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没有想到,这次的会议就是初审,也就是定稿会。

大家纷纷站起身来,拿着本子匆匆忙忙地走向办公室门口,转眼之间没剩几个人了,林平看向我,问了余主编一句:“李汐还用去吗?”

“去。”余主编说:“你叫着她一块去。”

于是我也学着大家的样子,拿着本子和笔,急匆匆地赶往会议室。

来公司之后,还是第一次参加这么多人这么正式的会,进入会议室后,大家都仿佛变了一个样,是一副副相当严肃的表情。

打开ppt后,余主编做了这一期的简短说明,然后让吴云星上去为自己栏目的几篇打算入选的稿件做陈述。

“本期选稿20篇,定稿4篇,备选3篇。定稿的这4篇分别是《》、《》、《》、《天体——》。”

随着ppt的演示,我发现第四篇其实是他让我改的第一篇稿件。

但已经换成了全然不同的一个新标题,随着他让大家的任意浏览,我发现内容也几乎不是我当时改好的内容了。

全都变了。

似乎只有一两个词还保有我当时修改的痕迹,除此之外,其他全无。

怎么会这样?!

我辛辛苦苦改好的文章,他即便是说不行,也不能够修改得面目全非吧!

我一直盯着他看,台上的他如此沉稳而条理分明,他的凤眼尾巴扫过一些人,唯独没有看我,他就这样忽略了我。

是感到抱歉故意不敢看我?

可我的直觉告诉我又不是。

他并非那样的人。

但现实已经赤裸裸地摆在我面前了,我不想承认,内心深处替他辩解都不行。

我不再看他。

 

等林平上台阐述的时候,我又期待起自己修改的那篇稿件来。

随着第二篇稿件的大标题华丽丽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发现了,题目还是我熟悉的那个题目,内容竟然也,纹丝不变!

林平竟然真的没有骗我!

我当时还心想他会不会是怕打击我,所以安慰我改的很好,但他之后会自己偷偷修改一遍。

然而他却真的没有修改。

并且这样光明正大地放到了台前来!

我惊愕不已地看着眼前大屏幕上滚动的稿件文字,林平的话也随之讲出:“这篇稿件是我们的新人李汐改的,改得挺不错……”

一时间我感到脸面发烫,觉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看我,但其实他们还是在盯着屏幕,无一人看我,我却觉得像自己一人站在了聚光灯下,惴惴不安。

在我不知四肢百骸怎么摆放的时候,忍不住再次看向吴云星,他偌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的屏幕,屏幕上的白光打到他的脸上显得十分静谧匀和。

依旧,不为所动。

讨厌鬼!

 

我又不免在心里生起气来。

为什么林平对我这样好?觉得我的改稿十分好?而他却觉得各种不行?

他就没有为“林平夸了我而他没有夸我”这件事而感到羞赧吗?

我们是同事哎。

而且,你是我唯一的组长。

 

不管怎样,我的水平就摆在这里,该不会忽高忽低、发挥失常,就像写作一样,而我自己都认不清自己的水平。

到底他们两个,哪个是对的?

余主编的话,他是不怎么管我的,吴云星是我的组长……我该不能直接去问吴云星,为什么林平哥说我改得很完美,而你却这样对待我?

我真的很想去质问他。

但我眼前纠结的问题太多了,又不止这一个,他身上重重的谜团也太多了……比如那个女孩。

啊,一想到那个女孩……这可真是讨厌。

凭什么那个人就能在他心中永远留存,而我却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或许就像从前的我,像《何以笙萧默》似的,再也没有人能够进入他的世界。

可我不是从前的我了。

 

会议结束后,我拜托晓晓姐帮我把本子带回去,一个人走向卫生间,刚刚走进门口,口袋里传出手机短信的提示声。

一种莫名其妙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颤抖地拿出手机,看到短信:

来自陌生号码135XX……:

李汐么 中午有时间出来见一面么

看到这,我的手仿佛失去了力气,我的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他没有说他是谁,我却知道他是沈曜。

现实距离当年已经太过遥远,为什么沈曜和我总是不联系,每次联系的时候,却像很熟悉的人一样。

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气,我想沈曜知道我在这家杂志社工作了。

难道他现在也在济南么?

