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王曼电话打进来时,丁敏仪刚处理完最后一处监测点的大气污染数据。

注意力从电脑屏幕上抽离,丁敏仪扭动着因熬夜工作而僵硬发酸的手腕,耐心等手机铃响到第三声,然后接通电话。

“曼姐。”声音略微沙哑。

“敏仪,还在实验室呢?”

“嗯。”

“熬了一通宵,报告写好没?”

“快了。”

分析完最后一组数据,整个报告就算完成了,但丁敏仪做事严谨,分析做好后必须复核一遍数据,然后再修改一遍报告中用词用语不恰当的地方,三遍下来,她认为一份报告才算真正完成。

目前刚做完第一遍、最耗费功夫的采集数据分析,等剩下两遍梳理妥当,她看了下手表,现在是早上九点二十八分,心中立即估算出大致时间,得到中午十二点了。

“效率可以啊,昨天下午四五点才风尘仆仆地从林市赶回学校,今天就将一个月蹲守的结果写好了。”

王曼跟她都是夏斌教授的博士生,去年博士毕业后,又一同留在夏教授的大气污染研究实验室工作,两人相处共事将近五年,所以王曼对她的做事习惯非常了解,丁敏仪说快了,那就是完成百分之九十九了。

“曼姐有什么事?”

虽然是认识多年的同门师姐,丁敏仪仍旧不习惯她讲正事之前的客套闲聊。加上她熬夜整理林市观测收集到的大气污染数据,临近收尾了,整个大脑意识还沉浸在未完成的报告里,勉强抽出两三分心思接听电话,略微有些着急。

纵然不耐烦丁敏仪声音跟往常一样温和平淡,没有参杂半分个人情绪,所以王曼没有听出她言语间的催促之意。

“忘记说正事了。有两个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一个是更坏的消息,你先听哪个?”

“……先听坏消息罢。”

“坏消息是夏教授将汇报时间定为今天下午两点,地点在文澜楼一楼的汇报厅,据说还有记者过来。”王曼说到记者过来时,音调明显上扬,情绪莫名激动。

丁敏仪对这个消息一点也不惊讶,昨天她同夏教授一起坐高铁回靖州,路上教授叮嘱她明天务必把报告写好,这是国家启动大气污染防止工作以来,第一次大气污染治理效果汇报会议,上面非常重视。

“嗯,我知道了。

“啊,就这样?太冷静了吧。哦,也是,反正你报告写完了,下午汇报也不会怯场。赵哥和李哥听到这消息时,吓得当场哀嚎,他们虽然比你早回来三天,但进度还没你快呢……”说着说着,王曼又跑题了。

“更坏的消息呢?”丁敏仪打断了她后面的话。

“更坏的消息是,明天夏教授要去常安市出差,参加市里面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启动会。你……要陪同,作为助理。”越到最后,王曼越心虚。

丁敏仪有些意外。

高铁上,夏教授提到过常安,虽然没说为何而去,但她记得,夏教授定下的陪同人员是……

“好,我知道了,曼姐。”

反正她孤家寡人一个,多做些事情,也无妨。而且,常安市有一家奇石博物馆,她慕名已久,这次出差如果时间合适,她想去看看。

王曼通知完两件消息,又跟她埋怨了最近装修婚房如何辛苦,最后依依不舍地结束通话。

丁敏仪挂断电话,思绪立即回笼到屏幕前的分析报告中,她专注地核对着第一遍的数据输出结果,逐句逐字地斟酌报告用语,虽然时间紧迫,她仍然不慌不乱地按照自己的节奏,完成了林市大气污染防治效果分析报告。

最后浏览一遍,确定无误,她点击保存,将报告发送夏教授邮箱,又拷贝到贴身携带的U盘里。

一切准备妥当。

她浑身放松斜靠在椅子上,停顿了几秒,不知想到什么,又重新打开文档,启动连接的打印机,将报告打印了三份,装订好,小心进档案袋。

呼……绵长的呼气,将体内聚集一整夜的浊气吐出去,精神也爽利些,丁敏仪完成了眼前大事儿,慢悠悠起身,走到窗户前,收起百叶窗帘,推开玻璃窗,外面的新鲜空气趁机裹着滚烫热气吹到脸上。

