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走进凯森大厦的院门,我的心忍不住怦怦直跳:如果吴云星看到我与一个男子一同去吃饭会怎样……我的心又沉了下去——不会怎样,他一定连眼睫都懒得抖一下。

我既不想吴知道,所以去的时候鬼鬼祟祟,但回来的时候是沈曜一定要送我来,所以将黑色奔驰车停在凯森大厦大院外,这很容易被人看到的,怎么会是这种小心又复杂的心情呢?

我怀着这种心情走进凯森永远旋转不停的高档玻璃门后,才回首向门口的黑色奔驰那里望去——他果真没有走,没有离开,也没有动。

十年,我与沈曜认识已经十年了!这十年间我也认识过些许男子,可那些男子无法真正融入到我的生命中,他们没有沈曜的那些细腻、善良与替人着想,可现今,我也要与沈曜说再见了。

去迎接崭新的自己。

与过去的自己再见。

Goodbye to my yesterday!

 

我昂首阔步地步入探索日编辑部,即被余主编叫去:“我们《探索》忽然有些赠品需要拍摄传到网上,但这会儿摄影师一个都不在,据说你拍照不错,你能不能帮我们拍两张照片?”

余主编说话的语气总是这样客客气气。

“您太客气了余主编。”

我喜欢拍照,所以工作能用到我别的地方的技术不是更好吗。

余主编拿着那些赠品——尽是些宇宙飞船模型、飞机模型、迷你考古工具之类的小玩意儿,我们两个来到摄影部办公室,他“啪”一下打开灯,把赠品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搓了搓手:“李汐啊,我不会用这些东西,你看着用就行。”

我打开了一只相机,是5D,其实我也没有接触过如此高档的相机和镜头,我的相机是650D,学校里的相机是550D,

在灯光和幕布下认真地对几种赠品拍摄完毕,随后我把它们导入到电脑里,余主编明显比我满意多了:“李汐你很深藏不露嘛!以后有这样的机会还要找你!”

照片被他发给我们经理了,原来分管销售的经理就是肖总,余主编在我面前给肖总打电话:“赠品照片我发到你的邮箱里了……这么快吗?哦,是因为我找到人了……让李汐拍的。”

我变得美滋滋起来,此时此刻坐在编辑室里的吴云星不知道这一切,能够做为文字服务的一切都让我觉得很荣幸,哪怕是一点点事,为了杂志。

 

再次回到编辑部办公室,吴云星正坐在打印机桌前等候打印,打印机的纸一张一张从中鱼贯而出,我不知不觉走到他身后,盯着他的侧颜,不知为何忽然想要触碰他的脸,这样平淡而面无表情的脸,摸上去的话应该是凉生生的吧?

他始终没有回头看我,顿了几秒钟之后我恍然大悟般回到座位,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没多久,我仿佛听到打印机“咔咔”的声音终于停止,我瞥见他回到座位,几秒种后,他敲了敲我的桌面,把一摞刚刚打印好的稿件递给我,什么都没有说。

我反问他:“校对么?”

他回了我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仿佛我该多不情愿做校对这门工作一样,但其实由于《校对女孩河野悦子》的缘故,我并不讨厌校对,反而还很喜欢,说白了就是,只要能给我与文字有关的任何工作,我都会非常努力以及沉浸其中。虽然我们是编辑,不大该做校对。

我双手接过一摞烫手的稿件,(是真的烫手啊,而不是烫手山芋一般),端端正正地摆放在桌面上开始了新一轮的校对。

杂志内页,版权页,目录……我忍不住掀起这几页纸张,又“哗啦哗啦”地接连向后翻去——两天前初审会议上幻灯片里出现的PDF格式的预览杂志,居然真的被印刷成了纸质版的样子!

是我改过的文章!

一字一顿,都有我亲手改过的痕迹!

这流畅又十分具有致命吸引力的语气,难道不是一看就出自我手么?

