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中间去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恰好碰到金应走过来,我告诉他我的手机被偷了,他很震惊,然后我正打算再说话,这时候居然吴云星来了,我没有想到会碰到他,反而是金应转身就吃惊地跟吴云星说:“阿星!你知道李汐的手机被偷了吗!”

“知道。”他笑着说:“她太弱了。”

更令我没想到的是,这时候他对我说:“你个弱鸡。”

听到这话,我顿时如五雷轰顶般,一朵花在我头顶炸裂开来,我万万没想到他会这样耻笑我,不仅不同情我安慰我,居然还指责我嘲笑我说是——弱鸡?

金应对于他对我的评价感到尴尬,他和吴云星关系最好,大概也想不到他竟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没有理他,就向办公室走去。

 

中午的时候,大家依旧一同出去吃饭,有人提议还要去山工艺里面的餐厅吃,这几天中午接连在山工艺的餐厅吃午饭了,可能因为有人在公司食堂吃厌了吧。

走进电梯,金应问我:“妹子,你手机是怎么被偷的呀!”

其他人也满脸好奇地看着我。

于是我保持了第一次叙述时的热情,第N+1次地向他们重复了一遍这个过程。

“我靠,你都知道是谁了!这不叫偷,这叫明抢啊!”他大叫:“你都知道是谁了,怎么不抢回来啊!”

余主编说:“我就说嘛,她怎么不上去抢回来呢,还是胆小。”

“人家是女生,你们都是男的好不好!”

石凯锐说。

一群人在电梯里就我手机被偷(抢)事件七嘴八舌。

 

在电梯里,金应看着我说:

“李汐啊,抓紧找个男朋友吧!”

其他人问:“为什么啊?”

“那样一块走就有人保护你了。”

“噢。”我笑着说:“我以为你说让我抓紧找到个男朋友给我买个新手机呢!”

既然吴云星不在意我,我又何必在意自己的形象,装作这种女生也罢,还是自己也罢,他都不会关注的。

我的讽刺让他们全笑了,笑我怼金应怼的好。

金应无言,只能笑着挠头,

吴云星依旧没什么表情。

随他吧。

 

下午的时候,凉姜问我手机被偷的具体情况,我说完了之后,开始吐槽吴云星骂我弱鸡,凉姜听了也很生气,也非常诧异,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不安慰我便罢,反倒尽情的嘲笑我。

晚上的时候他们又要去聚餐,但我实在不想去了,手机被偷,里面的东西都丢了,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更何况上次还有手机可以叫软件打车,这次没有手机卡,如果再像上次一样吃到半夜,又拿什么叫软件来打车?

“去啊,欢乐欢乐也就把丢手机的事儿忘了。”石凯锐说:“你一个人闷着头会更难过的。”

“可是我没有手机卡,吃完后怎么再叫车?”

“哎这点事,我替你叫车!”

被石凯锐忽悠着,我又跟他们去了烧烤店。

点完菜后,大家都开始玩手机,我也仔细地拿出了我的“公司机”,正打算连上4G,突然想到根本就没有手机卡。

“这里的WIFI是多少呀,我没有手机卡,连不上4G啊。”

“哎你连我的热点就行!”石凯锐打开他手机的热点让我连上了,十分慷慨。

烤串端上来,石凯锐说:“多吃多吃,多吃点烤串,就能掩盖你的悲伤。”

我噗嗤笑了,开始埋头吃烤串。

“哎,其实吧,我建议你换一个苹果手机,”石凯锐拿着他的6说:“多耐用呀,我的那个IPAD3,多少年了,到现在还特别流畅。”

“你呀,就是美帝国主义的拥趸!”余主编怼他。

“呵呵!”他玩着手机笑。

整个聚会中,无论吴云星说什么,喝了多少杯,我都没有看他一眼,我只顾着和别人说话,或者低头吃烤串,这次聚会来的人很少,并且一个美编姐姐和她的朋友也来了,有陌生的女生在,这次他们结束得很早。

