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再去上班,我对吴云星冷却了很多,我决定我也要学着渐渐放手。

在我小的时候,再喜欢的东西都是一种“佛系”的态度,不会张口与大人要,即使大人问我要不要,我也说不要。

但后来不一样了,自从努力过高考,就变成了“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属于我”。

吴云星不是物品,他有他自己想要的去处。

 

阿春约我去逛街,我们像往常那样去逛了一圈‘岛’。

‘岛’书店向来以绿色、环保为名,进入书店后,映入眼帘的全是绿色,有几米高的仿真大树,地面上的叶子根据真正的季节铺设真正的叶子,秋天的时候是满满的金黄色,现在是春季,阿春的季节,就是满地的嫩绿色的叶子。

我们沿着透明的楼梯上去,高大的复式二层上,都是透明的厚玻璃书架,书架上缠绕攀爬着各式各样的常青藤,从地面一直延伸到书架,再延伸到屋顶,像一个全然的绿色仙境般。

我们在高大的书架间漫步,感觉非常好,我在杂志区轻而易举地看到了《探索日》。

“阿汐啊,我也不建议你考‘岛·书店’,你想想,如果你真的考上了,你又该怎样抉择?”阿春说:“这个岛固然是不错,全都是你最爱看的书,但做编辑不是你的梦想之一吗?现在吴云星不喜欢你,你还可以天天见到他,你一旦离开了,就再也没理由见到他了。”

话是这样说。

“倘若他不喜欢我,我也不想这样在他身边继续受煎熬了。”我从《探索日》里抬头,说:“你看着我现在异常淡定,其实我内心里非常煎熬,煎熬得我时时刻刻都快要沸腾……”

对,就是沸腾。

阿春看了我一眼,“扑哧”笑了:“你干嘛呀,搞得像是在唱歌剧一样。”

“自从来到杂志社后,我的文学情况似乎又有所上升,用词得当,形容得准确到位,不是吗?”我严肃地看向阿春。

“这倒是,不过你什么时候才能继续写你的小说?”

“现在工作太忙,实在是没有写长篇小说的精力。”我说:“可能是为了锻炼自己,我突然喜欢起写短篇小说和散文来,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写的那几篇都投稿过了,结果都是没有过。”

说罢,我哈哈大笑起来,这样的事情,我从写作之初就开始经历。

“唉。”

阿春对我乐观的态度感到无可奈何。

 

我们逛了世贸大厦、恒隆广场、穿过芙蓉街,来到泉城广场上,正好看到音乐喷泉。

音乐喷泉已经看过无数次了。还记得高三那年在济南,深冬时第一次看,那种波澜壮阔的心情,喷泉和漂亮的五彩灯光,随着音乐高低起伏,时而细微,时而像瀑布一样飞流而下。

沉迷于喷泉的路人站在喷泉面前不肯走远一点点,站在原地被喷泉突然“发力”,浇了一身的水,大冬天的。

再美好的东西,看多了,也就习惯了。

并且,知道它一直在这里不会停止。

 

和阿春分别后,我骑着共享单车准备回到住处,路过山东科技馆时,忽然看到整个场馆的侧面被一幅巨大的广告所占据。

“漫展?”

是的,我突然想起凉姜跟我说了无数遍的这个漫展,她说她们社团有一个舞台剧,如果她参加完研究生面试的话就来帮助队友化妆,以及可能要参加一下具体的人物,如果还没考的话就不来。

她的研究生考完了,我知道,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来不来。

我忽然变得很兴奋,我极少碰到漫展,因为之前有一两次碰上漫展都是假期时间,另外,山东这个地方漫展一向极少。

 

 我停下车子,举起手机拍下整幢展馆侧面的巨幅海报,发了个朋友圈。

“看到巨幅海报,才想起室友之前就说过的五一动漫嘉年华,期待。”

 

回到住的地方,我迫不及待地在QQ上问凉姜关于这次动漫嘉年华她到底参不参加。

凉姜:参加啊,我说了好几遍了大哥,不过我可能只是出演舞台剧,而不COS了。

我:你上次说要五一的哪天跟我去约来着?

凉姜:哪天都行啊,看你哪天方便。

我:我去看你的表演吧!你哪天出演舞台剧啊,我跟你去,顺便帮你们拍照(表情。)

凉姜:5月3日下午场诶,到时候你去找我好了,我有免费的票~

我:好哎!

