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这份文件复印三份,一份交部长,一份还给我,剩下一份送到楼下设计部,要快。”

一份东西“啪”地丢在我面前,正打在我拿着鼠标的手上,硬塑料的文件夹打得我很疼。

扭头,就看到安妮站在我的桌子前一脸嚣张。

有没有搞错?我是部长的秘书,不是勤杂工,凭什么我帮你复印送文件?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对我了。人总是这样,柿子捡软的捏,现在只有这个女人还是经常针对我。

还有将近一个小时才是午饭时间,而我已经没有什么工作要赶了,既然如此……

我拿起那个文件夹朝外走,安妮得意地在我后面补充:

“动作快些,这份文件很重要!”

我也不理她,不紧不慢地绕到文印室。

新换的复印机我还真是不太会用,正好有个小技术员也在那里,这小伙子长相普通,性格也老实,不过为人真是不错,不仅帮我把文件印得好好的,还主动提出帮我送回去。我欣然同意,告诉他我的办公室位置叫他交给安妮之后,自己一步三晃地捻着一份文件进了设计部,完成了我的使命。

“真服了你了,上班上得跟逛街那么悠闲。”

罗李从我手里接过文件,爽朗的一笑。他是除了恬佳,我在设计部唯一认识的人了,是个不错的人,就是有些八卦,公司里的大小事情问他准没错。

“哪儿有!逛街的话我会积极得多。”

朝他眨眨眼,我转身“逛”到恬佳的位置上把她拖走。

“吃饭,吃饭!我饿了!”

原本期待的一顿午餐吃得我索然无味,恬佳居然也开始学人家减肥了,自己不吃,也不准我好好吃,不仅一个荤菜也不要,素菜也都少油少盐,寡淡无味!

回办公室的路上正巧又碰到那个小技术员,他看到我挺高兴,咧嘴一笑:

“嗨,你的文件我帮你送过去了,不过你的那些同事都好忙啊,我叫了好几声也没人理我,我就直接放那个名牌上写着“安妮”的桌上了。”

“辛苦了,谢谢啊。”

我也朝他一笑。小伙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摸摸头转身跑开了。

刚走进办公室,就见安妮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一副要吃人的架势:

“我不是告诉你了,那文件很急?你居然到现在也不给我送来!耽误了事情,你要负责!”

其他人听到她的叫喊,都停下来看向我们这边。我瞥了安妮一眼,径直走到她办公桌前,用下巴朝她桌上的一份文件夹指了指:

“先看看这是什么再朝我叫。文件午休前就放在你桌子上了,你自己没看见,可怨不得我。”

安妮愤愤地打开文件夹,随即脸色变得五彩缤纷。

“那你也应该在拿过来后告诉我一声!”

“你弄清楚自己是谁没有?我是部长的秘书,可不是你的秘书,哪条章程规定我要替你跑腿复印然后通知你了?做人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否则什么时候摔死了都不知道!”

拖着长长的尾音,我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桌,身后很响的“呯”的一声,好像是文件夹砸在桌面上的声音。忽然间,我原本因为那顿淡而无味的午餐而低落的心情又重新飞扬了起来。

心情好不能当饭吃,下午上班的时间还没过一半,我就又觉得饿了。拉开抽屉,才想起来里面没有零食了,撇撇嘴,我将抽屉推上。没了就不吃了吧,其实对我来说,与其说是饿,倒不如说是馋。

“噘什么嘴啊?你可把安妮气的脸都绿了,怎么倒好像受了委屈似的?”

我抬头,就看到张一鹏侧身倚在我的桌前,一只手支在桌面上,倾着身子对我笑。

这人是三个月前跳槽到这里来的,长相不赖,工作能力也强,他的到来,让原本稳占部门男性业绩和人气并列第一的宋伟受到了强大的冲击,如今两人之间的竞争相当激烈。

原本,宋伟还凭借有个市场部之花的女朋友安妮胜张一鹏一筹,可前阵子张一鹏不知怎么,居然对一向最不屑花花公子的恬佳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因此又把宋伟的风头压下去了,而恬佳减肥的原因,也正是为了这张桃花脸。

“我当然委屈了,有人中了邪要减肥,连带我也不能吃饱饭呢!那人就在楼下设计部,听说还是你女朋友。”

我没好气地对张一鹏说。这家伙,根本是个彻头彻尾的花花公子,对付女人的手段多如繁星,一向强势的恬佳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我说呢,原来是没吃饱啊。等着!”

