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包房内的气氛一瞬间冷下来。

叶知秋不喜欢李凯,但刚才的事儿的确怪不得李凯,杜郝运骂的对。

若是让堂堂双叶集团的叶公子跟李凯道歉……

抱歉,那画面太美,叶知秋拒接想象。

满屋的莺莺燕燕在叶知秋挪向杜郝运时,乖顺离开,只剩下一只调戏叶知秋不成、反被将了一军的貌美兔子,呆呆地坐在叶知秋刚才做过的位置旁,脑袋一直垂着,不知道刚才他们的话,她听进去多少。

场面太冷,快冻死人了。

杜郝运夹在叶知秋和李凯中间,左右为难,正巧一抬头,碰上不远处兔女郎懵懂的眼神,心想,刚才我救了你,到你报恩的时候了。

“小妹妹,你过来。”

杜郝运故作亲切地呼唤兔女郎,那语气形态,神似一头哄骗小红帽的狼外婆。

兔女郎原名娟子,初中没读完便进入场子讨生活,仗着人美胆大,混得挺滋润。今天第一次在叶知秋身上踢到硬板子,从未失利的娟子不禁陷入了自我反思中。

待回过神来,咿,怎么三个人都拿眼睛望着她?刚才帮她解围的那位客人,是在喊她么?

娟子难得机智地看了眼四周,嗯,整个包厢,只有她一个女人。那声“小妹妹”果然是在喊她。

兔女郎大梦初醒,一秒进入工作状态,几步远的距离内,纤细的腰肢扭动了十多下。

“帅哥,小妹妹过来了。”还是娇滴滴的嗓音。

戏精十足的做作姿态,杜郝运信心十足地想,喊对人了。

叶知秋不明所以地看他逗弄兔女郎,李凯饶有兴致地看他调戏兔女郎,场面太尴尬,有人肯演一出好戏暖场,当然要捧场。

“小妹妹怎么称呼?”

“娟子。”

“名字挺良家。”

“嘻嘻,我全身上下都良家。”

杜郝运被她这句话噎到,顿了两秒,接着问道:“娟子,你说女人爱什么?”

娟子一听,暧昧地垂低目光,俏生生回道:“当然爱男人了。”

“除了男人,名牌包,别墅,豪车,珠宝?”杜郝运牵着话题走。

“名牌包,别墅,豪车,珠宝,人人都爱,只不过女人更爱罢了。”

“那你听过女人爱石头吗?”

“啥?石头?”娟子惊了一瞬,摇摇头,肯定地判断:“没听过。这女人脑子有问题。”

杜郝运十分自然地对脸色稍缓的两个大男人说:“凯子,听到没,娟子也觉得那女人有问题。哎,知秋,你继续说,老女人对你说什么了?”

李凯先发声,“是,有问题。”

叶知秋接过第二棒,配合地解开卖了许久的关子:“她说,让我八点去接她。因为八点博物馆闭关。”

“她是做什么的?对石头这么痴迷。”李凯接着问了一句。

不知道是对叶知秋口中的老女人的诡异事迹感兴趣,亦或是让稍有缓和的局面更加缓和。

杜郝运怕叶知秋不知好歹忽视李凯的问题,赶忙插一句:“是啊,难道她做珠宝生意?”

“不是。听老爷子说,她靖州大学博士毕业,是研究地质和气候的专家。”

“哇,女博士,第三类人,比老女人还可怕!你这趟差事儿果然不好玩。”杜郝运叽叽喳喳地说。

李凯不知想到什么,目不转睛地盯着手表,问了今天第三个关键问题:“知秋,我记得奇石博物馆周围没什么好吃的馆子,现在都快两点了,你不担心那位博士找不到吃饭的地儿?”

叶知秋很快反应过来,老爷子让他好吃好喝地招待丁博士,他倒好,把人家丢在石头堆里不管不顾。

现在都两点了,打电话问丁敏仪吃过饭没?太假了。

算了,事已至此,破罐子破摔罢。

不嫌事儿大的杜郝运悠悠补上一刀:“我听说读书人心眼子跟针尖那么小,她会不会跟老爷子告状?”

告状?这么一想,还真有这种可能。

叶知秋坐不下去了,站起来,在包房内来回转悠,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

这个时候,头脑冷静的聪明人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李凯不慌不忙地分析:“既然她主动说要你八点去接她。中饭没照顾到,也不算过错。但为了保险起见,你最好电话或发信息问一下,也算尽了地主之谊。有她电话或微信吗?”

