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摩诃摩耶》剧组这两天正忙着德里周边的村庄选择取景地,制片人一再表示为了影片相关信息不被提前泄露禁止一切无关人员探访围观,于是陶雪池与墨卿修和Ira的会面只能安排在晚上巨导回到市中心的酒店之后。

从专业角度来讲,陶雪池认同制片方严谨的工作态度。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这种还没见到导演的面就被制片人彻底划为“无关人员”的严谨怎么看也不像好兆头。有了这层掂量,外加刚到德里有些不适应,第一夜她睡得很不踏实,一觉醒来刚刚早上七点。

为了破除封建迷信的思想毒瘤,将不像好兆头的兆头变成好结果,她难得在没有拍摄任务的日子放弃了赖床,麻利的洗了把脸后把剧本从行李箱里翻了出来。

房间的玻璃推拉门外是个宽阔的半开放阳台,阳台上摆了简单的一桌一椅。此刻的德里太阳尚未升起,天空中淡淡的青色看上去很是清爽。渐渐的,太阳升了起来,纸面上的字迹随着天光的放亮越发清晰,空气也随之渐渐变得温暖炙热。

远处街道传来渐渐嘈杂的人声与汽车鸣笛,陶雪池手中的荧光笔在自己要标记的重点段落划过第三遍时,天色已经亮了个透彻。她抹了一把脑门上不知何时被烘出的汗,刚想将笔和剧本收拾进屋内继续研究,身边却是“扑通”一声。

她吓了一跳,低头就见一个老婆婆垂头跪在她脚边,嘴里念念叨叨的不知说着什么。她登时便懵了,回过神儿来便要伸手去扶,可眼角余光却瞥见墨卿修正端着茶杯站在隔壁房间的阳台上看着自己。

这就很尴尬了。

她拉着老婆婆的胳膊想将她拽起来,哪知对方虽上了年纪劲儿却不小,身子像块千斤重的石头般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隔壁阳台上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令陶雪池如芒在背,她想哭的心都有了,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墨总……我……我没欺负她……”

他沉默了一下,对那老婆婆用英文说了句什么。老婆婆口中的念叨停了一瞬,随即向他们行了个礼,这才起身退了出去。

他没再说话。陶雪池看着那老婆婆离开,嘴上没言语,心里却觉得自己被她坑苦了。两人就此沉默一阵,她抬起眉毛偷偷看了他一眼,就见他正倚在隔壁阳台的栏杆上看着自己。

她心里咯噔一声颤了颤,赶紧又把眼神收了回去。

“吓了一跳?”

她犹豫了一下,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她不过担心你对她不满意,按照这里的规矩,她要伺候你起床。”

她一愣:“……她伺候我嘎哈?”

“她是这家的仆人。”他顿了顿:“昨晚Himani没跟你说?”

“……应该……说了吧?”

昨晚他们直接住进了Vikas家里。她刚见证了贫民窟抢鞋事件就进了这么一栋金灿灿的别墅,光顾着在心里感慨这座城市包容力之强与印度人民对黄金的热爱之深了,根本没注意身边的人说了什么。

似乎是她脸上的茫然太过明显,他沉默了一下:“昨晚带你上楼的人,你记住了吗?”

“啊?记住了。”她记得对方是个很漂亮的姑娘来着。

“她叫Himani,是Vikas的妻子。我们会在这里多逗留一段时间,大部分时间会是她陪着你,我有别的事情要忙。”

她又是一愣,随即会过意来,忙不迭应声:“好,我会跟Himani尽快混熟……熟悉起来,您放心!”放心地去住院吧!

“嗯,准备下楼吃早饭吧。”他说:“对了,刚刚Ira和我联系过,他跟Jennifer大概晚上八点回到德里市区,我们直接过去和他们吃晚饭。”

“……好!我一定好好表现!”

