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和阿春步出美术机构,我俩朝泉城广场走去,我想起了沈耀,却没有把沈耀来找过我的事告诉她,事实上,她连沈耀这个人都不知道,我没有告诉过她。

那种感情……是不会被人轻易理解的,更何况,连我自己都没有什么把握,别人听了更觉无稽之谈。

“他果然有一个前女友。”

我把刚才同吴云星发生的事告诉了阿春。

阿春听了,也感觉十分复杂起来,她认真地想了想:“如果你是认真的,那就算了吧,把自己陷进去可不好。”

是不好啊,可是我已经陷进去了。

我捂住脸。

 

我没敢让阿春知道我心里已经陷进去,所以她还是那样轻松喜乐:“阿汐啊,我的手机坏了呢,我用的我爸的,但是善明一定要给我买一个新手机,我不让他买,3000多块钱呢,这才是恋人而已,我怕他妈妈知道了……”

3000多块钱的手机啊,恋人,我觉得阿春这次遇到了良人,对方这么舍得为她花钱,一定是深爱她吧。

我的手机,我的手机也坏了呢……我竟然不自觉想起了吴云星,如果我与他谈恋爱,他又舍不舍得为我买手机呢?

为恋人买手机实在不像吴云星的作风,我想不到任何。

“真好啊,善明哥对你可真好。”

阿春对于我的此番赞美十分受用,她一边嗔怪善明哥,却是一副美滋滋的表情。

唉,陷在幸福里的女人,我是陷进去的女人,心情是很不一样的。

所以,在吃饭的时候,我几乎没怎么吃下去,阿春却不停”滋溜滋溜”地吸食着她自己碗里的面条,整整一大碗大份的牛肉面,转眼之间,就被她一扫而空。

吃完后,她心满意足地吧唧吧唧嘴巴:“这家牛肉面实在是太好吃啦!”

——不是牛肉面好吃,实在是你太能吃。

我心想。这样的话怎么能对女孩子说呢,但这样的话,对能吃一碗大份牛肉面并把汤喝光的女孩子说,也并不为过。

“如果牛肉面再好吃一点的话就真可怕。”

“哪里可怕?”

“我怕这个店不够你吃。”

“找打!”

眼看阿春壮硕的身材扑面而来,为了我自己的生命安全,我决定溜之大吉。

 

回到住的地方之后,虽然已经晚上九点,但我还是从包里拿出稿件开始校对,校对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刚来到杂志社的那几天,很喜欢校对,甚至还相当上瘾,就像我有强迫症,非要校对出来所有的不对的地方不可,但现在我不是相当上瘾,而是有一点点上瘾罢了。

打开阅读灯,低头校对了一个小时后,我感到头昏脑胀,于是站起来走出卧室,打算去餐厅喝口水,此时此刻听到钥匙在开门的声音。

“你回来啦,每天晚上都这个时候回来,真是挺辛苦呀。”

现在的室友回来了,她在某房产中介公司从事卖二手房的工作,每天都回来很晚。

“嗯。”

她点头:“还是你们这个工作好呀,你在杂志社,具体都做什么工作呢?”

我把这些日常的工作都跟她说了,她有些惊讶地说:“天呀,我听你的形容,就跟我正在看的《漂亮的李慧珍》一模一样!”

我有点疑惑她说的话,一模一样是哪种一样,在外行人看来能和我这种工作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可能也比较多吧。

我试探着问:“是出版社……?”

“也是杂志社,不过是时尚杂志。”她说:“但是也要写稿啊外出采访什么的,感觉真的好像啊。”

像吗?其实我还是不太相信外行人所说的话,以至于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我只说“我也回去看看。”之后就把这个电视剧忘掉了。

 

回到卧室,我又继续校对,本来白天对着电脑工作一整天,眼睛就不好了,现在要逐字逐句地挨个儿考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看,眼睛不免十分酸胀难受,读着读着,眼里不觉流出泪来。

我揉了揉眼,再数了后面的页数,我拿来的就还剩6页没校了,坚持校完吧,坚持校完,吴云星一定会看到我的努力。

终于校对完毕,十一点半多了,我看向窗外,已经夜深人静,明天还要早起去上班,我把校稿扔在一旁,伸手关上阅读灯,呼呼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还是醒得十分早,自从来到杂志社,我每天早上都在惶惑不安中醒来,尤其是发觉自己对吴云星有些偏心之后,就醒得更早了。