我不自觉微笑起来——我编辑过的文章马上也要登载杂志了不是吗?看吧!曾有无数个杂志社拒绝过我的稿子——不!他们大多数并未亲自出来拒绝我,他们只是把我的稿件搁置一旁,置之不理,放由它石沉大海罢了。

曾有无数杂志社拒绝过我的稿子,现在我却来了一家全国知名的杂志社担任编辑,也曾有数家出版社在我读大四的时候拒绝过我的实习简历,然而现今,我还是走到了这个地方来。

我叹气,忍不住怀疑般地拿起了别人编辑的两页文章与自己编辑过的做对比,然而经过我耐心仔细地审阅之后,判定二者并无太大差别。

一切都似梦境一般。来到杂志社近一个月了,我感觉自己成长得太快了,文笔、喜好、知识面……

 

吴云星给我的这一摞太厚了,今天无论如何也校不完吧……两个小时之后,我看向右边的吴云星。

“今天要校对完这些吗?”

“不用,实在校对不完也没关系。”

这不就是说的今天要校对完的意思吗。

我盯着吴云星的侧脸看,他却不再看我。

可距离下班还剩下不到半小时了……我感到有些焦虑,站起身来,去了卫生间。

我站在走廊尽头的大窗台前,感受着吹来的风,我们编辑部的人总爱站在这里,那些男生总爱站在这里抽烟聊天。

其实我也爱站在这里,窗台下有几个巨大的植物盆栽,从这里看向窗外,千佛山风景区尽收眼帘,还能看见千佛山最大的那个佛像,在阳光下金光灿灿。

 

站了几分钟后我走向卫生间,正打算再出来的时候,听到门外有人的说话声:“……吴云星自身条件倒是没得说,你看那个模样,啧啧,只是……”

“只是对女生太不近人情了……他刚开始来我们公司的时候,多少人喜欢他呢,最后都放弃了。”

“我是真心怀疑他是不是……”

是不是……?

什么?

“我们部门也都怀疑呢,不过又不大像,你看他还是喜欢动漫的那些女神,倒像是常见的死宅。”

“听说他念书的时候有过几个女朋友,好像前女友伤到他了,所以他再也不碰女人……”

 

事情……果然和我的猜测差不多,果然有一个他难以忘怀的人……

怎么会让我遇到这样的事……我不是那个他难以忘怀的女人,却是后来喜欢他的众多女人中的其中一个。

之前我一直觉得也许就我喜欢他吧,不会有女生喜欢他的,而且看他那副对女人完全不绅士的样子,也不一定谈过恋爱,然而他却在学生时期谈过几个女友,而且……公司里都分明随处可见的喜欢他。

我心里顿时变得难受极了……

难受得难以自拔。她们走后,卫生间里又剩了我一个人,我对着水池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说好的禁欲系呢,说好的冰山,为什么还会有过好几个女朋友,还会有一个忘不掉的前女友!

你不是冷血动物么……我实在想像不出他是如何爱人,如何同人亲密的,亲密的时候也是这样冰冷吗。

我感觉我这一瞬间的世界都要塌陷了,虽然早有推测,但并未确定为现实,而今天一旦听到了现实,却难以接受,实在难以忍受他那些过去的存在。

那个前女友……那个女子到底长成什么样子,有什么好的,好到让他……我咬牙切齿起来,简直要爆炸了,我不是这样容易妒忌的女生啊,可是我实在忍不了……

 

等我回到办公室,坐下,看到吴云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脸,气不打一处来,然而又别无他法,我气呼呼地坐下,继续校对。

校对不过十几分钟,便要下班了,我偷偷瞄向吴云星,他对着电脑,还是一动都没有动,难道他不走了么?

——他老是不动,看来我是没办法同他一起下班了。

我收拾起东西来,其他人也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我们纷纷离开办公室,我忽然又想去卫生间,便让他们乘电梯先走了,等我从卫生间出来,想起来今天是周五,我可以等阿春下班,一起去逛街。

于是我回到了编辑部办公室打算拿包走掉,却惊喜地看见吴云星一个人在噼里啪啦地打字,一个人……我环视四周,偌大的办公室,确定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我拿起包的手忽然放了下来,突发奇想地干脆坐了下来。

他看向我:“你还没走?”

我身子转向他:“没有。那个……我想起来要等我同学下班,干脆在这一边加班,一边等她好了。”

“还是那个7点下班的同学?”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

“对。”

 

偌大的办公室就剩我们两个人,可吴云星的存在,还是让人大气不敢喘一口。

“你在做什么啊哥?”