“有,都有。”叶知秋暂时忘了看他不顺眼,连忙点头。

“在博物馆那种安静的场合,还是微信问一下吧。”杜郝运难得说了一句正经话。

叶知秋手脚麻利地编辑好信息,发过去,等了半天,不见回复。

李凯猜测她可能看得太入迷,来不及看手机了。

叶知秋心中高悬的石头安稳落地,看得入迷来不及看手机的人,不会是在背后告黑壮的小人。

东拉西扯,绕了一大圈子,叶知秋和李凯之间的小脾气终于解开了。杜郝远开心且有成就感对背后的功臣说:“行嘞,娟子你出去吧。”

娟子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打算弄明白,很听话地退出去,走到门口,突然被一个想不到的人喊住。

叶知秋沉声说道:“出去跟领班说一声,这个包厢,以后指定你服务。”

青铜酒吧这间包厢,是他的私人活动场所,一年的酒水服务费不下百万。指定娟子一人服务这间包厢,不说别的,酒水提成就不下六七十万,是别人抢都抢不来的好差事。

其幸运程度堪比天上掉下一坨金元宝,正巧砸在她怀里。

娟子当然明白这个理,雀跃地应声好,喜滋滋出去了。

奇石博物馆,又是另一番天地。

丁敏仪忘我地投入到矿石的花花世界中,她脖子里挂着佳能照相机,手里拿着笔和纸,神情专注地观察着,记录着,拍摄着……

一块面包,一片巧克力,一瓶矿泉水,中饭简单对付过去。一来是出馆觅食太浪费时间,二来是趁着中午吃饭时段人流量少,她可以尽情地拍照,不怕视线被遮挡。

丁敏仪满心满眼皆是矿石,不知馆外天色渐暗,闭关时间到了。

她快速落笔记下最后一个字,在提示闭关的轻柔音乐声中,一脸餍足地走出博物馆。

潮湿闷热的晚风,立刻包裹全身,唤醒了身体各个器官。丁敏仪发觉脖颈酸涨,双脚脚掌也因长时间站立疼得厉害。

她斜靠在博物馆外的青石墙壁上,脚边放着手提包,趁着等人的空档,舒缓身上的酸痛。

明月当空,美人倚墙而立,本该是一副绝美的画卷。但叶知秋看到她时,只觉得她整个人像脱力了一般,疲累非常,不明就里的人看到会误以为她搬了一天石头。

滴、滴、滴。

熟悉的鸣笛声。

丁敏仪睁开眼睛,视线撞进跑车前排的明晃晃的车灯里。她微眯着眼,手掌遮在眉前,抬着酸疼的小腿,艰难地走过去。

这次没有犹豫,她径直打开车前门,坐上副驾驶。

“你没看手机?”叶知秋突然问了一句。

丁敏仪被车灯晃得眼睛发晕,一时没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

“什么?”

“我说,你没看到我发的微信。”叶知秋这次是肯定句。

哦,手机设成静音了。丁敏仪一身的力气在博物馆内耗尽,此刻坐在柔软舒适的真皮座椅内,身上的懒肉应声出动,很快占领高地,是以,她闭着眼睛摸了摸放在手提包最下层的手机,费老大劲儿拽出来。

手机顶端的绿色提示灯,一闪一闪。

她滑开手机,弹出一条未读消息,是身旁人发来的,内容是:丁敏仪,你吃中饭了吗?

或许是长这么大,除了父母,很少有人关心她一日三餐吃了没,丁敏仪的心一下子变得很柔和,很欢悦。被帅气的小鲜肉关心,不管这种关心是处于何种居心,被关心的那个人出于虚荣心也会欢喜一番。丁敏仪想,我只不过是读书读得久,本质上还是个俗人,看不破肉体凡胎的种种色相。

丁敏仪心中感动,脸色不由得缓和舒展,轻声说:“吃过了,谢谢啊。”

