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俞县私塾来了位先生,长得是一表人才,说话也是彬彬有礼。

    引得小娃娃的长姐们,送娃上学也不着急回去做饭。

    只可惜啊,时间长了,大家都发现这先生恐怕是个傻子。

    私塾院内有一池塘,池塘里养了不少金鱼。这些金鱼皆是街坊邻居放生此处。

    “先生最喜欢对着池塘发呆!”

    偶有长姐问道,便有娃娃回道。

    池塘有什么好看的?难不成里面还有“颜如玉”?还是娃娃乱说的?

    长姐很是不解,便留了个心眼,等下次送娃娃时,她得注意注意。

    不曾想,娃娃可没乱说,且说得不够准确。

    几位长姐互相询问,得出一致结论。

    “这先生脑子莫不是小时候被驴踢了?怎么喜欢老对着池塘发呆。”

    “可不止发呆呢!你们难道没注意?”

    “还有?”

    “他啊,每次都会对着池塘说句话!”

    “什么话?”

    有人清清嗓子,故作姿态学起了先生。她抖了抖衣袖,食指委曲指向前方,柔声说着。

    “听说红烧鲫鱼不错,下次我要吃了你试试。”

    俞县很穷,私塾是村民们一起掏钱请人搭建的,里面的什物也是集全村人智慧,想到多少准备多少,包括教书先生。

    听说了这么个事,部分村民开始想着,这教书先生得换,傻子怎么能教好娃娃们呢?

    可众人一想,修建私塾已然花了不少银两,又无多余钱财请其它教书先生,再说了日子一天天过去,也没见着先生有什么出格的事。

    何况,自家娃娃识字不错,能帮着家中读封家书,不错不错。

    先生还是值得信任的,口口相传的事儿需要挑着听。

    不过啊,最近几日关于先生的传闻,越来越邪乎。有人竟说看到先生半夜点着灯笼,满嘴是血生吃金鱼。

    后来总有人送完娃娃,便要去池塘瞅一瞅,以防哪天突然发现池子里的金鱼全不见了。

    鱼儿不多不少,整整七七四十九条,也亏得有位长姐数了,否则还当真有人信了。

    先生名誉算是保全了,可脸上的笑容确是少了。长姐们个个猜测先生是怎么了,娃娃们回家后各种回答层出不穷。

    “先生想吃鱼。”

    “先生想吃鱼,红烧鲫鱼。”

    “先生想吃鱼,红烧鲫鱼。他不会做。”

    “先生想吃鱼,红烧鲫鱼。他不会做,只想吃。”

    有长姐连夜给先生烧了条鱼,无奈先生死活不接受。有人说先生是清廉之人,于是长姐趁着先生教书的空档,偷偷放在私塾门外便离开了。

    听回家的娃娃说,先生看到红烧鲫鱼的那一刻瞬间红了眼。

    “这么感动?!”长姐笑着问道。

    “不,先生是伤心得哭了。”娃娃回道,“嘴里还念叨‘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长姐对弟弟说的后半句自动忽略,她想着怎么不是感动呢?伤心什么?长姐很是疑惑,与朋友一说,朋友摇摇头,榆木脑袋。

    “先生天天看金鱼,你应该烧条金鱼。”

    “那行!待会接小弟时,你帮我看看池子里哪条可以捞了杀了。”

    岸上两位姑娘嘴上商量着怎么烧鱼,眼睛打量着池子哪条鱼更适合。

    小锦吓得整天没敢游出水面透透气,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才搬来这池子多久,便遇上吃自己的人了?

    小鲤那家伙真不可靠,想当初是他说这儿风景优美、村民质朴、小儿童真,最主要的是,不断粮!可,这与鱼命相比,又有什么好稀罕的?!

    当即,小锦绕着池子游了一遭,找到小鲤将他臭骂一顿。

    “这、这可不关我的事儿,你得去找那教书先生呐。她们不是商量烧了我们,孝敬先生么?”

    小锦在这池子里待了三年,先生才来大半年,所有关于先生的事,她不是听他人所言,便是听先生自个儿说起。

    先生似乎在找谁,听上去像是儿时曾救他性命之人,他要报恩。

    “所以说嘛,救人得看就谁。要是十几年前我救的是他,今日我不得后悔死。”

   “怎么看?”

   “折子戏里不常有‘以身相许’嘛,这总比要了我的命强吧?”