“加班,找配图。”

“哦。”

 我看到他在我们公司买了会员版权的几家网站上搜索配图,然后不停保存。

我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干脆站了起来,走向我们身后的落地窗前:“历下区科技研究所……”

我看着窗外不算远,亦不算近的地方,楼顶有红色的字体。

“什么?”

“我看到了一栋楼叫做‘历下区科技研究所’。”

“在哪。”

“就在这附近。”

然而他并没有站起来看。

 

“你也来公司一段时间了,你觉得这个工作怎么样,还应手吗?”

他居然这样问我。

他这么一问我,我倒来了兴致,我快步走到他身旁,反问他:“哥你觉得呢,你觉得我适合这个吗?”

他不知该回答什么好的笑了,继续说:“这个得你自己觉得。”

你觉得我怎么样啊,你倒是说啊……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的期待落空。

“我觉得还好。”我补了一句:“因为我挺喜欢看书和杂志。”

“哦,我听说你平时爱写诗?”

“嗯,平时是写些东西。”

爱写诗这种事情,一定是咋咋呼呼的,在办公室里叫我诗人,叫的。

“听说你写的是现代诗。我以前也写诗。”他说:“不过是古代的诗词。”

我想起偷看他的空间,里面是以前发的旧日志:

 

《相见欢 小城别》

花落人散清冷,悄无声。烟雨瑟瑟空空庭院风。  往日事,历历清,声犹在,而今陌路冷眼各西东。

2011年X年X日

 

这些大多数的诗词,皆是在怀念过去,尤其是这一首。

而今陌路冷眼各西东……

还是那个女人啊……

 

我还是想问他,关于他现在到底有没有女朋友的问题,我忍不住走来走去,最后终于是开了口:“哥,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一瞬间,我感到空气凝住了,是不是触碰到了他的隐私呢……而且,这样问他会不会怀疑我……

“……没有。”

他犹豫了一下,才回答。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我也总是怀疑他现在有公司里不知道的女朋友。

“那你谈过恋爱吗?”

我如此试探道。

“谈过。”

“为什么分手?”

“因为异地恋。”

他居然苦笑,嘴边似乎挟带着无尽的讽刺。

“大学同学吗?”

“不是,高中同学。”

他把这件事就这样清晰地陈述给我,咬字清楚,语气深沉,带有无边的恨意。

高中同学,哦,是大学时期的异地恋。

学生时期的恋情,一定是他心尖上的一根利刺。

 

居然也会有人甩他啊。

呵呵。

他这样仇恨,一定是那个人因为异地恋而同他分手。

我一瞬间想要大笑出声,他这样的人居然也会像普通男人一般被甩,那个女孩子甩了他,可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啊,我钦佩她,在她眼中,吴云星在我眼里这样完美的男人,也不过是个毛小子罢了。

也让他品尝一下爱而不得的滋味。

爱而不得……

这四个字,也常在我的上一本小说中出现。

 

“那你现在再把她追回来啊。”

说此话时,我语气轻松无比,却着实有些痛楚。

“你觉得……哎,”他回头看我,又是苦笑:“如果你,如果你的前男友要来同你复合,你会同意吗?”

我站在落地窗旁,背对窗户,朝他死命摇头:“不会的。”

“那就是了。”他无比冷静地说:“破镜,不可能重圆……”

 

我从未预料过他会如此惦记他的那个女人,即便是在卫生间听到她们的八卦,也只是觉得夸张,现实中,谁会对谁念念不忘呢。

《何以笙箫默》中的一切顿时向我喷涌而来,此时此刻,我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在疯狂地嫉妒那个女人,或是恨。

他也是恨,不过是爱。

 

尽管这样,尽管内心这般痛楚折磨,我表面还是云淡风轻,我轻松得很,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对我表现得像是一堵墙,为什么他总是那样对我,毫不留情。

其实他很明白的,所以不能那样对我。

一点点,都不能。

 

“弄完了,我们走吧。”

他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

我们?这样的话从他口中说出还真的是罕见啊。

在我印象中,这样的措辞他或许都得在内心中掂量一下。

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他的语气温柔多了,起码像是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了。

我拎起包来,看他关上电脑,打完卡,关灯、最后站在门口那对我说:“走吧。”

 

走了。

我背着包出门,看他认认真真地锁住办公室大门,还晃了一晃。

确定关好。

我跟着他一起来到电梯门口。

只有两个人一起……我是如此小心翼翼,走出电梯,再走出凯森大厦的院门,我跟他向东边走去。

刚才说的话太多,这会反而不知该说什么了,而他一直沉默不说话,我终于忍不住问出口:“哥,你的生日,真的是12月21日吗?”

