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再去上班的时候,我的心态就不一样了,我提醒着自己那个人与我依旧没什么关系,自己不用盼望会与他新一天相见的惊喜了。

可是我心里怎么还是有些控制不住地想要想那件事情。

我走过斜路,来到小小的十字路口,面前的景象使我呆住——花店塌了。

几天前我还和他相遇的地方,就这样被拆掉了,花店旁边的小咖啡店,小咖啡店旁边的服装店,服装店旁边的小餐厅,全都只剩了碎砖瓦块,黄色的挖掘机在砖石瓦块里面作业,我才想起就在两三天前,墙壁上都写了“拆”字。

动作还真是迅速呀,“拆”字写了不过两三天,便真的拆了。

正在我提着中式汉堡和豆浆发愣的时候,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拆了啊。”

是金应。

“金大哥。”

“嗯,真是可惜了,这个花店在这里多漂亮啊,隔壁的咖啡店也是。前面的包子铺、油条摊和便利店虽不好看,但也很方便。我们楼下本来店就这几家,这样一来就很不方便了。”金应搔了搔头,无奈地叹口气:“拆了拆了吧。”

我俩沿着这条路往上走,他问:“还习惯么,来公司一段时间了吧?”

“还好,大家都挺好的。”我说。

“吴云星这个人,其实倒没什么,他和我们大家都挺熟的,如果他不理你,你也要习惯一下,毕竟他从来都不搭理新来的妹子。”

不搭理!

“是的,之前你们编辑部也来过新人妹子,不过不跟他是一个组的,他从来不跟人家交流,就像陌生人一样,公司其他部门的老人主动跟他打招呼,才能勉强得到回应。”

我以为他对我态度已经十分恶劣,但没想到与其他人相比,对我已经算是“格外开恩”。

想到他指着屏幕为我讲解的时候忽然有些温柔,我就止不住的幻想。

是因为工作上有交集他才不得不同我交流吗?

我的心又乱作一团。

我总是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就像言情剧中男主只爱我一个而对其他女生置之不理。

我是太爱幻想了吧。

“喂!”

金应看我低头沉思,在我眼前挥手,我才回过神来。

“想什么呢?”

“唔……想到一些别的事,没什么。”

“他真的没有为难你吗?”他露出关切的眼神,担忧地看我。

“没有。”我赶紧说:“没有的事。”

“喔,那样才好。”

他认真地点头。

我在心里忍不住扑哧一笑,他就在我面前,却不知道这短短的几天,我就喜欢上了吴云星。

他还以为吴为难我,所以我讨厌吴云星。

 

心里再如何乱成一团麻,我整个人都看上去十分淡定,几分钟后我走进编辑部办公室,晓晓姐对着我微笑“你来啦”,我俩已经特别特别熟悉了,像姐妹一样,她很照顾我,对我也异常宽容,金应,林平,这些公司里的每个人都很好,一片祥和,唯有那人……

我从包里掏出稿件放在桌上,这几天我接连带回家校对,白天工作,晚上还要加班校对,很是疲惫了,今天上班的时候也带着一股疲惫的感觉,尽管这样,我还是十分努力,尽心尽力。

我抬头,吴云星出现了,我立即把头别过去不看他,隔壁不远处的XX看到我看他,顿时递了一把车厘子过来,我只能在吴云星的直勾勾的注视下,双手接过那堆车厘子。

吴云星依旧没什么反应。别说我了,似乎连车厘子本身对他都没什么诱惑力,他走到座位上坐下,倚靠窝在老板椅内,打开电脑,一双眼睛又直勾勾地盯着屏幕。

他到底在想什么,似乎整个人都是空的,像没有灵魂一样,他大学不是在济南读的,但来济南工作已经两年半,他在这两年半内究竟是如何过来的?活得像行尸走肉一般。

在我看来。

真是可怜又可恨。

 

通过努力,我昨天拿到的新稿子还剩下十几页了,我打算今天上午校对完毕后,再更新一下微信平台。

剩下的十几页很快就校对完了,我伸长胳膊,敲了敲吴云星的桌子,他看向我。

每次都是这样,我就这么渴求和他相遇的短短一刹么。

我把稿子递给他:“校对完了。”

我的语气竟然还是温柔的,根本生硬不起来,我已经决定放弃喜欢他了。

为什么,所谓喜欢,一上来就这么深呢?

