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眼看着大夫人的脸上死气越来越重,我知道,她的时辰要到了。

大夫人,当初你一手将我推上绝路,如今我亲眼送你入黄泉,我们的恩怨,也就此一笔勾销吧。

想着,我飘近些,想再看看她的脸,谁知我才一凑近,她就露出了惊恐万状的表情,混浊的眼瞪得大大的,脸都扭曲了,枯枝一般的手在空中乱抓,嘴里也狂叫着:

“蝶舞!蝶舞!你来索我的命了吗!蝶舞!”

看她这样子,我都吓了一跳,猛地后退一大步。

难道她能看到我了?!

再看大夫人,双手成爪僵在空中,身子一抽一抽地,已是在咽气了。

小少爷和几个丫头哪儿见过这个,早吓得大哭起来,奶娘忙着将小少爷抱在怀里安慰,蒙着他的头不让他看到。

我看她那恐怖的死相,自己也觉得有些发寒,不由得又退了一步,却不想居然撞到什么东西。

慌忙扭头,就看一个斯斯文文的黑衣男子正站在我身后,见我回头看他,居然笑眯眯朝我拱拱手。

“姑娘,没撞疼你吧?”

我吓了一跳,直觉地认定了这男人的身份。

“黑无常!”

“姑娘你真是冰雪聪明,一眼就看出了在下的身份,佩服、佩服。”

黑无常像个酸书生似的摇头晃头,朝我又拱手又鞠躬的。我看他一副老好人的模样,稍稍定了些心,我本就是滞留人间等着看这群人的下场,如今强暴我的护院、梅枝、大夫人都死了,薛家也破败了,我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想到这里,我便镇定了下来,朝着黑无常微微福了福身子:

“大人是来捉拿小女子的吗?”

“捉你?你好好的,我捉你干什么啊?”

黑无常用相当无辜的声音问我,眼睛还眨呀眨地,好像个孩童,哪里有传说中勾魂无常的威风。

这……

一时间我也傻了,不是抓我啊,那……

“必安,你弄好了没有?快过来,这儿有个好玩儿的小姑娘!”

没等我说话,黑无常就兴奋地朝我身后招手,我一看,一身白衣劲装的男人正将手从大夫人尸身的上方收回,淡淡地瞥了我们这边一眼,迈步走了过来。

好强的气势!

我被白无常散发出的气势震慑,不由得微微发抖起来。这时,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我的头顶,是黑无常。

“不怕,不怕。那家伙面冷心热,从不欺负弱小的。”

说话间,白无常已经从我旁边走了过去,细长的眼冷风般扫过我,站到了黑无常身边。

“扬州薛季氏的魂魄已收,该走了。”

“这么快啊,我还想多跟小姑娘讲讲话呢。”

黑无常嘴里抱怨着,人却听话地跟着白无常准备要走了。

“小姑娘,你没事的时候多到快要死的人旁边等着,这样我们就能经常见面了。”

他那开心的语调让白无常皱了一下眉头,离去的脚步也顿了一下,他微微侧过头,朝着我说了一句:

“阳间的人气太重,滞留久了对你不利,还是找个地方好好修炼去吧。”

说完,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就消失在了牢房的木栅栏外,黑无常的声音却还在我耳边盘旋:

“再见哦,小姑娘,有空来找我玩!”

我愣愣地看着他们两个消失的方向,半天回不了神。

这就是黑白无常?他们居然放着我一个孤魂野鬼不管?看来那道长说得没错,断了锁魂链,我就从此脱离轮回了。不过,白无常叫我修炼又是什么意思?

监牢内的女眷们还在啼哭,哭声惊动了狱卒,两个五大三粗的女人骂骂咧咧地开了狱门,将大夫人僵硬的尸体用破草席裹着拖了出去。

薛老爷最后总算是保全了性命,可家产全没了,薛府上下一干人被判了流放。他们走的路线经过扬州的西郊,我一路跟着他们走到乱坟岗,便不再走,飘到坡上,看着下面被铁链子穿着的一队人佝偻着身子,垂头丧气地被驱赶着向前走,渐行渐远。

当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一阵疲惫。用了十几年等着这群人的结局,现在都看完了,却并不觉得开心。

“善恶有报,如今你可甘心了?”

道长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居然有些欣喜。转过身,一丈开外站着的,正是当年那位仙风道骨的高人。十几年不见,我没变,他竟也是丝毫没变。

“你倒是来得很早,我还以为要去寻你呢。”

道长似乎很满意我主动回来此处,拂尘一抖,人已到了近前,慈眉善目却在看我一眼后骤然变色。

“你……你怎么成妖了?”

妖?

我也愣了,看看道长的样子不像开玩笑,再扫视自己一番,还是以前的样子啊。

这时候道长却又恢复了一脸的平和,捻着胡子细细打量我,问我这些年可曾遇到什么怪事。

我思前想后,这些年,我不过是个看客,要说遇到什么怪事、稀奇事,也就是前不久在大牢里碰到的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看到你了却没捉你,还让你去修炼?”

道长捻着下巴上的胡子眯眯眼睛。

“不对,应该是那之前,他们既然要你修炼,就说明你那时已经不是鬼,而是妖了。”

还有什么?

我一时也说不清,索性将还能记得的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从最近的往远了说。道长也不嫌我啰唆,捻着胡子一件件听,直到听我说起“天狗食月”那天月亮上飘下来的小光球时,才一拍巴掌:

“对了,对了,就是这个!”

说完,笑眯眯地看着我直点头。

“没想到你这小女子倒是很有机缘,三百年一次的观音露都让你碰上了。天意啊,天意啊!”

我还是摸不着头脑,但这些年的磨练让我的耐性已经相当的好了,所以不说话等他解释。

原来天狗食月那天夜里,烫了我手一下的小光球就是道长说的“观音露”,相传是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的观世音菩萨每三百年一次的恩施,居然让我一个小小的游魂遇上了,不知不觉成了天地罕有的“魂妖”。

“小姑娘,既然遇上了,也是你我有缘。你可愿意随我修行?”

道长看我一窍不通的样子,索性开口点化我。

我意下如何?仇人都没了,恨也消了。本想重入轮回去喝了孟婆汤从头来过,却原来自己已经成了妖,再不是轮回中的一员。成妖成仙我无所谓,却不想再这样寂寞了,修行就修行吧,总好过这般闲晃。

想到这儿,我朝着道长盈盈拜倒。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11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