但我没想到石凯锐依旧记得我没办法叫车,临走之前帮我叫了车,送我和美编姐姐一路回去了。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去了移动营业厅,令我没想到的是,前面的几个女孩也都是补办手机卡的,原因同样是因为手机被偷,都是在大润发附近。

补办好手机卡,我把手机卡塞到公司手机里,给我爸打了电话,我爸我妈正好都在家,他俩问了我怎么丢的手机,埋怨我把手机放兜里,然后催促我买个新的手机,我说不着急了反正有手机,也有卡。

 

晚上的时候,我和刘梦媛去CCPARK吃了大餐,去了秀水街逛街买衣服,放松了一整个晚上。

九点多的时候,我和刘梦媛分别,之后我回到了住的地方,呼出一口气,打开苏宁,买了一个五千五百块钱的苹果7,我没有多余的钱了,用的是我爸给我打来让我买手机的钱。

 

再第二天已经是周日,下午两点的时候收到信息,说是让我去门店提货,我出了门,一直走到泉城路的苏宁,就这样拿回了一部全新的苹果7,担心又会被偷,我几乎是两只手拿着这部手机回来的。

从回来之后,我就一直在鼓捣手机。 

然而换了新手机,心情仍不见好。

昨晚和刘梦媛一起出门,我想到刘梦媛是济南本地人,不用租房,当她听说到我的房租后也很吃惊,现在济南的房价这么高,我自己不可能永远在这里。

现在光租房就花掉1/2的实习工资,异地的大学同学都回老家工作了,在济南工作的都是济南本地的大学同学。

如果我在这里有男朋友还好说,但吴云星又不喜欢我,我也只有朋友在济南,没有任何亲戚在这里,朋友也都忙得很,生病的时候我也只能在住的地方躺尸。

那自己在这里待着还有什么意义,每天都过得像一个木头人一样。

但是回到家乡也没有什么意义。

当时来济南工作,是不想再考公务员或者教师或者任何的什么,但现在的我恍然明白了,逃避不是唯一的办法,现在的我,虽然进了杂志社之后,文笔大涨,也如愿在CN省级期刊上用编辑的昵称发布了自己的文章,这些都可以写进简历里面去,我很开心,我不后悔,只是现在的我又重新开始变得迷茫。

因为工作太忙,尤其是校对太多,所以一看到文字就有些不由自主地反感,失去了写作所有的灵感,不是吗?

我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找一份清闲的工作继续我的写作之路。

而且像吴云星这种人的出现是我不曾预料到的。

当无能为力时,最讨厌的还是自己,如果自己在大学的时候更努力一些,再努力一些,目标更多更细致一些,也许毕业的时候就能被出版社录取,当一个不用辛苦校对的图书编辑。

如果不分昼夜地写作,如果当时的写作水平就达到现在的程度,那么大学期间就有作品可以出版,现在也不至于这个样子。

但,如果那样的话,就永远见不到吴云星了。

永远不可能相见。

就连这样的相遇都是重重巧合,差一点就此生根本无缘见到。

可是现在,即使见到了又能他怎样?

或许是我不能什么都求,求写作,求一个安稳的工作来有精力写作,甚至求吴云星这样的人喜欢到我,我求的太多了。

为了让自己开心起来,反而花了5500块钱买了新手机,难道花了这5500,自己就会忘掉被偷的手机,忘掉吴云星吗。

一气之下买了如此贵重的手机,其实并不是真实的我,我只是被一时的怒气蒙蔽了双眼。

 

晚上一直到快九点才想起来要去吃点东西,一想到这样沉郁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换了衣服,出门准备去找点吃的。

但现在实在是有点晚了,自从那天手机被偷,我就再也没去过大润发附近,一向绕着走,也没有在附近吃过饭了,然而这一片只有大润发附近都是卖饭的……我突然想到,偌大的棋盘小区里面好像有一条小吃街,有一家从外面看非常文艺的面馆,我一直想要去,还从没去过。

 

面馆里有一对四十岁上下的夫妻俩在吃饭,我去前台点菜,老板说只剩下面条了好不好,我说好,看了一眼菜单,雪菜肉丝面。如此快速地选择了雪菜肉丝面,是因为大学里最爱吃的一个窗口就是雪菜肉丝面。