凉姜:你之前不是说你要准备考试吗?一开始都不想和我一起出来。

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或许是想放松一下心情。

 

几天之后,五一小长假到了。

前两天的时候,我在家里疯狂地刷题,开始连饭都不做了,只叫外卖,吃完外卖继续趴在桌子上做题,我只想努力能够多记住哪怕一个知识点。

学习令我快乐。

转眼到了五一的第三天,我在家学了一上午之后,快到中午的时候,我收拾收拾,打算去楼下吃饭,临出门前把笔记放在了包包里。

凉姜的舞台剧是下午三点正式开始,我们俩说好两点半左右我到山东科技馆外等她。

我喜欢走路,我背着包出发,向山东科技馆走去,打算在路上吃点东西,可是从何棋盘街来到宽阔的泺源大街,泺源大街上几乎没有什么商店。即使有,也是我吃不起的那种,我有点后悔没有从美食多多的朝山街上过来。

不知不觉又走过泉城广场,来到岛·书店,正值假期,岛·书店人满为患,岛书店三楼有个西餐厅,东西也不贵

,我点了个咖喱饭套餐,不过25元。

吃完咖喱饭套餐之后,已经一点多,我又拿出包里的学习资料背了半晌,最后向山东科技馆出发。

我很少参加漫展,也是因为山东的漫展太少,济南不像北上广那样,活动又多又好,碰到一个漫展,也是不容易。

科技馆楼前,站了很多COSPLAY的社团组织,我甚至看到我们学校的社团的条幅“集英社”,

“欸!今夕何汐学姐吗?”

听到很久没有听过的名字,我缓缓转过头去,看到举着条幅的“女孩”向我打招呼,我才反应过来这是Alan,他今天的装扮是女仆?

我快步走过去,朝他扬起笑脸:“Alan学弟今天真漂亮,是《会长大人是女仆》里的……鲇沢美咲?”

Alan听我这样说,露出羞涩的笑容:“是呀,是美咲酱呢!”

听到我们两个的聊天,旁边的“坂田银时”凑了上来。

“咦,您就是今夕何汐?” 他说:“我去年见我们社团官微上发了一套COS照,我感觉挺好看的想要找到摄影师呢,后面看到你的名字,当时我还不认识您,就在下面问po主你是谁,他们说你是学姐,不在我们社团,不过和凉姜前辈是室友,也是学动漫设计的,大一大二的时候经常来社团帮忙。”

我微笑着点头:“是这样没错,我和凉姜是室友啦。”

“何汐学姐怎么不在我们社团里?”

“噢,”我连忙解释说:“我挺喜欢看cos,但是因为怕麻烦,也不是很喜欢抛头露面,就没想要去cos,因为大学期间有其他的事要做,比较忙。”

好像因为是学动漫的,所以他们对我特别热情。

“对了,是的,我有一次碰见学姐在给文学社团画海报,动漫类型的,很好看呢。”另一个COSER凑上来,我一时没看出她是哪个角色:“学姐好像是那个文学社团的文艺部长。”

是的。

大学里的事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

在文学社团里做文艺部长,也有些可笑,但我们社团似乎被文学院的人完全把控。

开始的时候,他们说我的专业距离文学太远,不让我加入编辑部,只把我划去了文艺部,后来文艺部的人都渐渐消失了,只剩我一个人干活,我也理所当然地接替了上一级学姐的位置,成了文艺部长。

那时候我只与几个小网站签约,还没和某大网站签约,他们说我写得东西不好,我偷偷地生气,决定在某网站上更文,与某家网站签约,让他们瞧瞧看。

然而我刚忙完这个文学社团的十周年社庆活动,好不容易写到刚刚签约,就收到了这个文学社团活动无法进行,正式解散的通知,看着飞信,不知该哭该笑。

这件事情我说了之后,室友们也快笑死了,她们觉得我是这个文学社团的“灾星”。

总之,我所主动去实践的文学活动,没有一样特别顺利的,甚至在一开始就遭到了灭绝。

这次能够进入《探索日》工作,并且到现在都没能被辞退,实在是我万万没想到并且欣喜的。

我的简历上终于也有了和文学有关的一个不错记录。

 

能够和他们寒暄,实属意外,毕竟毕业快一年了。

凉姜走过来,看到我在和他们聊天,也听意外的,现在凉姜虽然毕业,但还没有辞副社长的职位,社团内的活动也都能参加就尽力参加,而且是主力人物,就像已经毕业好多年的那些学长学姐一样。