我看着他那弧线完美的侧脸,很想唾弃自己。

 

短暂到几秒的交流结束了。

再次。

中午的时候,我又去爬了山,山上已经开满了花,不光是杏花,还有各种桃花……我竟然也能一下子认出这些花了,从前我是如何都不识的,我用手机拍了不少的照片,从山上下来,我又走回公司。我一直有点紧张,在外面感觉还好一些,所以我不大愿意回去,我不知为何总有些紧张,是愈加紧锣密鼓的工作带来的压力?还是有那人的存在?

我不想见到那人,然而我又太想见那人,但这样他在我身边,我应该感到很幸福,可这样又太遥远了,我进不入他的世界,所以还不若出来走走。

我又想赶快回去见到那人,又深感空气之凝重。

我沿着山路小道走回去,走出侧门口,我又走到公司门口,从一楼乘坐电梯上去,已经是一点半,我才坐下,便看到他摘下耳机,我以为他要跟我讲话。

原来是不远处的XX在同他讲话,是我自作多情了,他问:“阿星,今天你要回家?”

“嗯。”

我坐下来,看着屏幕犹豫了半天,其实也不过十几秒钟,我才开口问:“你家……是哪儿的?”

他家……是哪儿的呢,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他看了我一眼,倒是没有犹豫:“菏泽。”

菏……泽?

我没有想到,但我也从没有想他家是哪里的,

多么熟悉的城市,因为就是本省的城市。

菏泽。

牡丹之乡。

我姥姥画了半辈子的牡丹,要说我对画展上的哪种花最敏感,必定就是牡丹了。

姥姥三年前去世后,我更是这样。

可这么些年,我还从没见过真实的牡丹。

 

他知道菏泽是牡丹之乡么?他见过牡丹么?去过牡丹园么……他一个菏泽人,对牡丹,有没有我这样的感情呢?

真可笑,他是菏泽人,怎么能不知道这些呢。

“哦,菏泽啊……”

我哽了一下,重复答案之后,便又不知该说什么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晓晓姐告诉我下午是终审会议,我一直在想到底是几点,他不是要回家么?下班后回家还来得及吗?

我看他一直在忙于查看图片之类的信息,在为终审会议做准备,过了一会儿,余主编看向他,跟他说:“你一会儿改错的时候,还是让李汐看着你改。”

他只说“好的。”

我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出现。我以为像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有了,坐在他身边,那么近。

 

我搬了自己的椅子,来到他身边,我真是庆幸啊,庆幸这样的好机会,我还是很愿意在他身边看着他的。

我再次闻到他身上时有时无的香气,于是忍不住盯着他问了:“你……身上是什么香味啊?”

他闻言,明显不自在了一下,没有立即回答,他手上依旧在改错,眼睛依旧在看着电脑屏幕。

但他却立即露出了不自在的笑容,这个笑容意味着他根本听清了我的问话。

我以为他不会回答了。

这样几秒钟过后,他却终于说:

“呃……可能是薰衣草吧。”

他是回答了,可答案好敷衍。

我是真的想知道是什么香味,因为我太喜欢这个味道了。

我固执地说:“薰衣草不是这个味道。”

他笑笑,却不再回话。

我又重复了一遍。

他继续改错。

 

我鼓起来的勇气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我发现,他似乎很擅长以最快的速度避离我。

似乎马上就要开会了,林平路过我们面前的时候,对他说:“啊,对了,云星你今天是要回家吗?”

“嗯,不过5点45的火车,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其他的交通工具都容易堵车,或许你可以骑膜拜去。”

“哦,我还没有骑过膜拜。”

“你还没有骑过?”

