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她没有去过监控室,但她知道监控室在地下,她左手拿着钥匙,右手拿着手机,从备用楼梯小跑着下去,还要防备着周围是否有人,幸好一路没人。

她很不擅长开锁,好在这个锁竟然一开即成功,她溜进了监控室。

打开电脑主机和屏幕,她输入宿川告诉她的管理员密码,打开监控视频的网址,再次写上管理员的用户名和密码。

很好,进去了。

她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黑掉了一个小时之内的所有监控视频,她回到宿川的卧室。

 

宿川的卧室在三楼东面。别墅从上面看是椭圆形的,不,应该更像是矩形切角之后的形状,总之就是这样,三楼被分为两半,东面的这一半几乎都算得上是宿川的地方。

整个别墅都是地中海风格,宿川的这里也不例外,进入第一个拱门,又进进出出的有很多个拱门,有的房间是书房,有的房间是更衣室,甚至还有小厨房。最大的一间拱门里,是宿川的卧室。

她步入宿川的卧室,一瞬间,她忍不住闭上眼睛。

她实在是不太愿意见他。

她讨厌她这种被这一副皮相操纵心里的感觉,他是长得好,她深知他应该很优秀……原来这样的人在这世上真的存在,而她本该触不到这样的人。

 

他明显洗了澡,头发又是完全湿的了,他窝在高背的椅子里,无声的看落地窗外的景色。

“现在我们聊聊,你为什么要跳湖?”

看来他的耳朵十分灵敏,这都能感受到她的到来。

“你是心理医生?”

“你先回答她的问题。”他顿了一下:“我是。”

“当心理医生是什么感觉?”她坐在他旁边的地毯上抱膝,仰着头问:“诶,如果你们自己心里出现疾病,会不会给自己医治?”

“……”

他没有回答,脸上呈现出一种很无奈的表情。

她瞪着眼睛看他。

“看来你也没有多严重,对这个世界还很有好奇心。”

他冷笑了一声。

“你想治她?”

“是医治。”

他或许不喜欢她这种粗枝大叶型的语言,重复了一遍。

“我在这个地方待了一个多月了。再待下去我就要疯了。”

“还有一个月,你就要开学了。你可以去上学。”

“可是还有一个月。”她说:“我想要去市里,我要逛街,我要逛超市,还想见见同学、朋友。”

她好不容易从母亲离世的痛苦中走出来,她觉得她又陷入另一种痛苦了。

因为她不知道宿川是不是好人,所以她不敢对他说明太多。

更何况,他是心理医生。

她总觉得宿川隐藏着很多秘密,那些秘密十分可怕。

她想要逃离宿园。

 

“你不过是觉得烦了。我陪你去一趟市里。”

“现在吗?”

“不是。”

“那什么时候?”

“过段日子吧。”

她开始有所期待起来,他答应带她去市里,他答应带她去市里。

“好啊,我们去市里做什么呢?”

“你不是说要逛街、去超市,还有见朋友吗?”

“一天之内能做完这么多事吗?”

“我只能陪你逛街、去超市,见朋友的话,你开学之后再去见,也可以。”

他居然这么认真的和她讨论这么细小的事情。

“去哪里逛街呢?”

“我只知道恒隆广场。”

“那里太贵了,动辄成千上万的,我和同学连看都不去看的,而且也不好看。”

“那去哪里?”

“秀水街……”她讲完后,忽然想到秀水街的那种环境……他应该是去不了的吧,人多,燥热,没有空调……恶劣的环境,她摆摆手:“算了,不去秀水街了,去万达好了。”

万达的衣服她也买不起。

她嘟囔了这么一句。

“很想买衣服吗?”

她俩就这么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他平时话不多,对她的一言一行从不感兴趣,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你没看到我整天就穿这一身,在你身边瞎逛么?”

他瞧了她一眼:“这身衣服……其实也还好。”

“是还好。每天都在这里呆着,又见不着其他男生,打扮起来也是没用,倒是省了买衣服的钱。”

她觉得她说话有些越矩了,他却什么都没说,仿佛没听到一样。

 

“宿先生,你刚才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那么快?而且你……”

“没什么,出于一个医生的本能,也可能是一个人的本能。”他平淡的回答她:“她以前是跑步的二级运动员,游泳也不差,虽然出事后还没下过水。”

这一个月来,她刻意与宿川保持距离,不只是因为她觉得她喜欢他。

出事那天,阴雨绵绵,他要去机场乘飞机去美国,她母亲总觉得不好,右眼皮总跳,她劝宿川这次不要去美国了,宿川只觉得可笑,安慰了她半天,但去还是要去的,她母亲一定要送他去机场,两个人坐在后排。

却没想去机场的路上,雨天路滑,刹车失灵,撞到了隔离带。

 

警察告诉她,如果不是母亲第一时间抱住了宿川的上身,宿川恐怕比她母亲还严重,因为车子撞击到了宿川的这边,而没有撞到母亲所在的地方。

如果不是第一时间保护宿川,母亲应该不会死。

 

