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想上天还是眷顾我的,至少现在是眷顾我的。可是下一秒我开始希望老天爷能够忘掉我,在我开着一架“小山羊”差点和一辆宾利车亲密接触的时候我感谢上苍让我及时刹住,可当车门打开出现的是杨乔落那一双戾忍的眼眸时,我真的希望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十分钟。

“你看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的。”半落在我头上的杨乔落的手仍就戴着黑色的手套,我退后一步隔开了和他的距离。他就像是彼岸花,绿叶和它在一起也会被抽吸而消失殆尽。

“杨总,我只不过是来把合并联席会议议程送过来而已。”没错,这个季度的珠宝理念创意设计和销售是和莫氏企业有合作,所以我这个新人自然成为了跑腿兼打杂。我只求可以安静的来亦可安静的走,可现在看来上天也是一个喜欢看戏的“家伙”。

“那就进去,我没有义务当你的邮差!”杨乔落收回他的手,冰凉的语气和从前一个模样。

“好的,杨总!”我说话的语气我觉得很好客气又不失礼貌,把“不认识”这几个字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其实并不想跟着杨乔落的脚步一前一后的进入这样一栋气势恢宏却暗潮云涌的一个属于他的“城池”,大理石地板和水晶灯主次蒂开的灯光在大厅里相互辉映,低调而奢华。莫楠的海报贴满了走廊,原来她改行当模特了,我轻轻摇了摇头浅笑了一下。

“你是在气我,所以才这样?”在电梯里只有我们俩人的空气让我感到有些稀薄,杨乔落这时候才肆无忌惮的靠近我抓住我。

“杨总说什么生气,我不太明白,其实我们也不算太熟!相互之间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我说的这话其实很好,就算是以前我也并不那么了解他,和他确定是算不得熟的。

“我会让你生气的!”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慢慢的松开抓得我发疼的手,他踏出电梯门的时候看我的眼神像火似的焦灼。

记住一个人很简单,可是忘掉一个人却是需要很久,月亮头那时候站在大树上和我说的这句话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怎样的想法,可是现在的我深深的记住了他的这句话和他说话时的样子,我想要是让我忘掉他的的话可能需要一生的时间。我不知道要杨乔落忘掉一个我的存在需要多久,可能我只是他无聊是笑话的对象,连忘掉的资格都没有。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林微烟拿着手里的筷子打了我的头一下,闷声的说“和我吃饭就那么无趣?”

“我只是思考今天妍妍不会又去相亲了吧?你怎么会叫我吃饭?的深远问题。”我一边夹着圆盘里色泽暗红、口感圆润的糖醋排骨,一边打趣他。

“你怎么知道?就我说那些和裴洛妍相亲的对象根本万分之一都配不上她,不知道她怎么就乐此不疲。”烟子用他那棱角分明的小嘴哀怨的说着,还不忘用他那双情长的眼睛看着我寻求着和我的共鸣。

“也许妍妍效仿“唐太宗唬房夫人”的典故,不过想让某人尝尝酸味呢?”我饶有趣味的回给他了一个眼神。

“你是说裴洛妍那只母老虎心有所属啦?哪个男的怎么倒霉,我倒想见识见识。”烟子虽然一副无关甚己的模样,但是碗里的筷子被他那白皙的手指捏的琤琤作响。

 

“愚、愚不可耐!”我默默的给烟子五个字的评价,其实我并不想当他和妍妍的感情向导,只因我觉得感情的事是需要自己去琢磨、领悟然后才得到升华的,可是烟子的领悟力实在是和龟的行动力一样,我真的是无可奈何,不知道当初他是怎么会领悟喜欢我的……喜欢这样一个人妍妍的命真苦。

“你是说裴洛妍喜欢的那个人很愚蠢,你怎么任由她喜欢这样一个不靠谱的人,这还算什么朋友?”烟子似乎想抓着可救命稻草活了似的拉着我的手激动的说着。

“放开,有些事你去点破比我去点破好?若我去跟她说她会觉得我是有些嫉妒,若你去和她说她就会觉得你是以一个男性视角来解读她喜欢的人的确是个憨人。”我一脸严肃的胡说八道然后拍拍他的肩,朝他点了点头。他一脸恍然大悟的相信我的说法,焦急的穿上外套跟我说了句“我突然有个急的案子,你慢慢吃啊!”就像火箭般的冲出了这个看似不起眼但是却拥挤的小餐馆。我笑着看着他的背影,想着他和妍妍两人这么多年的斗嘴、找茬和无理取闹总算是快有结果了。

