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21

其实他们的姻缘挺传奇的,从打劫开始,到最后的水乳交融。

那是高二的时候,我英勇的不顾家长反对,毅然决然的和阿蒙一起混,不是打架就是打劫,还老是逃学,就在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我们再次决定去打劫,还是老样子,我放风,阿蒙去劫,街上当时没什么人,更别提什么学生了,不过就在我们打算放弃的时候,老天把李展鹏送到了我们面前。

“去吗?”我看着瘦不经风的李展鹏一步三晃悠的走向向小胡同。

我们学校门口是个三岔路,放学了大家就各自拣方便的路回家,其中一条很是隐蔽,是广大学生情侣的私会之所,而倒霉的李展鹏正走向哪里。

“晚上想吃肯德基吗?”阿蒙丢下烟。

“废话!”

“那走吧。”她站起身跟着往胡同去。

“有钱吗?”阿蒙上去就拍了他一巴掌。

“没……”李展鹏脸白的跟鬼似的,话没说完就倒下了。

“靠,小鱼,小鱼!”她发疯似的蹿出来,拉着我就跑。

“怎么着?大款啊?”我以为她是钱抢多了吓的。

“你拍的??”李展鹏正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不,不是。”她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自己倒那的。”

“那怎么办?要不,咱跑吧。”当时我的脑子里面只有这样一个想法。

“不行,死了怎么办?跳黄河都洗不清了,咱抬老师哪里去吧。”阿蒙语出惊人。

我和阿蒙被迫抗着李展鹏往学校走,这孩子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了,沉的要命,差点压死我,不过因祸得福的是,学校没有批评我们逃学,反而给了平生的第一张奖状,上面写着见义勇为好少年,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当时李展鹏就是因为身体不适才获批早退回家的,不然他不可能被我和阿蒙发现,不过,谁也没敢告诉家长和学校,我们是劫钱去才碰见的。

李展鹏的父母请我们吃了顿饭,在饭桌上面表现出了对阿蒙的及其喜爱,而后顺理成章,这两人成功的搞到一起,连阿蒙的成绩都开始有起色,唯一愤愤不平的是我,自此失了个玩伴不说,还被逼着看书、学习、兼看二人的色情表演。

是的,这是段传奇,不过我不明白阿蒙干嘛在离婚的时候说这个事。

“老黄历了,你提他干嘛?”李展鹏的眼圈有点红。

“没有。”阿蒙看着他,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我在想,当初不管你,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紧接着李展鹏脆弱而敏感的神经受不了了,一开始自己哭,到后面就抱着阿蒙哭。

2个小时以后我们从民政局出来,去了附近的大饭店,阿蒙一路上紧紧地挽着李展鹏,那副眉眼,简直像刚领证的。

“28号,28!咦?人呐?”就剩下民政局里面的工作人员站里面狂喊。

再后来诸如此类的闹剧,我们又参观了好几回,不知道这次是不是玩真的。

22

第二天我只得陪阿蒙去离婚,因为大家对这种戏码看的实在腻歪了,只有我是忠实观众,女主角给逼出来的。

“看了还没到,等会吧。”我和阿蒙坐在那排坐了好几回的椅子上。

一共5个座位连在一起那种,可以坐两对离婚的人,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多出一个座位,二奶坐的?

阿蒙一直没说一句话,呆呆地看着地面,这次她是真的难受了,尽管打打闹闹的,但是她一直以为不会离婚,李展鹏的电话简直就是一重磅炸弹,她昨天一晚上都没睡觉,我无数次叫她弄醒。

其实就是这样,他们太过要好了,从高中起两人就天天腻在一起。

近墨者黑,天天面对着阿蒙和李展鹏叫我浑身不自在,一对情人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大到无可抗拒,那个时候刺激的我就像是春天里的猫,上蹿下跳,几乎是欲火焚身了。

阿蒙不愧是铁姐们,她第一个发现了我的不正常,就带我去看李展鹏一哥们的篮球比赛,其实她是想给我悟策个好的。

篮球场上人山人海,我却在那么多人中看见了魏子路,他不是最高的,但是就那么的耀眼,闪闪发亮,晃的我快瞎了,从来就没有想过,一个人可以这么耀眼,而且那么的有缘分,他正是阿蒙给我选的那个人。

“你喝可乐吗?”在饭桌上,腼腆的魏子路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叫我的记得现在,估计那天我也傻的要命,阿蒙说我光顾乐了,几乎就没怎么开口说话,更别提吃饭了,下肚的米饭能数出数来。