“原来你的运动……这么发达。”

说完这句话,她俩就沉默了。

言下之意,他应该很能预见车祸即将发生,而不是让她妈一个年近五旬的妇女保护人高马大的他。

他说:“是我对不起宋姨,我不该让她去送她。其实,我以前对生死很看得开,出事后却不这样了。如果宋姨没有去,死的必定是我。是我,反倒解脱了。”

她不知该说什么。

事情发生半年了,她不清楚她这半年来怎么过来的,每次心痛的时候都觉得事情像是发生在昨天,就是昨天,噩梦般的昨天。

“我只知道她有个女儿,但她几乎从没提起过,她待我像是亲生儿子一样。”他说:“你知道我们别墅有保密协议吗?其实是刘管家定的,为的是宿家的事不让在这里做事的人传出去。”

“我知道保密协议。”

因为签署过保密协议,她妈才从不提宿家的事,只说那家人有个儿子,长得很帅气,人很优秀,但当时也说,若不是因为保密协议,可以带她去那家人家认识一下。

保密协议……

宿家的保密协议,就这样让她与她妈隔离在宿家的保密协议里面,甚至这保密协议,把她与她妈和宿川两个隔离开外。

那时候,她总是会想,她对那户人家的儿子一定很好吧,所以才总是不回来看她。

如今看来,她对他的确很好。

有钱,长得帅气,又这样优秀,对她也好,而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不听话到讨人嫌。

“你又在想什么?”

面前的宿川这样问她。

“我想我妈应该会更喜欢你一点。”

所以才总不回家吧。

想到这个原因,她又觉得心痛不已。

她一边想念着妈妈,一边又埋怨她:为了别人家的儿子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家里还有一个女儿需要照顾。可她已经走了,她无法再对她发脾气质问她为什么那样……可是妈妈啊,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当时应该很痛很痛吧,女儿没有去救你,真是不孝。

她总是陷入这样的循环,最后还是自责到无法抽出这个循环。

她的眼眶里溢满了泪水,她别过头去,不再看他。

“哭了?”他看她:“虽说哭哭也好,但你老是哭。”

“我实在不想再待在宿园……”

这句话还没说完,她的嘴巴就被他捂住,他向门外看去,确定没人后也没有松开她的嘴巴。

“不能让他们知道。”他低声在她耳边说:“在这里好不好,就当是陪一陪我。”

 

她很讶异,他的语气像是请求,但她明白,即使他不求她,她也走不了的。或许他求她,是他本人想要求她留在这里的意思吧。

她也低声说:“除了这里,我又可以去哪里呢……或许为了忘记这些,我可以去打暑假工,可开学之后,又要一个人面临那些,宿先生,这一个月,我在你这里倒是获取了一些,一个月前没有的安全感……”

2月底发生的事故,她已经开学几天了。3月、4月、5月、6月,这四个月她一直在学校里待着,这四个月她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倒是有想过去看心理医生,只是未能成行。

对他的喜欢,也许有惯性使然的成分在:因为她妈喜欢他并保护了他,所以她也会喜欢他,看着他,这样让她有一点接近她妈的安全感。

对他的感情实在有些复杂,难以辨认清楚。

“宿先生,我的未来是什么,一片灰暗,像行尸走肉。”她实话实说:“除了有时候看到你感觉有点帅之外,对这个世界没有其他觉得有意思的看法了。”

“有点帅?”他反问她:“只是有点帅吗?”

“啊?”

他笑了:“连她自己都觉得不仅仅是有点帅。”

“哟,宿先生,这一个月没看出你还有自恋这个毛病。”

“你既然觉得她帅,就待在这每天欣赏欣赏她,也算是调理心情。如果有其他的想法,那说明开始变得正常,也可以为之而努力。”

努力就可以改变什么吗?她的心情乱乱的,她也搞不懂她喜欢他到什么程度,她不该肖想这样的人,环境很乱,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还都摆在眼前。

“脸皮真是厚。”

她吐槽了这么一句,她的脸却发起烫来,不好意思再看他,她只是说他帅,可没告诉他她喜欢他。

此刻她才忽然反应过来,他刚才捂住她的嘴巴……是不想让谁知道,他们?那些保姆管家之类?可为什么不能让他们知道呢?他们会去告诉什么人吗?

她看向宿川,宿川的面容很严肃。一瞬间,她觉得宿家公馆并非像表面上这么简单,宿川对于这件事似乎是认真的,他对于其他的事都是平淡而漫不经心。宿川是宿家公馆的男主人,他还管不了这个他自己的宿家公馆么?既然管不了,那还要这么多的人做什么?

园艺师、保姆、厨师……等等,整个公馆里加起来也得五六十人,这些人似乎在这里做了多年了,就像她妈妈一样。是不是很多年前他们就在这里了?

在宿川出生之前?

34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