吃完午饭正想着要避免和杨乔落见面的唯一方法就是少去莫氏企业露脸的我刚坐在我工作岗位上,却迎来了一份我正极力不愿面对的任务。周落凡用他深海般的眼珠瞪着,拿着莫氏企业的合约指着名问我今天在莫氏企业干了什么,怎么突然要把主题设计师改换成你。话说其实我也是很迷茫,后来才回想着杨乔落说的话的意思原来是这么个道理,我只能敷衍的回答也许是那儿的老板看上我的美色,然后以此来推脱这次的设计任务。可是周落凡却拉长了他那本来不凡的俊脸说了句让我吐血的话“那你就再用你的美色负责好此次的全程合作!”。周落凡英文名叫杰森,因为是中英混血所以长了一对蓝汪汪的水眼睛,小胡子告诉我他的中文名是他自己取的,寓意是落入凡尘的天使可是事实上他是跳到凡尘的恶魔,成天的让我端茶倒水还附带给他天天的带早餐,怎么一开始觉得他应该是比较高冷的人现在倒觉得他是个闷骚货!当然这种想法肯定是不能让他知道的。

“你当真要我负责和莫氏企业的接洽。”我言归正传的看着他,心里盼望着个意外 。

“客户的主要要求就是你来担任这次的主题设计。”周落凡看着我,一副我也不希望让你负责的表情。

“可是我才来公司还不到两个星期,对很多事情都还不熟悉。我怎么负责?”为什么生活总是要用难题来考验一个人的耐心呢。

“那就学,现在、立刻学!”周落凡把合约放在我的桌上然后和小胡子们下了命令让他们全部都配合我的工作,然后他们把 这次合作的全部事项都放在了我的桌上,我看着像山般高的文件资料,想着今晚又是个头脑高倍运输的夜晚就感到无比的惆怅。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部门小小的季度设计理念报告会还会劳烦到两个公司的总裁旁听,可事实总是让人难以预测,现在的我拿着我的设计汇总报告站在洛大的会议室无奈的看着分别坐在我左右两边的杨乔落和陵寒。好吧,关于杨乔落在场我能够理解毕竟珠宝生意是他们公司近几年主要盈利的项目,但是凌寒怎么也会参加这种小会议让我觉得不太正常,他应该出现的是关于收购项目公司那种我摸不清出眉目会议才对!

第一次成为项目负责人,就出现这种重量级的领导,虽说我都认识但是压力可是一分半点都不会减少,我依着会议流程解说我设计这次主题的理念的时候不停的用眼睛瞄着这两位的反应,陵寒喝着咖啡还时不时附和着我问一句“恩,不错继续!”“这的确是你的风格。”杨乔落则喝着温氲寥寥的茶半闵着他冷漠唇,眼睛直直的望着我不说话,到是很悠闲。而一会议室的人都战战兢兢的危坐着思考着怎样发言才能既合了总裁的意又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叶小姐的设计是很有新意,可是会不会在佩戴的时候会有不便利的地方?”一个穿的像朵向日葵的女生轻轻的举了一下手,笑容极为缅甸的看着我。

“只要跟客户解释佩戴方法就可以,这是服务的问题。”不等我说话凌寒便接下了这个问题,那个向日葵女生微红着脸看似有些兴奋的微微点了点头。

“那这一季的主题就是以黑色为主题会不会有些沉重?”一个戴着眼镜穿着白衬衫看起来中规的小伙发表了自己的想法。

“黑嵌着火红,更能很好的脱出红的耀眼,应该是以红色为主题。”杨乔落头也不抬的接过了中规小伙的话。小伙恍然大悟的用笔快速的记在他黑色昂厚的笔记本里。看着两位难得一见的总裁不像往日里那么高高在上,竟能对刚来的新员工如此和蔼可亲,坐在其他位置上一直不敢发言的老员工也按赖不住心中憧憬的心情,想着这是一次多么难得的机会啊!说不定能被总裁重用而后便能扬眉吐气了,便纷纷纷如像腊月里的鞭炮一般哔哩啪啦的开始施展着各种的神通。只是我到成了这场会议的局外人一般被晾在一旁显得突兀,本来两个小时就能结束的会议竟生生的花去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我又感到了无比的惆怅。上班的惆怅不比现在的惆怅,加班过后我还是能有成就的快感,可现在的惆怅是我被变成了一个无用的人。

“你准备去哪?”会议室人散后我默默的收拾了我带来的资料,杨乔落和陵寒还是坐在他们的位置上看着我,异口同声的说出我一点都不想回答的问题。

“回家吃饭!”

