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起)

苏非出门前,妈妈让她戴上帽子与口罩,以防有人认出她,并做出与三天前相似的事。

三天前,苏非走在小巷里,被人扔了臭鸡蛋。真的是臭鸡蛋,那气味简直与三伏天连着一周未倒的剩菜有得一拼。

妈妈估计是忘了,其实苏非那天也戴了帽子、口罩,甚至还穿上她的外套,穿衣镜里的她看上去像是四、五十岁的大妈。只不过,该认出的始终逃不掉。

怎么会认不出她?人人都能认出了她,认出她这个害人的“狐媚子”。

“听说她上课期间,竟然明目张胆涂口红?!”

“听说她晚自习逃课,去教学楼后面的球场约会呢!”

“听说她周末出现在‘XX宾馆’!”

“听说她诽谤周磊老师,说他对她动手动脚!”

苏非呆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过短短半月,在她眼里像是足足过了十年。

怎么会变成这样?

(因)

谣言始于半个月前,苏非直到现在也不清楚是谁放出来的。源头在哪,她也不清楚。如果不是作为当事人,她已经认定他们口中的‘苏非’就是十足的恶人。

但她知道与谣言脱不了关系的都有谁。

苏非猜测,一定是那天的事被人看到了。那天是周一,周末两天刚刚耍完,苏非走进校门脸上是老不情愿,又逢昨晚家里保险丝烧坏,她与弟弟便去了街上开宾馆的大姨家睡上一觉。

也是撞了邪,宾馆一夜无眠。倒不是说不可描述的内容、隔音效果差,从而导致她的一夜无眠,而是她突然想起上周联考,最后一道数学题好像需要分类讨论,她倒给忘了其中特殊情况。

失分点说不过去,可不能成为千年老二。

苏非成绩很好,人长得漂亮,难免心里有点骄傲的资本。所以啊,她在众人心里有了“高冷”、“高傲”的标签。再加上她高中之前一直在魔都生活,所以整个人的打扮,在老家又有了“出格”一说。

没办法,奶奶说女孩要有女孩的样,尤其是学生时期。裙子不能穿,裤子长度要在膝盖以下,最好一天到晚穿着校服;头发不能披散,只能扎着小马尾。

奶奶的话,她不敢不听。但她还是忍不住描了眉,涂了略微带点颜色的唇膏。

本来她之前还偶尔涂涂口红,颜色不深,主要是看上去使得整个人气色好了不少。不至于像班上一个个林黛玉似得,面黄肌瘦、苍白无力。

可是也不知道是谁,舌头伸到了班主任那,害得她被喊到办公室听了两小时的唠叨。

话题无非就是——学习为主,其他的都是浪费时间。

总结——“心思放在学习上,外表啊,以后有的是时间。”

好吧,书上说的“女为悦己者容”,是实践不了的。幸而,自己成绩不错,班主任老张是苦口婆心,规劝自己再加把劲,赶超第一,而不是直接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记得上次吃饭时,听肖琳她们说着八卦——老张又把谁给骂哭了。

优等生享受的和颜悦色来自各科老师。

漂亮女生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白眼。

那像苏菲这种漂亮的优等生,得到的自然是各科老师的喜爱,以及更多同学的白眼了。

睡得不好导致心情不好,考得不好导致心情不好。万事开头难,周一更加难。注定了那天是不高兴的一天。

苏非瘪着嘴、拉长着脸,好死不活走进了校园。

走在校园里,她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已经发生了,而且还与自己有关。

因为每位经过她身边的人,几乎不拿正眼瞧她。

不像是以往,偶尔遇上同性对她翻白眼。但今天,路过的人权当没她这个人,无意间眼睛对上了,他们却个个躲闪不停,像极了背着她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而这件事一定与她有关,苏非很是疑惑不解。

进班级的那一刻,苏非明显感觉到气氛突然变得异常,大家看了她一眼,全班寂静了一秒很快又恢复正常。

许邵走到她桌前,神色恍惚。他喜欢她,她一直知道,只是碍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状态,她倒是没说破。

