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6 、以爱为名(下)

“我以为你会一直在原地的,是我自持过高,可此时我都这么认错了,你都不肯原谅我么?”要是其他人做这一副低姿态的时候肯定是哀怨怜涕的模样,可就算杨乔落此刻醉了酒依旧是一副从容的表情,凉薄的眼定定地望着我,然后慢慢的靠在我的手上,他的呼吸拂着我的手背有些温润,要是以前他能这样,我肯定是很高兴。

“为什不回答我?”见我表情依旧如初,他抬起头用戴着手套的手抚过我的脸。

“我不是你妈!”我很讶然的冒出了这么句话,他也讶然的怔了怔,手停留在了半空中,可能是没想到我一开口是这样的回答,其实我想告诉他的是我是个潇洒的人,纵然当初执着是执着了些,但放手时绝不脱离带水,拉稀摆带!(拖拖拉拉)

“这就是你的回答?“他好像头很痛的样子,用手按了按太阳穴。

“好吧,打扰了,我希望这只是开始。”杨乔落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离开了。我其实想质问他,为什么一点愧疚之心也没有,对于我、对于月亮头。不过想来是我对月亮头的愧疚罢了。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去!

我做了个梦,梦里月亮头没有死,他坐在那颗参天的绿莹莹的大树上质问我为什么把他的秘密基地告诉别人,问我为什么没去找他,还问为什么抛下他,为什么不要他。我一句也答不上来,然后看见他的身体慢慢的发着光变得像空气一样的透明突然就不见了,然后我醒来了,还是半夜,我摸着黑拿出月亮头常抽的烟点了一根,那个气味真是他妈的难闻!

我记得那段时间,我心情也不错,因为杨乔落一直没有赶我走,我继续帮他做他所需要的事。不过莫楠似乎是察觉到了我和杨乔落认识的样子,在学校里处处针对我让人在我的座位上放胶水、偷换我的作业、涂改我的卷子,还让人跟踪我。杨乔落也发现她对我做的事叫我忍着她,既然都叫我忍了,我就忍了,都是小孩子的把戏我也没放在心上,而且我小偷老爹也告诉过我,做大事的人能屈能伸、不拘小节。

那段时间因为盗取裴氏集团的资料,妍妍被她爸禁了足上学放学都是专车接送,她在学校也都躲着我,这我是万分的理解,就算是恨我,我也没话说。可是这丫头一根筋的对我好,发短信说她很想我,她不怪我。还说“友谊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她都能理解,躲着我是怕她爸弄我。看见这些短信我的眼泪鼻涕双管齐下啊,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刎颈之交”。

就是这样的朋友却被我牵连,被莫楠给绑架了,那是个阴天,天上的云层很厚,我在寝室里画着设计稿,虽然刚开始我是一点画画的基础也没有,但好在上天给了我一个善学的头脑和勤奋的身体。很快的弥补了我的不足,在大三的这一年我居然拿到了全国新概念设计的头奖,高兴之余我正准备叫上妍妍和烟子去海吃一顿。于是我放下手中的铅笔,用手机发短信给妍妍,她却主动的打了电话过来,可是电话那头莫楠的声音让我的耳膜硬生生的发疼。

“叶采薇?裴洛妍昨晚在我家酒吧喝多了,我把她请到了家里,我看你最好是过来看一看。”莫楠的声音不可一世。

我放下电话以箭般的速度向莫楠家而去,说是她家,根本就是酒吧的地下室,灯光昏暗。我赶到时候妍妍的精神状态非常槽糕,眼神迷离的坐在地上,原本如墨般的长发凌乱的贴在她的脸上,根本不认识我的样子还只知道傻笑,拉着莫楠的手说“给我酒……”。

“你给她喝了什么?”我上前拉住了莫楠的手腕,自小到处打工的我练就了一副好臂力,她吃痛的叫喊着。她身边的保安把我拉坐到了一旁。

“不过是一种麻痹神经的酒,名字很美叫图兰朵拉。你看她不是很享受么。”莫楠摇晃着手中红得似血的酒,半抿着嘴。

“你到底想要干嘛?”

