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以前读徐志摩的《难得》开头有一句是这样写的“难得,夜这般清净;难得,炉火这般的温”以为这是一首比较温情的诗,可读到“只静静的坐对着一炉火;只静静的默数远苍的更。”又总觉得有些悲情。妍妍说她不喜欢这种诗太压抑,她喜欢的还是那一句经典“我轻轻的走,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多么洒脱,做人就要这样。于是乎,我难得独自一人恬享的假期,就被她洒脱的打扰了。还说什么不带走一片云彩,却把我整个人拖到了这异国他乡来。说起来这样的假期我倒也是不介意的,毕竟是这么一个四季阳光挥洒,渗蓝海水包裹的圣地。

“怎么样?叫你来没来错吧?”妍妍扎着半丸子的头斜仰着,用带着大圆眶墨镜的眼睛直视着这里最妩媚耀眼的东西。

“在这个最接近天堂的大溪地,你能不能开怀的笑笑。”妍妍朝后面看着拖着我们几个人行李的烟子皱着眉。

“我说你以后出来玩能不带这么多东西么?就你的行李是别人的三倍!”烟子费力的跟上我们的步伐。

“好像是你自己死皮耐脸的跟着我们的吧!”妍妍插着腰看上去趾高气扬,她走在最前方用她那八公分的银色高跟宣示着自己的主权,仿佛在这里她才是那个最明媚的女王。

塔希提岛的阳光一路上给每一棵树,每一株花吹响了恣意的号角,烟子坐在开往宾馆的路上的汽车上浪费了这一路的流年的美景呼呼的沉睡,妍妍则拿着手机不停的自拍着。

“你是不是很累,怎么一路上都不说话?”站在大大的落地窗面前,外面的海水轻柔的辉映着明晃晃的光束,突然觉得相得益彰这一成语用在此处很是恰当。妍妍在我后面的沙发上坐着涂抹这高倍数的防晒霜为接下来的游玩做这准备,也不忘了我这一路的心情大声的朝我嚷着。

“心情倒是挺好的,就是觉得你扎呼呼的声音破坏了这里的美感。”看着这里有种被治愈的错觉,心情的确是好的。人类总是能在幻觉中抛开杂念的!

“其实你是觉得逃离了那片你呼吸不过来的土地得到片刻的休息!”妍妍的话难得有内涵出现,看来我的确让她伤了些脑筋。

“其实你看出来玩根本不需要什么计划,你办了很久的护照终于派出了用场不是很好么?”妍妍把我拉到沙发上给我递了那支她刚用的防晒霜,我点了点头笑着接过了她递的防晒霜开始给皮肤“打伞”。

突然想起我休假的原因有点可笑,那竟然是来自一个女人的嫉妒。季度合作开展得很顺利,设计作品也由杨乔落的公司来展示,可是在拍宣传图片和广告的时候却出了问题。原因出在模特身上,莫楠作为莫氏企业的首席模特由她来展示此次的商品,当看见她的名字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能不碰面就不可以碰面,可是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居然把合作细则给她看了,当她看见策划人和主设计的名字的时候她尖叫了一声,然后愤然的摔着周围的摄影设备,大叫着“为什么我要戴一个小偷的作品?”还一个不小心从布置的T台上摔了下来,把腿给折了。虽然只是从小胡子口里所说,但是想着她那花容月貌的脸摔下去的时候不知道表情会不会像美国恐怖电影里面的女鬼披头散发,目光涣散就感觉很是解气的,可是周落凡却很是疑惑的向我要说法问我是不是哪里的策划让对方不满意才让对方撒了个这么不能让人接受的说法。我突然觉得时光是不管你接不接受它,它总能在你生命留下不可磨灭的结果。看着周落凡不悦的双眼和同事们疑惑的双眼,我却只能为这结果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然后无奈的说了一句“因为我以前抢过她男朋友!”,听完我的话,大家都恍然大悟的各自低头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周落凡看着我然后一副她男朋友口味真特别的眼神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句“这件事左右是他们违约砸场子在先,于你嘛也就是个怎么说呢意外,嗯没错就是一个意外而已,我看你也为这个案子废了不少心,批你假出去休息一下吧!”然后还用同情的目光看了看我,于是我就莫名其妙的得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假期。后面一想也许是这么一久以来妍妍天天借着接我的名义去撩他,给他弄得不太舒心了,所以找了个借口给我假期,这样想的我又很心安理得的应了这假期。

“采薇,你说你们总监这么这么久了对我没一点表示呢?”妍妍看着我一脸奇怪的看着我。

“也许是怕烟子找他麻烦吧!你忘了烟子尾随你悄悄上了你的车然后还躲在周落凡家的卫生间,把他吓了个正着么?”这件事我倒是没有亲眼所见,事后是妍妍告诉我的。我其实也挺佩服烟子在做傻事上的执着,后面我也问过烟子他说“因为怕妍妍吃亏,不得已才这样做,这可是赌上他律师生涯。朋友不就是要两肋插刀的么!”