苏非自认为是很有原则的人,所以许邵刚开始殷勤万分,给她送各种零食、礼物,她拒而不受悉数退还,并且是在没人的情况下,以防伤了他的面子。但仍有人在背后议论她。她不解释,也懒得解释。

有的人啊,你的解释再怎么有力,也挡不住她对你的讨厌。

对某些人来说,在她眼里你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

因为,你挡了她的光。除非你往旁边站站,否则她就得一辈子站在你的阴影之下。

对苏非来说,她的光芒辐射面积太广,她再怎么往旁边站站,总有人背着光。这种人太多,她可照应不及。

有些人说到底,还是自己有问题,不值得别人为之改变。

不过,许邵还不错。苏非对他所做的,他倒记在心里。虽然在别人误会苏非是个只会收别人礼物,却不拒绝的渣渣时,许邵从未站出来替她辩白。但至少,班上有些与她有关的事,许邵一直留心,等找着机会一并说于苏非。

“昨天......你在宾馆过的夜?”

原来是这件事,苏非忍不住咧嘴一笑。她还当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她突然想起早上出宾馆时,前台退房的姑娘愣是看了她好几眼。

很多人认识自己,倒也不奇怪。估计这事的源头就是她了。

苏非点点头,也没解释便拿出理综“五三”准备倒腾。反正跟这家伙说了,也不能传播出去。她得找个在传播消息方面靠谱一点的,比如说:黎妤。

黎妤与她是死对头,苏非多半的坏消息都是黎妤传出去的。虽然苏非不待见黎妤,但她不得不承认黎妤传出去的坏消息都是真的。凡造谣的话,黎妤倒是没干过。更重要的一点,黎妤都是当着苏非的面说,从不背后议论她。

问她原因,她则说,“讨厌你是事实,但我不屑于在背后说人坏话,更不屑于说人假话。我可是有原则的人!”

像黎妤这种人比大部分人都好相处,也好利用。

苏非找到黎妤对她说了这件事,黎妤听后笑了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苏非,这次不一样了。以前她们当着听八卦,无论内容是对是错。可现在她们变了,她们想要的是你的坏消息,越坏越好。”

“我不太明白。”苏菲摇摇头,“为什么会这样?”

黎妤抿着嘴,“你得罪了谁?”她微微皱眉,“之前她们是嫉妒你,纯粹的嫉妒。你长得漂亮、成绩很好、又受男生欢迎,这些都是她们嫉妒的原因。但你从未做过什么让她们动手的由头。可现在,你应该能感受到的。”

黎妤说完,往左右看了看。

因为两个人不是同班,所以下课时,苏非特意选了折中点。为避免闲杂人等,地点在学校文化长廊。长廊四周满是爬山虎,木条搭建的廊顶上,被紫藤花遮得严严实实。

长廊外面仍有人不断往里看,一旦对上苏非的眼睛迅速转移。苏非知道,尽管他们不再看着她与黎妤,可嘴里却依旧讨论着她两。

他们的眼神鄙夷,举止傲慢,像是见了绿头苍蝇。

“她们、瞧不起我?”苏非语气愕然。

“苏非,不用我提点你。很快你会知道,以后没有谁会瞧得起你了。”身后有声音传来,是吴语。

她是时刻将苏非当成假想敌的人,每天变着法儿找苏非的麻烦。

吴语喜欢许邵,她不喜欢自己也很正常。可是,这与其他人又有什么关系?苏非刚想质问,吴语头也不回离开了。

“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了,”黎妤叹了口气,“苏非,你最近做了什么坏事?连我都不清楚的。”

“我还能干什么?”苏非也叹了口气,“平常怎么待人,现在还是那样。”

黎妤白了她一眼,“看来,我这个喜欢爆你料的人,反而成了能帮你的人?”

