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机场出发大厅永远都有让人不真切的声响,光可鉴人的地面砖映着玻璃墙面外难得澄澈的天空,仿佛能让人心胸都宽阔起来。墨卿修礼貌性的对操作台后的地勤人员点点头,拿着登机牌和陶国忠一同走向贵宾安检口。两人一路无话,直到在安检口前站定,他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到陶国忠面前:“伯父,家里那边事忙,如果邱宸有什么做的不好或者人手不够,您直接打给我,我再派其他人过去。”

“啊?不能,小邱可尽心了。”陶国忠赶忙摆手:“多亏你让他和麒泓来帮忙安排,不然她姥姥这病还不定咋地呢。”他顿了顿,有些不放心的又嘱咐道:“她姥姥病了这事儿你别吱声啊……要不她心里该难受了。”

“好,请您和伯母放心。”他点头应下,继续说:“兰笙不方便在这里露面,只能送您到停车场,还请您不要介意。”

陶国忠抬头看看他,没说话。

在陶国忠心里,自家闺女一直跟别人家孩子没啥两路。都是趁年轻在外地闯荡,只不过闺女的工作更累,赚得更多。现在闺女出了事儿,肯出钱给治的就算是厚道老板了。至于被辞,那不过是一早一晚的事,这就跟没哪家餐馆能让个瘸子当跑堂一样。可这小伙儿实在是厚道大发了,不但给闺女安排了一堆专家,连待自己也没半点不耐烦,甚至还连家里都照顾到了。

这……大概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吧?

他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对方还是和早上见面的时候一样,脸上的笑就跟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一样。他不由在心里扒拉起了手指头,不知道该不该把话挑明,但人家的心思要真像他想的那样,自己还不如给人个痛快。

“老五——”陶国忠说:“你是老七那丫头他哥,我也不拿你当外人,这总那总的叫着累得慌,我就管你叫老五得了。”

“好,您说。”

“其实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他说:“咱家小丫心大,这么多年,她在你那儿上班儿,也没少叫你们操心。我这当爹的替她谢谢你们。这把出事儿,不是公司的毛病,纯属她点儿背。公司要是开了她,我没意见,也不能让家里人来闹,你不用格外安排啥。”

墨卿修看着面前的长辈,很是沉默了一下。

身边时来往来去匆匆的旅客,有人提着行李,有人在讲电话,还有情侣旁若无人的含泪拥吻。过了许久,他才说:“伯父,大概是之前我和雪池的走动太少,这才让您误会,我来送您只是出于对您和雪池个人的尊敬。”

“雪池为人敦厚质朴,这和您对她的教育有直接关系。于私,老七身边有这样的朋友,我作为她哥哥感到很放心;于公,能跟雪池有合作是集团的荣幸。”他说:“至于合约的事情,从个人角度,当初签下雪池时我对老七承诺过,只要集团有我的位子就有雪池的位子。从集团角度,我向雪池这些年作出的贡献保证,除非她当面、亲口向董事会全体成员提出解约,否则集团绝不在任何时候放弃她。”

航站楼外,盛夏午后的阳光应和着闷热潮湿的空气,将人的骨头闷的发酥,唯有车内的冷气能给人带来一丝清凉。兰笙坐在驾驶座上玩手机。身侧的车窗玻璃被敲了两下,他本能的把耷拉到鼻尖的墨镜带回去,看清来人后才大咧咧的按下车窗:“上车吧。”

墨卿修不吃这套,直接坐进了后座:“你下去。小白来开。”

被忽略了许久的小白闻言陡然重整精神,立马打开车门准备重返驾驶座。兰笙看着她那副兴奋劲儿,心中嫌弃溢于言表。

一直以来他和陶雪池的助理名义上是助理,但领的是经纪人的薪资,干的也是经纪人的活儿,手下没别的艺人只专心为他们打理资源。他原本的助理袁松是个名利场老油条,无论商业代言还是进组拍摄,他几番游走活动下来就让各方利益达到基本平衡。反观现在这位接任人——叫什么小宅是吧?看她那个样子,老实的好想你不欺负她两下都对不起人性那点中与生俱来的阴暗面。让她开个车都能兴奋成这德性,怂颠颠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在这么个弱肉强食的圈子里怎么抢资源?

