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见过物极必反的“典故”,比如妍妍刚读大学时觉得时间宽裕很无聊所以拉着林微烟去学打麻将,连着打了三天三夜结果打进了医院住了一个星期。这不是一个好词,但妍妍跟我分析,这个词到我这成了一个极好的词,她说正是因为我没有放弃设计积极的寻找工作现在才钓了一条“大鱼”。当然这鱼就是凌寒,她还说她调查过了凌寒,他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就是人比较孤傲,最重要是从来没有恋爱过,之前的那几个贵族女孩都是自己单方面喜欢他,闹自杀是为了威胁他。她很放心把我交给他,叫我安安心心的到他公司里上班。

我下车的时候,她还跟我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我真的很纳闷她的逻辑是怎么发展的。早上打电话给老黄后得到印证我的想法是正确的,那间店的确是颐奈欢的,只不过是凌寒很欣赏我的独立设计让我去他公司注入一些新灵感,并不是要开除我。于是我也心安理得的进到了凌寒公司的设计部,但是听说这一栋庞然而新颖的写字楼并不是总部只是集团的一个小分支,我顿时又对凌寒肃然起敬,我觉得什么青年杰俊都不足以形容。

“你就是叶采薇?”一个打扮得胡里花哨的小胡子端着杯咖啡张着嘴惊讶的看着我,听着他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发出的惊呼,本来还在自己工作岗位上埋头苦干的人全都用异样的眼神打量着我。

“是的,是陵寒,呃陵总叫我今天来这里报道的。”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是不是哪里不整洁以至于吸引来这么多目光。

“你,您稍等!我马上叫我们总监来一下!”小胡子放下手中的咖啡,往走廊的尽头走去。

不一会儿,小胡子跟着一个穿着不规则条纹衬衫休闲裤的男人走了出来,男人长得眉目清秀,瞳色就像微蓝色的海水哲哲生辉。

“你就是叶采薇!”男人明显有些不耐烦。

“啊,你是戴了美瞳么?”我不自主的就问了心中所想。旁边的小胡子捂着嘴,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男人。

“你跟我来!”男人没有回答我的话,带我径直的来到了另一个工作室。工作室里有五个人,仿佛就等着我的到来似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渠道进去我的部门的,但是既然你来了就必须是拿得出优秀作品的人!”男人指了指我面前的办公桌,他的意思是这是我的坐位?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以后这是不是你的位置,取决于现在你设计出的作品!得到我的认可就可以在这里待下去!”男人的声音有着些许的鼻音和以前老头的感觉有些像,都带着不可抗拒的霸道。

“如果我画出让你满意的稿子,你是不是就告诉我你是不是戴了美瞳呢?”说实话我真的挺想知道他那蓝色的瞳子是怎么回事,让我觉得真漂亮。以前老头送给我这样颜色的玻璃球可惜被我打破了,然后我再也没找到一模一样的。看见他的眼睛让我有那么一刻怀念过。

“……呵,那就看你画出的东西有没有这个价值了!”男人的嘴角轻佻了一下,刚开始他看不出来这个穿着一件做旧的棉麻布衫和束腰的白色长裙的女孩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可现在看来长裙好好的把她的双腿覆盖着,好像稍微露出一点儿皮肤来都有违它的使命,高高的丸子头像是在宣誓它的主权一样的盘在她的头上。她的回答就像这一身装扮一样,板正又傲娇。

工作室里的人都屏气凝神的看着这一场“对决”,杰森总监是出了名的厉害,可依他们看这个叫叶采薇的丫头也不是省油的灯,居然在大庭广众下都能挑战他的权威。这一场戏他们这一群吃瓜群众可有得看了。女孩画的认真,他们觉得她好像进入另一个广阔的世界遨游没有人能够打扰到她,她的面前有一个巨大的光圈把她隔离到了那个空间。她时而用笔敲打着自己的头,时而浅慧的一笑,豌豆大的眼睛闪耀着皎洁的光芒,坚定的眼神在如月的弯眉下沉淀,仿佛她在画的是生命流淌的过程。

“好了!”我看着刚完成的这一个作品,想着给它取的名字感到很是满足。没等我欣赏完我的佳作,就被男人拿了过去。

“我给它取了个名,叫怀念!”这是我画它时候的心情,老头送我玻璃球时候的心情,那是我长那么大第一次收到的礼物。

“怀念……”男人的眼睛定定的望着图纸,那是一颗戒指,莹莹的发着蓝光,戒指的两头是半月形的蓝钻,戒指的中间镶着一条及细的银色链子打开后可以成为一条项链,戒指可以往右边旋转使两颗半月形的蓝钻形成一颗球体。她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画出这么新颖有趣的作品,男人浅笑了一下,MUSTAFA的眼光果然犀利。

“不是美瞳?”我看男人的嘴角维扬了一下便开口问着他。

“MUSTAFA没和你说过公司里禁止谈论私人话题。 你明天开始参加这一季度的新理念设计。”男人把设计图随手放在了办公桌上说完话后用手捏了捏鼻根径直的走到了里间的办公室,没有理会我的问题。

“你真是少帅的女朋友啊?”小胡子拿起我桌上的咖啡半闵着的问我,本来在旁边工作的人全都用一脸殷勤的笑容把我围了起来,看来对这个话题很是有兴趣。

“少帅是谁?”

“就是陵总,我们私底下都叫他陵少帅。他昨天居然亲自来我们这个小部门,简直让我们受宠若惊!少帅可真是一脸的贵气,凝墨似的眉,忘川样的眼,诛火烧出的唇,……”小胡子像写小说一样的描述着陵寒昨天来这里的过程,还说在这里工作了三年是第一次见到他,之后的那些吹捧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只听见了最后一句话,“少帅说叫我们多照顾他的女朋友!”

