘勾搭聂青,害得聂青还纠结了那么久。

经不住打击的聂青一下子就病了发烧三十九度,直说胡话,是我跟左晓洁连夜给送到医院的。大夫说再晚点儿就抽过去了,多危险。醒了以后,聂青死活不肯在医院待,我知道她是触景伤情,受刺激了,左晓洁也照顾不好她,只好把她送回了家。

“阿姨,我来看看小青。”我带着水果去看聂青,她妈妈给我开的门。

“快进来进来,谢谢你啊。”聂青她爸爸把我让进来,然后就去房间里喊聂青。

“没事吧你?”我看着聂青,她气色还不错。

“没事,我什么事都没出,多好啊,要是出事了才吓人呢。”聂青这人就是这点好,缓得快,跟左晓洁一样,抗击打能力强。

从聂青家出来以后,我去了程盈盈那里。她最近关在家里改剧本,所以我带着羊肉串和啤酒去的,准备在她家大吃大喝,然后不回家了,直接住在她那里。这几天惊心动魄的事情太多,我得压压惊。

“姐,开门,我给你带好东西来了!”当我敲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教授居然在她那儿。

“那个那我走了,回头咱再说。”教授带着一脸的尴尬走了,这事我得好好儿问问程盈盈,不是说分手了么?

“我们和好了。”程盈盈吃着羊肉串说。这个消息让我很惊讶,程盈盈这个人有个特点,不接受道歉,她总是说狗改不了吃屎,一次犯错就一定次次犯错,但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

我们聊到大半夜才去睡觉,程盈盈本来是不想原谅这个教授了,但是教授一直给程盈盈发信息,那个坚持劲真让人敬佩。程盈盈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待遇,原来跟我哥打架的时候每次都是程盈盈先说和好,要不刘赫敢就那么一直晾着,反正他忙,不见得天天回家,每次都让程盈盈很窝火。

刘赫这人其实也挺拧的,就是不喜欢道歉,从来不说软话,跟谁都是。小时候一犯错,爸妈都会忍不住打几下出出气,我就知道使劲哭,一哭家长就揪心,打得也会比较轻。而刘赫不,每次都伸着脑袋,特不服,嘴里还说“你打,你打,使劲,不使劲不解气”,把人气得没辙,然后败下阵来。

今天要不是我来,程盈盈都打算让教授别走了,住下了,后来我想想还真是后怕,我抚救了刘赫的婚姻啊,不然这要是让外人占了便宜多吃亏。

周末,我难得在家就开始收拾东西,丢丢在一边把废纸叼来叼去的,都给我弄乱了,气得我狠狠地给了它一巴掌,然后它就躲到一边委屈去了,把嘴里的纸扔到了地上,结果捡起来一看差点儿吓死我。那是刘赫的一张诊断书,上面说刘赫得了白血病,还是恶性的,没几天活头了。当时我就懵了,什么都不知道了脑子也不会转弯了,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个事不能让我爸妈知道,我说怎么最近刘赫总不回家,还不接电话,平时他没空他助理毛毛也应该有空啊,天哪!我哥得白血病了!

“怎么回事啊?”程盈盈哭着跑进了我家楼下的小饭馆,是我约程盈盈来这里说话的,在家我怕自己会哭,一哭我爸妈就该知道了,他们身体也不好。

“我也不知道,这是证明。”我压着伤心给程盈盈看,“姐,这事我没敢告诉咱妈,刚刚我给我哥打电话了,他说还在影视城。”

“还瞎拍个屁啊……”程盈盈眼眶里全是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滑,“什么都别说了,我们现在就去,把你哥接回来,带他看病去!”

我赶紧点点头,跟着程盈盈上了车。一路上,我们什么都没说,满肚子的心事,我都能想象到刘赫的葬礼了,一定有很多人来看,有程光亮、李想、左晓洁、聂青,然后就是哭成一团的我和程盈盈,还有我爸妈……

25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