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16

到晚上小溪的男朋友来找她,就此就散了,不过陈璐很快又追上我。

“去后海玩吗?”她问。

“怎么?你还真心里不痛快啊?”我挽着她的胳膊。

“这你都知道?”

“废话,我是谁啊。”我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我们在一个慢摇酒吧坐下,里面的烟雾弥漫,空气里面都透着暧昧的气味。

“怎么了你?”我示意她碰杯。

“嗨,还不是那可恶的杨超。”她使劲和我碰了碰。

杨超是陈璐的男朋友,俩人好了3年,也打了3年,什么鸡毛蒜皮都打,回回打的要死要活的,但是没一会就又好了,基本上全是为了钱,我们都习惯了。

“说吧,这回又是什么?”我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嗑爆米花。

“我怀疑丫有新的蜜了。”陈璐的脸突然的靠过来。

“靠,你开玩笑呢吧?”这事我是绝对的不信,就他杨超那副老实样子能恨死你,三脚踢不出个屁,每天就除了看书就没别的了,和女的说话就脸红,看见流氓就害怕,简直一无是处,不过我曾经问过陈璐干嘛找他,人当时就一回答,老实。

“真的,他最近鬼鬼祟祟的,老是偷偷地看手机。”对于我的嘲笑她有点怒。

“这不快你生日了吗,没准偷着买礼物呢。”我赶紧拣点好猜测告诉她。

“真的?”陈璐的脸色缓了不少。

“嘿,那不是你哥吗?”她发现了新大陆。

“苍天啊,我没瞎吧?”我发现沈浪最近能耐了,现在正抱着一姑娘美呢。

“咱过去呗?”陈璐问的时候我正忙着找数码相机。

“你干嘛呢?”她用手摸摸我的额头。

“去!我有用!”我扒开她的手对焦距,开闪光灯,对着这对野鸳鸯拍了个遍。

17

“小鱼回来了啊。”回家的时候我爸妈还没睡。

“啊,小月姐也在啊?”我站在门口脱鞋,看见沙发上的人就打了个招呼。

她叫安月,我未来的嫂子,沈浪的女朋友。

打小就是和我哥一起长大的,穿开裆裤的交情,先是暗恋沈浪多年,后在两家父母的帮助下达成心愿,不过我总觉得跟童养媳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年纪差距不大。

现在我有点可怜她,如果她看见我相机里面的照片,当时就得气背过去。

“啊……”早上起床的时候我特意留意一下门口,安月的鞋还在,看来又睡我家了,估计现在在厨房做早点呢,她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就天天住我家,俨然就是一儿媳妇了,小的时候我还纳闷呢,干嘛老往我家跑,自己家没床啊,不过我现在是完全明白了。

“早,小鱼。”我哥正对着镜子系领带呢。

“恩,你昨天晚上那玩去了?小月姐姐可等你半天。”我靠在门上对他笑,笑得他只起鸡皮疙瘩,我看见了,一头一脸都是。

“我,我,我昨天,昨天,天,陪客户。”他开始结巴了。

“哦!客户啊,不过我不大喜欢那家的慢摇气氛,一点都不刺激。”我转身刷牙去了。

这顿早饭沈浪没吃好,老是低着脑袋,他怕看见我笑。

18

下班以后我去找林楚,知名的摄影师,我姐们,住址老是变来变去的,所以得亲自把婚礼的请柬给送去。

“嗨!”林楚正好忙着拍一套时装片,“小鱼,你等等我啊。”

“好,忙你的。”她长的十分的中性,说实在点就是跟爷们似的,就是多个胸脯,其他的方面就和爷们没区别。

以前军训的时候,她被人误认过。

那天去上厕所,一女孩走了进来,看见蹲着的林楚,马上就跑出去了,林楚冷笑声,继续蹲着,都习惯了,没一会儿那女孩又回来了,一边走一边嘀咕:没错,是女厕所啊……然后找个离林楚最远的坑蹲下了。