“所以说你们以为我和陵寒是男女朋友?”我真是佩服凌寒胡说八道的能力。

“对啊,难道你们不是在交往?”旁边穿着小碎花连衣裙的披着大波浪头发的女人笑着用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我,那样的眼神里有一团火,仿佛可以把我燃成灰烬的样子。

 “你们误会了,他说的女朋友只是普通的女生朋友,你们看他不是长时间都在国外么,把这普通的男女关系描述得暧昧了一些但其实就只是普通的男女生朋友关系!”我可不想成为这里女人的公敌。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把这些都去复印来吧!”小胡子瘪了瘪嘴,把一沓画放在了我的桌前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

“还有明天的例会计划书,你也写一写!”

“这个是明天开会要的资料和这一季度理念设计的新图纸你弄一下……”旁边的人听见我的话后,瞬间对我的态度全改变,丢了一大堆与设计无关的活给我后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我本着新人就应该受到这样对待的心情,一直加班到了现在,看着正前方的圆形挂钟,已经九点半了。

“你第一天上班就能这样加班,我作为老板是不是该夸奖一下你?”

“妈呀!”我吓得叫了一声,声音的主人慢慢的从黑暗中走到了我的跟前,陵寒被小胡子夸虚的诛火烧的唇此时正在上扬着。

“原来你怕黑。”他把手里拎着的塑料袋放在了我的面前。

“不是怕黑,心虚怕鬼。”我玩笑的说着打开了塑料袋,里面有我喜欢吃的肉壳子和柠檬汁。

“看来你真喜欢这样的食物,裴洛妍还真是你闺蜜。”他看着我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拿起一个肉壳子仔细的看着。

“食物不分贵贱,小食物有大味道!就像人一样,你不可能从外表看出一个人的好坏,尝尝?”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忘川样的眼可真不是白说的,他的眼睛里真是有可以让人忘却一切的引力。他望着肉壳子,把它扮成了两半,在鼻子前闻了闻,然后才放进嘴里开始慢慢的咀嚼,然后把剩下的全都消灭一空。

“看来你口味和我的差不了多少嘛!”我笑着给他递了杯水。

“我第一次吃这样的食物,感觉很新鲜!但是有些辣!”他接过水一饮而尽。

“感觉这食物和你一样对我有致命的吸引力!”他放下水杯,坐在了桌上,弯着腰不断的靠近我。这样的距离我感到有压迫感又很紧张。我只能反射的向后仰,他却用手扶住我的肩挡住了我的去路,就在他那张贵气逼人的脸离我越来越近的时候我打了隔,空气中弥漫了蒜的味道。他的眉皱了又皱,然后我起身开始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你也笑得出来?”陵寒保持刚刚的姿态抬头看着我。

“没办法,是很好笑!你要是不走我就走了。”我想避开刚刚那种尴尬的局面就只能装笑,然后拿着包走出了办公室。

 

“你在装睡?”陵寒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闭着眼靠着车窗打着呼没有回答他,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不知道刚刚他的举动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如果说他喜欢我,可是他干嘛喜欢我?这是个疑问句,但是我不准备问他。

“你心里现在是不是很矛盾的在想我是不是喜欢你?”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一边开车还一边看我的面部表情?

“刚刚我只不过是意乱情迷了,可能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你别想太多,在英国经常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并不代表什么。让你误会我道歉。”

 “你早这样说不就好了!害我装睡,头都仰痛了!”我睁开眼摇晃了一下头,看了他一眼,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的路,骨节分明的手四平八稳的放在方向盘上轻松的开着车,看来的确是我多想了。男人总会有这样的时候吧!看来他也是个俗人嘛!只要他别开口说什么交往之类的话就好,因为我肯定会说别开玩笑了。

 

 

颐奈欢开着白色的奔驰跑车哼着小调在别墅区里的湿地旁穿梭,想着要是在美国也有这种独立的别墅区就好了,有独立的高尔夫球场,十几套不同风格的别墅分别落在不同外景的地点。虽然都是凌寒的房产但不知道为什么凌寒偏偏要住在那么老式的古董别墅里,要是自己就愿意住在开阔的高尔夫球旁的创意别墅里,两层的小洋房,卧室在二楼,从中间斜下一层楼梯,下面是开放式的落地窗,太阳轻柔的流淌下来,多么的惬意,也不用开这么远的车。这样想着的颐奈欢,无意间看见陵寒放着好好的车不开居然半夜在林子里散步。

“我说你是被鬼上身,这么晚你在这里瞎晃悠什么?”颐奈欢停了车,快步的走到陵寒的身边。快到凌晨的林子里,湿气很重,泥土开始有些黏糊的触感让颐奈欢感到很糟心。

“想些问题。你今天不穿潮服?”陵寒看着平常爱穿嘻哈风的颐奈欢,现在一身西装革挺的样子有些不太适应。

“什么潮服,别说的那么难听。今天有研讨会,我就回来晚了一些,你怎么就一脸吃土的无奈。”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让那个小女生难过啦?”看凌寒不回话,颐奈欢想能让他反常没出毒口的人也只有那个看着古灵精怪的小女生了。

“我在想我好像是把她吓到了!”陵寒想着今晚的事,也许是把她给吓到了。她会不会就此开始避开他,会不会又消失找不到她。

“你没控制住自己?”颐奈欢的语气带着调侃的语气,他轻笑的望着一向自持陵寒。

“不过后来她应该没多想。”陵寒摇了摇头像是在回答他但更像是在自问自答,颐奈欢有些惊讶,原来除了物理和天文学也有东西可以让陵寒进入这样的状态。颐奈欢还记得陵老爷子病危,凌寒迫不得已放弃了他钟爱的科研事业接手集团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半夜在林子里晃悠。

4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