“叶采薇,你这名字倒是挺有来头的“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靡室靡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你就和这首词里的“采薇”一样低贱。明明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东西还敢来攀岩附枝。我就警告你,别一天跟在乔落的后面,要不然今天在这里的还不知道会是谁。”说完话莫楠招手让那几个彪汉放开我然后朝着门的方向走出了这个狭小的角落。我背起妍妍到了医院,医生说妍妍喝的是一种麻醉剂,好在剂量不大不碍事,我看着那张为我受罪的脸还在傻笑的时候,我的头闷生生的胀痛,虽说我叶采薇的确是能屈能伸, 不过我叶采薇也是睚眦必报的。

大学的最后一学期,我韬光养晦的休养生息。我故意没有参加任何的大赛,也很少和杨乔落直接接触,只是等他回到小别墅煮上几个小菜,陪他静静坐上几个小时。自从他自己创业后,他给我的任务也不像想以前一样多了,刚开始我害怕他赶我走,然后半夜错开他才回去,他好像是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半夜等在落地窗那儿,拿着高脚酒杯,头微微倾斜的靠在窗上幽静而美好,他没有问我只是说了一句让我一直到现在都还没能忘记的话“以后别这么晚回来!”那么一般的话从他的嘴里吐出来却也带着微微的酒香味被海风吹散开来。

我时时刻刻的都在寻找着机会,有句话说得很好“伟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立志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人。”而我立志要让莫楠难堪,她就一定不会很好过。我们的学校有个传统,就是在大四的女学生里挑选一个为学校的宣传大使。对于这件大俗之事以前我也是嗤之以鼻的,不过听烟子说这是评选出学校最具魅力人物的途径,还要邀请很多媒体和风云人物来坐观和点评。我转念一想那杨乔落肯定是要来参加的,毕竟他是拒绝了哈佛大学邀请的机会留在了国内自主创业的新生代风云偶像,而且这是打击莫楠唯一一次也是最有力的一次,因为她这种虚荣的人这么会放过这种炫耀的机会呢。可是怎么打击她确实把我给难住了,但是这种事我就着越少人知道越好的想法,跑去找月亮头问了一个问题“假如两军交战,我军处于劣势,怎样才能打开状态?”,他挠着他光洁的脑袋想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让我茅塞顿开的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以利诱之,方能出其不意!”回学校的时候我还特地夸了夸他,他笑了说了句“没什么,就是最近不是在看那什么国演义嘛,上面那大胡子就是这么说的。”

在我参透月亮头的那句话后,我便是现在这幅模样了,戴了个南瓜的头具,身上穿着黑色长袍,全身上下只露出我两颗黑黑的眼珠。因为评选宣传大使必须拿出自己的绝活,莫楠的计策就是拿出她最得意的舞蹈,用舞蹈穿插剧情,来一场舞剧她觉得是最好不过的。而我为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话特地的向她低头道歉还说可以做件事弥补她,她那种骄傲自大的人完全沉浸在我俯首称臣的自豪感里,完全没想我怎么做的目的,当然也会趁机想让我丢一丢人然后给我安排了一个小丑的角色。说是角色其实在台上不过是一个道具,我就只需要蹲在角落看她华丽的演出,然后谢幕的时候报上自己就是角落处的南瓜以此来羞辱我而已。

在演出的当天,我在台上也已然的蹲在她给我安排的位置,静静的看莫楠饰演的主角穿着黑纱起底白衣裹身的舞服在台上灵动的身姿,宛如仙子的身段时而如水般柔弱,时而如火般的激烈,赢得台下的观众阵阵的掌声。这个剧讲的是一个国家的圣女因为巫族的预言被放逐在乡下农户家生活,在历经几多磨难,遇见了一个奋不顾身爱上她的皇子,为了那个皇子她情愿喝下毒药将自己寿命缩减洗去身上的诅咒助他登上王位的故事,故事的结局当然是圣女和王上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听到最后的结局的时候我还以为圣女伟大的献身了,没想到还是老一套令人唏嘘的结局。

不过就在圣女饮下那杯毒酒后,并没有像剧本里写的那样经过一段焚心的痛苦后重生过来,而是瘫坐在地上痴痴的傻笑,卷曲般海藻似的长发被刚刚的毒药打湿了一缕贴在她的嘴角,嘴里低喃着“好喝,我还要……”台下的人有的人鼓掌以为是戏剧效果,有的人面露疑虑,就在此时我从角落里大叫一声,用手搬开了头上的南瓜道具,撕开身上的黑色长袍,跳到了高台上,妍妍为我在网上买的红色贴身礼服被我剪短了一截,被剪得参差不齐的裙摆随着我的舞动肆意跳跃,接着我用自己的歌声唱着“可伶的少女啊,相信了豺恶的男子,孤魂难眠我怎能弃之。”然后从撕破的黑袍里放出了昨晚抓的萤火虫,似幻似真的效果赢得喝彩声和鼎盛的议论声。之后台上的灯光全熄灭,上来四个黑衣人把圣女高高抬起就着呼明乎暗的萤火虫我在圣女的周围跳起妍妍教我的民族舞,像是进行着某种仪式然后慢慢下了台,全场掌声不断。最后以莫楠被送往医院,而我得到了学校的宣传大使而结束。

“你太歹毒了吧,原来你让我找图兰朵拉是为了拿给她喝啊!累我昨晚一宿没睡去抓萤火虫,还叫我帮你安排人上场,都是为了闹这么一出戏。”月亮头看着我手中的奖书和皇冠,瘪了瘪嘴。

“拿不拿什么宣传大使的不重要。我只是想让她知道,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却是做不得。”我晃了晃手中的皇冠,想着拿去卖应该能得不少。

“你就不怕她栽了这么个跟头找你算账。听说她可是来头不小!”

