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回到家之后,我和凉姜聊了很多,包括我有点喜欢他的事情,凉姜也并没有把我喜欢他的事放在心上,像那些细微末节的事情,我都没有告诉她。

第二天上班后,我像询问吴云星一般,小心地打开QQ小窗,询问林平。

——夕月:平哥,我昨天下午改的稿件如何?

——林平:蛮好的。

看到这样的回复,我只觉得不可思议,我蓦地长大了嘴巴,盯着自己电脑屏幕上昨日改好的稿件,这样粗放的改稿,真的可以吗?他该是在敷衍我吧。

——夕月:哥,你看有哪里不好的地方,我再修改一下?

——林平:我自己觉得挺好的,不用修改。

看到“不用修改”这四个字我震惊了,“蛮好的/挺好的/不用修改”对于我的评价用这样的词与昨天吴云星的评价,简直是天壤之别!

“像大学生论文/死板/问题太多了”这是吴云星给我的评价。

难道是昨天吴云星指导我之后,我的改稿实现了质的跨越?

那不可能。

量都没达到,哪里来的质?拜托,那之前为止你才改了吴云星的一篇稿子而已。

再说了,再如何跨越都不会差别那么大吧?

 

我对林平的回答感到相当不可思议,转念一想,或许我改得本来就不差。

林平没必要骗我,他一开始就对我很好,把那么秘密的事情吐露给我,导致我更加认真负责的工作与如履薄冰,更何况林平的水平也不差是吗。

或许是吴云星对我故意苛刻。

产生这样的想法后,我总觉得不可思议,我心里很难受,我不愿那样去想他,可事实就是那样一步一步地指向他,我总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

一个对什么都很冷淡的人,又怎么会对我苛刻至此?

 

这样去想他会令我精神紧张,我不该这样去想他,因为我实在是偏心他,我觉得我不能反对自己。

我心里想到的他是那样,现实中的他却是这样。

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我看余主编把身边的吴云星叫了出去,我不知余主编叫他去做什么,等吴云星回来,他依旧没有看我,我瞬间以为和我没有关系。

但我又见余主编叫林平过去,我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看来我也是不傻的,是吧?我忍不住夸奖自己。

虽然吴云星完全不看我,回来的时候目不斜视,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定与我有关。

我有些紧张起来。

 

林平回来好一会儿后,余主编才果然叫我出去。

这句话是不是很拗口?

我跟随在余主编的身后出去,来到茶水间。

此时此刻,茶水间里并没有人。

余主编关上门,对我说:“我问了他们两个,总体来说,你做得还不错,这挺出乎我的意料的。”

我抬起头来,有些吃惊,余主编略微紧凑的五官实在不算好看,看来当初来的时候,他在我的眼中加了特效光圈。

但现在即使他颜值相当低,他在我眼中还是很威严,很有气场。

“但他们也反映你不是很积极,有不会的也不会主动去询问他们。”

“哦……”

我“哦”了一下便放松了许多,但心里又生起气来,我猜林平对我那么好,他是没有说什么的,说这句话的一定是吴云星,什么“不积极”啊,明明是他很冷淡才对!

什么叫“他们反映”啊,明明是吴云星自己一个人!

 

回到办公室,我还是气呼呼的,坐下后忍不住看向吴云星,但他完全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仿佛徐主编刚才和我说过的话同他无关似的。

呵,脸皮果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厚。

 

“真是气死我啦!”我在电话里跟阿春忍不住吐槽:“他说我工作不积极!不问他问题!可他自己明明一副‘打死也不要来打扰我’的样子,他这个人怎么这样,气死我啦。”

“哎呀,既然他吐槽你工作不积极,那你就从现在开始积极一点嘛,多问他问题,把他问烦为止!”

阿春的建议斩钉截铁。

“对的!”我仍旧气呼呼:“我要积极一点,把他烦到实在不想理我为止!”

“没错,就那么做!”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都与众不同了,不知怎么的,如果面对吴云星的话,肯定多了一份底气。

——毕竟是你嫌我话少不问问题的。

——那么我以后会一直问问题,也请你不要嫌烦哦!

我坐在办公桌前吸溜着一袋酸奶,一抬头,嘛,这个怪人来了。

看到他我已经气不打一出来,把昨晚在每日奇点他的账号下等刷新等到很晚的事情忘光了。

 

开始工作了。

我士气高涨。昨天我跟余主编说,感觉自己很多东西都不能理解,自己的知识做科普杂志完全不够用,余主编说我空闲时间比较多,空闲的时间可以用来自学科普知识。

于是上午空闲的时候,我拿出一个新本子,开始自学,有不会的东西都记在本子上。

我一边记,一边逮住不会的就问吴云星——“星哥,‘天球’你听说过吗?”“标题的文字字数有要求吗?”