对于一项事物的热爱,奉献出自己几乎全部的业余时间,攒钱也要把这件事情做好……他们来自不同的学院和专业,毕业很久的学长学姐也在不同的地区工作生活,但每次的活动依然能把他们聚在一起,

就像上次凉姜他们前年在上海拿到那个舞台剧的银奖一样,舞台下付出的努力我都见证过。

想到这里,想到自己,我不禁热泪盈眶起来,这辈子有很多人都在坚持自己喜欢的事物,又有几人被人所知呢……

 

凉姜递给我一个工作证,带我来到展馆侧门,进门之后,直接进入后台。

“哇塞。”我很久没进入什么演出的后台了,看到这样看起来混乱却井然有序的状况,不觉吃惊不已。

凉姜是个业余的化妆师,她又开始奋力给团里的人化妆起来。 

“李汐,帮我拿那个,对,那个略白一点的粉饼。”

我接过她手里的修眉刀,从椅子上的化妆箱里找到粉饼,递粉饼。

 “那个,最下面有几个眼线膏,随便拿一个给我。”

我递眼线膏。 

 

“哇,前辈的室友呀,怪不得关系这么亲近呢。”

被化妆的汉子说。

他大概觉得我这么听凉姜的话吧。

“闭住嘴。”凉姜果断地发出号令让他闭嘴:“要画唇线了。”

终于赶在演出开始之前画完所有的妆面,凉姜同学累得胳膊抬不起来,她想到什么,从包里拿出一张套票递给我:“你快去前面入馆吧,坐在观众席上看,别忘了给我们多拍几张照片。”

我接过套票,收拾好东西,跟他们几个说了加油,与凉姜道别。

 

从侧门转到前门去,看到前门的检票人员催促观众入场,我拿着票,前后观瞻回顾了一下,人不少,学生看起来尤其多,像我这么大的都算大龄了,但并没有看到熟悉的人。

入场之后,我刚坐下,凉姜他们的演出《》的同人剧就拉开了帷幕,开始上演了。

看演出的时候,我不停地拍照,旁边的人用古怪的眼神看我,一定以为我是个狂热粉丝。

演出结束后,我从演出大厅走回馆内,看内场的COS演出。

我正沉迷于拍照时,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引诱我向身后看去,我回头,居然看见了吴云星。

或许“居然”这个词用得不好,用“果然”才对。

他是那么喜欢动漫的一个宅男啊,但是我没见他在现实中参加过什么动漫的活动,我当时想,如果他看到了我发布的消息,一定会前来看看。

现在果然如我所料。

 

他似乎也看到我了,只是表情还是那样冷淡如常,仿佛与我无关似的。

难道不是你看到了我发的朋友圈之后,才来到这里看COS演出的么?

为什么装作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为什么!

我如今最讨厌他这个样子。

我站在原地,倒是他向我走来:“真巧啊。”

我看向他……你不喜欢我,甚至冰冷对我,如今又有脸来和我搭讪?

我内心把他想得十分不堪。

我忽然发现,我开始尽量把他想得十分令人讨厌,我只有这样想象,把他想象得十分不堪,我才可能不会喜欢他。

这是一种尝试,一种进步,对吗?

 

但是我一开口就破功了,我内心如何讨厌他,表面上却是不由自主地做相反的事。

“星哥?”我对着他微笑:“你怎么来啦?”

没想他竟厚脸皮地说:“你不是发过这个漫展的朋友圈吗?”

“……”

如此直白,我竟然无言以对。

厚脸皮到这种程度,天地可鉴。

他从没评论甚至连点赞过我的朋友圈,任何一条朋友圈!

我还一直以为他把我屏蔽了呢。

这样看来确实没有,我用了两个月,才推理出来他到底有没有评论过我的朋友圈,我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发过的那些东西,他到底有没有看到。

这样看来他看过了。

 

“啊,是的,我发过,哥你是看了我发的那个才知道的吗?”

他点头,我们两个一起走了起来。

其实我只是在赌,我觉得以他对动漫的喜爱,也许为了看这个会提前回来:“你没有回家吗?”