“要是样样都顾及后果的话,什么也做不成吧。”提到后果的话,我唯一担心的是杨乔落,台上那期间杨乔落一言不发的坐在嘉宾席上,看不出他情绪如何,不过他向来很会掩饰,我没有听他的话不去招惹莫楠,也许他正在生气又或者是别的,但是我看不懂。

“也是,你从来都这么的肆意妄为。”月亮头摸了摸他光滑的头,露出他招牌似的小虎牙。

尼采说过这么句话“你望向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望向你”,可笑的是那时候我虽然看过这句话却没有明白其中的含义。莫楠因为毕业前夕闹了这么个笑话没有再来学校,我也因为准备毕业论文几个星期没有去海边的小木屋,就着怎么也要抽个时间去那儿打扫一下的想法我坐上了去海边的公交车。

手里边提了杨乔落平时爱吃的食材,也许他今天在家,也许过了这久他已经没生气了,又或许他是很忙才这么久没联系我……有着这样诸多想法的我打开了海边小木屋的围栏,却看见莫楠站在院子里趾高气昂的指挥着那些西装革挺的人把我屋子里的东西全扔了出来,屋外的挖机咔咔作响。

“莫楠,你在干什么?”我的心中充满了我疑问,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为什么杨乔落不在这里,这里不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地方么?……无数个为什么充斥着脑袋有些胀痛。

“怎么,房主人都没有质问我,你一个下人轮得着么?”

“还有乔落让我替他带句话给你,他说这里没有你的位置了。”说着她让人推攘着我出了院子,我呆呆的想着杨乔落的那句话“他说这里没有了我的位置了”。可是他明明说过我可以住下来,我可以留下来的。

“杨乔落在哪里?你说的话我不相信。”我冷冷的望着莫楠,海风很冷,海浪拍打的声音也很冷,明明艳阳高照的天气,我怎么会全身发冷的打着颤,真是奇怪。

“呵,我管你信不信,给我把这里拆了。”

“你凭什么把这里拆了,我可以报警。”我挡在屋子的面前,想着这里的点点滴滴,杨乔落对我笑的瞬间,他吃饭慢条斯理的样子,评价我烧得菜若有所思的姿态……这一切都是在这屋子里发生的。

“这是乔落的房子,他叫我自行处理,那就是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哦,我想了一下,我要把这里拆了然后再建一个玻璃花房。”莫楠得意的笑容在阳光下很刺眼,她招了招手,黄色的挖机碾压着屋子,砰的一声那栋好看别致的小屋子轰然间破碎,我看着院子里的那些开得极好的蔷薇瞬间凋零枯萎,我只能跪坐在沙滩上看着莫楠操控的冰凉的机器吞噬我的所有回忆。

我看着房屋的碎片失去了反应,脑袋里回响着的是莫楠的话语“你只是一个用完了的棋子而已!”这样的话是杨乔落的表达方式。月亮头来的时候,我正在捡一些没有被压碎的木头,我想我的脸上肯定特别脏,脏到月亮头一把抱起我就往海水里去。

“你看看你是什么样子?这是你吗?”月亮头甩掉我捡来的木头,把我的头压低到海水里。

“我被丢弃了!”我呆呆的看着水面上的那个人,那个一脸迷茫的人是我却又不是我。

“我们不都一直是这样吗?”月亮头抱住我,哭得比我还伤心的样子。

“我没哭,你为什么哭了?”我用手帮他擦掉眼泪珠子,然后我笑着看他。那时候觉得还好在这么个晚上有这么个人陪着我一起哭一起笑,可是却忘了当深渊望向你的时候那才是刚刚开始。

不知道是谁说过“独木桥不挤,独行者不迷。”意思是说唯一的一条路如果很少人走的话,那么你便能走过去。我以为我走的从来都是不同于他人的,可是在爱情面前并没有这样一条路。自从那天后我再也没见过杨乔落,也联系不上他,我想这是他给我的惩罚,然后默默的等着他原谅我。这样想着的我突然接到了他的短信,叫我晚上到图书馆见他,我欣喜的认为原来他都知道,知道我跟着他在图书馆,知道我常常在图书馆一个人坐到很晚,想着他来这里看书的情形,然后一个人失落。