她一脸志在必得的冲老板拍着胸脯下保证。可等他端着杯子进了房间,她那点装出来的气势顿时又颓了下去。

Jennifer,Jennifer……业内人士有几个不知道Jennifer!出了名挑剔严苛又毒舌的英国魔女制作人啊!当年兰笙跟这位大大合作的时候两个人在片场天天互掐,战斗性小八卦层出不穷到探班媒体都懒得爆了……

陶雪池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炙热的朝阳,默默在心中划了个十字架。

所谓气场太足的人大概就是像墨卿修这样,看上去斯文有礼,一副大家有话好说的样子,但事实“十里内鬼畜退散,想死的尽管来战”说的就是他。陶雪池天生是个食草动物的性格,不主动招人,但对危险的觉察系统还是相当灵敏的。兰笙那种外放型性格的人她一点也不怕,就怕墨卿修这样的内敛型人才。

而人在不大走运的时候总是怕什么来什么,比如她现在就跟墨卿修一起出差,晚餐时还参见了跟墨卿修一样侧漏着霸气的Jennifer大大。

同样是商界精英,同样是娱乐大亨,同样是人中龙凤,同样是年轻有为,陶雪池觉得,Jennifer大大和墨卿修唯一不同的是,墨总好歹看起来还是个客气的人,但Jennifer大大连客气都懒得装。天生的金发碧眼衬着烈焰红唇的妆容本就杀气十足,那一身公事公办的商务套装更是透出一股“懒得和你套近乎”的冷漠与高傲,就连寡言的巨导Ira在她的映衬下都透出一种国内事业单位传达室大爷般的和蔼可亲。

陶雪池右手边坐着自家老板,对面坐着两尊业内权威,一时间竟有种入了狼窝性命堪虞的紧张感。索性她混了近十年娱乐圈,演淡定多少还是很会演的。

Jennifer大大一脸不高兴的吐槽着德里的天气和当地人对黄金的疯狂热爱;Ira坐在一旁沉默的喝Whisky,只在她说到连吃一周咖喱有多痛苦时赞同的插上两句;墨卿修依旧全程淡笑着,偶尔对Jennifer应和两句,陶雪池老老实实吃着盘子里的东西,偶尔被带到一句也能自然的应了,直至目前应对的也是四平八稳。

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晚饭吃到一半时她心里那点紧张也渐渐淡去。似是因酒意来袭,Ira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他给自己又添了杯酒,放下瓶子时动作顿了顿,他看向陶雪池:“要不要试试?听说印度人不怎么喝酒,我来这里之前特地从苏格兰买了一点带过来。”

陶雪池偷眼瞧了瞧墨卿修,见他似乎不像有什么异议的样子,便痛快答应了。Jennifer察觉到她的小动作,表情有些高深:“怪不得墨会带你出门,原来是因为你乖啊。”说着她又看向墨卿修:“墨,要不要也来点?Ira说的‘一点’可有两箱那么多,过海关的时候我还废了点力气呢。”

墨卿修笑了笑:“抱歉,我不能喝酒。”

“算了吧。中国商人对喝酒都是很在行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她说着冲他眨了眨眼,又看向陶雪池:“你说呢?陶。”

“嗯?啊……通常来讲是挺在行的。”陶雪池还在为她上一句话中的意有所指迟疑,愣愣答过后才察觉自己似乎站错了队。眼见老板那双墨黑的眼睛向自己扫过来,她赶忙补充道:“不过我们墨总最近身体不好!不能喝酒来着。”

Jennifer闻言挑了挑眉,放下酒杯没再说话。倒是Ira清了清嗓:“好了,让我们聊点正事。陶,你看过剧本了吗?”

陶雪池的脊背瞬间挺了起来:“看过了。”

“那你觉得摩诃摩耶离开时,心情是怎么样的。”

对同一个角色,不同人有不同人的理解,但演员和导演对同一个角色的理解是否契合至关重要。她假装若无其事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琥珀色的酒液顺着喉管滑进胃里,将全身血液带的越发炙热。一杯酒下肚便开始微醺,之后不管再喝多少还是微醺,这是她自认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而在微醺之中,她的感觉通常会比往常更加敏锐,就连说话也会大胆一点。

她放下酒杯看着Ira的眼睛:“摩诃摩耶离开时……心里很绝望。当时的社会待她如此,情郎没有遵守他们的约定,而她除了忍受之外别无选择,她……”