我想起《三体》里头的北京天文馆——“星哥,你去过北京天文馆吗?”

“没有。”

他冷冷道。

 “哦,可是我好想去啊。”

“黑洞的本质是什么?”

“这个没办法用一句话给你形容清楚。”

……

这一上午,我着实问了吴云星一些问题,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想他从此以后不会再嫌弃我不问问题,毕竟看他已经明显出现了不耐烦的反应。

 

下午的时候,吴云星又让我改一篇稿件,我这次比第一次还紧张,甚至连改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了,就像我喜欢上文学的后来,每次考试要开始写作文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

我接连看了好几遍这篇文章,才慢慢下手,我首先把他要求的“取标题”、“小标题”或者“改稿”要注意的地方给按照他的要求给改好了,后来又改了一些数据不同的地方,我感觉会有不对的地方,百度之后也改好了那些东西。

第二天,他站在我身后跟我说:“这次好多了,不再像大学生论文。”

但我还是很紧张,背对着他的后背紧紧的绷直。

然后他又微笑温柔地说:“没事,慢慢来。”

“嗯。”

 

快到中午的时候,人事科的王姐联系我,让我自己中午的时候去办一张某银行的银行卡。

即便是这样,我也并不相信我能够在这里留下来,只是让我去办张卡而已,并不能说明太多。

但我还是积极地去办卡了,这是我第一次进某某银行,原来这种银行这么高端,办个免费的银行卡而已,客客气气又端茶递水的,让我感到飘飘然起来。

从此以后我就是这家高端银行的客户了,这张银行卡里面会存进越来越多的钱。

是吗?

 

出来的时候,天又阴沉沉的了,济南的天总是这么让人隐忧不止,天气一旦不怎么好,就像永远也好不了似的。

坐公交车回去,公交车是沿着千佛山的山路走的,四站之后回到凯森大厦,我坐电梯直达八楼的公司餐厅。

12点半了,公司餐厅里已经没有了公司的人,尤其是探索日的人,我环视一圈,并没有吴云星的身影。

我深吸一口气,为什么总是不自觉想到他。

而更可怕的是,这种喜欢人的感觉,像是我初中时候偷偷喜欢一个同学一般的心情,我是个成年人了,我不该这样。

已经习惯了同时在一个餐厅吃饭,哪怕他不看我,我一边吃,一边偷偷看着他吃,我就很安心,可是我究竟为何喜欢他,喜欢的不是林平,也不是别人呢?

林平这个人也好幽默,说话语气常常把我逗乐,其他人也都好幽默……

即便是他那样千奇百怪地对待我。

也许只是因为他是我的组长。

 

没有吴云星的存在,我感到这顿午饭吃得十分不知味,在打算收拾餐盘的时候,碰到了经理。在刚来的那几天远远看到他,晓晓姐还跟我提过他,不过我这个人脸盲,又懒得记人,所以至于我面前的经理到底是不是经理,我还无法确定。

他也吃好了饭,把餐盘放在回收处,我没想到他回头看我,他瞅了一眼我脖子上挂着的胸牌。

“你是李汐吗?”

“您是……肖经理?”

他点头:“坐下吧,我想跟你聊几句。”

我未料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瞬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下意识又猛然想起初次来报到的时候,我与林平发现余主编对我“故意放水”一事。

不会被他发现了……

我心里忽然开始抖,上上下下地剧烈抖动,抖成个筛子,若是这样的话,吴云星,吴云星那家伙我将来恐怕是再也见不到了吧……

可吴云星万一本来不知道我是被余主编“放水”进来的呢,他或许都不知道我是为什么走掉的……我不想走的,我不想!

我目前很喜欢这份工作,我不想离开,更不想被逼着现在离开这个地方。

如果我回去跟吴云星说,我不想离开,我还想继续做下去,他会不会告诉我什么……会不会和他们说我真的很想留下来,可我为什么想到要和吴云星说?是因为心底还是相信他吗,还是因为想让他知道我是真心喜欢杂志却因为没有工作经验和学历被刷下去。

我的眼睛不敢直视肖经理,他一脸和蔼地看着我,却没有一丝笑意,他似乎在等我先开口,我实在不知……实在不知该从哪里说起,我是趁机混进来的吧?我是不是要开始声泪俱下地忏悔,忏悔自己即便是余主编忽发善心放我进来,我也该有些自知之明的……

“我当时看简历的时候,看到你是学数字媒体艺术的。你是学艺术的,而且还没有丝毫的工作经验。”

我只能点头。

事实上就是如此。大四时候,我投了很多招实习生的出版社,那些简历都石沉大海。

……“对不起,你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是我收到最多的一句话。

想要进到这个圈子里,很难。

“当时我很犹豫,考虑要不要让你来面试。”他停顿沉吟了一下,继而才说:“可能我忘记告诉人事部了,人事部就通知你来面试,你面试的前一天我又忽然出差了,面试的那天早上余主编被通知负责面试,他给我打电话,我才想起来,于是通知他看着办好了。”

……那该怎么办呢?

