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我还特意配合着新发型打扮了一番,换上了上个星期才买的一套新衣服,随后戴着墨镜去了杂志社。

真是的,越来越喜欢打扮了,又不是做时尚杂志。

一进编辑部的门,在场的几个人惊讶地看着我,纷纷问我:“你昨天做头发了?”我微笑点头,然后回到座位上。

我才坐下,就看到吴悠哉悠哉地从门口走来,他并未看我,我也没看他,我明明是做了新头发,这么明显的变化,并且大家都说好看,他却连看都不看我。

他也才坐下,我一抬头,看见金应走来。

我心想,天哪,他该不会是朝我走来的吧?我和他的关系还没这么好吧,假如他主动来找我被吴云星看到,他又会怎么想。

金应居然真的走到我面前,他的声音很温柔,完全不同于吴:“我找你,有点事。”

我还没站起来,他惊讶地问我:“你做头发了?”

“嗯。”

“好看。”他又重复了一遍:“挺好看的。”

旁边的吴云星明明听到了,却连看都不看我们,仿佛没有听到似的。平常去吃饭的时候,他不是还经常和金应在电梯里聊篮球吗。

我站起来,随金应走出编辑部,妈呀,余主编。

“你找李汐做什么?”余主编笑着问金应。

“我们摄影组有点东西想送她。”

啊?

我也只是因为余主编让我去拍照才去的,修图也只是工作的一部分而已吧。

余主编长长地“喔”了一声,居然直接说:“是不是某些人红鸾星动了?”

红鸾星动?

余主编怎么这么敢说啊,真是的,也不知道办公室里的吴云星有没有听到,其他人有没有听到。

我从没想过金应对我有什么,毕竟他比我大出五岁,余主编这样一问完,我立即神色尴尬,金应却面色如常,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直接说“那我带她去了”。

金应不会喜欢我的,我悄悄地看着金应,试图从他的表情上看出究竟来,然而金应毕竟是已经三十岁的人,我什么都看不出来。

他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继续带我走到摄影组,房间里真的是乱极了,什么鲸鱼模型啊,也许是拍摄道具吧,月球模型。

各种各样的宇宙飞船模型,我现在居然一眼就能看出它们的型号来。

有长进。

我走到模型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摸着月球模型,这个模型可真逼真啊,拍摄下来一定更像真的吧,其实我本来就很喜欢“月”,或许因为现在自己叫“夕月”,所以处处想着月亮。

“看来你很喜欢科普啊。”

“是啊,很喜欢。”

我几乎已经把自己沉浸进去,越来越。

但其他人似乎没有我对科普这么狂热。虽然他们杂志做得很好,每个人也都博学多才,就像《校阅女孩》里一样,很容易就进来的人,似乎更多是把它当作一份比较上手的工作。

 

他走到工作台前,拿起一个纸袋递给我,我接过来。

“XX牌的小零食。”他说:“其实是圆姐给你买的,她说代表我们全组送你。”

“啊?”

“拿着吧。”他递给我,另外又给了我另一袋糖,似乎是巧克力糖:“这个是我给你的。”

XX牌的小零食可是很贵的,我就吃过一次。

感谢过金应大哥和其他前辈后,金应跟我说“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回去了”,我便回到了办公室,但怎么都觉得芒刺在背。

我拿着金应给我的零食袋子回到办公室,吴云星竟然还抬头看了我一眼,只是表情依旧冷漠,

 

 

下午下班之前,大学同班同学刘梦媛在微信上给我发消息,意思是我重新回来济南城工作,她还没请我吃饭,要晚上请我吃顿饭。

刘梦媛是个大美女,已经是附中的在编老师,我在大学的时候和她关系还不错,所以一直有联络。

没想到,晚上我去的时候,不止有刘梦媛,还有另外两个男生。

我们在星巴克门口见面,刘梦媛只跟我介绍说这他们一个是同事,一个是早就熟识的朋友。于是我们四个一起逛街,我跟这两个男生完全不认识,所以十分放不开,小声埋怨刘梦媛怎么会带来两个陌生的男生,逛起街来一点都不爽。

“那个同事正在追我。”她小声告诉我:“我本来比较烦他,拒绝过多次还是这样。他约我吃饭,我跟他说晚上要和朋友出来吃饭,朋友是女生,他觉得我骗他,就说‘跟去没关系吧’什么的,我只好带他来啦。”

“喔。”

这样。

那另一个呢?

另一个男生感觉还挺不错的,一直笑吟吟的,十分热情和好说话的样子,没有一般男生的高傲,比如说某个人。

想到他,我的心里,竟多余出一丝难过。

别想了,他明明不喜欢你!

我现在,已经开始学着自我麻痹。

 

 

“我叫齐裕恒,裕是焦裕禄的裕,恒是恒久的恒。我听说你是一个大作家,现在在‘探索日杂志’工作呢,我很喜欢看那本杂志。”

大作家?!

我忍不住笑出声,我看向刘梦媛,刘梦媛古灵精怪地对我眨眼,我反应过来说:“噢,不是什么大作家,比较喜欢写作罢了。”

吃饭的过程中,齐裕恒对我一直比较殷勤,想都不用想,我猜他想追我,我可是写言情小说的人。

可是,大学这四年来,因为懒得打扮,整日沉迷写小说,再没人追我,我也乐得自在。

转眼间,距离中学时代收到很多信件相比,已经很遥远了,如今又有男生这样对我殷勤备至,我倒受宠若惊,心里有些惊慌失措,但我表面装作十分淡定坦然。

我心里想,这段日子是怎么了,自从来到这家杂志社工作,感情的水闸像又重新开了一样,我想到沈曜,因为吴云星,沈曜已经被我拒绝掉了,我又想到金应,也许是我的错觉。

怎么会有人喜欢上我这种奇葩呢,中学时代有人喜欢我倒也罢了,那个时候长得可爱,性格开朗,家庭条件好所以穿得也精致流行,本人也热衷打扮,而现在,虽然性格依旧大大咧咧,但已经懒得搭理陌生男子,成年后的我,颜值已经严重下降,既不浓妆艳抹,也不性感,无法吸引男子,就连中学时代的可爱也随着年龄不再怎么显现。

不会有人真正喜欢我的,他们不会了解我的,除非沈曜。

想到这,我便觉得他刚才所说“我也喜欢看《探索日》”只是为了同我套近乎的客套话,于是便问他:“你为什么喜欢看《探索日》呢?”

