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放假的第一天,我知道吴云星不在这个城市,所以一整个上午整个人都特别懒散寡淡,并且我们整个“探索”组是错开放假,不是国家法定的日期,同学朋友自然没有放假的。

虽然每天都在读书,但除了每天都在写一些无聊的小诗外,也是太久没有写文章了,但这几天连续几天的加班校对,别说让我写新的文章,就算让我看书,我都有些懒得去翻看,我打开一本书,我发现我越来越患上了“校对综合征”。

所谓“校对综合征”,不过是我才在一秒钟之前自己为它下的定义,至于到底有没有,我已经懒得去搜索。

这是我自己的释义:校对工作做久了,只要看到字,不论是汉字、数字还是任何一种字体,都想要努力阅读并发现其中错误的地方,并且在看之前心里就抱着一种“一定会出现错误”的心态。

这样的心态,看到路边的招牌出现错误也就算了,关键是已经出现了幻觉,连看名著的时候,都会觉得里面漏洞百出,无法拯救。

心里不断提醒自己:这可是名著呀,是没有错误的,名著是一定没有错误的!

可是没有用。

唉,看来我们杂志社的确是为了缩减开支,去掉了“校阅组”这一部门,虐的只能是我们编辑自己了。

放下名著,我心想自己已经无药可救,拿起手机,想起已经走掉的瑾华姐的话——你可以多看看科幻电影。

我心想自己的确很少看过科幻电影,拿着手机搜附近的电影院及电影票,发现正在上映的一个电影叫《攻壳机动队》,女主角是斯嘉丽·约翰逊。

咦,这个电影不是按照日本动画片押井守的《攻壳机动队》改编的嘛。

美国人把日本动画片拍成电影,想一想还是有些诡异的,但鉴于就这一部是正在上映的科幻电影,我直接在手机上购买了一张票,选好了座位,是明天下午三点半的场。

 

第二天中午才吃过饭,刘梦媛在微信上呼我,说她下午没有课,问我下午要不要约一下,我跟她讲我预定了电影票,如果你来找我玩的话,我就请你看这场电影。

“什么电影?”

她兴致勃勃地问我。

“一部科幻电影,《攻壳机动队》。”

她一听是个科幻电影,顿时兴趣缺缺,连连说“算了算了,我对科幻电影完全感不起兴趣来,我不去了,还是你自己看吧”。

真是的,一听是科幻电影就算了,到底有没有跟我一起玩耍的心意嘛,不过,我也已经完全习惯了一个人,没人陪伴是最好的了,我可以全身心地投入里面。

 

大学的时候,我就常自己一个人。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是很不习惯的,周围的同学都不怎么去上课,当时最好的好朋友也是,大一的时候,即使我陪伴她去上她的选修课,她都懒得陪我上我的选修课。

她即使一个人饿着肚子,也不愿意从宿舍下来陪我吃饭,一听说我去食堂吃饭就要捎饭呢。

一开始的时候,我一个人总是食不下咽,不过当时想到沈曜,想到中学时发生的那些曾经孤独过的事情,就又重新习惯起来。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课,上完课一个人走过很长的路,返回宿舍拿笔记本,再回到教室,到处寻找没有课的自习教室,写东西。

这四年我就是每天这样过来的。

在孤寂的日子里,我常想到沈曜,我想他应该会时时在网络上搜寻我的笔名,看我正在更新的文章。

后来我已经放弃对沈曜的希望了,我的人生中渐渐被写东西充满,像一个机器人一般读书、学习、码字,怎么也想象不到今后的人生中还会出现吴云星这种人。

等等!

“像一个机器人一般”?

我也曾过得像机器人一般么?就像现在我看吴云星一样,难道在遇见他之前,我不也同他一样么?

难道不是吴云星出现后,我才又开始恢复了生机,像个侦探小说里的明星侦探一样,兴致勃勃地搜寻他的各个证据么?

 

想到“吴云星”三个字,我就变得开心起来,我和他的关系通过我帮他开锁这次,彻彻底底地变好了,他再也不能对我装作一副“什么都不欠你”的样子了。

我不自觉地微笑起来,可想到沈曜,我又觉得心痛不已。

我逼迫自己想到沈曜,我总觉得对不起他。

 

中午吃过饭,从阳台看,天气忽然变得阴沉起来,外面大风刮得狠极了。

不是吧?

一会儿不是要下雨吧?