是的,从那天起我就喜欢上了魏子路,他的笑,他的眼眉,他的一切的一切。

为了他我去学日语,没日没夜的学,一个星期的努力让我奇迹般的通过了等级考试,不过现在日语不过是我找食儿吃的工具,以往的日子不复存在了。

李展鹏放了我们大鸽子,整整等到中午关门,他都没出现。

其实这是我预料之中的,李展鹏根本不想离婚。

“干杯!”阿蒙一扫刚才那个寡妇样,high的要命,一边咒骂着老公,一边甩开腮帮子啃羊蝎子,蹭的一手的油。

“咱能不吃的这么难看吗?”要不是在饭馆子里面我想她快脱鞋了。

“我乐意,该死的李展鹏,涮我。”她发狠的啃了口肉,用油腻的手捏起啤酒瓶子。

“哼,他要是真的来了哭死你。”我看着他。

“来?来了老娘就离给他看看!”阿蒙呛着了,但是还不忘豪言壮语。

“快吃吧!过几天的婚礼,你最好不要跟李展鹏提离婚的事,我忌讳。”

“恩恩恩,知道啦。”她抱着骨头嘬的啧啧响。

23

“给我记住了啊,女方介绍人是魏子路,男方是赵培。”我指着婚庆公司的串词,明天就是婚礼了。

“非要他们讲话是吗?”司仪好像觉得让他们说话抢了自己的词。

“你给我叫他们上台,能呆10分钟的,给你加钱!”我把他叫角落里面告诉他。

“真的?”他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

“小鱼,你准备好了吗?”沈浪又开始无事生非,打乱的我情绪。

“好了,你没见我很兴奋吗?”我看着他。

“这是一辈子的事,我希望你……”

“得了,得了!!”我挥手打断他的话,“不就一张纸吗?你嫉妒我找到好归宿是不是?”早晚把他那点事全抖落出来。

“小鱼,早点睡吧,明天还忙呢。”我妈给我端了杯薰衣草茶就出去了。

“唉,睡什么睡。”我现在脑子里面全是满的,无数的事在转。

我爬到楼顶上面,躺在地上看着天,有好多的星星,月亮也很大,但是上面有张魏子路的脸,他妈的!!我翻身起来满地找石头,恶狠狠的对着月亮扔上去。

“哎呀!!”另一个声音吓我一哆嗦。

“谁?”我赶紧拣了更大的石头握手里。

“我!”沈浪捂着脑袋跑了出来。

“小浪啊,你怎么啦?”我妈抱着沈浪的脸看。

“哦,没事,我就是掉床底下了。”他昨天看我爬上楼顶,白痴的以为我压力太大准备自杀,被我用石头丢中了额头。

“小鱼!小鱼!快点。”我哥进来拉我,昨天晚上把沈浪轰走了以后,居然自己在天台睡着了,直到4点的时候冻醒了,才回来。

“滚蛋!睡觉呢!”我拿起枕头砍他。

“婚礼!你的婚礼!”他在躲的时候喊起来,让我一下子清醒。

“各位来宾,我高兴为大家宣布,今天!这个伟大的日子,沈鱼小姐和顾大海先生结婚了!”司仪用的不知道是什么破话筒,声音太大了,震的我脑袋直嗡嗡。

我看见阿蒙了,和李展鹏坐在一起,俩人没说话,暗自在桌子底下较劲,用脚别来别去的,桌边垂下来的布直晃悠。

然后是林楚,她现在一脸的嫉妒,咬紧了嘴唇,陈璐和杨超在嘀咕着什么,好像他们也在规划自己的婚礼。

终于到了魏子路和赵培上台了,他们的嘴巴一张一合,我听不清说的是什么,没关系,看着他们的嘴脸就够了,那尴尬的表情叫我十分的痛快。

“回头记住给司仪加钱。”我拉拉旁边的顾大海。

“恩?你怎么了?手这么烫?”他奇怪地看着我,脸都变形了,跟哈哈镜似的,本来我想笑,但是突然眼前一黑,朦朦胧胧的听见不知道谁在喊叫救护车,谁敢给老娘的婚礼捣乱?我正结婚呢,什么救护车!