   “可是我怎么记得,你当初救了的那个小孩,醒来便指着你的鼻子问,”说着,小鲤有模有样学了起来,食指指着小锦的鼻子,“你是何物?”

   “这个、这个、这个暂且不论,我今晚就去找他,装鬼吓一吓他,让他此生见着鱼就怕!”

   “你都不用装,”小鲤指了指她脸上的红斑,“有这个就行了。”

   是夜,小锦哭丧着脸站在先生屋外。虽说她修道已过五百年,但无奈十多年前救了个小屁孩,让她修为耗损百年。如今化为人形,脸上这红鲤斑却是难以消除。

   怎么说也是救人的印记呢!小锦想了想心里好受了不少,她伸出手想敲敲门,转念一想,不行!我们做妖的,得妖里妖气。

   正要推门而入,先生提前打开了门,小锦没能站稳,装了个先生满怀。抬头一瞧,小锦这脸上的红斑愈发加深。

    先生还蛮好看的。

    不行,妖要克制。小锦双手叉腰站在先生面前,故意站在灯笼下,露出尖尖细牙,活像个罗刹。

    “先生好大胆!敢吃池中锦鲤?”

    先生不语,呆呆看着小锦。

    莫不是当真被吓着了?不行不行,要是被吓成傻子,这书还怎么教?没有了教书先生,这私塾恐怕是要被拆了,私塾没了,这池子还能有?没了池塘,她可怎么活?

    不行不行,小锦晃了晃小脑袋,镇定,镇定。她右手捏了个诀,周围慢慢地腾起了烟雾,烟雾中灯光柔和了不少,她的尖尖细牙恢复正常,面目朦胧许多。

    先生看上去还是有点呆,但脸色缓和了不少,甚至、小锦微眯着眼,他甚至看上去有点儿高兴。

    高兴?小锦纳闷,可先生还是不言不语。

    她语气缓和很少, “先生有所不知,锦鲤乃是吉祥之物。若、若吃了去,恐怕会、会遭天谴!”

    先生良久才道,“我何时说要吃锦鲤?”

    “前几日,我尚且瞧见有姑娘给你送了红烧小鲫呢!”小锦愤愤不平。

    “我吃了?”先生反问。

    小锦想了会儿,“没吃,虽然没吃吧,但仍有人找给你吃锦鲤呢!”

    “我不吃锦鲤。”先生回道。

    “当真?”

    “自然。”

    小锦微微一笑,眉眼弯弯像极了此刻天上的月亮。

    她道了声谢,便想离去。谁知先生拉住她的衣袖,久久瞧着她的脸。小锦忽然想起红斑,脸上有了愠色。

    “有什么好看的!”

    先生却突问,“你是何物?”

    他声音有些颤抖,眉头紧皱,似是困惑似是询问。

    不知怎么,小锦瞬间想起了十几年前在河边救起的小孩。她再仔细一瞧,难不成是他?

    “小、小孩?”

    先生微微笑。

    没错了,小锦心中十分肯定,没错了,一定是他!但这人,怎么恩将仇报呢?

    她很生气,“你怎么能想吃恩人呢?”

    “我何时说过要吃了你?”

    “你经常对着池子说,你要吃了我们!”

    “我、我只是想让你现身,”说着说着,先生的声音越发小了,继而又突然说道,“你仔细想想,我何时吃过鱼了?”

    她想了一会儿,他好像确实没吃过。

    她回道,“好吧。确定不会吃了我?”

   先生点头说道,“但我一直在找你。”

   小锦整理好衣袖,她心里想着,回去得在小鲤面前臭美臭美,有了先生这个保护伞,他们在这池子里以后不得快活似神仙呢!

    她随口一问,“找我干嘛?”

    “报恩。”

    报恩?不错不错,她可以提要求了。

    比如说:禁止村民前来打扰,禁止娃娃往池子里扔东西。要多多往里面撒点他们需要的粮食,更重要的,他要保护他们。

    冷静冷静,条件得慢慢提,小锦想到这忍不住笑出声。但她得矜持,要不然被其它妖知道了,还不得到处说自己是个爱占便宜的小锦鲤?

    得让先生来允诺。

    小锦抬起头看着先生,笑脸盈盈问道,“怎么报呢?”

    “以身相许。”

 

 

(最近想吃鱼,无奈没时间。)

(小短文挺好玩的,以后有好玩的就试试。)

(希望你们会喜欢,感谢。)

3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