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故事的开头并没有很虐。

她亦不知该如何描述这面前的境况。

 

她这样悲哀地想着,并推着一个轮椅上的男人,在这偌大的园子里散步。

这是一个炎热的夏季,园子里的蜜桃雪山、玛利亚、假日公主等几乎所有的玫瑰品种开得浓烈,遥远处是叶多花少的木槿花树,再远处就是桃园,近些有大片的蓝莓树丛。鲜红的、艳黄的、紫蓝的,组合在一起像是一幅色彩艳丽的印象派油画。

她不知道他们究竟聘请了多少园艺师,才维护得了这样恢弘巨大的欧式园林。

可园子里太静了,时不时的鸟叫声衬托得园子更静了。

阳光刺眼而照耀。即便现在已经下午五点半钟。路明姗感受着周围寂静无声的热气在发酵蒸腾,觉得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但究竟是哪里似曾相识,她也不知道。

或许这个再昂贵精致不过的墅园空气,比外面的空气清新太多,并且这样的天气让人眼前发昏,总让她觉得这园子应该是在国外。

但她没有护照,也没有钱,她不会来到国外。

 

事实上,她是在S省的省会J城,她老家并非J城,却的确是在J城长大。身为J城人,不消说对于J城的一草一木全都熟悉,也对J城的街巷路口熟记在心,但这个园子具体坐落在哪,她却没有太多的概念。

之所以觉得似曾相识,或许是因同这一幕相类似的电视剧太多了,眼前的这幕场景总像电视剧里的镜头。

更何况,她亲眼见到的面前一幕,总比电视剧要来得震撼得多。

她将被太阳晒得发烫的手柄慢慢握紧,又慢慢松开,慢慢握紧,又松开,如此循环往复,已达数分多钟。

 

被她推着的男人是这个园子的主人,叫宿川。

他穿着白色的纯棉T恤,坐在轮椅上,像个孩子般安静地被她推着。他刚刚沐浴过,头发干净清爽,身上还带有沐浴露的檀香味,这种香味有些沉静而老道,不知他怎么会有这种嗜好。

即便是她这样推着他,也能观察到他英挺而白皙的绝佳侧颜。可这样更显得他眉宇深邃,让人忍不住暗暗生出一些叹息。

或许是叹息他。亦或许不是。

他并非天生需要这样坐在轮椅上度日,也不是像这样,多出空荡荡的两个裤脚。半年前,发生一起车祸,在那次车祸中他的双腿失去一部分大腿,以及全部的小腿,两条胳膊也不是很好,但有幸保住,好像其他的地方也变得不是很好,整个人都变得脆弱极多。

以上,都是宿园的管家之一告诉她的。

在他还完好无缺的时候,她没有见过他任何一面,见到他的时候,他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那起车祸……她极不愿提及那车祸。事情已过半载,她还是无法接受那个残酷的事实:她的母亲,在那次车祸中丧生。

她是他们宿家的保姆。

她始终觉得这件事是一件彻头彻尾的大骗局。

在她很小很小很小的时候,母亲开始欺骗自己说她在一大户人家做保姆的工作,那户人家要求相当严格,所以她不能经常的陪伴在她的身边……

其实并没有,没有什么大户人家,也不是保姆,更没有发生什么车祸。

什么都没有。

但,还是有的。它真真切切地存在,不是假的,它发生过,而且时间越来越久远,伴随着滴滴答答走个不停的时钟。

 

所以其实,她是跟着外公外婆长大,外公在她十岁的时候去世,外婆也在三年前去世,后来,她便住校了。

母亲去世后,她才知道,如果不是她妈,她从小到大不可能过得像其他孩子一样安稳。她从小到大不是一个特别听话的孩子,她很不爱学习,母亲也没怎么逼她学习。早恋、打架、逃课之类的事她也做过不少,好在后来终于开始努力,考上了一所本市的二本普通院校,因为总是逃课去网吧玩游戏,最后的专业选了计算机。

她本以为她是很平凡的人,平淡的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经历过青春的阵痛过后,从此以后就什么都没有,索然无味,有时候母亲会回家一两天,她还会和母亲吵架,因为懒得做家务之类的事与母亲争吵,之类等等。

但那一天突然接到电话:请问你是路小姐吗?你的母亲出了事,请你赶快来到省立医院吧!

 

处理完母亲的后事之后,她以为她与这户人家会再无瓜葛。

放假的那天下午很炎热,比现在要热得多,她照例步行走在学校的小路上,要去考最后一门必修课,几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女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其中一人向她道:“路小姐,你好,我们有事要与你商谈。”

这几个人她见过,是宿家的人,她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宿家的人了。如今,面前再次出现那家的人,天气明明很炎热,她却冻得发冷。

“……有什么事要谈呢?”

她妈都去世了,有什么好谈的呢。

她心底里已经把他们看做恶魔,只想远离他们。

“对不起……”

她当时并没有同意,她不想去到那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而且是她的母亲生前打了半辈子工的地方,她总觉得对不起母亲,她总是与她吵架,念了大学之后,母亲让她去打工,她也懒得去,总之因为小的事情常与母亲正常。

“路小姐,你才读大二,并且没怎么有能力养活自己。你要是来的话,平日里就在宿家住以及做事就好了,学费替你付,生活费每个月支付你2000,够吗?”