林平感到十分震惊:“这样吧,下了班之后,我去帮你刷膜拜,你骑膜拜去好了。”

“那就谢谢了。”

“不用客气。”

不知是不是第六感的缘故,我觉得我有必要重新下载一个摩拜单车的应用了,虽然我还有摩拜单车的押金,但之前觉得暂时用不到摩拜单车,便把它暂时卸载了。

于是我打开手机应用,飞速地将膜拜单车重新下载下来。

 

终审会议开始了。

开会的时候我就替他紧张,我怕开会的结束时间有延迟,他就无法按时到达火车站了。

林平先讲的,说实话,他讲的有些没有条理性,介绍时提到的内容也不够的丰富,他讲得挺快,但我没想到,他讲完后几个副总提出了很多的改进意见,加起来统共有几十条了,我有些恐慌,我没有想到连林平这样优秀的人做出来的东西,领导都会挑出那么多的错误。听着领导一个接一个的修改意见,我忍不住挨个记起来,打算自己以后可以避开这些问题。

轮到吴云星讲的时候我更紧张了,虽然我已经见过几次他上台讲述了,不知道为什么还替他紧张,他讲的比林平好多了,他讲完之后,领导也开始说意见。

我忍不住又打算记下来。这次是因为他在台上,根本没有办法自己记录。

他瞟了我一眼,说:“帮我记一下李汐。”

我没想到他会叮嘱我,郑重地点头,表示我会认认真真一字不差地记录下来。

 

 

幸好,结束的时候还不到五点,我拿着东西回到办公桌前,吴云星的座位是空荡荡的,他并没有回来,也许仍旧是和林平他们去走廊尽头抽烟了。

我打开工作笔记本,看到刚才因时间匆促而匆忙记下的修改记录,那一行行字歪七扭八地显示在笔记本上。

不行!

这么丑的字怎么行呢!我赶紧坐下来,认认真真地誊写这七条错误,生怕他回来了看见我的小心思,又心里恐慌着加快速度,又努力控制着写字水平。

最后一个字写完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回来他自己的办公桌前,我与他四目相对,手上干脆直接撕下来这张纸递给他。

管他有没有看到了,他一定几乎是看到了,但也没有说什么,他感激地对我说了句“谢谢”便不再看我,虽然语气仍旧冷淡,但好在我真的帮助了他。

为了显示我并不是只为了帮他,我也继续撕下前面的另一张纸,走过去给了林平,林平也说了句感激的话。

 

但我没想到,就在我回来的时候,刚又重新坐下,吴云星就把我认认真真誊写的那张纸低还给我了,他走到我的桌前,放在我的桌子上,我惊愕地抬头:“你不用了吗?”

“我已经抄下来了。”

他没有给我过多思考的时间,在我惊愕的目光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人……我不自觉看向远方的林平,像他那样的普通男生,哪怕是结婚了也不会在意工作上的这点事情吧,也不会做出“把一张根本不正式的工作小纸条退回去,因为是女生写的”这种事。

可吴云星偏偏就退了回来。

我越来越觉得他太擅长避离我了。

 

林平负责的“知人”错误这样多,并且今天就要结束他的栏目,知天却是截止到下周一,下周三是真正结束的时间,所以林平十分紧张地修改着源文件,他没有时间去帮吴云星去解锁膜拜单车了,我想。

吴云星走到林平的身边,林平从屏幕中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哦,对不起,云星,我没有时间陪你去开锁了。”

“我自己去也行。”

“但是开锁得用手机的。”

我站起来,抬头看着他:“我有摩拜单车,我去帮你刷。”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又赶忙说:“我打开帮你预约一辆,现在。”

我打开手机,以最快的速度预约了一辆最近的单车。

我担心耽搁他回家,便开始收拾书包,我将乱七八糟的东西统统装进书包,便站起来,却没想到其实还未到下班的时间。

他也背着书包,前去看了一眼指纹机,

唉,真可怜,我们忘了,指纹机比真实时间还要慢五分钟的呀!

看完打卡机他又回到座位上,对我说:“嗯,还没到时间。”

我点了点头,背着书包又坐下,过了几分钟他对我说,“李汐,好了,我们走吧。”

我便跟他走去,他打完卡后,我又接着打卡,我一回头,看到他在跟某某说话。

“哎,你们俩去干啥?你俩什么关系?”