这么一问,果然就把他问住,支支吾吾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其实如果是喜欢看书的话,这个答案还是很好编造的,很遗憾,这也说明他平时根本不看书与期刊之类。

我见状立即转移了话题,不再为难他,他性格似乎也大大咧咧的,并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依旧为我倒饮料、盛菜,积极有加。

但现如今,男生在我的眼里,会自动被分为看书的和不看书的,看书的从100分慢慢减,不看书的,就算了。我想过很多次,其实我的这种加减不算高,毕竟我自己不仅仅是爱看书,我极度喜欢写作,如果男友或未来的丈夫不能聊书,那还不如单身。

吃过饭后,刘梦媛居然说家里有事要早回去,那个追她的男生一定要送她,被她拒绝,只剩下我和齐玉恒面面相觑。

 

从恒隆广场出来,沿着繁华的泉城路向前走,因为我对齐玉恒没有任何感觉,倒也没什么尴尬之处,反而是他,我看出他有些不知所措。

“我在XX公司上班。”

XX公司啊,是家国企。

“听说你是小城人,我姨夫老家也是小城的,听说小城的人都很聪明,我也认识几个小城的人,都很聪明。”

听到人夸自己的家乡,心里还是挺开心的,不过他的这句话和刘梦媛曾经跟我讲的一模一样。

 

虽然昨天已经决定“从头开始”,但那只是决定放弃吴云星,还没有准备谈什么恋爱,对吴云星极度喜欢的我,暂时还没办法喜欢上其他人,就像喜欢了多年的沈曜一样。

与齐裕恒挥别,坐在回程的公交车上,看着远处灯火璀璨的泉城广场,我感到一阵又一阵地揪心,想到冷淡又孤索离群的吴云星,我觉得他太孤单了,只想多跟他说说话,但想到他曾经的女人,我就难以忍受。

闪烁的灯光不断从外面照进黑暗的公交车内,公交车内闪现出一片又一片的五彩缤纷的景象,公交车里面没多少人了,我看着路边一闪而过的情侣,内心始终无法平静。

 

回到住的地方,我才刚刚躺下,就收到刘梦媛的微信视频邀请。

“喂!”她穿着浴袍,大概是刚洗了个澡:“怎么样嘛,我本来是想把他介绍给孙XX的,今晚不过是个巧合,没想到你竟然做了头发,今天的你好漂亮,完全把齐裕恒给迷住了呢!”

……漂亮,完全把他给迷住了。

吴云星的话,是不会这样想吧,不然他也不会一眼都不看我。

我竟然还是喜欢那样的吴云星,再漂亮的女人他都不看一眼的,就像对女人完全不感兴趣一样。

我竟更喜欢那样有克制的男人。

“啊……”我有些无语:“他不爱看书,我不喜欢他。”

刘梦媛大概没想到我是这种态度,毕竟齐裕恒这样的男生,光看外表的话,能找到至少像刘梦媛这样漂亮的女生做女友吧。

“哎,你这人怎么能这样!”

“我并不急着找对象。虽然齐裕恒看起来很好。”

“你——”一向平和的刘梦媛竟被我气得说不出话来:“你是不是还在喜欢着谁?哎呀,像你这样写小说的人,我真是捉摸不透。”

“是啊,我喜欢我们公司的一个前辈。”

我无奈地叹口气,是无所谓的语气。

“啊!”刘梦媛惊讶了:“好多年了,我可从没见你喜欢过谁。你们在谈恋爱吗?”

“没有,他不知道我喜欢他。”

他如果知道我喜欢他,会是怎样的反应?

跳起来,指责我:“李汐你不能喜欢我!”

吗?

似乎是这样的,我连喜欢都不能喜欢他,否则他就会对我很不满意。这是对他的一种玷污。

 

我把胳膊搭在额头上,忽然想起今天白天金应对我的态度,于是把金应的事也跟刘梦媛说了,我说我不怎么相信金应会喜欢我,因为据说金应谈过无数个女朋友,而且,他另外给我的糖果也只是顺手而已,偶然罢了。

“哎,你这600多块钱的头发真不是白做的,你的桃花运来了。”

再多的桃花又怎样。

但其实又,这些也许都是我对他的美好幻想罢了,我与他接触并不多,怎么就这样自信对他了如指掌。

我把吴云星对我十分冷漠的事情告诉了梦媛,还把他删掉我QQ的事告诉了她,梦媛十分震惊也十分气愤,气愤他怎么可以对一个女孩子这样。

“这样的话,再优秀也不能追他!这种人,太自以为是了!”

是的!梦媛说的没错!

就是这样,他就真的是太自以为是了!

我决心再不理他,他愿意如何就如何罢!我更不会把他当做普通的同事,我只会把他当做陌生的人。

我打开包包,拿出校稿,打算继续校对,看到白天金应给我的零食就静静地待在里面,我把那两包零食和巧克力糖拿出来,巧克力糖看起来花花绿绿的,他是随手给我,我也不能再多想什么,只是放在柜子里,后来也没有吃。

校对完稿件又近十二点,我累得不行,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8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