“她只能逆来顺受被别人摆弄?有点像你,所以你很有共鸣?”Jennifer打断她,随即笑着起身:“抱歉我不该插嘴,我去趟卫生间,你们继续聊。”

陶雪池没再说下去,Ira也没有再问。餐桌上沉默了片刻。此时,Ira身上响起了铃声。他摸出手机,接起电话前意味不明的看了陶雪池一眼。

她顿时想起国内单身青年相亲见网友的套路打法,如果对对方不满意就给朋友发信号,等朋友打来电话借机逃窜。

她看着Ira,那刚借由酒精飞扬起来的心情瞬间从云端跌落。

自己好像把事情搞砸了。

“对,我在和陶跟墨吃饭。”

“没错,确实,很可惜。”

“但这不是重点,她对角色的理解有些问题。”

“哦,老伙计!你真该直接打给墨。”

Ira对那头说了这么几句,随即将手机递给墨卿修。墨卿修神色自然的接过,跟那头又说了些什么。陶雪池没心思听,此刻她满脑子都是Ira那句“她对角色的理解有些问题”。

自己对摩诃摩耶的理解有什么问题?她不可怜吗?那样的社会环境下面,她不忍受还能怎样呢?

她感觉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了,却又想不起那是什么。正茫然纠结间,墨卿修拍了拍她的肩膀,把手机递过来,却是在对Ira说话:“他想跟雪池聊两句。”

Ira做了个请便的手势,表情中似透着股面对老友时的无奈:“这个老家伙。他说想我们都是假的。”

陶雪池本以为电话是Jennifer打来电话方便Ira离席,但后来电话交给了墨卿修,她便以为是兰笙打来帮她探听情况或者背书的。现在她能隐约从他们的态度上听出那边不是兰笙,但她此时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神秘的电话上,更没心思去猜那头是谁。

她茫然的将电话接过来,屏幕随着手机的移位亮了一下。通话界面上对方的照片让她一愣,她不可置信的将电话贴在耳边:“……喂?您好……”

说完她就见墨卿修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一激动居然冒出句中文来,可还没来得及改口,那头便对她问候道:“嘿,陶,你最近还好吗?”

略显苍老沙哑的男声操着一口优雅纯正的英音,这明明是他们的第一次通话,但对方却像老朋友一样跟她打着招呼。

陶雪池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开了,她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下意识的咬起了指甲。可食指刚伸进嘴里就被人攥住,她懵懵的转头看过去,就见墨卿修的眉毛微微蹙了起来。

“不许咬手,什么毛病。”他将她的手按回桌子上,顿了顿,又像是有些好笑:“你淡定点。”

淡定无能啊老板!电话那边是Daniel啊老板!奥斯卡三冠影帝啊老板!他是演戏演到被英国皇室封了爵位的老戏骨啊老板!他是我男神啊老板!

一系列的尖叫堵在喉咙里,她愣是不知道该先喊哪句,一时间激动的有些热泪盈眶。墨卿修愣了一下,随即竟像是叹了口气。他一手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巾塞在她手里,另一手掰开她的手指将手机从她手中撬出来:“Daniel,你吓到她了。”顿了顿,他看了她一眼,继续说:“或许是你太老了,她不想和你说话。”

她懵了一下,一把将手机抢了回来:“他胡说八道!男神你最帅!你天下……不!宇宙第一帅!”

餐厅里因这一声突如其来的表白陷入了瞬间的寂静,不少人循着声音略显好奇地看过来。墨卿修没说话,旁若无人的抄起刀叉切着盘子里的牛排。余光中,身旁的人后知后觉的垂下了头,羞赧的红晕悄悄爬上了耳朵根,就脸腮帮子也一点点的鼓了起来。

他莫名有些无奈,对Ira耸了耸肩,Ira也端起手中的酒杯冲他比了比。两个成熟男人对迷妹心态的不解与尊重在这一耸肩与一比量中形成了共鸣,而不被理解却被尊重的陶迷妹此刻百感交集。

自己刚刚那一嗓子喊的太突兀太激动,有可能吓到男神不说,更重要的是面试自己的导演就坐在对面,自己这么不端庄的举动很可能会被扣分。

最荒谬的是,她居然说自己的老板胡说八道。

丢脸丢到这个份上,她仿佛能看到自己前途尽毁只能回家种土豆的凄凉晚景。可接到男神的电话,她又觉得这个脸真是丢的令人激动异常。

“陶,谢谢你这么认为,我也觉得自己很帅。”那头顿了顿,继续道:“面试还顺利吗?Ira没有为难你吧?”

