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昨夜是怎样睡着的。

我梳妆打扮好之后,拎着包包走去杂志社。

我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十分可笑,难道不是像在演电视剧一样吗,我是女二,只是女一突然的结婚不符合这个剧情的走向,我却突然觉得心里像空了一块。

他又何必何苦这样?

 

我多想见到这个女生啊,我只是想把我自己和她逐条地分析一下,从样貌、身高、学历、学识,

我的学历虽然不是211,985,好歹在省内也是前几名,是重点一本,身高的话,我个子有172,超过我的女生不是很多,再说长相,起码杂志社的人都觉得我长得挺好看……虽然远不如吴云星,但他不热衷于打扮自己,所以我觉得,综上所述,我并不是配不上他,如果他愿意的话。

我想起来前几日凉姜在QQ上跟我说过的话:有的爱情不能拿这些硬性条件去一条一条的去对比,不是他觉得你条件不错就会喜欢你,尤其是他这种性格的,他没有必要按照你的要求喜欢你。

我说,以前我从没想过,甚至读大学的时候,我都没想过这些,我觉得爱情就是爱情,容不得这些乱七八糟的,或许只是走投无路,实在想不到他必须喜欢我的理由,所以想出了拿自身条件来说服他的,他还是有必要喜欢我一下的。

 

下午的时候,余主编开始让吴云星打印出校对的稿子,交给我校对,但让我校对的时候已经四点多了,吴递给我的时候,我问他是否必须在下班之前校对完。

“不一定吧。”他说:“尽量就是了。”

然后我尽力校对,校对的时候出现了很多问题,我尽量直接问吴云星,这样可以增加和他交流的机会。

下班的时候,我果然没有校对完,距离校对完还有二十多页的内容,然后我正打算收拾东西回家的时候,心想带着校对稿件回家校对,我问余主编:“我可以回家了吗?但是没有校对完。”

没想到他反问我:“你今天有什么事吗?”

“呃……”

我反倒被他问住了,我没有什么事,只是想尽快回家学习。

而且,最主要的是,我想和吴云星一起走。

但是我不能这样回答,我只能说:“没事,当然没事。”

“没事的话,就在这里校对一会儿吧!尽量今天校对完吧。”

我万万没想到余主编会这样说,但既然他这样说了,我便即刻收回了很想和吴云星共同下班的想法。

我感受到在我和余主编交流时,离我越来越远的吴云星。

算了。

没有吴云星,我感到像少了一块,但依然低下头重新校对起来,等我校对完毕的时候,已经从六点半变成了七点半,哦对了,今天杂志社把下午上班的时间推迟了一个小时,那么下班的时间也向后推迟了一个小时,下班的时间变成了六点半。

七点半,我走出大厦门,抬头看着天空,天都黑了,漆黑一片,夜风却变得暖了,但是总觉得有些焦躁不安。

 

肚子叫了起来,我忍着饥饿在回家的路上吃了碗米线,继续沿着历山路向前走,走着走着突然想起来那个本子今天早晨起来学习的时候用完了,笔芯也快没有水了,就转弯向师大走去,师大门口有一家很大的文具店。

文具店里的文具都很漂亮,令我眼花缭乱,是不是快到六一儿童节了,里面的本子还有明信片上面都是关于儿童节的主题“单身狗”“”等等,我觉得好笑,但没有买。

挑选本子的时候,从货架上居然看到了星球主题的本子,漂亮不已,旁边的便签本也是配套的,于是我买了三本星球主题的本子,火星、水星、土星,地球状的便签本。

买好东西之后,我顺着文化西路向西走,不知为何,今天人特别多,街头卖唱的、乞讨的、推销的,逛街的大学生情侣。

也许不是今天人多,只是现在是八点多钟,天气又变暖,所以出来的人变多了。

我不喜欢这样的人多,这样的人多只是让我自己觉得十分孤独。

我从小就对吃完饭之后的时光感到惶恐,这个时间点最容易焦躁不安。

我有些焦躁不安,只好拿出手机插上耳机开始听着音乐向前走去,但是刚才在文具店里买的东西没有给袋子,我只能两手拿着文具,把手机放回上衣口袋。

我站在历山路的斑马线前,走到人行横道的正中央,我感到耳机里面的音乐突然消失了,我吓了一跳,以为手机掉在了地上。

然而原地停住,惊慌失措地看向地面,以及身后的马路地面,地面上并没有我的手机。

并没有什么手机的踪影。

我连忙摸向口袋,口袋里果然空空如也,我拽出了耳机的线头,手机没了。

手机没了!

