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阵局促的门铃声把我给惊醒了,才发现已经11点多了,我有些头重的起身开门,看见凌寒有些焦躁的眼睛。

“电话不接,也没上班,你不知道我会担心么?”这是什么意思,他担心太无聊没人给他解闷。

“要是你是无聊,可以去旅旅游!去登登山,实在没必要在我家门口这么折腾我的门铃,它质量不太好。”我扶着头沓拉着眼皮的看着他。

“为什么你会总结出我是无聊才来找你?”陵寒半笑的用头靠在门边并没有想要进屋的打算。

“你看,我和你见的这几面,你的表情都在说这个女人真是太有趣了,而且从头到尾的你和我说的话都是在戏弄我。”以前在酒吧打工的时候一个比我大的调酒师跟我说过“有钱的人都无聊,无聊的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说这是他在酒吧上了这么多年班总结出的道理。

“嗯,看来你挺了解我。”

“可是今天我不舒服,不能奉陪。”都说心情不好,抵抗力也会跟着降低,半夜醒来给月亮头烧去了我最近的照片,还被病毒给侵袭了,早上发着高烧的我给老黄打了电话请了假,这老者还说晚上必须去一趟,说什么大老板要来。

“看出来了,把医生给你带来了。”他说这话的时候,从他身后冒出了一个头,反戴着鸭舌帽,口里嚼着口香糖,月牙一样的眼睛眯笑着朝我眨了一下,这不是昨天的那个嘻哈男么?

“别堵着门了,看你快要昏倒的样子,老寒都要哭了。”嘻哈男推开半掩的门,一手扶着我坐到了沙发上。

“他是医生?”我惊讶着这么一副不正经模样的人也能是医生,我用十分怀疑的姿态看向站在一旁到处观望我屋子的凌寒提问。

“牛津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最近研究的生物基因免疫系统移植的课题很有显著成果,被世界医学界追捧的宠儿,是目前M市医学院的特聘教学教授,颐奈欢是也!”嘻哈男自说自话的介绍着自己。

“其实哈,我就一小感冒,没必要这么个教授亲自上门来看病,吃点药就好了。”我被他这么闪耀的简历给吓着了!

凌寒没有理会我刚刚说的话,手扶了扶我挂在墙上的照片,用食指点了点太阳穴,然后回过头来看了看嘻哈男,径直走过来一把抱起我在我耳边轻声说“你这里装修质量太差,不过嘛小装饰还不错,这房子里就你比较好。”他这一连贯行云流水的动作却是把我弄得不知所措。

“其实,你不必想太多,只是看你的确没力气陪我解闷,想让你养足精神陪我逗乐而已。”把我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后他看着呆若木鸡的我,用手戳了戳我的眉心。

“看来你的确是病得不轻。”见我没什么反应,他又补了一句。

“真是谢谢你哈!”我半天回过神来,才发现我又被他戏弄了,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

“没什么大事,就发烧消耗大了点,体质比较虚,喝点淡盐水,吃点药,多休息就行了。对了,你今天就不用去上班了,我已经和老黄说了。”嘻哈男收起听诊器,朝我眨了下眼睛。

“你们去我上班的地方了?你怎么知道老黄?”

“你智商确实不行,老寒你确定是她了?”

“你的也比她多不了,我不是也没嫌弃。”凌寒在我书桌上不停的捣腾我的素描本。

“你们俩什么意思?”对于他们的对话我是无比的困惑。

“我还有事,你们聊吧!拜了,小美女。”嘻哈男冲我挥了挥手道别。

“你不走?”

“我无聊!”

“那您随便逛,我要歇一歇……” 好吧无赖我是见多了,这么无赖的我是真没办法了。我是真的困了,眼皮不停的上下交错,管不了他了,模模糊糊的我梦见了我老头刚把我带回家的时候,说是家吧!也就一临时住的地方,就二十来平米的地方推满了各式各样的电脑和设备,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拆吧!”这就是我一出孤儿院的第一件事就是拆和装电脑,老头给我的解释是在21世纪当小偷不容易,考的都是脑力活。

“别抓我老头,老头……”梦中惊醒的我,头上冒了汗珠,没想到在梦里我还那么大声的拉扯警察,那时候老头被抓的我也只是默默的站着门边看着,老头被抓出家的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你这样冷静其实挺好!”。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是想告诉我我这人比较冷血么。我看看窗外天都已经黑下来,客厅里穿来乒乒乓乓的声音,还飘散了一股子烟火味,怎么回事?谁在倒弄我厨房。我扶着我那不太清醒的头走到了客厅,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我那不到40平的客厅,陵寒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然后另一头隔出来的厨房挤满了穿着白袍的人正上演着一出“舌尖上的美味”。

“你醒了?”凌寒放下手中的书看着我。

“我还以为这不是我客厅!”我呆若木鸡的望着那一张小小的木桌上推满了我叫不出名字的美食。

“陵总,晚餐都已经准备好了,您看您是想先吃甜点还是先吃主餐。”站在沙发旁边带着金丝眼镜的斯文男恭敬的问着陵寒。

“你们先出去吧!”听见凌寒这么一说斯文男和穿着白袍的人迅速的撤离了我的房子。

“你这个样子我好像可以理解为很感动?嗯,不烧了!”凌寒走到我面前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说,其实我们萍水相逢,你这么大手笔我很不好意思!”我眼睛盯着那一桌美食,脚也自顾自的走到了桌前准备尝一尝。

