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当时,我正一个人在后门处与一堆纸箱作斗争,天气着实有些凉爽,这样子的酷热难耐足足持续了一整个夏季,现在已是初秋时分。

谢了顶的谢主任从后院朝后门走来,他身后跟了几个年轻人。

这是我第一次见陈凉秋,我轻轻抬头,瞧见他从后门的台阶上走上来。

 

即便身处超市,这样很容易人潮涌动而遇见很多人的地方,我也没有见到过这样清逸的男生,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看他变得越来越高,站到与我相同的平台上,已比我高出许多。

我呆呆地看他,他也顺便看到了我,对我呲牙笑了一下,那么一笑可不得了了,样子实在是太明朗。

他里面身穿白色工字T恤,外搭一件深蓝色格子褂,裤子是深蓝色的工装裤,全然一副过于致命的样子。

喜欢,可能就是一瞬间的事。

不,或许是我总是看得太深,或许是我从他这副玩世不恭的模样里,看出了责任感与藏得太深的优秀,亦或许不是。

 

而我?

我就是很普通的人了,我叫徐盛夏,是这家超市的女员工。另外,我今年已经28岁,是大龄未婚女青年,去年以及去年之前我还对追星这件事相当狂热,喜欢《来自星星的你》里面的都教授,喜欢王凯、胡歌等一切世间帅哥,还幻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终究会成为他们的女朋友。

但我知道自己样貌普通,学历又低,于是我在今年就放弃了那些不太合适的想法,再加上我给自己定了学习的任务,变得有些忙碌,就连明星八卦都懒得关心了。

 

我低下头,继续整理这些纸箱。这些纸箱是昨晚下班前临时搬货留下的,昨天我上的晚班,经理在一旁叮嘱了我今天上班之前要把它们全部弄走。

低着头忽然想起曾经很喜欢的一个歌手的一首歌,叫《箱子》,歌词的内容是这样的:

 

把饼干放进烤箱

把思念放进冰箱

我把自己冷藏在你回来前

冻结我的漂亮

 

把未来丢进旅行箱

把心情锁进保险箱

曾经我们的天堂

只剩我一个人等天亮

 

我有了更大的房子

可以放更多的箱子

可我没有心情写新的故事

……

我是个孤独的箱子

一个无人认领的箱子

 

箱子,结合这首歌看来,这些箱子也是很有趣味的。

我总是这样,总是把超市里的任何物品都想象成有生命的,或许是儿童时期太过喜欢《玩具总动员》,我也幻想一部叫做《超市总动员》的动画片,但我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换做经理,肯定又说我疯了。

五分钟后,广播里响起集合的铃声:

“(音乐)亲爱的易嘉超市的员工,晨会马上就要开始,请大家来F1大堂集合……亲爱的易嘉超市……”

我放下手中的纸箱,把刚才叠得齐齐整整的纸箱放到旁边不挡门的地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朝大堂中心的服务台前走去。

服务台前已经有了不少人……每天都是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已经付了两年时光给这里,我们的员工流动还不算太大,和我一样呆上两年以上的,比比皆是。

若是一定要用“职业倦怠”来形容我们这批人,我大概会笑出声,“职业倦怠”大概只适合形容高端职业吧,像我们这种还不能算是倦怠,也许只是单纯的做腻了,可是,做哪门职业不腻呢。

不过我还与他们不太一样,我喜欢超市,我喜欢这种热热闹闹的感觉,看着他们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选购,我会想象他们回家之后会如何享用这些食物,使用这些物品的,我感到非常满足。

——因为这些物品都是有生命的,所以我由衷替他们感到开心。如此。

 

人转眼就到的差不多了,经理示意秃顶主任点名,于是秃顶谢主任拿出他的花名册,开始点名,点名完等一系列程序之后,经理才说:“大家也看到了,我们易嘉超市的省总部给招聘并了几个新的员工过来,让他们自我介绍一下吧。”

“……大家好,我叫李乐乐。”

“……”

 

轮到那个男生介绍,他向前半步,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语气,细碎的额发不怎么听话地搭在眼前,似乎有些遮住视线。

“大家好,我叫陈凉秋,陈年老酒的陈,天凉好个秋的秋,我今年25岁,今后拜托各位前辈多多指教!”

说毕,还端端正正地鞠了一躬。

 

像他这样浑身散发着慵懒气质的男生,再如何端正鞠躬,大概也没人会相信,就像没人会相信我现在内心就已完全被他所打败。

我从现在开始喜欢他了,就和喜欢霍建华王凯胡歌没什么区别,我喜欢人从来都是没有结果的。

我正在思考今后究竟如何能与他共同多待一些时间的时候,又听到主任在念分配名单。

“……陈凉秋分配到饮品区,暂时跟徐盛夏一起工作实习,盛夏。”

“诶?”

我从震惊之中地抬头,又因为恰恰如我内心之所愿变得微微羞赧。

“今后你带凉秋实习。”

“是,谢主任。”

到底不知是谢/主任,还是谢主任。

 

照例的晨会便散了。

陈凉秋不知何时蹦哒到我的身后,又蹦哒到我的面前:“盛夏姐姐。对吧?”

“呃,对吧?对……”

我有些不知所措,在回饮品区的路上,我想起后门的纸箱,于是调转了方向,低着头打算回到后门,陈凉秋不知我去做什么,但跟着我走。

我们来到后门,我把剩下的纸箱拿起来,折回成二维平面,陈凉秋也照做,我找出盘绳子,打算用绳子把纸箱捆起来,他似乎完全不上手,就和我刚来一模一样,我教他。

“盛夏姐,我们为什么要把这纸箱子捆起来?”

“因为我们要把它们捆起来,五花大绑的捆起来。”

我完全不会回答问题,因为我没有带过人,不知道为何谢了顶的谢主任会把他交代给我?

他挠了挠头:“盛夏姐,你挺可爱。”

“彼此彼此。”

我不知缘何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大约只是恭维,但我喜欢这种恭维,也有别人常说我可爱,也许这两个字听多了就觉得自己真的可爱。

“可怜,没人爱?”

流行了十几年的说法。

“或许。”

18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