短短六个字,清凉如霜温柔如水,比车外月朗星稀的夜色更加沁人心脾。

叶知秋察觉出她一瞬息的情绪变化,茫然不知什么事情令她突然心情变好,多半颗心还在回味她说的话,清清凉凉,比娟子矫揉造作的声音好听千百倍。

呸!他怎么能拿丁敏仪跟娟子比较。

叶知秋神色严峻地开启自我批评教育模式,全然不知此刻他故作深思的脸色有多难看,特别像别人挖了他家祖坟。

车内一时没有了声音。

丁敏仪见他一副“我家祖坟被人挖了,你不要打扰我”的表情,以为他不情愿这么晚来接她。

其实也能理解,作为叶诚唯一的儿子,他肯定日理万机,每天要处理各种大事、周旋各路关系……哎,确实挺为难人的。

丁敏仪再三斟酌,决定不能这样麻烦人家,于是,她开口唤道:“叶知秋。”

全名全姓地称呼一出口,叶知秋跟电击似地一颤,鸡皮疙瘩从四面八方冒出来。

有人喊他小叶,有人喊他叶总,有人喊他知秋,偏偏很少有人这样直白地喊他“叶知秋”,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熟悉的字,你盯着它看了许久,会进入一种奇怪的状态,会突然不认得它该念什么。当叶知秋三个字,被人十分正式地喊出来,尤其是从女人口中,叶知秋不要脸地承认,他有点兴奋了。

叶知秋笨拙地掩盖他的异样:“咳,咳,什么事儿?”

丁敏仪沉浸在未说出的话该如何遣词造句,没注意到他渐渐粉红的耳垂。

“叶知秋。”她又喊了声,全然不知这句称呼有多大的魔力。“你以后不必特意过来,早晚接送。我可以自己打车回酒店。”

“什么?”画风转化的有点快,叶知秋眼神恍惚,显然没跟上她的节奏。

“你这么忙,还要特意跑过来接送我,叶叔叔……”的心意我明白了。

一句话说了半截,叶知秋突然猛打方向盘,车头急转弯。丁敏仪抓着安全带,半边身子不受控制朝车门撞去,后半截话当然没说出口。

跑车窜进一条漆黑的小道,走至人迹罕至处,停下。

叶知秋眉毛上扬,冷眼冷语:“说吧,你怎么跟我爸告状的?”

老杜说的果然没错,她们这种人心眼比针尖小,一顿饭照顾不周到,就舔着脸跟老头子告状,亏他两分钟前还把她看做光明磊落之人,人长得白白净净,做得事儿忒不地道,竟然告黑状!叶知秋草木皆兵地想。

这回轮到丁敏仪找不着北了:“告状?告什么状?为什么告状?”

接连三个问题,将她懵懂无知的状态展现的淋漓尽致。

她真没告状?叶知秋动摇了。难道是他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叶知秋心虚了。

“咳,你刚才不是提到老爷子么?我,我以为你跟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说你早上一脸老子很厉害的张扬,还是说你刚才一副老子不乐意的跋扈,丁敏仪腹诽,说出来的话却是:“你误会了。放心,我没跟叶叔叔联系,更没告你的黑状。”

“哦。”叶知秋梗着脖子,硬邦邦地说。

“那我们回去了?”丁敏仪望了眼车窗,外面黑灯瞎火,不知在什么鬼地方。

“哦,好。”叶知秋知道他应该给丁敏仪说一句对不起,为刚才的鲁莽。道歉的话溜到嘴边,好像有人拿毛巾捂住他的嘴巴,让他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不上不下,憋屈又难受。

丁敏仪不知道他内心正在经历激烈的天人交战。误会解除了,太子爷、富二代、二世祖、双叶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叶知秋身上的标签再多,此刻他也只是一个怕父亲责骂的小屁孩。

这样一想,叶知秋也没他看上去那样“高岭之花”般缥缈不可及,大家都是凡夫俗子嘛。

高岭之花放弃道歉,他决定换个方式表达心中愧疚,跟她套近乎,聊她喜欢的话题。

女博士也是女人,叶知秋要是动了哄女孩子开心的念头,十个女生有九个中招,剩下那个女人是他堂姐,从小欺负他的叶彤。

“丁敏仪,博物馆里的石头好看吗?”叶知秋装作无意地随口问道。

丁敏仪以为出现了幻听,他在主动聊天?

“不好看?”他再接再厉,眼神更飘忽,语气更随意。

丁敏仪确定了,他果然在主动攀谈,嗯,比早上拽拽的样子可爱多了,于是说:“挺不错。今天逛了三分之一多点,明天继续。”

“明天还去?”叶知秋彻底服了这个女人。

“对,因为边看边记录,所以速度慢一些。”丁敏仪耐心解释。

车里又没了声音,过了许久,叶知秋小声嘀咕一句。

“一堆破石头而已……”

6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