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周一见”时刻又来临了,这是我来杂志社的第三周了。当然,第一周只过了一个周五。今天是3月13号。

今天天气还没有那么热,我没有穿昨晚选好的那身新衣服,但穿的是上周网购的一套新衣服,一件十分宽松的奶油色卫衣与一条十分宽松的黑裤子,我把包包放在桌上,打开电脑。

 

虽然我这样努力,就连周末也躺在床上拿着杂志思考问题,昨天下午还抽时间去了打印社,把杂志内部的定位资料打印下来研究,但我仍旧忐忑不安,因为毕竟我毫无工作经验,却装作十分认真而懂得地工作。

我打开了QQ上与余主编的对话框,提交了我的那份近一万字的分析建议。

一瞬间,所有的紧张感一齐聚涌上来,堵在了嗓子眼。

 

我觉得我就像“一着不慎,满盘皆输”那样的小心翼翼。

是呀,我好不容易来到这家杂志社,连我来的原因还都没能分辨清楚……不过,他们嫌弃我水平太差,继而发现了余主编放水让我进来这件事,随后赶我离开,也是很有可能的吧。

这已经是第三周了,我却几乎什么具体的工作都没有接触,还停留在了解杂志的初级阶段。

 

过了一会儿,余主编把我叫去,跟我说:“建议写得挺不错的,我已经发给他们看了。我把探索日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的账号和密码都给你,微博可以一天多发几条,微信的话,一周发两个推送就好。”

听了余主编的话,我一颗悬着的心稍微落了下来,但一听说要管理微博,便又紧张了起来。

余主编知道我是学传媒的。动画设计是属于传媒,但我大学期间却从未参与过任何公众号之类的管理。

我感觉,这一个任务接着一个任务,就像炮弹一样接踵而至,让我应接不暇,我生怕哪一个任务没接稳,出了岔子,他们就会发现我的水平其实很低,低得很。

 

我开始耐心地研究微博,所以这一周我几乎不曾有同吴云星讲话的机会,所以几乎没有与他讲过话,我俩完全像陌生人一样了。

这样也好,我吃过午饭后就去走走山路,故意不见吴云星,拿着千佛山的年票,拾级而上。

沿着小斜路的斜坡走上五十步,就到了千佛山的侧门,检票人员一看我是年票,便不再管我,我进了园子之后,像散步般十分随意地四处游走,杏花都开了,这开的是杏花吧,刚才从小斜坡上来,就全是杏花,杏花白白嫩嫩的,又香,山路的台阶两旁也都是高矮不平的杏树,星星点点的杏花,洒落一地。

园子里的空气太清新了,环境又安静,我望望天,听听鸟叫,坐在石头做的台阶上坐了一会儿,感觉有些凉丝丝的,又站了起来,打算打道回府。

我不会去想此刻坐在办公室里的那个人的。

不会。

 

我走出千佛山的侧门。

这个时候,身后跟来几个穿着运动服、背着旅游包的游客,东北口音问我:“您好,从这边能下去吗?”

“能的。”

我回答说。

“从这边下去后有公交车吗?”

“有的,您直着走,然后左拐就好了……”

 

回答完游客的问题,我感到十分舒爽,这里的环境我已经很适应了,我们杂志社的社长一定很有眼光,居然选择在这么静谧的景区的一角……

 

回到办公室,我写了一首诗:

 

春风

 

感谢春风的到来

因为春风 春风融化了我的尘埃

感谢杏花如雪一般地飘散

因为今年 未能有幸见到白雪皑皑

 

吃过午饭沿着山路

太阳从顶上照下来

春风把杏花给飘散

偶有游人问路

我便笑着

一一回答了他们

 

——2017.3.16

 

 

转眼已到3月17日,又是个周五。

我听见吴云星在与余主编讲话,他说:“该让李汐学着编辑编辑稿子了。”

余主编说:“你自己选一篇文章给她吧,然后告诉她怎么编辑……耐心一点,慢慢来,不要着急。”

我每次听到他们在说关于我的事的时候,都不像在和我有关似的,因为吴云星对我那样冷漠的态度,倒像“李汐”这个人不是我似的。

但我没想到,过了没多久,他就走了过来,站在我身后,两手揣着裤兜。

“我刚刚给你发送了一个txt,你接收一下。”

“哦,文件……”