他笑了,他极少笑,这样一笑就像是掩盖什么似的。

 

我随他走出办公室的门,一路走到电梯门口,进入电梯内。

他背着书包,开口问我:“你怎么会有这个APP的?”

“过年的时候……”

我想到过年时在二环东路的那段境况,似乎很是遥远了,但其实也不过两个月而已。

“过年的时候,我在济南有事要用到摩拜单车。”

“嗯。”

他大概是因为要用到我,或者是马上就回家了,总之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的前额的细碎刘海儿挺长的了,背着个双肩包,轻松的神态,倒像是个单纯帅气的学生。

我的心情也随之轻松起来。

“几点的火车?真的来得及吗?”

“6点零8分的火车。”

“天哪,来得及吗?”

“应该来得及。”

电梯开了,我俩继续向前走去。

“你的体力,可以吗?”

我忍不住有些担忧他。

“可以的,我高中时候,经常骑20公里……”

 

“距离预约时间到期还有6分钟。”

我右手紧紧握着手机,页面在打开的摩拜单车上面,我瞄了一眼上面的时间。

“嗯,来得及。”

我们走出凯森大厦,向西路过山工艺的门口,我开始看手机上预约的自行车的地图,他问:“是不是在学校里面?”

“呃,不是。”我又确认了一下地图:“是在斜路上……好像就在那个超市的那边。”

我飞快地向前奔去:“啊,好像就是这辆。”

我开始拿着手机扫码,果然一下就开了。

他骑上自行车。

“你慢点啊。”

“我走了啊。”

“嗯,你慢点啊。”

“嗯。”

他骑了出去,我十分担忧地盯着他的背影。

“这个钱,我就不给你了啊……”

骑着车远去的他挥了挥手。

“嗯!”

我大大点头,却没有想他根本看不见了。

他一溜烟就跑远了,人与自行车消失在长长的斜路上。

我同他还从没有一起走过这条斜路,每天早上我都是从这条东边斜路来的,可下班的时候他们都从西边的另一条路走,他也是。

我以为他不知道这条斜路的存在。

多么美好的小斜路啊,高到不知道多高的茂盛白杨,枝叶舒展,空气中充斥着多么浓郁而热烈的花香啊,全是香甜香甜的气息,清新的空气,一尘不染的白墙,静谧的小路,偶有的行人,我沿着这条斜的柏油小路,继续往下走。

他人走了,我却没有怅然若失,我好像很开心,因替他刷了摩拜单车而开心,这是一件多么小的小事啊,可在我看来就是顶大的大事了。

我继续向前走着。

我俩之间,连续多日的冷漠与不交流,我有意无意地疏远他,今天就因为这事而忽然变得近了。

我内心还是希望与他变得像其他人一样熟络,甚至比其他人还要熟悉的。

哪怕我有时候讨厌他的冷漠。

我却总觉得,我会与他很熟悉很熟悉,甚至超越与别人的那种熟悉,他身上就像带着一个磁场一般,一直我告诉我,他与我是同类人,我一定要接近他。

否则。

否则什么?

我也不知道。

 

目送他走以后,我心想,我帮了他如此大的一个忙,他说不定会带家乡特产回来给我的吧?说不定,说不定。

我心里这样想着,如果三天之后上班时,他当着别人的面递给我家乡特产,别人又会怎样猜测我俩之间的关系呢,

菏泽有什么特产呢?

期盼着吧,期盼着也很好。

 

回到住处前,我在附近的农贸市场买菜,正在买西红柿的时候,微信震动了一下,我一看屏幕,居然提示是吴云星!

真是前所未有啊!

我以火箭般的手速打开了微信对话框,对话框里只发来短短几个字:我已经坐上车了,非常感谢

这么平淡的几个字啊,那他会不会给我带家乡特产回来呢……

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到如何回复他才会显得我才华横溢,温柔大方,也只好回道:不用谢,你能安全上车就好。

然而他,再也没回我了。

 

Ps:连续几章写得相当匆忙,后面会改的。

6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