“一起!”杨乔落站起身到我面前,我看着他退后一步。

“我知道你喜欢的的店,走吧!”陵寒顺势抓着我的手。

“我和那个谁有约了,是吧!总监。”我看着从门口过的周落凡像见着了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似的喊着。然后奔像他站的位置。

“是   么?”周落凡一脸懵样的看着我,被我两三下就推走到了电梯里。

 

“我说怎么今天一个小会议就请来了两尊佛,原来都是因为你。”周落凡冷冷的望着我,然后轻轻的摇着头。

“你是不是和他们俩有什么故事?”见我没回话,他又接着盘问。

“看你在公司高冷的模样原来都是装出来的,这么八卦!”周落凡的那两颗蓝眼珠真是像极了欧美电影里男主角的深邃。

“要看八卦谁了,那两尊佛一个不敢动,另一尊是动不得,今天为你都两两动了,我能不好奇。”他说的玄乎其玄,到把我给弄蒙了圈的看着他。

“走吧,反正你也说了约了我,刚好今天我也没什么约,就一起吃顿饭。然后跟你说说他俩怎么一个不敢动一个动不得。”说着便给我开了车门让我进了他的银色的座驾。

“这火锅怎么这么辣。”周落凡原本一张白净的脸现在被一锅麻辣烫烧得滚红。

“我真没觉得辣。”看着他的样子,我的心里暗爽着叫你平时对我那么毒辣,现在叫你知道什么叫辣。

“我跟你说,莫氏集团现在当家的是杨乔落对吧,传闻他是夺了莫海君的位置而且还把他气成了植物人据说这里面莫海君女儿莫楠还参合了一脚,现在这莫楠就像一只母狮子一样,谁打杨乔落的主意她就会扑上去咬一口的凶残。你说是不是不敢动?”周落凡一边吃火锅一边拿着矿泉水猛灌却也没忘记要给我说故事的承诺。

“再说说我们的老大mstafa,更是传闻又传闻的人物,16岁就能给英国皇室讲课的殊荣,那些个贵族小姑娘个个为他是争风吃醋,他却只是淡笑风云,20岁把集团做得风生水起亚洲第一集团可不是随便吹吹的。据说国外的皇室都想和他联姻都被拒绝了,要是谁动了他不是和各国结怨么,你说是不是动不得。”周落凡说得是绘声绘色,弄得我都不好意思打断他了。

“我看你可以改行了?”平日里他对我呼来喝去的样子和现在一脸不正经的样子真是反差太大,我真是不太接受得了。

“改什么?”他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可以在茶馆里摆个桌子,说书。我看挺适合你,既解放了你的天性,又有钱赚不必在公司里装得正经八百的多累!”我涮着锅里的羊肉说出了我真实想法。

“别闹,我和你说的都是正经的。……”

“采薇,吃火锅都不叫我。”妍妍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身后响起。这么凉的天她倒也不怕身上就穿了条黑色的吊带裙外面搭了件薄的浅绿针织长衫。旁边衬衫配着牛仔裤冒着傻的烟子怒气冲冲的看着她,这两活宝。

“这帅哥是谁,你也不介绍介绍?”她俩又自顾自的坐在两旁,也不管桌子主人的我是否同意。

“我是杰森,中文名周落凡,是叶采薇的主管目前单身,美女不知道你的芳名是?”周落凡也自来熟的自我介绍,还臭不要脸的说自己单身。

“我是采薇的闺蜜裴洛妍,目前也是单身。”妍妍一看见帅哥就忘乎所以的性子一如既往。烟子坐在旁边气鼓鼓的也不说话。

“那不正好,一星半星凑两成斤!”这周落凡汉语学得到是不错,俏皮话说得一溜一溜的。

“周先生还真是幽默。呵呵……”妍妍看着周落凡的样子眼里放光,脸颊微红一脸的含春样,八成是有些动心。

“采薇,裴洛妍又去相亲,你说气人不气人。”烟子完全没有发现刚刚的微妙气氛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她去相亲很正常,你被气才不正常。”我白了一眼烟子,就算妍妍对他的感情浓似火,但是这几年也快被他那木讷的冰给焐灭了。

