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我以为他不会来了,但下午的时候,他在打卡之前来到杂志社,我觉得一切恍如隔世,他是从清渊回来的。

他背着一个显旧却很干净的双肩包,就是他上次回家背的那个包,我没有和他打招呼,我现在更怕和他打招呼会让同事发觉到我的不同寻常,我感受到他坐下了,用余光看到他从包里掏出一摞杂志。

我立刻就猜到,新杂志的样刊?这次在清渊印出来的?

上次他递给我样刊的时候,我很兴奋,看到自己校对的文章被印在杂志上。

他先拿出一本,走到余主编的座位前(余主编的座位在我的身后方向,我只是凭感觉),把杂志递给余主编:“这次的样刊。”

果然。

余主编接过去样刊,翻了几页,评价道:“这次印得不错,可能跟我们的人去盯着有关。”他又说:“你这次带来几本?”

“五本。”

“正好。我这里留一本,剩下的每个栏目一本,都传着大家看看吧。”

吴云星回到座位上,先把杂志给了我,又去分发其他组的杂志。

我接过杂志,目光却看向吴云星的背影,看了满满一眼之后才低下头。

只有他在背对我的时候,我才胆敢看他一眼。

实在是太心虚了。

我翻开杂志的内页,看到“编辑”一栏内里还是“夕月”这个名字,我忽然感觉到有些不舒服,“夕月”是我来杂志社之前就存在的虚拟编辑,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以后我离开杂志社,夕月又会变成另一个别人。

如果我去了另一个地方工作,我该如何跟人家说,我在的这段时间里,就是“夕月”呢?

想到假如我走之后,别人再继续用“夕月”这个名字,我就忽然很难受……

可是。

为什么我竟然会想到,我要离开这里?

我在这里也不过才呆了一个多月而已。

算了,“夕月”就“夕月”好了,我跟另一个地方拿着这本杂志说我是“夕月”,别人也不能说什么,因为事实本就如此。

倘使我离开这里,或许他就没有这种拒我于千里之外的态度,甚至变得温和些,可,他究竟会不会与我继续联系还难说。

关键是,我怎么会想到那些有的没的。

我使劲儿摇摇头,这个奇怪的念头却在我的脑海里开始挥之不去。

吴云星就在这里,我怎么会想离开这里。

离开了,就再也见不到了吧。

所以,我怎么会萌生出这种念头。

我用力翻开杂志的中间部分,看到自己重新编辑过的文章正安安静静地摆在那里。

真的是这样,与我最后的修正一模一样!

此前的我总以为是幻觉。我总以为杂志不可能按照我自己的修改而印刷出来,然而现实就摆在我的面前,我忍不住一阵狂喜,又怕被如吴云星等人发现,察觉出我的这个小动作,然后觉得我这个人太什么了,会瞧不起我。

第五期,这是第五期的杂志!

我赶紧拿出手机来,因为想要快所以双手捧着它,在淘宝上搜索“第5期 探索日 杂志”,果然!

预售链接!

15块钱一本。

我买几本好呢?

我自己留一本,给家乡的爸妈寄去一本,送阿春一本,送凉姜一本……

这就好几本了,要论送的话,到处送人会不会也不大好?就像显摆自己似的。

那就先买四本好了,如果其他同学想要一本看的话,我再从网上购买送他们好了。

我以史上最快的速度付掉了订单的钱,把网上杂志的图片保存,通过微信发到我家的群里面去,我说,我做的杂志出炉了,我已经买了一本寄到家里去,你们不要忘了接收哦~

我爸妈倒没有我想象中的惊喜,只是说,好了,知道啦。

 

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依旧是和晓晓姐坐在一起,自从知道她不仅结婚,并且有孩子之后,我就对她十分刮目相看,想一想吴云星那家伙也是91年的,还在济南这里打光棍呢!

“其实我们在郑州有一家深度合作的杂志社,我们的营销运营都是在一起的,我们老板和他们老板是很好的朋友。他们旗下的杂志更多,像《时尚look me!》《古风迷》等都是他们的杂志。”

“《古风迷》!怪不得,我看他们的封面风格十分熟悉,原来和我们杂志的风格特别相似。”

我惊呆,我昨晚在微博上还搜到了他们的约稿函,正打算给他们投稿,是我很久之前写的一篇不到一万字的小说。

“我昨晚还看到了他们的约稿函,为什么人家官方微博下面发的约稿函就有好几百人评论?甚至还有小有名气的作者在下面小心翼翼地咨询,我们就冷冷清清的!”我愤愤不平:“我们都是省级杂志,甚至我们杂志更出名一点,那本杂志只是封面看起来二次元而已,编辑内容也没见有多出众。”

“是啊。谁让我们杂志是科普杂志来着,我们要是做一个时尚杂志,就凭XX的八卦功力,我们也能做得很好,不过据说余主编他们商量着,要从咱编辑部分出一个办少儿国学的杂志去,最近国学实在是太流行了,不知这个杂志好不好卖,也不知该让谁去做。”她说:“其实林平哥挺合适的,他懂得很多。”

“姐你也很合适。”我说:“你做事很认真,有条不紊的。”

“说起来,”晓晓笑了:“其实我的梦想就是编辑。你知道吗,我毕业那年,从杭州回到济南,他们居然都不知道我的学校。”

我惊呆:“你的学校可是全国都出名的重本。”

“是啊,可他们就是不知道,没有听说过,像三本呢。”她继续说:“我只找到一个校对的工作,而且是试卷类的校对,小学试卷,语文数学英语的那种。为了当编辑,我从这个一个月1300的工资做起。”

我叼着鸡腿,彻底呆住了。

没有想到。

我还以为他们都比我顺利。

“做了一年半。”她笑笑:“一千三的工资,一年半,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坚持过来的。”

一年半……吗?