天呐,可不要啊,我一会儿可是要去看电影的。

我的祈求并没有使天气得到好转,大风反而卯足了力气地刮,大雨终于“噼里啪啦”地倾泻下来。

我站在阳台,盯着楼下过路的行人,看他们冻得直打哆嗦,没有伞的人,也被淋成了落汤鸡。

虽然这里到CCpark的电影院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路,但这样的天气,应该也不是很容易过去。

票还能退吗?

我打开手机,距离开场只剩不到半个小时了。

上面提示“距离开场不到半小时,不能办理退票”。

算了,我爬起来开始穿衣服,去就去吧,本来也是要看这场电影的。

就算是为了吴云星。

我要帮他做好杂志。

 

我穿上厚厚的衣服,拿着雨伞,打开门,走到一楼的楼道口,朝风雨中走去。

雨越下越大,明明距离CCpark只有不到一千米的距离,我却走得很艰难,伞已经被风刮得反了过去,伞面脱离了伞骨,大风夹杂着雨点,把我身上都弄湿了。

天真冷,早知道更多穿一点了,穿得这么厚的风衣却依旧没有什么用。

真是啊,早知道就不订这个电影了嘛。

我举着脱离了伞骨的伞,把自己瑟缩在大衣里面,明明很短的路,却因为天气原因走得极慢,幸好走到CCpark后,距离开场还有几分钟。

CCpark的一楼今天有文艺市集,我路过两边的市集,看到有买甜甜圈的,我很喜欢吃甜甜圈,于是问他多少钱,他说买三送一,于是买了四个带走。

我带着味道不同的甜甜圈走到电影院坐下,正好开始播放广告。

我一直以来都不怎么爱看电影,我只觉得看完电影后的那种虚无的感觉很不好受,我觉得我与电影这种东西可能有仇,大学的时候有导演课,我是全班上的最认真的一个,背书的时候也很认真的背了,我也没想过要多高的分数,结果出来后我竟然是全班为数不多的几个挂科人员之一,并且分数才四十几分,惨绝人寰。

鉴于此,我也有好久没有看电影了,毕业之前的那年冬天和好友一起去看的《超能陆战队》,是最后一次看电影。

 

我觉得我虽然应该没有特别喜欢电影,但对科幻电影应该不会反感,毕竟我现在已经对此十分狂热。

电影开始了。

我一边看电影一边吃甜甜圈。

《攻壳机动队》,是叫《攻壳机动队》没错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叫这样的名字,但这部电影比我想象中的要华丽太多了,我戴着3D眼镜,画面中展示的鳞次栉比的百货大楼,香水店外永远不停的向外倾倒的大型香水招牌,就是我想象中的未来城市。

 

我一边看一直不停思考,看到最后他们要要把女主角赶尽杀绝的时候,我哭了,但我没想我身边痛哭流涕的,居然是个男人!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也不哭了,这是我第一次看电影发现男人哭的如此撕心裂肺的一次。

从电影中抽离出来,我想,这么有趣味的电影,如果和吴云星一起来看该有多好——和他一起来看?我怎么会想到那样的事情?

 

从电影院出来,我久久不愿意离开电影里的感觉,眼睛因哭泣而变得肿胀干涩,我在CCpark里面走来走去,深深沉浸在未来的科技故事里面。

从电影院出来后,才不过5点钟,但外面的天都黑掉了,天气变得更冷了,我艰难地走回住处,打开电脑,开始搜索《攻壳机动队》有关的东西,并且打算写一篇影评。

对于这么好的电影,没能和吴云星一起看,我感到有些遗憾,所以看着空白的文档,忽然想要写一首小诗,这样幼稚的小诗已经累积了几十首了,再写几首就能出诗集了吧,可笑,这样幼稚的诗不过是无聊写着玩玩,怎么能成得了诗集。

 

昨天买了张电影票

今天去看

意外碰上雨天

但票已不能退

 

大雨 真凉快

冷气 也很足

只可惜 不是夏天

 

一个人看电影

却买了四个甜甜圈

买三送一

其实只打算买一个的

 

黑暗中吃了两个

看不见颜色样式

只觉得油腻难吃

 

旁边的男人比我还能哭

恨不得递纸巾给他

事到如今

我已经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只是平淡地大哭

 

看一看两边的座位

都是空的

不由得暗自庆幸

幸好没有与你一起看过电影

不然我肯定会想到你的

我这么想着

我一边哭一边想着

 

已经习惯了写诗的时候想到沈曜,这首也不例外,不过我这次写出来他似乎是与众不同的。

我在电脑上写完,截屏发到我自己的朋友圈,设置同事可见。

尤其是,吴云星。

都是文化人,吴云星能看懂的吧?