 

我用颤抖的手颤抖地举起手机,用颤动的手指回复了几个字:好啊。

我还是不敢问他是谁,我怕凭他的性格,我一问他是谁,他就要装作不是他而跑掉了。

我用凉水洗了一把脸,之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使自己清醒。

沈曜,我一直很喜欢沈曜。

可我现在……对吴云星……

镜子里,我的眼圈泛起红来,我怕红得太过明显,于是深吸一口气,走出卫生间。

 

一抬头,我看见了吴云星。

他正面对着我,抽着一根烟,我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碰到他,并且是抽烟的他,他的神情似乎很放松,看了我一眼,又看向旁边的窗外:“是李汐啊……”

我却不知所措起来,只说:“嗯。”

“嗯,你回去吧。”

“嗯。”

我认真地点点头。

我不喜欢抽烟喝酒的男生,却喜欢抽烟喝酒的男人,这一点在我的小说《一叶浮沉》里得到了致命的体现,男主叶珩是饭店和会所的老板,能够极好地控制自己,后来却在事情败露之后,再也不控制自己,整日沉迷抽烟喝酒,放纵自己。

当时我自己写完,是很喜欢这个男主,把自己沉浸在那个故事里,凉姜也很喜欢《一叶浮沉》那本小说,不过这本书的书迷却很少,故事也具有局限性,很难出版。

我有一个亲戚开过饭店,我在那家饭店里长大,那时候饭店之类的公共场所还没有禁烟,整个饭店里充斥着烟酒与高级食物的香气……

吴云星抽起烟来的样子,真的有点像我的那本男主,然而他并非我的男主,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不受我控制的男人。

真是讨厌啊。

有了吴云星的出现,我已经把我的男主抛到九霄云外了,至于沈曜……

 

中午的时候,晓晓姐照例叫我去吃饭,而我却告诉她我中午有点其他事情,不能和她一同进餐了。

和晓晓姐走进电梯,我发现余主编、林平以及吴云星等人都在电梯里等着我们两个女生,我忐忑不安地站进电梯,看电梯朝下行去,我才注意到刚刚,人点了1楼。

“我们去山工艺吃吗?”

晓晓姐问身后的他们。

“是的。”

余主编回答她。

晓晓姐之前说的“我们也经常去山工艺的餐厅吃饭”,居然在今天才得以实现。

走出电梯门,我停下来,目送晓晓姐和他们一起走去百步之内的山工艺,我听见林平问晓晓姐我怎么不去,晓晓姐回答“她有点事”。

目送他们消失在我的目光中后,我才反方向地向西走去,200米后,我来到一家叫“coffee”的西餐厅门前。

玻璃与木头结合的门,推起来相当沉重,这一瞬间我仍旧有些发抖,我曾经有无数个瞬间想过,如果沈曜再出现在我面前,哪怕一次,我也要把他留下来。

“您好……”

旁边的服务员小姐还没说完,我便看见了沈曜在遥远的尽头站起来。

看惯了他青葱少年的打扮,这样成熟的男士风格居然显得有些可笑,就像一身成熟的男士风格的衣服穿在一个15.6岁的少年身上,不伦不类。

是我可笑吧,这些年都没怎么见到,心里想的,还是他年少时的模样。

我忍不住低头看向自己的一身行装——zara的短裙、衬衫,拎着mk的包,踩着银色的细带高跟鞋,似乎和学生时代的我差距太大了。

我的心态也变了。

“李汐。”

他还是这样叫我,他喜欢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叫我,以致后来我也形成了这样的习惯。

“听他们说你在这家杂志社工作。”

“嗯。”

“其实我只是今天出差来到济南,见一个客户。”

“嗯。”

“听他们说属你最没有变,现在看来你果然没有变。”

没有变吗?其实每次见到过去的同学,他们都会评价说我没有变,但其实我深知自己变了太多,所以不太爱听这句话。

我变得爱学习了,从一个不听家长和老师话的无脑少女,变成一个在别人看来很努力上进的人,而且是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优秀的人,但其实我并不是。

这些年来,没有变的,大概只有那颗心吧。

 

“今天来到济南,是很突然地想到了你……”他说:“我现在在做工程,今天是来章丘的一家工厂买一些材料。”