“他不说相亲还好一说相亲我就恼,你跟他说了什么,他跑来问我为什么喜欢憨人还笑话我是不是找不到婆家这样丢人。真是气死我了!”妍妍说完拿起桌上的水就是干杯。

“你别理他,不过是他问我你怎么天天相亲我就撒了个谎,他还当真了。”我心里暗骂着烟子这傻蛋,眼神看向周落凡希望他岔开话题,他却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场好戏的下半段会怎样开演。

“原来采薇你是骗我的,我还以为是真的,你害我被她泼了一身的水,到现在她都还不和我说话,我这几天都在她身后给她赔不是。”看着烟子这老实又委屈的模样我着实猜不透他怎么给别人打官司的还打得场场的漂亮仗,我开始怀疑这年头的律师是不是质量都惨了假。

“其实吧好朋友之间是要经受考验的。一两个玩笑,我以为以我们的友谊是经得起推敲的,我还拿你们做榜样到处说我们三个的友谊是过命的交情,一般的事儿根本就不是事儿。可你们现在不是让我瞬间打脸么?对不对总监?”我挤眉弄眼的看着周落凡让他帮忙。

“的确,她倒是经常在公司里提起你们的。”周落凡抬起那张深邃的眼睛微眯着。

“是么,他就只是跟我开了个小玩笑,你们的意思是这个玩笑不伤大雅,他可是在我相亲对象面前这么说我的?”妍妍疑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周落凡,烟子满脸哀怨的低着头。

“过命的交情嘛,这些都不算什么。”周落凡夹了一夹菜涮了涮清水放在了嘴里点了点头又附和了我说的话。

“好吧既然采薇都说是个玩笑我就不计较了,但是再有下次杨微烟我就和你绝交。”妍妍指着烟子的鼻头说着。烟子听见这句话总算像经历了风雪的腊梅,终于熬开了花。

一顿饭下来,月色也拉开了它长长的序幕,周落凡接到个电话便起身先走了,走的时候还不忘要了妍妍的电话,虽然烟子再三阻扰但是妍妍还是眉开眼笑的和周落凡交换了微信号。我坐在妍妍的车上想着周落凡的一番话,总觉得好笑,什么不敢动和动不得,这与我有何相干。突然想起我犯事老爹的一句话“生活总是在你奄奄一息时,不断的继续!”

“采薇,我听说你正在和杨乔落在的公司有合作?”妍妍一边开车一边朝我问话。

“开玩笑,就算有采薇也不可能踏入他公司一步。”烟子神色悠闲的在后座上翻看着这一期的八卦新刊,全然没有刚才吃饭的愁相。

“没错,是和他们有合作,我是这次的负责人,今天还和他开会来着。”有时候你以为可以忘记的回忆忘不掉,你以为可以逃避的人避不开还不如欣然接受生活的安排,然后在用力的回击,告诉它这些都不是事。

“那厮也好意思?不行你应该和陵寒说说的,让他重新安排一下!”妍妍突然刹车停在一旁,一脸正经看着我,烟子重后面的坐位上用力伸着头的看着我。

“他今天也在啊!还替我回答了很多问题,看来他很重视这次合作。快开车吧!我今天想早点休息。”我打着哈欠答着妍妍的话。

“你的意思是,今天是一个剑拔弩张的会议?”烟子用他好奇的眼睛寻求的着我应和。

“采薇,你今天没事吧?”妍妍开始启动她的坐骑小心翼翼的问我。

“你在不开快点让我回到我的安乐窝,恐怕真的有事。”我是说真的昨天加了一宿的班到现在都没合眼,我现在是在用意志力克服生理反应。

 

“听说你今天居然为了个小小的季度合作出席了会议?还和莫氏总裁争风吃醋?”颐奈欢坐在医科大学的实验室的一台显微镜前抬头看着望着窗外的陵寒,奇怪他反常的来寻自己。

“争风吃醋?”陵寒皱着眉看着外面幽幽夜色,沿路的银松也被零星的亮光点缀得幽暗神伤的姿态。

“为莫楠?不可能吧,你怎么想的啊?你不是最近挺痴迷那个小丫头么?”颐奈欢一脸惊讶的看着阴晴不定的陵寒,奇怪着他的感情怎么像天气预报一样一点都不确定。

“我看你还是要回家多吃点核桃补补脑!”陵寒扔下这句话便打开门自顾的走了,实验室里回荡着颐奈欢的声音“哎,你把话说清楚.哎……!”

 

11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