张一鹏朝我潇洒地一笑,转身朝他自己的办公桌走去,很快又转了回来,递给我一个东西。我接过来一看,是个相当漂亮的小盒子,打开来,一排精致的巧克力镶嵌在格子内,造型各异,一看就很有档次。

“这是一个朋友出国带回来的,瑞士的手工巧克力,给你吧。”

我心里嗤之以鼻,肯定又是哪个女人讨好他的。不就是借花献佛吗?不吃白不吃。

捻起一颗放进口里,巧克力特有的香味立刻充满口腔,淡淡的苦味刺激着味蕾,随即,一股软滑的细流溢出,带着榛子的香醇味道,如丝缎般细腻柔软。闭着眼细细体会着巧克力美妙的口感,直到口中的滋味消失,我才睁开眼,立刻近距离看到张一鹏的脸,吓我一跳。

“光看你吃东西的样子都是一种享受。”

张一鹏露出笑容,这种笑容我太熟悉了——调情,挑逗,引诱。

忽然间,我的胃口全无,嘴里泛起酸涩的味道。正巧张一鹏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他转身接手机,我则顺势放下手中的巧克力,打开一份文件装模作样地工作。

晚上快下班的时候,接到恬佳的电话。难得啊,自从和张一鹏恋爱起,她很少主动找我,标准的见色忘友。

恬佳约我去逛街购物,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做,自然应允。来到购物中心,我提议先去顶层的美食广场吃饭,却被恬佳坚定地拒绝了:

“我现在不能吃晚饭的,你先陪我逛吧,逛完之后回家,你自己想怎么吃都行。”

恬佳双手合十竖在嘴前方,可怜巴巴的样子看得我牙痒痒。

“唉!服了你了,快走快走,你到底要买什么,赶快!”

恬佳其实没有特定的目标,她的要求就是所有能让她看起来“更有女人味儿”的衣服、饰品和化妆品,不用说,又是为了张一鹏。

“恬佳,张一鹏交往过的女人似乎挺多的哦?”

“你什么意思?”

恬佳一听我的话,立刻满脸的警惕,死死盯着我。

“没啦,我只是想提醒你,他过去也算是个花花公子了,所以你小心一点。”

我被恬佳那如同捍卫自己领地的母兽般的样子吓了一跳,只好尽量委婉地表达出自己的担忧。

“很少有人能在第一次就遇到自己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他也不例外。他说过我是他生命中的唯一,我愿意相信他。”

恬佳转过脸去摆弄货架上的衣服样品,口气强硬。

我见状叹了口气,感情上的事最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一旦栽进去了,就什么也听不进去了。虽然如此,我还是忍不住想要提醒恬佳:

“如果这样最好不过。我只是希望你警惕一点儿,我不希望看到你受伤害。”

“你不要因为宋伟不要你的就把所有的男人都当成负心汉!”

恬佳忽然转头面对我,厉声尖叫。她尖锐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我也愣住了,没想到恬佳会说出这样揭人就疮疤的话。她话说出口,自己也后悔了,一时间似乎也不知如何是好。我忽然有些生气,转身出了那家店,恬佳忙跟着我出去。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沉默着走了一会儿,恬佳好像下定决心似的扑上来拉住我的手: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说,一鹏跟宋伟不一样,他不是宋伟那种烂人。”

见我不吭声,她又接着说。

“宋伟那种男人,不要才对,你看,你现在多好?跟脱胎换骨似的。多少男同事私下里说,以前居然没注意你真是瞎了眼呢!别生我气了,我请你吃晚饭,现在就去,原谅我啦——”

恬佳见我还不说话,索性拉起我的手开始撒娇。我瞪了她一会儿,终于还是泄了气,一甩头,拉着她朝着通向美食广场的电梯走去。

晚上回到家,我顺手把手中的购物袋扔在沙发上。狠狠敲诈了恬佳一顿大餐后,我们又逛了很久,除了帮她选衣服,我自己也忍不住买了些。

环视了一下这间房,住了几个月了,越发感觉不喜欢起来。之前因为要适应这里的生活,一直也没顾得上,而今天恬佳说的话更坚定了我的决心,一定要搬家。

洗澡出来,打开的电视,里面正播着电影,讲的是披着画出的美丽人皮的女鬼的故事。屏幕里的女鬼正小心描画着,旁边的镜子里映出一张可怖的鬼脸。视线从电视转到墙角立着的穿衣镜,镜子里清秀的女人穿着真丝睡衣,紫色的丝缎镶着蕾丝花边,低开的领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居然也流露出性感而妩媚的风情。

我不由得冷笑,镜中的脸便也跟着微微扬起嘴角,竟有透出另一种妖异的感觉。占了别人的皮囊,也算是画皮了吧?

18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