这样的例子在林楚的身上简直是数不胜数,多的都麻木了,所以我们也不在乎,照样在她面前脱衣服洗澡,四仰八叉的睡觉。

坐我对面的是她的新女朋友,对,没错,你没有听错,是女朋友,林楚是个拉拉,也是就女同性恋者,打上学的时候她就公开性趋向了,不过在拉拉界里面她也是个花心大少,圈里的女朋友就有3个。

“怎么有空找我?”林楚忙活了3个小时以后结束了工作,她用手搭在我的腰上。

“给,我怕你又搬家,回回不好找你。”我掏出请柬往旁边挪挪,她那小女朋友脸都耷拉了。

“哎呦!结婚啦,本来我还想找你当我女朋友呢。”她看见以后开始对我飞眼。

“嘿嘿,注意点啊,你家属还在旁边呢。”我给她一脚。

“怎么啦?别这样嘛,这是我姐们。”她跟个爷们似的抱着身旁的女孩,一摇一摇的。

“去,讨厌,那你还和我一起吃饭吗?”那小女孩马上靠在林楚的怀里。

“今天不行,我和我姐们吃去,你先回家等我吧。”说完还吧嗒的在女孩脸上亲了一口。

我眼看这那女孩一扭一扭的走了,然后才和林楚一起吃饭。

19

“他们说,女人都是上帝身边的天使落在人间,但是,我他妈一魔鬼,干嘛给我个天使的身份?”林楚喝多了就爱叨叨这句话。

“你没事吧?”我赶紧拿了一堆花生给她吃,这东西最解酒的,吃了过会就好。

“真的,干嘛我就这么命苦?”她抓住我的衣服不放,“我也想结婚啊!我他妈的为什么不能结婚,凭什么老子就得偷偷摸摸的?啊?”

“……”我拍着她,这一句接一句的,噎得我都说不出话来。

“有笔吗?”她安静了半个小时以后问我。

“有。”我又递给她一个本儿,她一喝高了就有题字的习惯,我差点忘记了,还回回题一样的:男女都平等了,女同志凭啥不让结婚。就这句在我们所有人的笔记本上都能看见,全是她题的。

不让题就在人家饭馆的桌子上,墙上面写,要不就写你身上,反正就得写,为了不给社会和人民添麻烦,我们和她吃饭喝酒随身都带笔带本儿,最起码也有张纸。

因为林楚喝的不分东南西北了,所以没办法我只能叫我大哥来接,顺便把林楚送回去。

“小鱼,你觉得安月和我在一起合适吗?”沈浪回家的时候突然给我蹿出这么一句。

“恩?什么意思?”迷迷糊糊的我差点睡着了。

“没什么,我就问问,呃,那天你是不是看见我了?”沈浪一直不敢看我。

“哦,看见了,慢摇吧嘛,你喝的挺开心。”我想笑。

“能帮我保密吗?”他停下车看我。

“我可什么都没说。”我看着车外面。

20

刚到家洗完澡,阿蒙就打电话来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怎么啦?你说,先别哭!”我独自跑到阳台,还是听不清,“这么着吧,你来我家,知道地址吗?”

“知,知道。”就听见这句话了,其他都没听清。

“那好,你过来,我家里等你。”

“又怎么了?”阿蒙进门就抱我哭,活活哭了半个小时。

“他,今天,说什么都答应,明天去民政局离婚……”她抽抽搭搭的就说了这么几句。

“又不是第一次去了,怕什么?”他们早就已经不是第一次去民政局了。

上次是刚结婚那会吧,他们一共叫上了我和陈璐,林楚,还有魏子路。

当我们到了民政局的时候他们正坐在长椅上。

“真离啊?”我坐在阿蒙旁边。

“恩。”阿蒙耷拉个脑袋。

“你不是开玩笑吧?”陈璐拉着她的手。

“怎么着啊?哥们?”林楚揽着李展鹏的肩膀。

“嗨,谁他妈的知道。”李展鹏一直在抽烟。

“嘿,最后一次机会了,咱俩再侃侃呗?”阿蒙踢了李展鹏一脚。

“聊什么啊?”李展鹏看着她。

“还记得咱怎么勾搭上的吗?”阿蒙提起了往事。

9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