她想到母亲二十年如一日地在这个花园里待着,哪儿都不许去,宿家花园就这样把她从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变成了中年妇女。

她不想和母亲一样走这样的老路,她根本不想被禁锢在这个地方。

“够了。”她说:“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了,从此以后。”

“路小姐,对于这件事,你的系主任也想要跟你谈谈。”

她随他们来到C区办公楼309系主任的办公室,不仅系主任在,院长在,甚至校长都在,她微微张大了嘴,以为只是碰巧。

“小路,你就留在宿家吧。这样对你也好。”

留在这个地方,留在这个地方,他们还说了些其他,言下之意,连她这种不甚聪明的人都听得出来。

宿家的人为什么要找到她,为什么要带她来到这个地方……难道是面前这个面容冷却、一言不发的男人么?这一切都很是荒唐。

她觉得,她走到了路的尽头。

路的尽头就是,再没有路了。

 

脑海里闪现出这个念头之后,她便离开了轮椅。她轻轻松松地从轮椅的后背抽离开来,倒着跑出了弯弯曲曲的石子小路,她来到了湖边,她觉得惯性似乎都没有给她思考的机会,她一下跳进湖里。

她自己清楚的听到了身体掉入湖水的声音,一声水花溅起的巨响在耳边炸开——“嘣”。

她以为她仅有的20年人生也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几秒之后便有人来救她。

最起初,她还清醒着,她看到了宿川。或许是真的很艰难,所以一切都像是在放慢镜头,他那俊逸的脸真的是完美,浓淡恰好的眉,收敛不住的眼角……略显苍白的唇角都令人忍不住胡思乱想。

这样好看的男生,她总忍不住产生据为己有的想法,可是不行……她一直这样压抑着告诉自己,你不能喜欢他,哪怕摆他在你面前,喜欢上他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你也要控制自己不去做那样子的事。

显而易见,她与宿家的差距,就是蚂蚁与大象的差距。蚂蚁生来如此,纵使喜欢大象,也不可能就变成大象。

他艰难的把她转过去,然后抱住她,往岸边拖……

大象,你为什么要救我。

 

从昏暗浑浊的地方重新回到光明世界,没有经过太久,她躺在湖边的草坪上,感觉失掉了所有的力气,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浑身都是水,可似乎过了很久,她只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

她用力爬了起来,看到不远处的宿川,她用力爬了过去,大声喊他:“宿川!宿……先生!宿先生!”

他不回答她。

她看他揪紧的眉,想他一定很难受。

她的叫喊没有叫醒宿川,却叫来了保姆和保安,他们把她推到一边,用对讲机叫来宿家的家庭医生,医生不到一分钟就到了,他到的时候,宿川正好醒了。

她以为宿川首先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责骂她,他却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是我忽然想不开了,她把我救上来。”

一时间,她想要辩解,却百口莫辩,从水里上来,她的脑子已经转不动了,因为她想不到他会这样说,更猜不出他这样说的因由,她张了张嘴,他却用十分凌厉的眼神看向她,那种眼神十分可怕,像撒旦——不,倒不如说更像她高中班主任。

她顿时怕极了,像失语了一般,张了半天的口,就是发不出声音了。

 

医生1人、护理2人、管家1个、保姆5个、厨师3个……一群人围在宿川的卧室里,纵然宿川的卧室再大,也显得逼仄许多。

保姆赵妈妈显得很着急,用本地话问宿川:“少爷,您为什么要跳湖?您不是那样的人啊!”

宿川没有很急,他反问道:“哪样的人?”

赵妈妈又说:“唉,都怪我们,是我们没有照看好您,只让她这一个人在您身边,待会儿夫人回来了,我们所有人都得被辞退……”

“宿少爷,可是您为什么要跳湖!”刘管家走到离宿川最近的地方:“这才是重点,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跳湖!现在?”

“不为什么。”他面色平静:“心里过不去了,自然会想别的。”

“为什么?”在场的几乎全部的人都失声叫道:“你可是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

宿川是心理医生?!

她几乎震惊当场。

来宿园两个月,她从没想过宿川是做什么的,或许是他根本让她看不出他是做什么的,“心理医生”这四个字在她耳旁来回重复了好几遍,就这样不停重复着“心理医生……心理医生……你可是心理医生……”

“我知道我是心理医生。”看得出他想叹气,可也看得出他连叹气都懒得叹,他的面容太平静了,路明姗才发现,她来之后与他相处的这两个月,他都是这样异常的平静:”你们都走,让我静一静。”

他们不放心的走掉了。

 

“我……”她赶紧上前:“我刚才跳湖……”

“我知道你跳湖。”他用手势制止住她说话,语速突然紧张与加快:“这是监控室的钥匙,你现在去监控室,把刚才发生的这一个小时之内的删掉。”

她愣住了。

“学计算机的。别告诉我你不会。”

她手里握着钥匙,感觉手在不住的发抖:“我去……”

她像个机器人一样转身,迈步离开了宿川的房间。

监控室……监控室,其实她有些害怕这偌大的宿氏花园,稍微一离开宿川她就觉得浑身发毛,虽然宿川在的时候我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虽然他是这个花园的男主人,但她总觉得他的心并不在这里,至于在哪儿……她不大知道。

23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