打开手机屏幕看时间,不过六点钟,我只好拿出前几天买的《李太白全集》,坐在窗口,开始默诵。

人真的是老了,毕业之后感觉自己背东西的水平还不如大学时候,一首七言律诗,背了很多遍还坑坑吃吃。

 

差不多的时间我开始认真地化妆,弄头发,粉底涂得十分均匀,涂完之后再铺上一层粉底,真的是很完美的裸妆呀!一张脸蛋完全看不出抹了多少粉似的。

接下来我画眉毛,涂口红,还是在美国的二姨送我的资生堂口红,整个妆画完之后我十分开心,自从来杂志社上班,我好像就一直化妆,不化妆居然就觉得难受不已,像没穿衣服一样。

以前凉姜在我们学校的cosplay社团负责化妆,她的化妆技术十分高超,而我,虽然负责摄影,但对化妆一窍不通,她耐心教我,我也没有耐心静下来学习,然而我这两天竟有肉眼可见的进步,把自拍照发给凉姜,她表示很震惊。

“不愧喜欢人了,连化妆都那么进步神速。话说,你是真的确定喜欢他吗,依照你从前做事那么朝三暮四,我怀疑你的喜欢维持不了多久。”

他喜不喜欢我,还不一定呢,我的喜欢维持得再久,他不喜欢我,不还是一样么。

 

上班的时候,我依然是步行去的,不到2公里的路,我总是步行,我喜欢步行,尤其是听着音乐步行,把自己完全沉浸在音乐里面,就可以凭借音乐幻想出许许多多的东西。

很多想要得到,却得不到的,听着音乐去幻想自己终究会得到它们。

就像文学,十年过去了,现在我仍是一个小小的作者,但我还是在期待在等待我想要得到的东西。尽管这种东西说出来的话,却变得很虚无。

再次踏上长长的小路,接近公司,我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我想到昨晚和吴云星加班发生的事……

这样想着,已经走到了小路的尽头,就是小小的十字路口,我向右看去,右边的第一家店是个花店,这家花店可真漂亮……我知道吴云星会从那边过来,也已经习惯了偷偷转头看去,又看不见他,之后变得大胆起来继续往前走,我继续向前走了,却没想到,这辆k68开过之后,有一个人被留在站牌处。

他朝这边走来。

 

他面带微笑,我的心却砰砰直跳,他的牛仔裤已经被磨得发白发旧,棕黄相间的格子衫也很旧了,他穿的衣物却很干净,这样看来他并不怎么在意穿着,他深邃的目光就这样看着我,我想到杂志,想到自己的水平,再想到他心底的那块巨大冰山,就又感到一阵心虚,不敢直视。

“星哥,早啊。”

“早。”

他微笑的时候像个孩子,全然不像有心事的人,然而一旦恢复平时的模样,深深皱眉,就让人觉得他深不可测。

我想到他的QQ空间里,他自己录下的打篮球的视频,弹跳惊人,动作干净利落。完全不像平时这文弱书生的样子。他看起来十分文弱,却运动极佳,这也是我对他颇有好感的原因之一吧。

我觉得他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工作极度认真,极度热爱文字,动漫,运动极佳,做饭还很不错,最后,极度深情,深情到自我虐待。

以前我总觉得这样的人不会存在,从来没想过,

“昨晚,我校对到近十二点呢。”

我说。

他“嗯”了一声:“我校对到两点多。”

“那么晚吗。”

我十分震惊,我校对到十二点已经是我的极限,看来他的体能的确很好,现在看着还很精神抖擞。

我们向前走去,刚走出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余主编的声音:“你们两个吃早饭了没……”

真是倒霉啊,好容易单独碰上吴云星,却又碰到余主编。

也罢,昨天和吴云星已经交流不少了,凡事应该缓和着来,没机会单独说话就算了。

 

我跟在吴云星身后打了卡,不知为什么,感觉美滋滋的,或许是终于近了一步,坐下后,我把校对完毕的稿子递给吴云星,他看了我一眼,或许是因为他的眼睛太深邃了,他看我的眼神,我总觉得高深莫测。

一个小时之后,他跟余主编说要去广告部把这几个封面打印出来,就离开了。

十几分钟后他回来了,手里拿着几张打印好的东西,似乎就是这期的杂志封面。

我用余光注意着他走到余主编面前,余主编说:“让他们都看看,投个票吧。”

于是他从东边开始询问,从“万事通”开始,说的都是一样的话。

问到我的时候,依旧一模一样,像是机器:“你觉得,哪个比较适合作为这期封面?”