她立在窗口,对扑面而来的热浪视若未闻,漫无目的眺望远处。

实验室对面是一座灰白色的教学楼,楼正门上方挂着“文朔楼”三个大字,侧面墙体上镶嵌了两竖行金色楷体大字——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止于至善。

七月的靖州,炎热非常。金色大字在刺目阳光中仿佛闪耀着灼灼圣光,一如初见时的威严庄重。

十二年前,丁敏仪十六岁,考入靖州大学第四纪地质专业,在文朔楼学习了四年专业知识,尔后搬入现在的实验室,继续攻读硕士和博士,专业方向由地质专业转向古气候学又转向现代气候,直到毕业。如今留校工作,她继续在实验室里,跟随国内气候研究界的泰斗夏斌教授做大气层污染颗粒方面的研究……她放松着思绪,不由地回忆起一路走来的种种经历。

下午两点,文澜楼一楼汇报厅。

王曼、赵生和李山远并肩坐在第二排。

赵生和李山远皆是神色恹恹的模样,通宵达旦工作的疲劳与报告结果达不到夏教授标准的懊恼,两种情绪参杂一起,令他们两个三十岁的大男人,跟两只小鹌鹑一样,萎靡不振地缩坐在椅子上,心中默契地一致祈祷,千万不要让我上台汇报。

王曼没有心思安慰他们,频频朝门口处张望,生怕错过丁敏仪的出现。她的右手边,靠近走道的红色弹性布椅被人按下,上面端放着一只精致的名牌包,这是她为丁敏仪抢占的风水宝地。

一道纤细的熟悉身影终于出现在门口。丁敏仪身穿白色衬衣,下面搭配一条藏蓝色包臀裙,右手上拎着一只轻便耐磨的藏蓝色骁龙手提包,手提包是塑料材质,柔软多变,凸显出里面档案单的轮廓。

同样是熬了一个通宵,丁敏仪脸色看着比两个师兄精神许多,齐肩的卷发蓬松地散在耳边,黑色卷发中露出耳垂上亮色的耳钉,肩颈处柔和白皙,下巴精巧,嘴唇红润,鼻尖高挺,姣好的面庞让人忽视了她略带红血丝的眼睛——唯一的瑕疵。

“敏仪,这里!”王曼望见了她,立马高举手臂,手掌左右摇动,闹出不小的动静,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

当然也包括丁敏仪。

她笑了一下,很淡,怕王曼看不到,旋即又点点头,表示她知道了。然后踩着三寸的高跟鞋,不紧不慢地朝王曼走过去。

“你怎么才来呀?”等她走到跟前,王曼一边收起名牌包,一边问道。

丁敏仪按着将要弹起的红色布椅,顺势坐下,抽出右手边扶手上的棕色小桌板,将手提包放上面,然后才回答她的问题。

“熬了一夜,浑身都是臭的。回宿舍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所以晚到一会儿。”

王曼近距离看着她的脸,觉得她今日不同往日,看上去,有点……

有点耀眼。

大家都说,夏斌教授的学生不仅专业扎实,长得也都人模人样,改变了以往人们对博士生的呆板认识。一群人模人样的学生中,王曼长得最漂亮。所以,王曼是他们这些人当中,第一个摆脱单身的人,男朋友对她一见钟情,两人交往了半年,已经见过家长,婚期定在今年十月一号。

丁敏仪身材高挑,皮肤白净,有点小美女的韵味,但她平常不喜欢说话,做事安安静静,衣着方面通常是黑、白、灰三色的宽松家居服,很少穿亮眼的颜色。提起她,大家常说的夸词是,文献阅读量庞大,论文写得非常漂亮。少有人提及她的容貌。

今日她穿了一身职业套装,姣好的身材展露无遗,脸上着了淡妆,整个人犹如拭去蒙尘的珍珠,一下子夺目亮眼起来。

丁敏仪察觉到王曼认真地打量她的脸,以为是眼底的青色没有遮住,泄露了疲态,有点心虚地问道:

“黑眼圈很重?”