“……啊?没有没有!”

她回过神来应着。被男神这样关怀,她一时不知该如何答话。就听那头叹了口气:“Ira这老家伙总有一肚子鬼主意难为人,你要小心。”

她本能地看向Ira,见巨导也正看着自己,她又赶忙心虚的低下头去:“……好……”

“不过在专业上,你还是可以听听他的意见的。他说你对摩诃摩耶的理解有问题,但我觉得这对你来说不是难事。你最近的经历跟摩诃摩耶有些相似,不过你自己可能没有发现,你要给自己一点时间。”Daniel说:“老实说,说你要继续演戏的时候我真的高兴坏了。如果你不再演戏就真的太可惜了,我还记得你去年那部电影,从一个女人的十九岁到九十五岁,那是一个人的一生,你在每个阶段的眼神和情绪都很到位。”电话那头,Daniel顿了顿:“陶,《摩诃摩耶》开拍的时候给我一副你的签名吧。”

“……”她懵了一下,惊讶地看向Ira:“……您是说,您在《摩诃摩耶》里……”

Ira点了点头,听筒里Daniel的语气像是有些失落:“哦,刚刚你说我帅,我还以为你到老家伙那里去试镜是为了跟我合作,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陶雪池从没想过自己会收到来自男神的调戏,一时有些不知如何作答。幸好Daniel也只是为人和善喜欢开玩笑,鼓励了她两句便称不打扰他们用餐,随即收了线。

她挂掉电话,将手机还给Ira后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她愣愣的坐在那里发呆,随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抄起手边酒杯,将里面的酒全灌进了喉咙里。

Ira略有些惊讶地挑挑眉,随即又十分绅士的为她添上了一杯。墨卿修见她喝完酒之后还愣着,直接将她的餐叉塞进她手里:“好好吃饭。”

她回过神来,有些茫然的看着他:“……墨总,您跟Daniel认识啊……”

“嗯,留学时认识的。”

“……”她在心里扒拉了一下手指头:“十多年了啊……可您从来没说过啊!”

“你也没问过。”他说着顿了顿,目光落在她还未来得及切开的牛排上:“怎么,不自己吃,还要我替你切开?”

陶雪池看着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瞬间从迷妹状态中抽离出来,心惊肉跳之余默默抄起餐刀开始切牛肉。

“Ira,你在笑什么?”Jennifer恰在此时走回餐桌旁,手中还端了杯饮料:“我错过什么了?”

“不止你,我也有点遗憾。”Ira笑着打趣道:“陶,你应该大胆一点。天知道我多想看墨给别人切牛肉。”

……别闹了,我们老板可是霸道总裁!霸道总裁您懂吗!气场两米八!让他给我切牛肉不如让他切我颈动脉!

陶雪池心里暗自嘀咕着,就听Jennifer轻笑了一声:“那真是可惜。”

她将手中的饮料杯推到墨卿修面前:“墨喝这个总没问题。Jungle Juice,味道不错。”顿了顿,她歪着头眨了眨眼睛,竟然有几分天真无邪的样子:“起码比柠檬水强。”

陶雪池心里打了个激灵。这玩意儿虽是果汁味道,但能位列十大失身酒之一并非浪得虚名。她觉得老板一个即将换肾的似乎不该沾这东西,可一想到刚刚Jennifer对自己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她又觉得自己似乎不适合再多说什么。而老板大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对自己的身体终归有数,似乎也轮不到她来多管。

她在心中这样掂量着,Ira却忽然开了口:“陶,关于摩诃摩耶,我们需要再谈谈。”

2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