“这个。”我还说出了理由:“我觉得这张内容比较丰富。”

“内容比较丰富是吧?”

他只是重复了一遍,我点头,他接着去问前面的人了。

都问完之后,他又回到了余主编那里。

我继续侧耳,认真地“偷听”他们之间的交谈。

“选这张的比较多,有6个,其次是这一张,4个,我选的是这一张,你选哪个?”

“我也选第一张,这张有几个人选?”

“只有一个人选。”

“是谁选的?”

“李汐。”

我!?

听到自己的名字,我禁不住深吸一口气。

竟然!

竟然只有我自己选了那个封面!

“嗯,大家都觉得第一张比较醒目,摆放在报刊亭之类的地方,比较吸引眼球吧。”

原来是这样,我只是觉得我喜欢的这个封面五彩缤纷,内容也十分充实,却没有想到给人的冲击不强,没有其他的书封给人的冲击强。

 

下午的时候,竟又迎来了二审。

一开始我不知道这是二审。直到我们全都正襟危坐地坐在会议室里,这次不光我们编辑部,美编部和摄影部都来了人,一瞬间会议室里满满当当,甚至肖总和几个看似领导的人也来了。

其实二审和一审时候会议的流程没有太大区别,但打开文件之后,明显与上次有了不一样的地方,内容又变得更加丰富与精致,

我认真校对的东西也果然被改了,吴云星的动作还真是快,我都没见他在电脑上打开修改源文件的软件。

 

会议刚刚开始,大家保持肃静,我没想到余主编首先开口。

“我们‘探索’组对李汐提出表扬。”

首先听到自己的名字,我惊愕地抬头,仿佛余主编说出的“李汐”不是我一样。

“首先,能解决很多燃眉之急。比如上次摄影组都去了外拍,我们打算拍一组赠品放在合作方的网站上。”

“是的,而且李汐还修了片子,直接就能交给合作方用。”金应放下手里的文件,抬头接话说:“这样我们摄影组的人就不用再赶回来了。”

“另外,”余主编说:“李汐工作起来非常认真,尤其是校对,在发片前,校对出来很多东西。”

林平居然也开口:“不光是校对,我发现她编辑稿件也相当不错。”

接连几个人夸我,我十分不好意思了,我只是微微点头,感到自己脸面上好烫。

我发觉吴云星依旧沉默着,并且面无表情,像完全脱离这个环境的人一样,此时,余主编又开口了:“是不是啊阿星?”

我本以为他会说出一两句,夸奖我的话,毕竟我俩昨天还聊了甚多的东西,勉强算是熟悉一点。

但他,居然连嗯都没有,只是皱着眉头,点了一下头。

他的表现,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他们也沉默了,他们也看出了吴云星对一个女生的冰冷,哪怕是我,是他唯一的组员,沉默了一阵之后,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我忍不住猛吸一口气,内心顿时愤恨交加,连他的那张精致无比准确无比的脸,我都觉得十分可恨,多么薄情的面庞,冰山依旧,不做更改。

 

原来,我以为那天加班我的主动,可以换来一点什么,然而他对我还是这样铁面无私,冷漠无情。

之后的什么,我没大听进心里去,轮到吴云星讲的时候,他讲的还是那样精彩,大家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我虽然低着头,但也能注意到他并没看我。

 

下班之后,我决定洗心革面。本来之前都已经决定放弃喜欢他,已经做出了一些努力,包括办理千佛山的年票,借此午休的时间不在公司,就可以不用看到他那张精美绝伦但却无情至极的脸,但那些努力似乎都付之东流,我似乎是更喜欢他了。

尤其是,越来越发现他的极度禁欲,极度控制之后。

不要想这些了,其实他也没有哪里好,对吗,如果我真要找男朋友的话,也一定能找到蛮优秀的吧。

痛定思痛之后,我走入一家美发店,打算做个头发,我的头发太长了,乌漆抹黑,也没有造型,这样即使穿着漂亮,打扮入时,也有扣分的地方。

忘记吴云星,从头开始吧,那个根本不擅长打扮的冰山男。

忘掉他,从头开始,头发的头。

6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