想到这儿,兰笙不禁对自己未来一段时间的演艺生涯惆怅起来,而惆怅的人表情总是不大欢愉的。他臭着脸下了车,刚打开后座车门就到听不远处一阵尖叫。

“啊——!兰笙——!兰笙!!!”

高照的艳阳下,两个年轻姑娘打停车场西头一脸兴奋地跑过来,又在几步之外颇为忌惮的停住。停住之后,她们口中还不停尖叫着:“啊!兰笙!好帅啊!好帅!啊——兰笙!”

这种场景他早见怪不怪,此刻他却没心情应对。他满心烦闷的坐进后座,砰一声关上了车门。可那两个姑娘还没从这次偶遇中回过神来,依旧蹦蹦跳跳的兀自惊叫着。

车子平顺的由停车场驶上机场高速,窗外景致快速而平稳的倒退,墨卿修看了一眼那山丘:“今天剧组那边调查结束了,你明天回片场复工。”

兰笙正对着后视镜用眼神嫌弃自己的新助理,闻言干脆的甩出两个字:“不去。”

“也行,只是不好玩了。”

“……你想怎么玩儿?”

“你们这次接这部戏的客串既然是为了还导演一个人情,那就一次还完。”墨卿修说:“我们先仁至义尽,后面才好再有操作。”

“你想怎么操作?”

“这要看他们怎么甩锅。”

“你知道他们会甩锅?”

“呵……”墨卿修笑了一声:“因为这锅他们背不起。”

兰笙想了想,痛快地点头:“好啊。我等着他们甩锅。”

“陶雪池情况稳定后会转院回麓林。这段时间你不许碰微博。”墨卿修说着,见他又竖起了眉毛,他淡淡补充:“等甩锅,别惹事。”

“……老狐狸成精,狐狸精!”

“谢谢。”

“……”一击不中,兰笙再接再厉:“无肾男!”

墨卿修没理他,只是看向前方开车的人,眼中的笑意越发和煦:“小白,这段时间‘好好’照顾兰笙。”

小白应着,瞥了一眼后视镜,顿时脊背一凉。

根据她与周仪厮混多时得来的一手情报,大老板笑成这样就代表有人要倒霉。思及此,她赶忙挺起胸脯严肃保证道:“墨总放心!我一定看住笙哥不让他惹事儿!”

“拍的真够响的,看着就是个A杯,也不怕拍成负值。”兰笙对她这幅拍马屁的嘴脸更加看不上,白了她一眼,顿了顿,说:“我说小宅啊,你的毕生志愿就是当个摄像头监控别人?”

“……笙哥,我姓白……”

“哦,太棒了!你是我认识的第七个小白,”他冷笑一声:“我还认识四个老白,改天介绍你们认识一下,正好凑三桌麻将。”

“……好啊,十二个人四桌斗地主也行……”

小白当做玩笑随口应着,刚说完就听见后座的大老板笑了一声。她心头一松,直觉得能惹得大老板龙颜大悦也算功德一桩。想到这里,她小心的从后视镜瞄过去,正遇上新领导翻出的那个大大的白眼。

她识相的没再说话,心里却忍不住一阵赞叹。

影帝就是影帝,关于“嫌弃”的情绪表达真得好强烈!

不过他到底在嫌弃我什么呢?

小白很疑惑,不过半个月后她就不疑惑了。因为她发现相比对待别人而言,兰笙对自己的态度简直算是如沐春风。

一条拍摄结束,导演喊卡,总制片热络地冲兰笙微笑:“兰笙啊,恭喜你杀青了!”