那天晚上月亮出奇的圆,我一个人呆坐在杨乔落常坐的位子。图书馆管理员是一个一年级的学妹,因为我经常来图书馆和她已经混得很熟了,她把钥匙给了我便离开了,我一个人默默的等着杨乔落,想着他来的时候要和他说些什么,却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模糊中外面的尖叫和嘈杂声让我的头有些胀痛,还闻到刺鼻的烟味,我猛然的睁开眼,一片火光席卷在我的周围,图书馆居然起火了,我很慌张的蹲到了桌子下,用手捂住了口鼻,眼睛不停的找着安全的出口却发现唯一的大门已经被大火掩埋了。想着也许就这样丧生火海的我,听见了月亮头的声音“采薇,过来这儿。”他浑身淋了水,在最后面的窗子前蹲着朝我招手,火势还没有蔓延到他的位置。我很努力的想要奔过他那儿去,可是前面的路都被书架倒下来挡住了,他抬着没有烧到的椅子搭着桥小心翼翼的来到我旁边。“我就知道你这个傻乎乎的肯定在这呢!平时就听你念叨图书馆,走吧!”他一把拉起我往后面窗户那里带。“你又知道啦!咳咳……”我跟着他的步伐却被浓烟呛了一阵接连一阵的。“叶采薇,要是我们都出去了,你就答应我一个愿望吧!”月亮头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有着光,他让我踩在他肩上翻上窗户,然后他还朝我半笑着说“我会给你一个家的”。我呆了一下笑着拍了他的光头说“以后你就是我救命恩人了,有什么事我岂敢不从!啊……”就在我一条腿踏出窗外的时候被一股外力给推出了窗外扎实的摔在了草丛上,我急忙看向后面没能出来的月亮头,他被后面倒下来的书架压住了下半身,我急忙想翻上窗户却被外面的人给拉住了。那些人抱住我的腰,我拼命的想挣脱却也只能看着火光和浓烟开始湮灭月亮头的身影。“赵文德!”我很多年没叫过他的大名了,小时候他就问过我为什么不叫他名字,他喜欢我叫他名字,可我觉得他那名字太俗气,没有月亮头叫起来响亮。“你出来啊!以后我一直叫你赵文德,只要你出来。”月亮头抬起他那被火光照亮的光头,笑得真是好看,他的嘴一张一合告诉我“叶采薇,我喜欢你好多年了,你喜欢我好吗?”这便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个笑脸和最后一句话。此刻的我突然脑海里浮现他很多很多的画面,他背着崴脚的我跑着躲着院长阿姨的追打,偷偷帮我把我被罚洗的衣物给洗干净,冬天在怀中捂着滚烫的烤红薯然后露出他的小虎牙递给我,他拿着我喜欢的花出现在大学门口笑的惬意的画面……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被带到公安局的,也不知道在公安局里呆了多久,又是怎样被带出来的,我只知道我出了公安局后昏了过去。恢复意识的第一件事就是疯了似的冲到了学校的图书馆,那里是一片孤寂和灰暗,我跪在月亮头倒下的地方用手把地上的粉末捧起用衣服兜着。

“我要自己起来。他不喜欢不认识的人和他走得太近!”妍妍和烟子想扶起我被我拒绝了。他们两默默的跟在我身后,这天风很大我紧紧的捂着那些粉末怕被风给吹散了。在经过学校大楼的时候,从房顶上飘落了许多的传单,有一张落到我的脚下,上面的标题醒目“昔日偷盗贼,今日违法者!”上面全是我过往不堪回首的照片,有在孤儿院的,有和养父在派出所的,有给人把风走私的等等。

“就是她,听说就是她放的火。”

“这种人怎么会和我们在一所学校?”

“已经被学校开除了的,学校不会让这种人待太久的。”

“她前不久还得了什么国际新概念设计大奖呢!说不定也是偷来的。”旁边的人都拿着传单议论不绝,不停的想我偷来鄙夷的目光。

“都他妈给我把嘴闭上!看什么看!”妍妍和烟子怒喝着。我其实想对他们说没关系,我都是这么过来的。可是却也失去说这些话的力气。

 “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叶采薇么!乔落你看她那副样子这是难看!”莫楠的声音在前面回响。她挽着杨乔落的手臂,高傲的看着我像是宣告她的胜利一般。

“叶采薇,忘了告诉你,我和乔落明天就出国了!”我没有理会莫楠只是径直的走向杨乔落然后定定的看着他的眼、鼻和那张凉薄的唇。

“你认识我么?”我这样问他的时候,他似乎有些诧异,他的两手揣在卡其色休闲裤的裤兜里抬起头看着我然后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我也笑着给了他一巴掌。

“我的一颗心还没晾干,你却给了我一场只能等待的风暴。真是谢谢了!”我想这是我在他面前最有尊严的一次了。

14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