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那男人套好了衣服,来到李甲面前,将蒲扇大的巴掌伸到李甲面前。我从他们的话里已听出是十娘落水,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一头扑进水里寻找起来。

果然如那些人说的,这江面看似平静无波,水下却暗流遍布,我寻了许久也找不到十娘,无奈地从水里钻出,连李甲也不见了踪影。

我在十娘落水的地方守了七天,终于等到了回魂夜。明月当空,无奈月圆人不圆。河岸边,就见一抹窈窕的身影,带着无限的哀怨,摇荡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

“十娘……”

我来到那抹淡青色的身影旁,轻轻开口唤她。十娘怅然地转头,天生丽质的朱颜如今布满哀愁,粉嫩的脸颊早已没了血色,被河水浸泡的头发夹杂着水草,一缕一缕地杂乱地贴在身上,说不出的狼狈。

“蝶舞……”

见到我,十娘蠕动了几下苍白的嘴唇,一脸凄然。

“他真的把我卖了,只为了区区千金,他就背弃与我的海誓山盟,把我卖了!”

两行血泪夺眶而出。若非用情至深,又怎会如此泣血?十娘,红尘太苦啊。

“可惜你没看到,我当着他的面把那些宝贝丢进河里的时候,他那副嘴脸!他捶胸顿足地求我不要再丢了,指天发誓要对我好。可我不信他了,我和那些珠宝一起跳进了江里!江水好冷啊,可我的心更冷……”

忽然,十娘冷笑起来,阴森森的语气和表情,冷冷地盯着在月光下的江水。

“那些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十娘,生死有命,李甲负你,将来自有上天惩罚,你还是安心去吧,将来转世轮回,重新过你的日子。”

我见状,知她定是心有不甘,同我当年的景况一样。只是我运气好,遇到了师父,才没有堕入邪道,如今,自然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十娘遭殃。听了我的话,十娘猛地将头转向我,此刻的十娘再也没了往日的倾国倾城,只剩下满脸的血泪和狰狞。

“安心?我怎能安心!好恨,我好恨!我不甘心,我要报仇!!!”

突然,她十指暴长,直冲我面门刺来。我反射性地用手挡开,同时后退两步躲开了,却没想到她竟紧接着又扑了上来。

“十娘!你疯了吗?是我啊!”

十娘狞笑着继续朝我扑杀,好几次都险些抓到我。

“没错,我知道是你。要不是你,李郎又怎会卖了我?都怪你,都怪你!!!”

我不断躲闪着十娘的攻击,心中不由得悲愤。

爱上李甲是你自己的决定,试探李甲仍是你自己的决定,如今却将过错推到我身上!

虽然是新鬼,十娘因为死时心中有怨气,竟化成了恶鬼,攻击起来招招致命,凶恶得狠。我试了几次对她用师父当年对我施的清心咒,都被她的怨气挡回,最后竟逼得我不得不下重手,抛出灵符将她围困在了三味真火的圈中。

“十娘,我试探李甲是为了谁?这试探他的法子又是谁出的?我早就劝过你要当心,你却一意孤行,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倒要来怨我!”

气愤之下,我对十娘疾言厉色。在火圈中左右冲突不出的十娘终于意识到我们之间实力的悬殊,嘴上却仍不服软:

“若不是你执意要我隐瞒匣子里的财宝,李郎又怎会对那区区千金动心?”

“他若为了那些金银对你另眼相看,又和那些贪图你美色的臭男人又有什么分别?即使有了你那些珠宝,千金无法令他动心,万金呢?十万金呢?如果有人出的价格比你所有的财产都多,你敢保证他不会再卖你一次?”

我毫不留情地反唇相讥,这一次,十娘沉默了。

“蝶舞,我错了。你看在咱们要好的份上,饶我这一次吧。我是因为被那负心人气得失心疯了才对你出手的。”

许久之后,十娘开始求饶。我虽恨她对我迁怒,可看她满脸血泪的样子,想起自己当初的境遇,心中不忍,于是收了法术放她出来。

“你这又何苦,为了那个负心人,把自己弄得无法轮回,要平白多受许多苦。”

“我要去找他。跳下江的那一瞬间,其实我已经后悔了。”

十娘此刻已经收拾了满脸的血泪,恢复了往日的清丽,一脸哀愁地朝我慢慢走来。

“我想当面问问他,是不是也后悔了。我还想问他,到底对我有没有情。”

我见她那样,心里酸酸的,叹了口气,仍想劝她:

“十娘,放下吧。你们现在已经人鬼殊途,即便是去了,他看不到你也听不到你,徒增伤心罢了。”

这时,十娘已慢慢到了我跟前,她拉住我的手哀求:

“蝶舞,你帮帮我。你有法力,一定有办法让李郎能看到我听到我的对不对?”

我摇摇头,唯一可以让鬼不经过修炼而能在人前显形的方法,就是将之制作成没有自己意志,受主人操纵的鬼奴。

“十娘,不要再执着了,我送你入轮回可好?”

我试图说服十娘,却见她脸色忽然一变,刹那间,烧灼一般的疼痛由胸口蔓延开,我低下头,那曾经拨弄琴弦的纤纤玉指,如今实实在在地插在我身体里。

原本,身为人的十娘是碰不到我的,可如今她做了鬼,却能伤我。我不会流血,可那疼还是感觉得到的。

“把你的心给我,把你的心给我!”

十娘疯狂地大笑着。

“书上都是这么说的,吃了法力高强的妖精的心脏就能得到全部的法力!我要去报仇!我要把你们都杀了!”

插入我胸口的手还想再往里探,却被我猛地抓住了。

“十娘,我早就跟你说过,书上的东西不可尽信。状元与花魁的忠贞情意是假的,那些个神鬼志怪也不全作准。”

我盯着十娘吃惊的脸,露出冷笑。

死去的鬼魂不具备形体,又怎么会拥有血肉和心脏呢?

双手牢牢抓住十娘的手腕,我念诵出开启轮回道的咒语。随着我的声音,十娘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越来越大。十娘感觉到了身后的异常,猛地回头,顿时一脸的惊恐。

“你要干什么?蝶舞,你要杀我吗?”

“你已经死了,十娘。我要送你入轮回。”

“不!不要!我还没有报仇!我不要去投胎!”

十娘挣扎着想逃走,却无奈被我抓牢了手,只能声嘶力竭地朝我吼叫。我再看她一眼,扭曲的面孔让人心寒。

“既然已经寿尽,再滞留人世也无益,十娘,你上路吧。”

说完,我双手一用力,猛地一抽,生生将十娘的手从我胸口抽出,朝那已经扩大得一人多高的漩涡推去。

十娘被那漩涡迅速包裹住,仍在不甘心地嚎叫着,但却无可奈何,拼命挣扎着,被漩涡一点一点吞噬了。

“不要……救我……救……”

黑色的漩涡一边吞噬着十娘,一边缩小,十娘的声音也逐渐减弱,最终和漩涡一起消失。我伫立在空旷的岸边良久,直到天色渐渐转亮,才乘着风飞起来。

又是一个月圆的晚上,我轻轻地降落在李府的宅院内,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酣睡中的李甲。看着那躺在高床软枕上白面书生,十娘青白的面孔浮现眼前。

咬咬牙,我两指并拢在李甲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很快,那男人便开始冒冷汗,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嘴里喃喃地呻吟:

“十娘……不要……饶命……”

我冷冷地看他被噩梦折磨,却无法醒来,转身出了屋子。来到院子里,仰头看看满天星斗,我忽然发觉,天下之大,竟没有我可去之处。

罢了,再找个地方闭关去吧。

6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