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和她乘坐BRT来到山东大学中心校区南门,其实我跟她来也有另外一个原因:自己高三时候的美术班就在这个校区的旁边,山东省粮食干部学校的里面。

下车之后,看到粮食干部学校的门口,我不自觉勾起了高三在这里学画画时的回忆。

记得我们辅导班晚上好像是11点下课,其实十一点下课已经是很晚,但大家都觉得太早,所以都自觉不这么早地下课,大多数同学十一点半之前就下课。

我和阿春经常画到十二点,全画室二百多个人,就剩几个人的时候。

冬夜的零时左右,我们经常几个人轮流去走廊尽头的厕所外的水管上刷调色盘和水桶,水凉得不行。

最可怕的是整栋大楼里的其他辅导班早就下课空无一人,就剩四楼的我们一个教室,而且走廊里的灯是坏的,我们经常冒着黑暗去厕所刷盘子。

记得快考试的时候,我跟自己作斗争,有一次他们都坚持不住回去了,我没有回去,一直在画画,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还是在画,但还是知道画室有人的,最后打算走的时候看见前面还是有人。

那个女生一向画得很好,是A组的前几名,而我状态好的时候在B组,一个没考好就被拨到C组。

幸好距离考试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别人都焦虑的不行,而我突然开窍了,进步神速。

我和那个女孩子一起走过的那段路,我现在还记得,或许是手机上指示已经一点半钟。

那个女孩子骄傲,话少,和同来的她本地的校友们关系并不好,一向独来独往,她的寝室丢了手机,她们甚至还怀疑是她偷的,但她那天和我说话很温柔。

“一点半真的挺晚了。”

“一点半还晚么?”她说:“我有一次画到三点半。”

我很震惊,我只知道她每天都走得很晚,因为我们几个走的时候就几乎没人了,不过每次都有她,我就以为我们才走,她就回去了。

“那你不害怕吗?”

“有一点,不过更怕自己画不好吧。”

我在想她画得这么好,在画室里基本上是数一数二的水平,为什么还要这么努力呢,那样我们就更无法与之相比了。

那那些一下课就回寝室的,本来就画的不好,又是来做什么的呢?

我突然明白了,她有她自己的目标,与他人无关。

我当时虽然没有自己的目标,但总是羡慕他们前几名画得太好,总觉得自己在B组末尾和C组之间徘徊不是那么一回事,重重压力之下,我发力了。

但是在我水平终于快速增长的时候,我早已经被定位在C组,不再周考分组了。

幸好我和阿春当初都坚持了,现在想一想,有太多的同学放弃,越到考试前夕,越有同学受不了压力收拾东西回家,或者有不认真的同学在寝室里装病,只是躺着睡觉,不去上课。

我和阿春考上了还算不错的大学,在画室里居然也都是考得很不错的了。

我从来未曾后悔过学习美术,尤其在别人听说我其实是艺术生时,投来不屑目光的时候。

那是我人生当中成长最快的一段时光。

以前我不懂得什么叫努力,只有那个时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能输,只有美术最好的自己,从在家乡的一二名到人才济济的济南,不过是C组的水平。

我从小到大都喜欢美术,如果没有高一那年开始写小说,我或许会一直从事美术行业。

即使我现在已经决定不再从事美术有关的工作,美术也充斥了我工作与生活的方方面面,工作的时候还是会用到PS,用到摄影技术,用到看排版时的审美。

生活中也帮助我挑选漂亮又便宜的衣服,好看而性价比又高的家居用品,和学画画的好友一起逛街的时候总是乐于点评这个东西漂不漂亮,等等。

只有经历过才能真正明白一件事,它带给了你什么,它已经成为了我心中的烙印,然后把它带进小说里。

大学的时候我不甚明白,我想这件事想了很久,后来的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没有放弃,美术也是我的小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如果你越来越喜欢现在的你,讨厌过去的错误选择,那么从前你以为的错误选择其实也是正确的,如果没有选择那个选择,那么后来的选择也许不会像现在这样精彩。

 

那时候我们只顾着画画,周围的店铺根本没有心情逛,似乎很早时候岛·书店就存在在这里了。

从统一银座买东西出来,我和凉姜一起踏入岛书店里面。

这家岛书店的一楼是比较中规中矩的,倒像是一家传统的古籍书店。

我去过几家古籍书店,北京、广州、上海,广州是学习的时候,而北京和上海都是旅游的时候去的,古籍书店其实大概很少见,全国加起来都没有几家。

走上二楼的台阶,这完完全全就是一家朴素的古籍书店了,墙上挂着仿古的画,仿古的厚重书架上全是古籍图书,有现代装订的图书,有线装书,我坐在宽阔的红木案几前,用毛笔在水写布上写了几个大字。

“你看,你这么喜欢中国的古代文学。”凉姜说:“我觉得你去年想考研这个想法不错,只是为什么不想考了呢?”

“我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想法比较混乱,不知道该去哪里,做什么,并且那个时候我的文笔没有现在好,觉得还是比较弱,现在虽然作品依旧只有那一本,好在来到《探索日》后,文笔提高到我想象不到的程度,也差不多成了一名合格的杂志编辑。”我叹了口气:“现在文笔虽然到了,只是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填我之前的坑,主要是被工作忙到完全没有灵感,现在在准备考试,更是没有时间了。”

“有灵感的时候文笔不好,文笔好的时候,倒没有精力和灵感了。”我叹气:“这就是悖论吧,可是只能先这样,我很喜欢当编辑的,前段日子几乎想要把写小说这件事完全放弃了,专心致志地做编辑,可是我想到之前的自己,我觉得我不能。有的时候,就觉得之前为文学所做的种种都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其实我写得并没有很好,和某网站签约也不过是幸运和碰巧,这些年在文学圈几乎没有认识什么朋友,自己看书学习都是自己像无头苍蝇一样的自学,就像我妈说的那样——有多少文学专业出来的人还没有成名,你又凭什么呢?”