便坐下来等,这对夫妻俩的饭桌与我隔壁,我坐的位置正好面对着他们,等面的时间忍不住偷偷观察起他们。

刚才一进门,便觉得他们夫妻俩是像大老板的有钱人,因为我一眼看到这位女士梳着个清爽干净的髻子,衣着是朴素大方的中式风格,包包看起来也不便宜。而男士虽然胖了些,但上面穿着件白色的中式衬衫。一般的大老板不都爱穿着一件中式衬衫么。

此时,面馆老板出来了,同这位女士讲话说,刚才一直在忙,所以没有出来看。

哦,我心想,他们是常客呀,与老板这么熟悉。

这对夫妻俩都四十了,还过得这么小资,真是令人感动啊。

女士用声音温柔好听的普通话,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说面条真的太好吃了,又说这次鸡爪很好吃,只是没有多炖些等等。寒暄过后,老板又走了回去。

我心想,原来这家面店还有鸡爪啊。只是不知道鸡爪多少钱,如果不贵的话,我下次来也要试一试。

这时,这个男子接了个电话,说XX老板,我是X总,我们谈一个关于……

听到这里,我心想,果然是大老板啊,我并没有猜错。

 

一切都在按照正常的剧情发展,如果不是接下来的这一幕的话。

男子撂下手机后,女士对他说,这样也不是个事呀,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我有朋友和别人合租的房子合着一个月九百块,什么都有;还有一个朋友……

我怀抱着店主刚刚送来的大碗面,震惊了。

男子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说自己这不是周转不开么,他可以跟XX去住……

女士说,那你去住啊,今晚去住,你这样很不方便的,连洗衣服的地方都没有……

男子明显已经很听不下去了,可女士还在不停地说着,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便开始接电话。

我还在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时,女士的电话还没有打完,男子便站起身出去了。

他站起身走出去的时候,我才注意到他的鞋和裤子并没有中式衬衫显得那么高档,而是……脏且寒酸。

是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块的黑色旅游鞋,和一条很旧很脏的廉价西装长裤。

女子打完电话后,也站了起来,拎起来她放在旁边椅子上的一个看起来像是高档牌子的纸袋,也走掉了,走掉之前没忘与老板寒暄几句。

看来她真的是经常来,不过,该不是她与他两个人经常来的。

我之前一直以为这个纸袋是男子送给她的,如今看来也已不大可能。

看到这里,故事却戛然而止,我再按捺不住好奇心,也不能追上去。

这名女士和这个男子,该不会是夫妻关系了,可能连朋友都不是?也许只是普通的网友。

可他们在网上是如何认识的呢……

再或者,这名女士也不如表面上那么有钱。

我已经开始吃面。不知是面的味道真的一般,还是我心情更加的不好,这个面的味道,比起女士之前一遍又一遍的高度评价,实在差太远了,

我的表面动作仍是在吃面,但我的内心已经是波诡云谲。

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但直拖到近九点才下楼来,没有任何的食欲,但还是想要吃东西,单纯地想要往胃里塞东西而已,也许只是潜意识在提醒自己:心情再不济,饭还是要吃的。

 

这两天心情低落也是因为最近并不太如意,手机被偷更是雪上加霜,心想我理想那么远大那么美好,可还是得苟且于眼下的生活。

前几天恰好看到一记录片,标题是“毕业一年的你,如今过着怎样的生活”。我心想,这不说的就是我么?点开一看,其中一个女孩子哭得稀里哗啦,说并不是在生活,其实真的是在生存……

可回头看这位男子,连和我这样与人合租,都没有多余的钱,相比之下,我竟算是幸福的了。

 

走出面馆之后,我第一时间给凉姜打了电话,她说她也不知道该怎样评价这一事件,然后催促我快点回去,手机被偷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她不仅丢过手机,还丢过笔记本电脑,明天一定要继续努力工作。

是这样。我说。

今晚回去我就继续学习。

 

PS:其中比较潦草,以后会修。

5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