还好,看他的衣着打扮,过得起码不算差,以前我总很担心他高中之后走上歧途,担心他以后的生活,因为他家本来的家庭条件就非常一般。那是我最担心的事情。

这样看来,也没什么太需要担心的了。

我俩的性格可能是有些相似,优柔寡断又懦弱,又怀揣小心翼翼的善良。

不适合做情侣吧,但又舍不得他,因为都是太善良又相似的人,这样相似的人很少见,所以舍不得从对方的生活中消失不见。

但是我现在对吴云星……有一种别样的……

 

吴云星,吴云星,我为什么满脑子都是吴云星!我深吸一口气看向窗外,对自己的这种感情感到相当不可思议。

面前的人有些小心翼翼:“说起来……我们吃些什么吧。”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厚重的菜单,我看到他稍嫌长的手指在微微发抖。

“你喜欢吃什么,你选吧。”

他又把菜单缓缓转过来,慢慢推给我。

我打开菜单,觉得内心十分压抑,我仍是喜欢面前的这个人,还是喜欢喜欢他的那份感情,他做什么都是这样小心翼翼,仿佛一切都很脆弱,会打破目前的这种东西,可从前的那些时候,我都在想,只要他说出喜欢我的话来,我就不会拒绝他……

这些年过去,我们还保持着这种拥有感情,却一直在僵持的状态,可真是不可思议啊,没有改变吗,还是喜欢面前的这个人吗?可我听说他后来谈了好几个女朋友,至少两个……

想到他谈过的那些女友,我竟然毫无感觉了……

 

“那就吃……”

看着他小心翼翼,我也不自觉地小心翼翼地掂量起来:“牛排吧,这个西冷牛排套餐。”我对着旁边的服务员讲。

我想到小说里男女主总是吃牛排。

服务员记下了。

“我……这个番茄牛腩套餐。”

“不要饮料吗?”他问我。

“不要了,我不爱喝饮料了,喝柠檬水就行。”

服务员走掉了。

 

“你是不是……”

他停顿了一下。

“什么?”

他停顿了很久才思量着说:“在你那本完结的小说里,女主就爱喝柠檬红茶,男主一看到柠檬红茶就……”

我呆住了,自那之后,我已经更改过好几个笔名,更新这本完结小说的笔名,就是我的现笔名,而他根本就不应该知道。

我害怕由于追问他原因而得不偿失,我向来害怕这个。

“是啊。”

想到男主和女主之间的复杂感情,又觉得莫名痛心起来,哪怕只是虚幻世界里发生的事情呢。

“没想到这些年你还在写小说。”他说:“仅就这一点来说,你似乎就没有变。”

我苦笑:“也不是,刚开始写小说的时候,那么多编辑找我签约,我觉得我马上就要火了,成为赚很多钱的著名作家了,但现在不一样了——”

他看着我。

“现在没有那时候那么信心满满自信爆棚,或许是认清了现实,这个现实才是我真正会获得的东西,那时候觉得全世界都会觉得我写的小说多精彩好看,但现在明白了,也许我一辈子都是个默默无名的作者。”

他沉默。

“那时候你语文就很好。”

“我变了,我变得越来越接近现实。”我说:“我越来越喜欢呆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了,其实现实的社会里也有很多有趣儿的东西,以前我没有观察过,我只觉得幻想中的那个世界很完美,我只愿意沉浸在虚幻世界中。”

很久没有人和我谈过写小说的问题,只有他还算比较了解我,我的话禁不住地多了一些。

 

“杂志社里一定有很多优秀的人吧?可以跟他们学到很多知识……”

“我当初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申请了这个职位。”我想到对我严格不已的吴云星:“优秀的人很多。”

牛排上来了,番茄牛腩套餐也上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吃着饭,没有勺子,只是拿着筷子扒拉。

受他的影响,我也慢条斯理地切牛排,切得极慢,仿佛时间静止了一样。

以前和他一起放学回家的时候,我也总是故意骑得很慢很慢,慢得都要摔下来。

还有一次,他的自行车坏掉了,走着回家,我在路上碰到他,就变成了他载着我回去,我小心翼翼地扶着他的腰,他也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车把的方向,我始终没敢抱住他,他也始终没有说什么其他的话。

对此,只能哀叹一声,时光荏苒。

那时候我还是个表面女汉子,内心脆弱无比细腻无比的女孩子,如今却变成了连表面都变得脆弱无比的女子。

 

沈曜的话还和以前一样少,但他的少和吴云星的少却是不同的,他只是热衷于沉默,而吴云星却是真的懒得说话。

依旧是沉默。

以后我们俩也会这样吗,这一辈子都会这样吗,我在去年写过一篇短篇小说,讲得就是我与沈曜的故事,我甚至想过我也会等,等到他结婚生子也不愿喜欢别人,不过那个故事有个还算不错的结局,女主在32岁那年等到了男主的离婚,终于鼓起勇气给男主表白……

忽然想起,那篇文章我也放在了我的更新网站上,他应该会看过了吧?