兰笙看都没看他,留下一句“呵呵”,翻着白眼飘走了。制片也习惯了他复工半个月来的横眉冷对,故作淡定的对他的背影摆摆手:“啊……我还盯拍摄呢,你们喝,你们喝……”

七月下旬的松江已经进入到一年中最闷热的时节,小白顶着轮大太阳站在剧组拉出的警戒线外,守着一车冰奶茶和粉丝说话:“笙哥这两天不太舒服,不能跟大家合影,抱歉啊……他知道大家探班辛苦,特地帮大家叫了奶茶,大家别客气啊……”

兰笙恰在此时经过,将她的话听了个周全。他脚步顿了顿,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在粉丝此起彼伏的中尖叫嗤笑一声:“虚伪的摄像头。”

小白:“……”

同剧组的演员蒋疏晴和兰笙私交不错,此刻她刚从小白车里顺了杯冰奶茶靠在一旁嘬着解暑。见这情形她假作嬉笑的在他后背拍了一把,搭着他的肩膀将他拉进了一旁的化妆间。

化妆间里没人,化妆镜旁的灯光将整个房间点缀的明亮通透,也将房间的空气里烘的异常的热。兰笙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松江七月的晴天已经让里面的衬衫和西装马甲彻底被汗水濡湿,大片的汗渍将铁灰色的西装马甲洇湿成黑色,但他的脸色却比那布料还要阴。

爆炸发生后剧组制片方第一时间站出来表示会给陶雪池和墨华公司一个交代。可直到现在,所有人都对陶雪池受伤的事闭口不谈,大有揭过这页的架势。而他回到剧组复工的这半个月,大家对他的殷勤也比之前更甚,嘘寒问暖送吃送喝,笑容讨好的几乎都能拧出水来,究其原因也不过是既背不起责任又不想在陶雪池负伤后再得罪他,彻底断了跟墨华合作的可能。

罩了将近十年的小妹被人欺负成这样,当大哥的自然不爽到了极致。他一股闷气郁结在心里,又因为跟墨五的约定还不能撒出来,想让他在戏外不冷脸简直就是做梦。

蒋疏晴靠在梳妆台前给自己点了根烟,青白色的烟雾随着略显沙哑的声音飘在空气里:“哎,你摆个臭脸给谁看啊?”

“呵呵。”

“哎呦?你还跟我吊小脸子?没挨过打是吧?”

她说着把奶茶杯往桌上一墩,垫着脚就去勾他的脖子。红红烟头在脸旁乱晃,兰笙整个人都绷了起来:“别闹!”

她也发觉了自己动作中的危险,有些悻悻的松手:“其实我知道你不满意什么,说真的,我也不满意。雪池这事儿过去半个多月了,这边一直没给说法,挺不地道的。但你助理没错啊,你难为人家小姑娘干嘛?”

“一杯奶茶就能被她收买,你节操呢?”

“你跟我提节操?”她白他一眼:“你天天冷声冷气的,整个剧组都跟着降温。是,你什么都不怕,谁也动不了你。可要不是为了你的业内口碑,你当小白愿意替你擦屁股补人际关系?再说那个刘泠衫,她可是朱导重点要捧的小花儿,你瞧她天天对你那个殷勤,傻子都能看出她对你有意思。你就是不喜欢也别……”

“她对我有意思?”兰笙冷笑一声:“大晴儿,圈儿里混了这么多年,你人再实诚也是个心里有数的人。刘泠衫手段干不干净且不提,今儿这话我放这儿,这部戏她演女二,下部戏就能撬你的女一。你说她对我有意思,不如说是有人忌惮墨华和林安对资源的掌握力度,看我在墨华和林安多少都说得上点话,他们拉拢我是希望将来甩锅的时候我能不让这两家深究。刘泠衫不过就是他们冲我甩的糖衣炮弹,你当我傻的,送上门给人玩儿仙人跳?”

11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