我忙着编辑微博,还没有看到他发来东西,他这样一说,我才看到屏幕右下角他的工作号头像在跳动。

他看我没有动,便靠近之后伸手过来,越过我,碰到我面前的鼠标。

他几下便点开他的QQ头像发来的文件。

“这是我们的约稿作者‘天途’写的,写的是一篇关于人类会不会移民火星的文章,”

“他是第一次与我们约稿,与我们杂志的风格还是有一些不符合的地方,所以,你要从风格等方面改一下。”

“当然,首先要看一下错字、错词,标点符号之类的问题。”

“再就是,所有的知识点一定要仔细看,不会的可以百度,看一看他写的知识点有没有问题。”

“这篇文章的话,大概占据三页的位置,我们三页大概是2100字左右,他写了2800字,你可以把字数删减一下。”

他站在我的身后,语气很柔和,语速也不疾不徐,柔和得让我觉得匪夷所思起来,大概是刚刚余主编告诉他,慢慢来,不要急。

我俩已经有一周多没有讲话了,那种好多天前喜欢过他的想法又渐渐溢出。

他在我的身后站着,一连说了好几句,我也不能只背着他点头吧。

于是,我回头一瞧他,他也低头看我,大约出于友好笑了一下,但这种笑意在他脸上出现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我俩又恢复到当初客客气气的关系。

“嗯……先就这些吧,你试着改一下,不要怕出错,想改的就改。”

 

周六一早,我便从自己的笔记本上打开WPS,打开他发给我的这篇《未来人类到底会不会移民火星》。

改稿……对我来说有些复杂。不过,我也习惯给自己的小说修文,所以,还是有相似的地方吧?

我只得打开从公司带回的最新一期的杂志,翻看其中的文章,与这篇文章做个对比。

之后我又开始看这篇文章。

未来人类到底会不会移民火星?

天途

类地行星火星

1.火星适合人类居住的证据

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地球上曾经有水,从那块极其著名的火星陨石ALH84001上,科学家发现了它的内部布满了呈球状的碳化物,内含数种磁性矿物质。与地球各类含磁铁细菌体内成分相似。

  ……

2.火星未来可能会变成人类适居行星

  ……

我发现杂志上的普通文章,如果不是主题策划,一般就是一个大标题,之后分为几个小标题,小标题前不用加序号。我们的合作作者显然常常没有这种觉悟,所以需要我们改稿。

而且吴云星说这篇文章有些长,我一看已经3000字。他说三页需要2100字左右就可以。

 

如果我作为一个普通读者的话,这篇文章还是比较容易阅读的,毕竟自己本来就不会主动去看的文章,里面艰深晦涩的知识点,看的时候不自觉的就略过去了,只理解能看懂的内容。

然而自己是这篇文章的编辑,所以自己一定要理解这篇文章,甚至是其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知识点。

想到这些……天哪,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精分,我明明是一个在写【言情/玄幻小说】的网络作者,怎么就一本正经地做起了严谨到这种程度的【科普杂志】编辑?

我很喜欢古代文学,我也写古代玄幻小说。

为了写好玄幻小说,我老家的卧室里还摆着一堆各种各样的经书,我把金刚经背诵得熟练极了,妙法莲华经我也记得很熟,佛教的道教的经书,我都能直接翻译。

当然了,一开始我是看不懂经书的,大一的时候,我喜欢上了纳兰容若,便开始看诗词,后来又开始研究古代文学,我自认为我把古代文学研究得不错,后来甚至还打算考“中国古代文学”这个专业的研究生。

我喜欢古代,喜欢虚无缥缈的玄学,现在却在做完全相反的、关于未来的科普杂志,谨遵科学的科普杂志。

 

我觉得我精分了。

严重精分。

为了读懂这一篇文章,我跑去楼下的打印部,把它打印了下来,回到住的地方,逐字逐句地研究,不懂的单词拿笔划下来,记在小本本上,再从手机上查出有关它的知识点。

已经花去好几个小时了,可我还是只研究好了大约不到1000字的文章。

太费劲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我都不一定能留下来,如果我不努力,更无可能留下来。

面前又渐渐浮现出吴云星的样子,我拿起手机,在“每日奇点”上快速搜索到他的账号,开始“回味”他写的文章,与下面的每一条回复。

我刷新了一下,发现他竟刚刚发布了一篇新的文章。

从这篇文章中,完全看不出关于他所任职的公司来了一个新人妹子的丝毫信息。

文章还是那种完美到不可思议的文章,看不出小编在现实中被任何东西所影响。

真是的,我在想什么呢。

 

吃过晚饭,我实在是不想看这篇文章了,我耗费在上面的时间太久了,便拿起前几天就已邮寄到的《三体Ⅰ》看了起来。

前几页,我怎么看都看不懂,但从后面开始,我觉得,我在看一本神作!

