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既然是讲故事,那么,一切就都得从最初的零点展开。

我叫李默芸,出生在天津市郊的一个小镇里。据说,当年这个名字,还是从南方来的外婆,介绍了位算命先生给我起的。桃李之家,杜黙为诗,舍己芸人,大致就是这名字的本意。

母亲曾跟我讲,这名字,在我来到这个世界前,便已由他们全都定好了。即使在那时,他们并不知道我是女孩,还是男孩。他们也觉得,这个名字,男女皆宜。

全家人都盼望着,每日每夜渴求着。他们企盼我的降生,能够给他们带去新的希望。

当然,我顺利地来到了这个世界,没有让母亲承受很多肉体上的痛楚。

只是……我听不见。

长辈们后来告诉我,在一开始,不知医生那里出了什么差错。谁都没有及时发现我的这一问题。是等到了全家人欢天喜地,在将我从医院抱回家的路上,我的父亲,母亲,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我,我却仿佛被人捂住了耳朵,直到他们拍我才会有反应时,他们才意识到,这个残酷的现状。

本应直接开回家的汽车,掉头回到了医院。又经历完医生的一番折腾,母亲几度情绪濒临崩溃的疯狂后,全家人,还有那时并不懂事的我,都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结局。

所以从那时起,很长一段时间内,年龄尚小的我,对周遭的寂静,再熟悉不过了。在我模糊的印象里,当时的我,似乎并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反正这个世界本就如此,不会让我产生别样的伤感与忧愁。

然而,幼年的我,记忆里却已不存在‘父亲’这个概念。当我能够下地走路,并磕磕绊绊地开始学习写字识字开始,整个家里,似乎就只剩下了我,母亲和外婆。母亲当时给了我一支笔,一张纸,一本幼儿识字书。翻开书的第一页,她指着一副奶瓶的图画,又拿来了我平时喝乳粉的奶瓶,在我眼前晃了晃后,拿起铅笔,在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下了‘奶瓶’二字。

年幼的小孩,都很有灵性。那时的我自然也不例外,接过母亲递来的笔,模仿着母亲的字迹,歪歪斜斜地跟着写下了一个‘奶瓶’。

在这之后,母亲把奶瓶递给了我。而我从此也明白了,如果我以后想要什么东西,不用再张牙舞爪地四处比划,只用拿笔,在纸上写出来,就够了。

【更多内容请前往原网站收看】当你孤单时(燕南黎昕)-现代言情

21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