苏非朝她摆了摆手,往教室走去。

黎妤不讨苏非喜欢,这是肯定的。但这种看得见的“坏人”,远比那些躲在暗处的“好人”要好上百倍。

没来得及感慨完,苏非见着了站在教室门口四处张望的班主任老张。老张的脸色很不好,也不知是哪个倒霉鬼惹上了老张。不对!接触到老张的眼神时,苏非明白了。

老张等的人,是自己。

而站在老张旁边的事吴语,她在笑。

(过)

事情解释清楚了,老张也清楚了,至于其他人,也快毕业了,无所谓了。苏非面无表情回到了教室。

很多人都在注意着她,上课、下课、吃饭、走路。之前是好奇外加仰慕,现在是好奇外加看戏。嘴长在别人身上,她管不了也懒得管。

这件事迟早会过去,身正不怕影子斜。

但显然苏非忽略了个别讨厌她的人,不排除会趁着此时落井下石。

比如,晚上去澡堂洗澡,她在更衣间被人拦住了。

为首的是吴语。

“哟”,吴语阴阳怪气,“怎么不去宾馆洗澡啊?一个人是洗,两个人也是洗。这公共澡堂您也不嫌挤得慌?”

在吴语身后的是她两小跟班,一副仗势欺人样,在苏非面前也是混了个脸熟。听着吴语说出的话,周围的人明显放慢了速度,有部分不明就理的人疑惑,立马有人小声解释状况。没过多久,众人皆摆出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

“让让”。苏非拎着洗漱用品想往里去。

“嘭”,有位小跟班走上前,突然推攘起苏非,苏非脚下一滑撞上了衣柜的拐角。

钻心的疼刺激着大脑,苏非抬起头盯着吴语,面目不善。

“看什么看!”小跟班瞪了一眼苏非,“怎么着?说错了?”说完,像是要上前揍上一顿才肯罢休。

有手拉住了她,是另一位小跟班,“阿林,别。”

声音很熟悉,像是在哪听过?苏非微眯着眼,看了看她。后者像是很不自在,赶紧拉着吴语与她口中的阿林离开。吴语有些不悦,略有不满的看着她。

“人多,口杂,先离开。”

吴语重重地“哼”了一声便离开了。

淋浴时,苏非心不在焉。她总觉得那个女生她在哪见过,直到淋浴时水烫得让她跳着脚躲开,苏非才记起来。

女生是谁她不清楚,也没见过。但她的声音苏非记起来了,是今早出宾馆时,与前台说话的人!

“原来是她!”

苏非一直在想着,谁会知道她昨晚在宾馆待的。因为宾馆距学校有二十分钟的路程,再加上她有刻意起早,为的就是防止遇上麻烦。谁知,怕什么来什么,到底还是被人看见,又添油加醋往外宣扬了一番。

本来说的是身正不怕影子斜,但保不齐有人非得压在苏非身上 ,再怎么正的身子也会被压斜。

她得找那个女生谈谈!

晚自习过后没能正面遇见,苏非连着三节课的时间,一下课便往女生那去,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还没等苏非到她身边,女生借着要上厕所的名义离开了。

晚自习过后已经接近十点半,苏非课本都没来及合上,女生已经从后门溜走了。是溜走,她在躲着自己。苏非明白之后,立马追了上去,可眼见着她出了教学楼往左拐,但仍没能跟上。苏非随口问了问有没有人见着她。被问的人往左指了指。

是白天经过的文化长廊。

长廊被称为“隐形小树林”,由于周围长满了爬山虎,再加上顶上方堆满了紫藤花,白天最热的时候也能有些阴凉,更不用提晚上了。

可一般来说,女生很少单独经过那。总有无聊的男生在那背着光坐着,谁也看不清他们的脸,但能听见他们怪异的口哨声,以及轻微的香烟味。

而且,这里也是约会的好去处。大部分学生很自觉地远离这。不过经常能看见教导主任在那转悠,收获颇丰。

长廊最深处隐隐约约站着两个人,看身形,矮的那个应该是胡婡,那高的,看上去应该是个男生?! 

“你最近不要来找我。”胡婡压低声音,“她好像看到了。”

苏非本意没想偷听,但胡婡这句话好像就是指着自己,她忍不住偷偷靠近了些。说话声立刻消失了,只见高个突然转了个身,向对面男生寝室跑去。

“你在这干什么?”

胡婡从黑暗中走出,脸色阴晴不定。

 

(再见面,大家好啊~)

6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