天哪,《三体》真的是我近几年来看到的最有意思的小说了!

神作啊!

我倚靠在墙边,忍不住在卧室里咆哮:“这,真是一部超越凡尘的神作!”

我从床上跳起来:“真是太有道理了!”

我狠拍了几下桌子:“为什么这么好看!好看!”

每一句话,都是这么的蕴涵哲理,每一句话,都像是哲学先知说过的话语,伟大的作者刘慈欣,您实在是令我膜拜不已……

看到激动处,我甚至用水笔划下来我觉得伟大的句子。

可惜伟大的句子太多了,我一时划得满篇都是。

 

激动不已地看完多半本《三体Ⅰ》,又开始回来研究这篇文章的改稿,这两天我一直在家琢磨这篇文章的编辑,没有出门。

 虽然我用心改了稿件,但我自己都觉得不太满意,不知他们看到了会说什么。

 

看《三体》引发了我想要码字的冲动,我居然有点想要写一部科幻小说了,写什么好呢……却忽然想到自己已经半月没有更新小说,打开自己的主页一看,评论处依旧一片荒芜,只有几个月前的一条评论:大大,快更新呀。

我关上主页,闭上眼。

累了。

其实更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起码现在,毫无更新的欲望。

或许我更需要多加学习,积蓄能量。

 

今天已经是3月20日,又到了一个周一,这一周周的过得好快,我背着二姨妈送的MK,精神抖擞地来到杂志社。

还没来得及坐下。

“李汐啊,你过来,坐这里吧。”

“啊?”

我长大了口,震惊地看着余主编,余主编正指着瑾华姐的座位。

她……走了么?

终于调去了她的部门的办公室?

 

我把手里的包小心翼翼地放在桌面,摸着桌板,小心翼翼地坐下,又小心翼翼地站起。

我刚站起来,傻不愣登地看着前方,就看到吴云星进门。

我俩四目相对。

他还没有来得及避开我的目光。

“早啊!哥!”

我说。

他愣了一下,才微微点头。

 

吴云星来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余主编让我调换位置的时候,他还没来,他不会觉得我是故意来到这个位置吧?

我又坐下,脊背微微发直。

吴云星就在我的右手边。

 

我拉开抽屉,打算把自己的几支笔放进去,却发现里面有很多张凌乱的信纸。

我拿出那几张信纸,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一行一行的小字。

 

“不在一个城市,下雨了,没有你为我打伞。”

“受够了这种折磨,我去找你,好吗?”

“我这就要去找你了,宝贝,你等我。”

 

看到了别人的如此私密的东西,我感到很抱歉,于是慌里慌张地把这些信纸塞回原处。

中午吃饭时,我小心翼翼地问晓晓姐:“瑾华姐呢?她怎么没和我们一起来吃饭?”

“她离职了。”

“啊?”

我以为她终于调回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却是离职了。

怪不得她的抽屉里会出现那样的文字,

可我来之后的两个周,她表现得很活泼淡定,完全不像有这样心事的女孩子。

原来那么强悍的瑾华姐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脆弱一面。

可我与瑾华姐才做同事半月不到,她就因此而离职了。

可能有的人,这一生有一面之缘已经很是缘分。

祝她幸福。

希望她奔向的那个男孩子珍惜她。

 

我登上QQ,打开硬盘里自己改好的文档,然后发送给吴云星。

我相当紧张。

 

“题目也改了,小标题也都改了……但总体来说,有点像大学生毕业论文。”

啊?

大学生毕业论文?!

我有些懵,我没想到他会这样吐槽,“大学生毕业论文”是一种什么吐槽?

我的表情一定不太好看。

好像和吐槽说写的东西像“小学生作文”一样也没什么区别。

……但哪、哪里像大学生毕业论文了?