24

“你太牛逼了,结婚结到了医院。”陈璐看着我,阿蒙正在削水果。

“他妈的!”我现在脑袋疼得要命,他们说我是病毒性感冒。

“魏子路那孙子呢?”大仇未报,不痛快。

“行啦,还怎么着啊,你够缺德的了,还让人家当介绍人。”李展鹏笑着说。

“那是活该!报应,不知道别乱喷,要喷找厕所去。”阿蒙向来都是语出惊人,让你能气背过去。

“嘿!你别来劲啊!”李展鹏现在和阿蒙学的像是泼妇一样。

“就来劲了,你找打啊??”阿蒙把苹果甩我脸上,准备开始干架。

“都给老娘滚!咳咳咳咳咳咳……”我用尽力气喊了一句以后就剩下倒气了。

“行啦啊,干嘛呢?”陈璐就是善解人意,她帮我胡噜后背。

“哼!”阿蒙使劲踩了李展鹏一脚出去了。

“哎呦,你,你狠!”

“你没事吧?”顾大海带我回到了我们的家。

“没事。”我正忙着数礼金,那是我的小蜜。

“不歇会啊?”他看着我好笑。

“去,忙着呢,估计跑了不少人,我得好好数数。”我脑袋上面扎着冰袋,手里紧着忙活。

“今天真是便宜魏子路那孙子了。”我喝了口水,“啊,不,就是没玩痛快。”

“你就淘气吧。”他刮刮我鼻子。

“呵呵呵。”顾大海简直就是我哥的翻版,什么都宠着我。

晚上的时候我做了梦,梦见小时候在老家过年的事情。

那时候我4岁,沈浪9岁,我们一起在田里面捉蛤蟆。

沈浪害怕那东西,叫我用一只蛤蟆追到了河里,还好结了冰,但是他的脑袋破了,吓坏我了,一个劲的哭。

然后他慢慢的自己爬出来,拉着我回家,跟爸妈说是自己摔的,跟我没关心,其实只要说是自己的摔的就成了,这白痴不会编瞎话,间接的把事实引到我身上,那年寒假我被关了起来,差点挨顿揍。

婚礼以后我休息了3天才缓过来,顾大海比我忙,每天给做好了饭,然后就火烧屁股的跑了,我觉得挺对不住他的,所以决定给他做顿饭。

“放少许盐。”我看着菜谱打开柜子。

“那个是盐?”找了半天我挑出了三个瓶子,“算了,尝尝吧。”我挖了其中一勺放嘴里。

“呸呸呸呸呸,这是什么呀。”嘴里全是麻的,估计是碱面。

“好吧,再试试,这回少弄点。”我漱漱口,准备接着实验。

“齁死我了,盐怎么这么咸??”我打开水龙头漱口。

“给我一个糖醋里脊,一个香菇油菜,恩,一个水煮牛肉,还有酸辣汤。”我给附近的饭馆打了电话,厨房里面已经一片狼藉了,在折腾下去,我想晚饭不用吃了。

“我回来了。”顾大海回来的正是时候,送菜的刚刚走了。

“亲爱的,你回来啦。”我拉着他到餐厅去,看见厨房他一定会疯。

“干嘛?你感冒好了?”他摸摸我的额头。

“废话,我是谁?”我扒拉开他的手。

“你做的?”顾大海看着桌子上面的菜。

“呃,管那么多干嘛,你吃就成了。”我赶紧盛上饭。

“你不给我筷子要我拿手抓啊?”顾大海转身去厨房。

“等等,等等,我去。”不知道他吃什么吃的,一步顶我十步。

“啊!我的厨房!”里面传来一声惨叫。

25

星期一我无聊的生活再次开始,接着去上班。

“呦嗬,小鱼,干嘛来了?”白峰是隔壁组的记者,长的一脸的旧社会,老跟我过不去,要不是我后台硬,估计早就叫他陷害了。

“上班啊,广大人民群众还等着看我的稿子呢。”我从他手里抢了不少的题材了。

“不是嫁大款了吗?还上什么班啊。”他皮笑肉不笑。

“没办法,那么多人喜欢我,愿意接受我采访。”我拿走桌子上面的资料,准备开路,“哦,对了,上次谢谢啊,帮我把采访资料整理的那么详细。”

“小鱼,小鱼,快给我说说,蜜月怎么样?”张薇薇是我们这组里面最八卦的。

“哪都没去,我病了,病毒性感冒。”我把书包扔抽屉里面。

“小鱼,你又去气旧社会了吧?”陈哥还机器去了,刚回来。

“是他旧社会自不量力。”我帮他泡好茶,“试试,我新弄的茶叶。”

“还是我妹妹知道疼我。”陈哥脾气好的不得了,我们都喜欢他。

“不过那个旧社会真讨厌,上次还扬言说你要做少奶奶,他会来接替你。”薇薇捻着兰花指给我们学,“我告你们,以后沈鱼就来不了了,你们都得听我的。”

“嘿嘿!!闹什么闹。”刘头儿回来了,使劲的敲桌子,“不干活啦?”