我茫然地看向四周,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

手机如何会消失不见的。

1秒钟,2秒钟……

直到几秒钟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有小偷。

我的反应向来是缓慢而迟钝的,在这件事上恰被体现得淋漓极致。

可是我的手机哪里去了?

我不自觉地停下来,在人行横道的半截处停下来,在马路正中央停下来,茫然地环顾四方。

周围的人急匆匆地从我身边经过,连看都不看我,但他们匆匆的步伐和低头的样子让我觉得他们都长得像坏人,好可怕。

这时候从我身后走来一个女生,拍了拍我,指向前方,低声说:“是那人……”

她向前走远了我才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只见前面有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矮个男子,步伐慢极了,比四周的人都明显慢很多。

我大脑一片空白,躯干也全无力气,我走到他的身后,跟他说:“你快把手机还我。”

他用放在右口袋里的右手,从右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这不是你的手机。”

我知道这不是我的手机,我看向他左手口袋,亮着屏幕的手机。

“求求你快把我的手机还我,里面还有很多重要的东西!”

我快要哭了,声音里带着哭腔。

“我这里并没有什么你的手机。”

他面无表情地收回他自己的手机,快步逃掉了。

 

我的身边都是人,但都是陌生人,除了那个低声告诉我的女生外,他们一个个像NPC一样头也不抬地走掉了,我很难过,我突然觉得可怕,我怕这些全然陌生的人潮中还有那个男子的同伙,我觉得他们的脸都恐怖得可怕。

我已经看清楚了那个偷我手机的男子的脸,并且他还没有我高,我突然想到我此时此刻孤立无援,如果他们想要继续抢劫我该怎么办?

想到这,我快步走了起来,一边走一边偷偷查看身后有没有人跟随我,我跑进了过了马路之后的大润发里面。

掀起大润发帘子的时候,才注意到玻璃上面的提示:警方提示:请看管好自己的手机等财物!

其实刚才有一秒钟想要去找到警察。

 

我没有后悔没有跟他大战一场,我知道其实我可以再抢回来,只是那样危险系数太高。

我爸总跟我说,遇到抢劫的什么的,要财物就都给他,命要紧。

是的,我从小到大都很惜命,尤其是越长越大之后是机制的、下意识的惜命:一、因为自己是独生子女;二、因为自己还有理想未实现。

这两点让我完全放弃去争抢一个,里面存放了很多我写的东西的手机。

文丢了可以再写,想不起来的就让它消失吧,再重要的东西都不如命重要。

但让我难过的还有,里面有我和吴云星从最初到现在的聊天记录。

从完全陌生的最初。

就像是物理学中的奇点。

宇宙大爆炸。

现在。

奇点消失了。

被人生生凭空夺走了。

 

从大润发走回住的地方不过五分钟,我失魂落魄地跑回了住的地方,拿出钥匙打开住所的门,应该快九点了吧,但是室友还没有回来。

我想到手机的支付宝还有我刚发的工资,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敲开了邻居家的门,借用他们的手机给支付宝的客服打了电话,冻结了我的支付宝账户,也给移动公司打电话冻住了我的手机账号,还给我爸打电话告诉他我手机被偷了,万一有人打电话过来,千万不要上当受骗,感谢过热情的陌生邻居一家之后,我回到了屋子里。

我的手机被偷了。

怎么能是自己呢?

当初买小米MAX还是因为它的屏幕大,写起东西来异常方便,但是就这样被人轻而易举地偷掉了,虽然它买的时候就不值钱,但是里面写了无数重要的资料。

怎么能是我自己呢?