他果然慢慢指着电脑屏幕作出解释:“一共这是分了三段,但是你分段不用每段字数都差不多,你看这一篇改好的,字数还是有多有少的,显得有层次感,不用那么死板。”

“像小标题也是,你的每个小标题字数都差不多,而且每个小标题都用的是破折号,我们也可以用冒号或者不用。”

“你这个标题,我可以改成这样……”

他把胳膊伸到我的面前,在面前的键盘上打字,我蓦然闻到一股清晰又清新的香味,这种香味有些微微的勾人,断断续续地传入我鼻孔里隐隐约约的香。

这是香水味吗?可是我从未闻到过这样说不上来的味道,如果真的是香水,他有这么骚包吗?不,完全不像。

除非只有一种可能,这个香味是来自久远之前的、他的执念。

为什么要让我闻到这种香气……

好讨厌。

我好不喜欢这种“被迫”入坑的感觉,但这些他身上的东西我又的确非常喜欢,真致命啊。

我禁不住捂住嘴巴,此刻他距离我非常近,就在我的身后,他温热的吐气我都能感受分明,虽然我的眼球紧盯电脑屏幕,却什么都没听进去,我讨厌他总这样对我,又喜欢着他的本身,从来没有过这种,讨厌又喜欢一个人,两种极度反差的复杂情绪交叉叠加,这样吗?虽然会使他变得更加立体。

他还在教我,虽然话也不多,但语速刻意放缓,我觉得我好似出现了幻觉。

照他这样严苛的标准,我恐怕是过不了试用期了。

我的水平大概不会进步到他所要求的这样,随随便便就能给文章拟出个能为杂志所用的标题,要是一切都这么简单,恐怕我也不会还是这个三流的、全国上下连10个粉丝都凑不齐的网络作者了。

他或许是有意为难我。他嫉妒这个年轻又有才华的新同事,来同他一块抢饭碗,处于竞争关系。

他或许是。

可,他连我是写小说的都不知道,他漠不关心我,又嫉妒我的什么呢?

 

讲完之后,他问我:“听明白了吗?”

我点了点头:“没有。”

我又说:“似乎是,听懂了。”

他终于憋不住笑了,他极少笑啊,这样看来他笑起来还显得十分单纯而具有善意。

“没事。”

他太爱说这两个字了,但“没事”这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语气,偏偏显得分量略重。

没事,能有什么大事呢,天大的事不过是我最终没能度过试用期。

“慢慢来。”

他又说。

 

下午上班的时候,我又听见余主编叫林平过去,我感到这似乎与我有关,因为余主编极少直接叫人去他的位置。林平走过去,余主编果然一开口就同我有关:“林组长,我看你这一部分选稿,尤其是《》与《》,都不错,我建议你从其中选出一篇来,交给李汐改一下,让她趁此了解一下‘知人’这一块。”

“好,我这就去选一篇,让她改。”

余主编又叮嘱了同样的话:“要告诉她怎样改,要耐心一点,慢慢来。”

我心内开始慢慢打起鼓来,为吴云星的“知天”的改稿,吴云星大概不甚满意,这不好,那也不好,哪里都不对,难道我改的一点优点都没有吗?难道我改出的稿件一丁点都没办法用吗?

我本来就没有信心,吴云星这么一来,我更是对自己失去信心,我又想到了余主编两周之前的放水。

为吴云星的文章用了一整个周末,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一个词一个词地抠,才改成那个样子,而林平哥将要给我的那篇文章,又要给我多久的时间?现在没有周末,大约也只有半天的时间了,天啊。

 

我以前,不,我们以前,总是把杂志想象得过于简单美好,,殊不知看似简单的一本杂志,却要经历那么多的工期,只改稿这一件事就要把我逼疯。

过了一会儿,林平果然来到我的位置,加了我的工作QQ,说他要把想要我帮忙改的文章发给我,他回到座位后果然很快就发给了我文章原件,让我接收,我一看文章本来的题目《红胡子大帝——世纪末的》。

不愧是“知人”啊,是围绕“人”来讲述的科普文章,话说,这个“红胡子”我还真不怎么了解呢!……

唉,杂志,杂志,科普杂志真的是跟别的杂志不一样呢,科普杂志和大百科一样,什么知识都能够覆盖到,这些我所不知的知识,不正是身为三流网络小说作者的我,需要汲取知识丰富自己,并从中获取写作灵感的吗?

科普杂志真是让人不自觉就沉浸进去,神秘、色彩斑斓,充满未知的天文知识、未来科技,这些东西,在我来杂志社之前几乎是我最不擅长的领域。

 

但文章还是要改,经过吴云星的一番指点,我倒真的改得快了许多,在下午下班之前,我就把这一篇文章发给了林平。

但这一篇,却没有吴云星那一篇用心,与小心翼翼了。

 

ps:

8万字了!

8万字万岁!

明天要上12个小时的班,蓝过。

9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