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和师父在一起的最后三十一年是在遇春观里度过的,师父说这里是他师兄建起来的,现在的观主玄真在辈分上算是他的侄孙辈。

师父虽不能长生不老,却也是驻颜有术,他遇到我的那年九十六岁,可外表看起来也不过五十岁出头的样子。到一百九十四岁时,他看起来跟普通七八十岁的老者差不多,精神矍鹤发童颜。反观那个玄真,论起辈分比却我还要低上一辈儿。我们到时他刚过古稀之年,身体倒还硬朗,可惜长得老相,须发皆白配着一脸的褶子,说他过了百岁也有人信。

玄真看到师父很是开心,态度恭敬礼貌周到,不过叫我“师叔”的时候总是显得很勉强。我虽然死的时候年纪不大,可跟着师父修行这么久,算起来也有一百多岁了,做他的长辈其实不算占他便宜,所以我叫他“师侄”叫得很顺口。

观主在我们住下来的第十二年开始闭关,说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可我觉得他是因为别人总说师父看着比他年轻所以伤了自尊。

师父却反驳我说,如果我没有吓唬刚入观的小道士的话,师侄他也不会碍于辈分不好意思说,索性躲起来眼不见为净。

这话实在让我冤枉得很,分明是师父说肚子饿了,非要我去厨房给他做宵夜,我哪里想得到那么晚了还会有小道士经过,被飞舞在半空的锅铲、菜刀和点燃的柴火吓得尿裤子?后来这个元凶笑得前仰后合,观主师侄却脸色铁青,又不好发作,只能告诫小道士,叫他以后长些记性。

说起这事,也着实是我们的失策。我是魂体,肉眼凡胎看不到,只有如当年姓武的少年那样的天生阴阳眼或者像师父和玄真那样有修行的人才行。我终日跟师父在一处,除他之外见到的就是玄真,所以大家都忘记了我在别人眼里是隐形的。

以我的修为早已能做到在人前显形,可我并不想那样做。不是没有尝试过,可是当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时,那副被抛弃在乱坟岗的肮脏、残破模样就会出现在眼前,完全不受控制,那种幻觉会让我发狂。而即使我不看镜子,当别的男人看到我,露出那种让我熟悉的色迷迷的表情时,我还是会忍不住想杀人。

玄真师侄再没从闭关里出来,他的大徒弟接下的观主的位置,依然对师父恭恭敬敬,但遇春观上下已经再没有人能看得到我了。

师父在二百三十三岁那年终于羽化,朝夕相处的人忽然就这样消失了,忽然间又变得孤单,一时间还真是不太适应。

我就那么呆呆地守在他坐化的那间厢房里一年多,心里空空的。

“那个……师叔祖,您……您还在吗?”

青鸿战战兢兢的声音让我恢复了神智。

当年被我吓得尿了裤子的小道士如今也三十多岁了,大概是抱着“吓坏一个人好过吓倒所有人”的想法,在“厨房闹鬼事件”发生后,他就被派过来伺候师父……和我。

他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偶尔师父跟我说话或者我端着给师父的食物被他看到,就会立刻全身发抖,亏我每次做点心都会给他备一份。

看着这个总像只小耗子似的草木皆兵的小家伙,我会觉得很奇怪,即使第一次的时候会怕,没道理二十年过去了,还是无法适应吧?或者,他的反应才是正常的?

“师叔祖……师叔祖?”

青鸿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探个脑袋进来四下张望,嘴里还锲而不舍地叫唤着。每次师父不在房里而他又必须进来打扫时,都会这样叫一番,好像这样就可以安心地确认我不在了。其实大多数时候我是在的,就飘在半空看他一丝不苟地擦桌子扫地。

不过今天我没心情,所以随手一挥,将屋里桌子上的一个茶杯翻过来,“啪”地一声敲在桌面上,示意他我还在房内。

他的身子明显地抖了一下,却没有如我预料地那样立刻离开,而是硬着头皮进来了。我站在床边冷冷地看着他朝着桌子鞠躬,小老鼠长胆子了?

“师……师叔祖,我听到掌门师兄跟二师兄、三师兄他们商量,说要收了您。您……您还是快些逃吧!”

看青鸿紧张兮兮的样子,我忽然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玄真师侄不在了以后,遇春观里是一代不如一代。收我?就凭青风他们几个草包的修为?还是他们打算豁出脸面去请人来做?

不过我倒也不恼恨他们,小孩子没见识,稍读了几本书就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了,一口咬定我是师父养的鬼奴,死也不承认我比他们师父的辈分还高。相比之下,倒是青鸿这孩子乖巧,虽然胆子是小了些,总算懂得尊重长辈,一口一个师叔祖叫得从不含糊。

“师叔祖,青鸿知道您不是鬼奴,但师兄他们不听我的,我劝不住他们。”

青鸿还在解释,看来是真的担心我。

“您快走吧,掌门师兄说他已经请了武当山的玄机真人,过几天就到了!”

青鸿还要说话,却听到外面传来叫唤他的声音,他回过头去急急地应了,又转回来冲着桌子那边作了个揖,嘴里说着“师叔祖快走吧”,这才慌忙地跑出去了。

我和师父的小院,除了青鸿,别人是不敢进来的,因为里面“闹鬼”。我眯着眼睛看着青鸿跑到我们小院的门口,等在那里的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的家伙似乎已经不耐烦了,顺手在他背后推了一下,把他推得一个趔趄。

我一直看着他们离开,一甩袖子也走出了小院。青鸿这孩子是个软脾气,好欺负得很,所以观里的人都敢使唤他,也不见他有怨言。穿灰袍,应该是青风的徒弟辈,居然也敢对自己的师叔如此无礼,真是世风日下,今晚去教训教训他吧,他师父不教他,我这个“太师叔祖”教教他什么叫“尊重长辈”。

当晚,一起睡在大房间里的初级入门弟子们被一阵臊臭的东西兜头浇醒,原来是一个家伙犯了夜游症,拎着菜园子施肥用的粪桶正对着同门师兄弟们“浇肥”。可想而知,这人被同门好好地医治了一番,飘在房顶上看着他被围殴,一直阴郁的心情稍微减轻了些。

接下来……就等着看看那个玄机有多少本事吧。

11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