我问他,因为想起来他每个月都要回家一趟,像这种小长假,一定会回家的吧。

“没有。”他说:“为了看这个,我直接没有回家,但是没想到,这个漫展很一般。”

“山东省内的漫展一直都这样。”我说:“不如我在广州交流的时候看的漫展。”

他穿得衣服这么严肃,很少有像他这样穿得严肃,又一脸严肃的观众,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是化妆来或者穿得很偏向二次元来的。

我真的无法把他和二次元联系在一起。

我们很快走出展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恐怕又要下雨,这个四月是怎么了,这段时间真是分分钟要下雨的样子。

“我要回去了。”

他说。

其实我不想这么早分离,哪怕我们两个只是去逛一逛泉城广场也好。

只是我没有理由跟他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你怎么回去?”

“共享单车或者公交车都可以。”他说。

“你也开始骑共享单车了?”

“嗯,感觉还挺方便的,后来我下载了那个软件。”

真的是,像个老年人一样!

我内心对他非常厌弃。

他也不问我接下来要去做什么,他就是这样,从不关心“我”这个存在。

看着他“潇洒走远”,渐渐消失在路的那边,我呼出一口气,打电话和凉姜联系。

“我正在后台卸妆,马上就卸完了,你先在外面等着吧,一会儿我过去找你。”

 

天气虽然阴沉,但温度不热不冷,我仰着脖子看着外面的天色,看着云一点一点地向某个方向涌动。

过了也就几分钟,凉姜出来了,她不声不响地来到我的身边。

我说:“吴云星刚走,很遗憾你没有看到这位奇人。”

她很诧异:“吴云星来了?你约他出来的?”

“当然不是,我还没有那个胆量。”我站在原地,揣着兜转身看向她:“据他说是看到了我发的朋友圈,你还记得我前几天发过关于这个漫展的朋友圈?”

“咦?看来他还挺关注你的嘛——不过,关注的不一定是你,也有可能是漫展本身。”

“就是漫展本身啦!”我伸伸懒腰:“他怎么可能是为了见我才来的漫展!”

“看来他比你爱动漫爱得多。”

“我们两个的大学专业应该换一下。”我说:“我学文化产业管理,他学动漫设计。”

“说起来,上次我查了一下文化产业管理这个专业,这个专业也挺少见的,好像和我们的专业有相关的地方。”

“是啊,按我的理解,就是管理这些文化产业什么的,动漫又属于文化产业之一,出版属于文化产业之一,网文也属于文化产业之一,凡是文化产业都要管上一管。”

“嗯。”

其实我和凉姜各自努力,很少聊这些大方向上的事情。

“上次他还说,如果换了他就不一定这么喜欢动漫了,毕竟干一行伤一行。他初中的时候就要学美术,当艺术生,因为他文化课太好了,他爸根本不同意,他一直觉得遗憾。”

“你们两个,说起来还真有点相似之处啊。”

“是啊,大家都这么认为,可惜他并不这样觉得。”

我和凉姜乘公交车回到我住的地方,我做了两盘黑椒牛柳的意面,还做了一份炸猪排,一盘金枪鱼沙拉。

在我房间的桌案上铺上桌布,把意面、猪排还有沙拉摆放在上面,打开台灯,凉姜同学觉得很漂亮。

“说实话,我真的觉得跟外面卖的没有什么区别,尤其是这个意面。”

凉姜吃了一口之后点评道。

她很喜欢吃东西,大学的时候我还不爱吃,但是那时候第一次吃必胜客、味千拉面、禾绿寿司、DQ、丸龟制面,都是为了陪她去的,老家是个县级市,还没有必胜客和这些餐厅之类的。

学生时代还觉得这些吃的很贵,根本不敢进去吃,现在也没有这样觉得了。

去年也是她请我第一次去泰国餐厅吃泰国菜的。

 

后来为了写那本男主是厨师的小说,努力学习厨艺,现在做很多的饭已经能做到很好吃了,所以现在独自生活竟然也能够喂饱自己。

“幸亏是那本小说,不然还吃不到你做的饭。”

我举起手机,拍了一张饭的照片,发了朋友圈。

“凉姜说我做的饭和西餐厅里差不多/笑哭 那这顿饭是超值了”

很好,几分钟之内获得了好几位同事的点赞,晓晓姐还评价道:你做的饭看起来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即便是刚刚见过吴云星,他也如无视一般忽视了我的朋友圈。

吃饭过后,我把凉姜送出小区,送她到公交车站,一看时间还早,不过晚上七点多,就决定陪她一起回家,她家在山大南路那边,我知道山大中心校区南门有一家小型的“岛·书店”。

“你想去那家书店?也好,我也很久没去了。”

 

PS:这一章字数过多,考虑把没发的之后的剧情挪到后面一章去……

8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