“不是,不是。”王曼连连摆手,“你皮肤真好,白里透粉,没有一点瑕疵,要不是眼珠里带点红血丝,根本看不出熬夜。”

“哦,那就好。”丁敏仪放心了。

今天的会议,她预感会上台演讲。赵师兄和李师兄做事拖沓,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完成一篇漂亮的报告。所以,今天出门前,她特意换上很少穿的正装,略施粉黛,遮住通宵熬夜的痕迹,保证出现在镜头前,不丢夏教授的脸。

丁敏仪平常不喜欢说话,但她做事跟下棋一样,走一步,看三步,将未雨绸缪发挥到了极致,课题组内共事的同事,都喜欢让充当她最后挑大梁的角色,因为放心。

王曼还是盯着她,似乎想说些什么。

“曼姐,你怎么了?”为什么一直看着她。

“敏仪,我才发现你长得很漂亮,就是古代贵族家大小姐的那种漂亮。”王曼语气真诚,世界有人不爱钱财,有人不爱名利,但谁会不爱美人呢。

丁敏仪回了一个淡淡的笑,并不在意这个夸奖。

王曼见她这般反应,便没再说下去,正好门口处响起一阵骚动,靖州大学校长王杨,主讲嘉宾夏斌,还有靖州市副市长,三人在司仪的簇拥下,一道走上高台,蹲守在台下的记者连忙按下照相机快门,啪啪不停拍照。

漂亮端庄的主持人,以字正腔圆的广播腔宣告《大气污染防治第一期成果汇报会议》正式开始。副市长作为重量嘉宾,第一个发言。

“各位同学,大家好。过去国家是以环境换经济,不够重视生态环境治理。现在大气污染已是关系民众健康的重点问题,党和国家十分重视。靖州市作为首都,雾霾十分严重,雾霾导致的肺癌患者逐年升高,我们的孩子生活在雾霾下,我们的亲人呼吸在雾霾下,雾霾是和谐社会的绊脚石,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们都会攻克它!”

激昂的话音刚落,底下响起阵阵雷鸣般的掌声,丁敏仪身形微动,眉头轻轻皱在一起,似乎并不认同他的话。

“……夏斌教授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大气研究专家,带领一支博士生组成的专业团队,埋头苦干,研究大气污染防治的有效措施。现在由夏教授向我们汇报污染防止工作第一阶段的效果。”

夏斌教授坐在高台上,环顾四周,严肃庄重。面前的桌案上,摊放着三分报告,他并没有看,而是目光炯炯地望着台下观众,缓缓开口。

“大气污染确实很严重。我们选择了郑市、高市和林市三个地方作为首次观测点,在工厂附近、市中心和城市高地等多个地方设置大气污染颗粒监控台,艰苦观测一个月,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严格控制工厂污染物排放、汽车尾气排放和煤炭燃料使用,可以在一个月内将空气中的污染颗粒降低百分之十。”

台下再次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

“……这说明政府目前采取的大气污染防治措施是有效的,大方向是对的。这个行之有效的方案将继续在全国推行!”夏教授顿了顿,“但是污染防治工作,不仅仅是科学问题,也是政治、经济问题。这当中出现了一些情况,发出一些不同的声音,我作为科学家,认为应该虚心接受任何不同的意见。”

丁敏仪感觉,台上的夏教授有意无意地望向她,她抓紧了打印好的报告,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下面请我的学生——丁敏仪上台,讲一下她在调研中发现的问题。”夏教授见她神色如常,明白她已经预料到今日的突发情况,她一向是个聪明的孩子。

其实不怪他临时起意。这次汇报,靖州市副市长要过来,学校领导十分重视,整个会议流程都经过严格排练。若王校长知道,他会让丁敏仪上台演讲,肯定会这个环节扼杀在摇篮之中。

毕竟,丁敏仪写在报告中的话,不太符合今日汇报的主旋律。

3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