薇薇吐吐舌头,假装忙着看资料。

“小鱼,你和老陈去步行街,听说有人在搞行为艺术,看看去。”

“这他妈的刘大脑袋,刚刚叫还机器,现在又叫借,神经病。”陈哥唠唠叨叨去拿机器去了。

阿蒙中午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在哪。

“废话,上班。”我刚刚吃饱,准备午睡。

“你还上什么班?有病啊?”她也认为我该在家当少奶奶。

“你要干嘛?赶紧的说!”

“我找你去,看见个大事,等着我。”她激动的挂上电话。

看来我下午又得听他们的离婚故事了,中午得多睡会,刚躺下,薇薇告诉我门口有人找,不用看都知道,一定是阿蒙,她就好到门口打电话。

“我说,大姐,你早告诉我在门口不行么?”我看见她大包小包的进来。

“快倒点水,渴死我了。”她把东西全跩我桌子上了。

“说吧,干嘛?”

“我看见你哥了!沈浪!丫找一小蜜!”阿蒙说得口沫横飞,溅我一脸。

“小蜜?”我想起来上次在慢摇酒吧看见的人,“这边有颗痣?”我指指下巴。

“对对对对!长头发到这。”她站起来在屁股下面比划着。

“你等等。”我找出包里的数码相机,翻到那天的照片,“这个吗?”

“就是她。”阿蒙喝了一大口水。

“你大老远的就为了告诉我这个旧闻?”现在阿蒙的智商有问题了,也是,离婚花费了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不是。”她把鞋脱了。

“穿上!让人家看见我都丢人,那你干嘛来了?”

“我想让你把这个给李展鹏,反正你要帮他做翻译。”她掏出件男装,新品,1380,我刚刚和顾大海去看过,不过他穿上不好看。

“怎么什么事你都知道?”我怀疑她在我身上装窃听器了。

小鬼子真是难缠,比我遇见的那几个旅游的烦人多了,什么都问巨细,差点就把李展鹏那傻帽问秃噜了,这生意要是黄了,他得郁闷死。

“干杯,干杯,谢谢啊,小鱼。”李展鹏号称一杯倒,也就能喝喝啤酒,还学人家干杯。

“行啦,反正我也没事,顺便还给你东西呢。”我从桌子底下拿起阿蒙给我的购物袋。

“哟,还有礼物给我啊?”他嬉皮笑脸。

“你梦呐?这是你老婆给你的。”

“哦,她呀。”李展鹏马上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

“没事就别闹了,好好的,折腾什么?”我夹着牛肉片。

“谁不想安静的过日子?我们家,唉,算了,算了,吃饭吃饭,一会我送你回家。”他说了一半又不说了。

“老家儿的事就自己调剂调剂完了,何必闹得那么大。”

阿蒙和李展鹏结婚以后我们就和少见面了,所以这顿饭吃的特别久,我们聊了很多,关于阿蒙,关于魏子路,关于一切于我们有关的,没关的事,我又喝高了。

早上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家里,我和顾大海的家,不知道这么称呼对不对,但是在我心里,好像有爸妈有沈浪的地方才是家。

“小鱼?醒啦,看你昨天喝的,回家就哭,以后还是不喝的好。”顾大海从厨房伸出脑袋。

“你做饭?”我有点不相信眼前的事。

“对啊,我很早就搬出家创业了,当然我自己做。”他正在熬粥,“我做的可好了,一会就能吃了。”

“哇!沈浪跟你比起来就是废物!”我看着丰盛的早饭,由衷的夸奖他。

“你就老欺负你哥哥吧。”他解下围裙。

“我没欺负他,是他傻。”他居然连我这个嗜好都知道。

“想回家吗?”他一边刷碗一边问。

“废话。”我刚刚也打算刷的,但是打破了2个碗。

“那我们一会先回你家,晚上去我家。”

回家的路上我看着顾大海,他简直就是我第二个哥哥,什么都对我巨好,包容一切,甚至我和男的出去吃饭吃到酩酊大醉也不生气,真是捡到宝贝了,一定得对他好,不然会天打雷劈。

6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