“你别这样想啊,莲生君!”

凉姜为了逗我开心,突然叫了个“莲生”,我忍不住笑了。

“在我看来你写得还是可以的,你也并没有那么差,不然《探索日》怎么可能收录你。”

我想凉姜大约又把之前我告诉她的“碰巧应聘成功”这件事给忘了吧。

 

选了两本与古代文学有关的图书下楼付款完毕,我和凉姜来到山大里面,一边走一边说:“我去年像是在死胡同里摸爬滚打,这样——灵感是无穷无尽的,只是文笔怎么都进步不了了,在原地打转,今年文笔提升了,但现在似乎又进入了一个死胡同,除了那本《长生劫》,其他的,我都不知道该写什么小说了,然而想要写好那本从15年就打算写的古风小说《长生劫》,我现在的文笔还是不到家,关于古代知识的把握又更加不到家,所以这本小说根本无力开始,其他的能够写的小说又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你的那篇《临风异闻录》就很好啊。”

“大家都这么说。”我说:“可是我并没有很看重它,它是我写过的小说里面唯一一本拿来练手的,而且大纲什么的,我都没有想过,我当时只是觉得写一步算一步,这本现在不过也才1万多字。”

“是因为你现在的杂念太多了,所以才想不到好的作品吧。”她说。

咦?

这倒是,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

“顾着吴云星,顾着工作想到好的策划,顾着校对不要出错,顾着如何安稳度过试用期,顾着万一过不了试用期之后还要考试到别的地方。”

我眨了眨眼睛,感觉略微疲惫。

我们在山大的喷泉前分手,我在校园里骑了辆共享单车,打算返回住处,决心从现在开始更得努力冲刺,距离考试的时间不多了。

 

我骑着车子在历山路上走,想到要买些水果,便停在路边的一家统一银座前,下车去买。

结账之前我排队等候,打开微信后,照例打算刷新一下朋友圈。

却看见明明已经好几天没有发朋友圈的吴云星,居然发了一条朋友圈。

这条朋友圈不仅不是关于我的,而且似乎是关于别人的。

“幸好这个五一为了漫展而没有回家 陌生的城市听到某些消息 就已经难受不已”

我停住脚步。

下午还好好的一脸平静,这时候为什么就难受了呢,我第一开始以为是熟悉的人去世了,后来一想应该不是,但他这样直白地描述,又没有明确说明主人公,总觉得很怪异。

我深吸一口气。

看到这样的消息,我本来很好的心情也被打乱了。

心情很好不过是下午碰到他的时候,他对我的态度很好吧。

 

“……小姐您好?”

我面前的收银员突然叫我。

我赶紧手忙脚乱地摘下耳机,把它们收回口袋里:“啊,你说什么?”

“小姐,您现在需要付款吗?”

我点开付款页面,伸出二维码,付款之后继续回家。

 

我一路上都在想到底要如何评论他的这一条朋友圈,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对方是谁呢?

或许真的是他跟我谈过的那位“前女友”。

又是什么让他难受不已呢?

联想到这个五一我有好几个同学结婚……

或许,她这次是结婚了。

结婚了?

我突然觉得奇怪。

难道故事的走向应该不是这样吗?

他对她念念不忘,她当年也是因为某种原因而与他分手,这时候他因为太过想她又回到了老家,发现她距离自己不远,不仅没有结婚,还没有男朋友,于是两个人又重新再续前缘。

这个故事在言情小说里才是比较正常的吧,而我只是出现的那个女二号。

然而事情十分出乎人的意料,她真的结婚了吗?

我想到这一点,突然想要停在原地狂笑起来,任他如何难过,人家都有人家的生活,他不过是一个被抛弃的可怜男人而已……

但即便是想到她——我最大的竞争对手已经结婚,这可能完全断了他的念想,我如论如何都笑不出来,因为现在的他不就是我吗,推己及人,我也不由自主地替他感到难受。

他像我一样。

而我清醒地看着他像我一样难受了。

 

回到住处之后,我把手伸向他的朋友圈下面,装作语气轻松什么都不知道地评论道:星哥,有啥可难受的呀?

但我没想到他竟然回复了我。

他回:你不懂,你是小孩子

看到这样的回复,我生气了,我心想,我怎么可能不懂你,我已经推测出来了你的前女友结婚。

但我不会主动去告诉他的,这样只会让我更难受。

我难受着,继续回复道:我怎么就不懂啦,待我明天上班亲自去安慰安慰你!

很快,他又回复了我,我点开之后,那个回复又消失了:这条消息已被对方删除!

我很想知道他再次回复我的是什么,可是不知道了,我不敢小窗去微信上骚扰他,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在微信上说过话了。

 

PS:这几天写得比较快,主要按自己的计划想元旦之前写完,但明显是完成不了的,即使按照现在每天2000字的计划,加上自己后面故事的存稿,也只能最终23万字,很不一定能完成,并且从现在开始每天2k也不一定能完成……想要2019.1.1之前写完然后开始修文,修文想要在3月10号之前修完,压力也蛮大的,我修文比码字要慢得多,修文每天3000多字是很艰巨的任务……

5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