 

这一顿饭吃得没滋没味,吃过饭后他要结账,我也没有拦着,这些年来我俩几乎没有过金钱上的往来,让他结一次账也没有什么。更何况,像他这样不言不语,实则很要面子的男生很在意这个。

以前我并非这样想,我只想着证明自己是一个大方的女生,也愿意替对方省钱,但其实并非那样,那样只会伤害对方的自尊心。

走出沉重的大门,他说:“你去对面等我,我去开车。”

历山路尽头再延伸的这一段山路很窄,我走了几步来到对面,看他走向一辆黑色的车子旁,我的眼神很好,一眼就看到是奔驰,虽然有些旧了。

车窗摇下来:“上车。”

我上了车。

“我送你过去。”

 

我小心翼翼地拉过来安全带,卡上,车子四平八稳地平缓行驶,走到路的尽头,左转弯,继续直行,右转弯,是个弯路的单行道。

凯森大厦到了。

由于工作的时候一直很紧张,看到凯森大厦我就下意识紧张起来。

“这里么?”

我不会问他,为什么我没有告诉他,也没有开地图,他就知道杂志社的准确位置。

我点头。

车子在路边的树下停住,车子里的空气微微凝滞,故事和我想象中的变了。

他既然找到了我,就一定有话要对我说。

“我叔叔的公司在濮阳,我现在在跟他跑业务,是承包工程之类。”

我看向他的手腕——他还是这么瘦,瘦得让人担心,与吴云星的瘦不同,吴云星是瘦,但瘦的部分全都是肌肉,每每我看向吴云星的手腕,筋肉分明,都觉得他强有力,像什么东西都能控制住似的。

然后呢?

我忍不住闭上眼睛,有些困了。

其实沈曜比我大两个月,年纪实在是差不多大,那时候总是很想和他在一起,幻想过能够与他一起生活,照顾他,和他说话开玩笑打打闹闹,但那是很遥远的事了。

“那时候我知道你家境很好,我什么都给不了你,所以根本不敢确定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本是玩着手指,听了这句话,挑起了眉毛瞧他:“现在呢?”

他的双手无力地从方向盘上垂下来:“现在我知道你单身,有人说你等着别人给介绍对象。”

对话至此,戛然而止。

如果没有吴云星的存在,我一定会这样接着说:“我俩谈一场恋爱也未可知。”

可是我不知该说什么。

 

此时此刻,我还是很喜欢他,但我不会执念于这一辈子就是他一个人了。

我俩就是这样,朋友恋人什么的,什么都没做成,却还保持着莫名其妙的联系,给不了自己可以保持联络的理由,就这样厚着脸皮地与对方联系下去。

我的手伸向车门锁:“沈曜啊,你以后要多吃些饭。”

他看着我,眼里似乎充满了不可思议。

“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我说。

他忽然抓住我的袖口,这一点令我没有想到:“李汐啊,李汐,再陪我呆一会儿吧。”

他的声音真好听,温暖有余,我也感受到他手上的温度。

“不能了。”

我想哭,我说:“我要上班了。”

 

我十分害怕自己未来会与两个男人纠缠不清。

这样道德败坏的事,是我一个言情作者所不能忍的。

哪怕未来和吴云星什么都没发生,我也要提前留出空档给吴云星。

不然,若吴云星也喜欢我,却知道了我有男友,想必也是不能容忍的。

我……怎么会想到那些?怎么会想到要和吴云星在一起?

怎么会……

我想到吴云星那般深刻五官,又淡漠的神情。

“这么多年了,多这一会儿也没有什么。”

 

我慢慢把自己的袖口从他的指缝间拉出,他只得说了句:“去上班吧。”

我点头,然后关住了车门。

12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