“烟子那混蛋不知道脑袋里不知道装了些什么,现在到像个跟踪狂!”妍妍无奈的看着我。

“你真的把烟子只当做朋友?”我觉得她们两个这不是在绕圈子累自个么。

“我从前希望归途是他的,可是他就像一条不归路总爱让我看不清方向。我现在想看看别处的风景了。”妍妍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有了层雾朦朦胧胧的。

都说人与人之间相遇的几率只有千万分之五,这是偶然。可是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有着几个或者有着几十个海滩的小岛,凌寒偏偏在这个小岛上穿着黑白相间的衬衫,水洗白似的牛仔裤半挽在修长的小腿上,光着脚在沙滩上朝我和妍妍、烟子的方向挥着手,笑着的皓齿像镶嵌的钻石有点刺眼。

“怎么感觉那花心大少就像知道我们要来,专程在那里等我们一样。”烟子的提出了我心里的疑惑,我偏着头看着妍妍。

“呵呵,怎么会这么巧在这里偶遇陵总裁呢!”妍妍一脸心虚的跑到凌寒的面前。

“我来这里参加一个国际的学术讨论,就在旁边那个酒店,正好现在没什么事出来走走而已。阿薇,你这里有东西!”陵寒一脸正经的看着我,然后拍了拍我的头发。

“那还真是巧啊!”我笑笑的又看了看裴洛妍的,她做贼心虚的一把拉起烟子说了句“你不是想玩那个水上飞人么?走我陪你去!”就溜了,这傻妞不知道烟子恐高么。

“你不想见到我?”陵寒凑近我的脸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怎么会,我只不过是在异国他乡都能遇故知而感到惊讶而已。话说你不是有学术讨论么?不怕迟到么?”我就着谁也不想一放假就遇上老板吧的想法打着哈哈。

“晚上才开始,现在还早!”他一边说一边向前走着。

“不陪我走走?”见我还站在原地发呆他回过头问我,

“啊!哦。”我想着只要别叫我再穿着和我不搭的裙子帮忙挡桃花,陪你走多久都行。

“你那时候说的年年岁岁不忘怀的人现在还如初么?”被烈日烤得发昏的我完全不知道他一路上在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跟着点头。可是当他说到年年岁岁不忘怀的人的时候,我好像被闷棍子敲了一棒瞬间就清醒了的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

“那我们订婚吧!”凌寒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如姣珠般有神的眼,片羽样的眉离我的脸不到五公分,让我迷惑的没听清他说的话,只是知道那句话不同平常。

“其实我这人不太喜欢交际,可是出于利益又不得不参加一些重要的活动,活动又都要带女伴很麻烦,可是更麻烦的是家里人催婚紧。所以我们订婚吧!也算是你彻底的还了我的人情。”

“啊?等一下,你要和我订婚?为什么是我?”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的确做为对象他绝对是上上等的人选。不,不选他的人脑子都是浆糊,可是这人是我的话就非常的奇怪,他脑袋被门给夹了给我这么大的一个肉夹馍。

“订婚是个幌子,我熟悉的女人也只有你而已。”陵寒弯腰用手抓起一把沙子,慢慢的放松手任沙子从手指缝里流走。

“不对,你的意思是我们俩订婚是帮你挡桃花,不是因为爱情。”我被他弄得莫名其妙,难道他一辈子打算就这么过了,不结婚了?难道他也是好那一口。

“你以为呢?”

“可公司里那么多女的,干嘛找上我?”

“你和她们不一样,你比较有趣!”凌寒说这句话的时候牵起我的手笑得明媚。

“那我不是很吃亏,不干!”我在心里默默的计算了一下,左右都是我赔本,为了还人情债可不至于把下半辈子赔进去吧!清醒一点别被美色给迷惑。

“你的工资番三倍!还是你想要和我有爱情?”凌寒半闵着嘴反问我。

“咳咳,五倍!外加休假一个月,而且时限就一年。我的青春可是不等人的。”想着满满当当的钞票,一年的话我就可以把房子给搞定了。反正只是订婚而已嘛!终于知道一句话的含义人生最重要的是拥有爱情,可是没有爱情有钱也是很不错的。

塔希提岛的夜色不比白天明阳海碧的风情差,粼粼的海风微醺,半满的月亮高挂,月色垂悬铺泄在天际,海边的酒家灯色忽明忽暗和这夜色相互点缀,有点“此时相望不想闻,愿逐月华流照君”的意境美。陵寒靠在酒会的一角从这落地玻璃静静的看着这夜色,也依稀的听着酒家里传出惬意的吉他声和提岛人发出的浑厚嗓音。

“mustafa,这次你怎么没上去发言。还是说你现在只是把物理学看做是无聊时打发时间的工具。”一个戴着眼镜和陵寒差不多年纪的金发男人,用一口纯正的法语跟陵寒碰了碰杯。

“怎么会,我只是不想抢了奈欢的风头而已,毕竟这次会议主要的还是生物学科的探讨不是么?听说你的新议题又被打回来了,要是有什么生物方面的问题你还是去问奈欢比较好,不是么?”凌寒那一张雕塑的脸失去温度铿锵的回了金发男人的话,男人便一脸恹恹的逃离了现场。

“看来你今天心情不太好!”颐奈欢从一旁的花丛里挤出来。

“没有啊!我心情很好,而且我马上就要订婚了。”陵寒笑着把手中的白葡萄酒一饮而尽,然后从夜色中抽离出来看着颐奈欢。

“啊,这么快,效率这么高。那小丫头片子难道一直都暗恋你?”颐奈欢的脸像中学时考了鸭蛋般的吃惊。

“只不过是我把日程提前了而已!”陵寒放下酒杯,离开这次他觉得无聊的会议,让周落凡放她一星期的假来这里还是有收获的。陵寒感觉自己今天和叶采薇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有些像江湖骗子,这种借口很容易就会被拆穿。他想起叶采薇那天在会议室里看着杨乔落的眼神,里面有着深沉的暗涌,他不知道暗涌里藏着的是什么,她说过的“年年岁岁”也许就是杨乔落。他的猜测不管是真是假他都开始害怕,如果等待是一场没有结果的赌注那么他知道自己输不起,本来想放慢的脚步现在起就把它加快好了。

 

5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