他QQ上显示的生日,没想到和沈耀是同一天。

不可能的。

世界上没有这么巧的事。

然而,自己的生日,又怎么会搞错?

他本来没有看我,只是一直目视前方的路,我说完这句之后,他顿时惊讶地看我:“你连这个都注意到了?”

“也不是,我看你QQ空间和微信都在每年的不同时间说了生日快乐……”

然而这些时间虽然日期不一样,但阴历却是同一天,那就是正月十四!

可怕的是,我的生日就是正月十四!

我的生日他在往年的每天都在说生日快乐,可以前他从不认识我,然而他的生日又显示的是沈耀的生日,12月21日!

 

过了好久……其实在我心中是好久,他才轻松地笑说:“我的生日其实是3月7日,是我不想让同事替我庆生,才随便选了个日子。”

是呀,是这样啊?

所以和沈耀的生日,其实是一个巧合么。

可他为什么又要在每年的正月十四日,我的生日那天,认认真真地说,生日快乐呢?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我却不敢想象,不敢试着去想正月十四在他心中是谁的生日。

 

是啊,我很关注你。

你刚才似乎是被我的关注吓了一跳呢。

我俩走到去往千佛山西门的小路,便分道扬镳了。

“再见了。”

“再见咯星哥,路上慢点哟~”

他没有回头,依旧步伐坚定地朝前走去,我的热情告别似乎对他一点儿吸引力都没有。

直至人影消失不见,我才朝路口的另一个方向走去,在路上我想哭,却哭不出来,我想笑,却又有些想哭的。

仅离开这一点点就十分想他,想要追回去,看看他还在不在千佛山西门的那个车站,想继续跟他说话,想问问他饿不饿,等会儿去吃什么。

我们一块吃吧!

 

怀着这样的心情,我走到阿春的美术培训机构门口,拉开推拉门,同她的校长打招呼。

“阿春在上课,你先在这里一坐吧!”

我坐立不安,但也还是坐下了,我拿起手机刷微博,自从我改掉微博名字,整个世界又清净了,我惯常刷新“朋友圈”的新功能。

我点开“发微博”的图标,拇指在屏幕上飞速动了几下,编辑框内顿时出现一行小字:

我害怕自己喜欢上你,十分害怕。

我特别害怕。我第一次这样害怕自己喜欢上一个人,因为我看清了目前的状况,虽然很多事情并不清晰明了,但如果再往前走,会步入泥潭,越陷越深。

也许,在他身边持续下去,我会越陷越深,但我好不容易进入到这家杂志社,才仅仅一个月不到,我进步了太多,如果照这样的速度进步下去,我会进步更大更多,所以到此为止我万万不能离开的。

可我对他本人越来越感兴趣,对他的事研究得越来越深,像个侦探一样。

晃过神来,我已经把这条微博发出去了。

1秒,2秒,3秒……

3秒钟,就有了3条评论——

X雨:谁?

钱莳:谁呀?好奇

刘XX:哪位帅哥呀

我回复X雨:人。

回复钱莳:男人。

回刘XX:你不认得。

这个情况看来,关注我的朋友甚至是寥寥无几的粉丝都知道了我喜欢上人。

刘XX回我:哇塞!能听到你说感情的事实在是太少见了,太阳啊,打西边出来了。

 

我没有再回他们,之后终于等到阿春从教室走出,等到疲惫的我开心地迎上去,却看到她开始不停地跟孩子家长们交流,我只得尴尬地站在一旁看她。

“……小明今天又有进步啦,建议他还是在家多画几幅练习……”“您是轩轩的家长吗?轩轩这节课听话得多了,能坐住了……”

我在旁沉默地观察她,心想我俩的工作差别还真是大呀,我们杂志编辑的工作就是整日坐在电脑前与文字打交道,一坐一整天,也不怎么说话。

10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