我正要打算嗫嚅着说“对不起,还是我不够好”的时候,他却笑了:“听说你是个作家,写作不错。”

作家?写作不错?

我低头猛然愣住了,不,我不是个作家,我只是一个写了八年,却一本书都没能出版的,三流网络小说作者。

我苦笑:“没,我也只是随便写写。”

“喜欢这方面就好,喜欢杂志吗?”

“挺喜欢的,我喜欢和文字有关的一切东西。”

“那挺好,那挺好的。”

 

与肖经理道别,我狠狠地吁出一口气,我太紧张了,我也不知自己紧张的什么。

肖经理不愧是经理,自带的挑剔属性,刚才让我十分不自在,好在他没有说什么觉得我不行的话,他的意思好像是“既然进来了就先在这里工作着吧”。

似乎他一开始就没有让人事部通知我来面试,只是人事部搞错了,通知了我。

果然如此,吴云星那样对我似乎与这件事还是有关系。

 

回到办公室,我如坐针毡。发觉自己喜欢上吴云星之后,我总觉得十分压抑,我可能来错了地方,但若我不是来到这里的话,就什么都没有。

我还是那个没有找到任何工作的三流网络作者。

一切都没有改变。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居然会躲在电脑屏幕后头觊觎吴云星了,在微博上写些感想的时候,我居然也敢以“杂志编辑”自居了。

如果不是来到这里,我不会在这两周之内就变得这么优秀,不会见到像吴云星这样优秀的男生,虽然我还是我,但我的眼界忽然就变了,变得广而阔起来,他们的思想他们的眼界,为何都如此辽阔,而我,以前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当中。

我应当感谢他们,阴差阳错间,我就这样的进来了,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

以后会努力变得更优秀的吧,有了这样好的机会与开端。

也许我还是有机会成为一个好的作者。

起码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放弃努力,哪怕是走不通了,还知道找一下有关书的工作来提高自己的水平。

 

晚上回到住的地方,我照例打开微博刷一刷,顺便把微博的名字改成了“立志要成为一个好的编辑”,这个ID名字太长了,我不过是照例到处去各位喜欢的作者微博下面刷评论,没想到因为这个名字,倒生出了一些万万没想到的麻烦。

一个认证过“青年作家”的人关注了我,还接连评论了几条我的微博,我不得不打开他的资料一看——“男 27岁 某某大学文学系 青年作家 代表作《XXXX》”,于是我在百度上百度了一下他的名字,倒是比我出名多了,起码还出过电子书。

打开这本电子书,阅读了一下,我很看不懂,明显不是我喜欢的风格,我认为不光不是我喜欢的风格,这也不是大众所喜的风格,也并不是一部分小众能够接受的文章。

这种文章是永远都不会有人看的,我想。

我这只是站在一个读者的角度分析这个问题。

我的作者朋友不多,但他们的文章都是我所喜欢的,像写出他这样我根本看不懂的文章的人,我可能会有些抗拒。

但出于礼貌,我还是关注了他,第二天我发微博,他依旧是评论,我没有回他,第三天,我发了一首诗,他依旧评论,依旧快要把我的这首诗夸上天,我没有回他。

没想第四天,他在我之前的一篇关于杂志社的微博的下面问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杂志的编辑。

我顿时挺火大,我感觉就像被人视奸一样,为了消除他想要与我保持“亲密”联络的欲望,我立刻回复他:科普杂志。

他又回我:不知是哪一家杂志社?

私人的微博,私人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一个陌生人?更何况,我只是一个水平不怎么样的小新人,还不想把杂志社的大名说出去。

第五天,我发了我铺好新床单四件套的照片,不过是因为有两个枕套,所以放了两个枕头,没想他评论道:两个枕头,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明白个狗屎!

我分分钟把他删掉了,明明不是科普类的作者,却因为我标着“立志要做一个好的编辑”,在评论下面处处自来熟地恭维我,当然了就这几天,因为这个名字,好多与他类似的作者纷纷找上门来,积极地评论我的每一条私人微博。

于是我赶紧改掉了名字。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作者和编辑难道不是平等的么?有这样恭维编辑亲密联络编辑的精力、时间,还不如去多看书看报充实自己的能力,多写作提高自己的文笔,你写得好,自然有编辑会找到你,即使没有编辑找到你,你也可以投稿,而不是这样拐弯抹角地四处恭维编辑。

这几个人的作品我都看了,觉得确实都不怎么样,这样的人大约是写不出什么好的作品的吧。

这件事之后,我又明白了很多。作为一个编辑,的确是很讨厌用工作之外的时间,与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作者保持联系。

12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