而我做了一个半月不到就想要逃离?

不,我不是因为杂志社不好,也不是因为杂志不好,反而我是爱极了这本杂志,做这本杂志一个半月不到,我就学到了很多东西,文笔也得到了完全出乎意料的提高。

是因为吴云星。

 

吃过饭后,我一边思考一边去爬了山。

像我这样的人,或许什么工作都不适合我,最底层的小编辑大概比主编、比组长适合我得多,我当初之所以想要去出版社、或是来到这家杂志社,都是想要靠近可以锻炼文笔的地方,我不想追求做什么主编,那与我的理想渐远。

可是吴云星啊……想到他,我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我似乎已经彻底喜欢上了那个人。

我虽知道了一点点他的过去,但只是冰山一角,他死死护着他自己的东西,不肯再让我知道更多。

 

如果不在这家杂志社的话,我又有什么地方可去……没有新的写作计划,以前的唯一的一本小说也完全没有灵感来源,剩下的只有重新找份工作。

如果找份工作,就一定要在济南找份类似的工作,不然以后又有什么话题可以和吴云星攀谈呢?

——哥,我今天白天做的杂志里面有一个疑问噢……

——什么?

像他这样热衷工作热衷杂志的人,一定会告诉我怎样做,即是换了公司也会这样。

可这样的话……还有机会见面吗?有机会一起出来玩吗?

我怎么会想这么多的以后,不愧是小说作者啊,把难以为继的未来情节统统都想了个遍,思考故事发生的可能性。

如果不在一个公司了,我们两个就是平等的两个人了,是普通的朋友,而不是这样关系微妙的同事。

我知道,因为是同事,他对我的防备相当深,虽然对我的态度缓和了相当多,但始终不会卸下防备。

 

回去杂志社,我又陷入冗杂的工作当中,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去年这个时候,正是差不多我所向往的全国连锁的民营书店——“岛·书店”集团招聘开始的时候,我去到岛·书店集团的官网,绿色的环保代表色映入眼帘,我查到去年报名的时间正是4月中旬。

不就是这几天的事了吗?

我忽然感到一阵惊喜,这阵喜悦顿时充满了我的内心,但更多的,是想按照这样的节奏,最后给他一个选择。

我联想到当时的转学,我知道,失去是什么感觉,更知道习惯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如果他习惯了我。

我想。

如果最后他习惯了我,我就会留下来,如果最后仍没什么反应,我就真的滚回家吧。

我决定报名的时候,在志愿写上“清渊”的名字,因为我明白,济南的“岛”书店我是考不上的,如果考老家的店,我还有一丁点的机会。

“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了,”回到住的地方,我在电话里快要哭出来:“他越是这样,我好像越喜欢他,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觉得,他和我的男主太像了。”

“咱能不能清醒一点,”凉姜很无可奈何:“你确定你是真的喜欢上了他?”

“我确定,我确定,”我好像真的哭了:“我已经数年没有这种感觉,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喜欢上一个人了。”

并且,从未这样喜欢过一个人。

恨不得告诉所有自己的朋友,我喜欢了一个男生。

 

我打开微博,忍不住又开始在框里编辑起来:

这两天,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怎么办才好,我从没这样喜欢过一个人,一定想要得到的感觉。但我这几年想要得到的东西不多,但总是一定要得到,最后终于得到了。不知道,这个人,怎样。明明,根本什么都不了解,却觉得自己已经相当了解。

几分钟后,刷新一下微博。

XX:不要把自己弄的太难受,他不喜欢你就算了。

XX(我姐):真是的,很少见你这样啊。

 

吴云星像穿不透的墙。并且,有的时候,好不容易触到一个点,柔软了一下,软进去一点,过两三天又恢复到原状。

他不是一个普通人。

不,他根本不像是,一个人。

 

晚上我开始整理自己之前写过的一则短片古风小说,一万多字,我决定继续不在“作者简介”里写自己现任《探索日》的编辑,一是“探索”在全国还很有名气,我怕其他杂志的编辑说“探索”的编辑怎么文笔这样差,二是我也不想“借助”探索日来增加自己稿件被录用的机会。

再就是今天白天晓晓姐说了,那个杂志公司和我们社有合作。所以我觉得这样显得更不好。

要是没有说自己是探索日编辑的话,如果被录用了,我会真的超级开心吧。

这些年的每时每刻我都这样想,没有通过熟人而经过自己努力得来的成果,应该会多么喜悦呀!

然而经过无数次退稿,我竟还没有妥协。

真是奇怪。

 

我从头到尾捋了一遍这篇小说,又改动了很多情节和文字,事实证明我当初要做编辑这一点是没错的,现在我修改文章已经达到了闭着眼都能把这篇文章改到好一点的水平,这种感觉真是不错呀……

从不到七点钟到接近十二点,我在电脑面前一动不动,终于关掉电脑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累得够呛,脑子昏昏沉沉的,于是转身躺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Ps:距离高潮越来越近,意味着距离结局也近了,有些激动,希望2019年1月1日之前能够写完,真的谢谢各位的陪伴和阅读。

4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