“是么!让你喝碗粥都不好意思,你脸皮真薄。”陵寒指了指旮旯里的素蛋粥。

“你是故意的吧!”我咬牙切齿的鼓捣着面前的素粥,看着他用他修长的手指摆弄了刀叉吃着桌上的饕餮美味,感觉这人是有病。

“没错。”

……………………………

“你还不回去?”吃完饭,我看凌寒还是幽然的做在沙发上看着那本没看完的书,径直的切入主题。

“你喜欢看这样的书?”他合上书看着我,我看了一下书的名字是门罗的《亲爱的生活》。

“就平时无聊翻一翻。”

“你喜欢里面的哪一个故事?”

“谈不上喜欢吧!她写的故事都有悲性色彩,不过那篇“湖景在望”挺有意思,我想如果我老了也许也会住在那样一个地方,也会做着相同却又不同的梦吧!”我回想着那篇故事,想着白发苍苍的自己。

“你总能得出一些奇怪的结论。”

“好了,我还生着病,你看是不是可以别在打扰我,让我休息了呢!”他低头看了看手表,点了点头站起身轻声的在我耳边说了句“我觉得缘分这东西很奇妙!”。“还有就是明天到公司设计部报道,老黄那儿颐奈欢已经说过了。”说完关上门消失在我眼前,弄得我莫名其妙,意思是老黄说的老板是那个不正经医生,然后不正经医生把我开除了!不对,他为什么要把我开除?

 

M市的城郊银灰色的月光铺泄下来静谧而美好,白色悍马的越野车行驶在一处私人的别墅区,这是全市最大的一处别墅区,悍马车穿过一小片树林和湿地停在了满是梧桐叶的一栋别墅前,别墅是复古的欧式风格看上去很陈旧但又透露着威严。凌寒从车里下来看着这栋老房子,是父亲在世时居住的,里面对他来说却是没有回忆的不怎么熟悉的。

“你终于回来了!还以为你今天要外宿。”颐奈欢依旧带着鸭舌帽在这空旷的大厅的皮革沙发里窝着喝88年的拉菲,想着这红酒的回味没有自家酒庄的口感好。

“我又不是你!”凌寒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像一个王者,颐奈欢觉得凌寒无时无刻都给他一种压迫感,可是这样的感觉他觉得很好。

“来一盘!”颐奈欢指了指水晶桌上的皇后棋。

“怎么还没输够!”凌寒举着手里的酒晃了晃。

“这么久都没看你这么用心逗个女生,你这是动心啦?看不出来你还有念童癖?”颐奈欢把鸭舌帽摘了放在手里把玩,显得漫不经心。

“你哪只眼睛看她未成年?”

“两只眼睛都看见她身材未成年。”

“你应该研究一下大象?”

“怎么说?”

“你可以研究如何将大象的DNA嫁接到人类身上!”

“咳咳咳……”

“还有以后少喝点酒,不仅浪费还对你脑子不好!”说完凌寒微闵嘴唇上了楼后面传来的是颐奈欢的声音“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陵寒用毛巾檫着满头的水珠,他如羽的睫毛下似墨般的眼球望着大大落地窗前的凝霜月色,想起和叶采薇相遇的状况,那是自己刚刚接手公司没多久,下面的子公司总经理卷款私逃,他急忙从新加坡赶回来处理。在公安局里报案的时候又遇到了她,她坐在拘留的房间里,长高了一点头发长了一点,但看上去很消瘦而且很憔悴,眼神里充满了空洞的颜色,给他一种生无可恋的悲哀。他通过各种渠道把她保释出来,看她从公安局里出来本来是想打趣她一下,可是看见她的模样也没了打趣的心情。她的嘴角有淤青,眼角也是淤青的,身上有很多地方都是烧灼成的伤痕夹杂着密密的小水泡,他不知道她是怎么让自己变成这样一幅模样的。

“谢谢你,我的救命之恩就当你还清了。”她的声音细细的没了当初的活泼,她好像很努力的在表示着自己没事的样子,看她急于离开却似乎已经用尽力气的模样他上前很小心的扶住她。

“你这个样子不痛?”他的语气有些凶狠,他问她的时候都被自己的话怔住了,什么时候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情绪波澜。

她可能没想到自己的话语会这么强硬,抬头看着他,眼神里没有迷茫然后说“你的一生中会不会出现这样一个人,让你年年岁岁如一日,岁岁年年似今朝的念念不忘。就是遇到过,便不相忘。那时候我真的是这样想的,可是我现在后悔了,是不是不行了?” 他那时很认真的思考过这段话,可终究没有得出一个结论,唯一让他觉得疑惑的事,她这么个青葱年纪的小鬼怎么会这样老成。没等他回答,她已经晕厥在他的怀里。

现在想来彼时她说的道理现在他好像也明白了,年年岁岁如一日,岁岁年年似今朝的不忘怀!

 

13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