我一个人去看了电影。

 

发出去后,我就开始写影评了,写影评的同时,我在微博上看到有写影评赢奖品的活动,奖品居然是“攻壳机动队”的纪念卫衣耶!

看到奖品,我心下痒痒不已,我心想来到公司一个多月,自己的文笔水平着实增长不少,是时候练练手法了。

写完淋漓尽致的1500字,我将影评发了出去并艾特@组织影评活动的官方,影评评奖活动三天之后出结果,我想我这次即使得不到纪念卫衣,也能得到二等奖或三等奖吧,我想。

发完微博,我回头刷新朋友圈,除了几个朋友给我点赞,吴云星并没有什么动静。

我那天帮了他那么大的忙,他看到了朋友圈,无论如何也得帮我点赞吧。

如果他点赞了,就说明他看到了。

可是没有。

 

我百无聊赖地刷新QQ空间,竟然刷出他的一条定位说说。

 

他居然在——钓鱼??!

 

真是悠闲啊,他这样的人怎么会钓鱼呢,我实在想象不到,他怎么什么都会。

这样的关系,即使看到了他的说说,我也是不敢评论的,连点赞都不大敢,于是在吃过饭后,又开始趴在桌前研究文字,忽然想到刚刚拿上来的快递,里面还有书没有打开。

 

我打开快递后,拿出那本书就蒙了——这并不是我要买的《狱中杂记》。

我急切地对书中的内容翻来覆去,内容和我想象的内容完全不一样,虽然也是写的“狱中杂记”,我打开手机相册,翻出几天前校对的一篇文章提到的《狱中杂记》,当时我还拍了照片。

原来杂志里提到的狱中杂记是清代人写的,而我买的是现代人自己的自撰,我在网上购买的时候,本以为这本清代的书是这位现代人所重新编译,并且书封设计也十分仿古,没想到“被骗了”!我再从某购物网站上重新搜索《狱中杂记》,除了这本狱中杂记,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书了,难怪我会买错。

我忍不住想要吐槽吴云星,这篇文章是他找来的撰稿人编撰的,像《狱中杂记》这么难以搜寻到的书,他也竟然能够允许它的名字出现在杂志上面,让我这个“读者”上当受骗。

我手指滑动着微信,点开和吴云星的对话框,忽然想要同他讲话。

不知道为什么,在杂志社的时候也是,总是想要跟他说话,可我俩交谈的次数总是用手指也能够数得出来。

看着吴云星上次说的“我已经坐上车了,非常感谢”,我就更想跟他说话了,同他讲话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虽然,在网络上的讲话比现实中不如。

犹豫了半晌之后,我还是对他说了话:

哥,我校对的时候校到《XX》这篇文章,里面有写《狱中杂记》,我就从某宝上买了这本书,结果买错了!

我认认真真地拍了一张这本书的照片,也发了过去。

 

我以为他马上就会回复我,然而过了很久,差不多有四十分钟,我都快睡着了,手机才震动了一下。

吴云星:?

吴云星:为什么要买这本书

我因为兴奋而直立上身,赶紧如实回复他:因为我写东西要用到这本书的内容,结果完全不是一本书啊

吴云星:嗯

 

我没想到他的回复这样冷淡,我以为他起码会帮我搜索一下《狱中杂记》,或者对我说声抱歉,没有添加作者的名字及书名的注释,然而并没有。

我有些失望,是我对他太热络了吗,不过聊了两句的感觉着实不错,为什么他一跟我说话,我就如此兴奋,如获至宝似的,并且把今天为了他淋着冷雨去看科幻电影的悲壮经历,忘了个一干二净。

暖色的台灯下,我点燃了一炷香,香的气味在台灯下萦绕,旁边搁置着买错的《狱中杂记》,明天就要重新上班了呢,我忍不住期待起与吴云星的见面来。

 

Ps:11.7万字了,这段时间一直在努力上字数,打算一口气写完再修文呢,根据节奏来算,差不多要20万字完结,事实上后面还有3万字没发,所以差不多还有5万字要写,加油啊,还有5万字就可以完结+修文了。

4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