我陷入了这样的怪圈。

突然想到自己的手机有可能被用来联络朋友、欺骗朋友后,我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登上了QQ,告诉了一些朋友我的手机被偷,但是电脑登陆微信需要验证码,我怎么也登不上去。

直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室友回来了。

她听说我说完这件事后,就惊呆了,她为我感到可惜,说以她的性格应该会拉住他,无论如何都不让那个人把自己的手机拿走,原地撒泼之类等等,但我明显不是那样性格的女生,应该怎么也做不出来,然后她把她的另外一个不使用的手机借给了我,让我先用着。

我用手机登陆上了微信,但令我失望的是,我丢了手机的这几个小时里,什么也没有发生,微信上一片安静,就像还没连上网络一样。

吴云星。

我快速地打开与吴云星的小窗对话。

我:哥,我的手机被偷了,刚刚。

发了一个哭的表情。

我:我好难过啊。

他没有回我。

难过的时候最需要人的安慰,最想要喜欢的人安慰,因为觉得得到了他的安慰就会很开心吧。

我半躺在床边快要睡着的时候,手机一震动,我打了个激灵,又醒了,我举起手机一看微信,是凉姜的回复:什么!你手机被偷了!?

凉姜一向睡觉很早,所以我之前没有想过期待她的回复,想必现在之所以看到也是因为已经睡了一觉。

阿春几十分钟之前也回复了我:怎么回事,怎么被偷的?

我一看时间,已经快一点半了,吴云星还没有一丁点的消息,我的心凉了半截。

我知道吴云星平时也不会早于十一点之前就睡着,那么他应该是看过了我的消息。

之前我发给他的消息也通常都是,几十分钟之后才能得到一星半点的回复,那纵使那样,我也很高兴。

然而今天,我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竟然没有回复我。

他该是故意的吧?

他应该是故意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地再次摸向桌面上的室友给的手机,打开微信,果然,仍是没有消息。

明明是我的手机被偷了,他却像失联了一样,杳无音讯。

我失落失望地爬起来,像个失去魂魄的人一样,失魂落魄地站到地面上,准备开始新的一天。

吴云星一天比一天的让我失望。

每一次我都以为不会再有更让我失望的时候了,但每次都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失望,每次都是这样,毫无温情,毫不温柔。

他不是一下子就拒绝你的,他是亲手拽着绳子,一点、一点地,把你缓缓放入深渊。

我本来不想带着这个没有手机卡的手机去上班的,想了想应该还会用到微信,就还是放进了包里,我去上班了。

 

今天到杂志社到得特别早,8点就拎着早餐进了办公室,但我没有想到余主编也在。

其实我有些生他的气,因为我知道昨天交给我的稿件没必要非得校对完毕,连一向严谨的吴云星都这样说了,但他一定要我留在这里加班。

所以,昨晚我没有和吴云星一起下班。

下班下得那么晚,过马路的时候恰是人潮涌动的时候,手机被偷。

如果人没有那么多——我天天从这条路上过,都过去近三个月了,为什么从没被偷过?

“怎么今天来得这么早啊?”

我气呼呼地对他说:“主编,昨晚我的手机被偷了。”

他正在打手机游戏,他闻声放下了手机,吃惊地看着我:“什么!”

“就是这样。”

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他。

“这分明就是抢啊!你怎么不上去跟他抢回来啊?”

“我一个女孩子,而且是晚上,真的很害怕。”

“街上都是人,你不用怕的。”

我心想,主编大人啊,要不是你非得让我待到了七点半,我会那么晚回家吗。

手机也不会被抢。

“我们公司有闲置手机,一会儿他们信息部上班后我去给你申请一个。”

“啊,不用了吧,我室友把她闲置的手机借我了。”

“这样多不好,还是用社里的吧。”

“好的,谢谢主编。”

我瘫坐在座位上。

 

吴云星昨晚始终没有回复我的微信,呵,一会儿我倒要看看他来了之后,怎么解释!

我气呼呼地开始吃早餐,虽然胃口全无。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久到我都怀疑吴云星不来上班了,然而他还是来了,又是踩着点来的。

我瞥到他打完卡后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他看起来,没有对我感到任何一点的歉意。

为什么这个人,脸皮那么厚?

我开始疑惑起来。

我真的生气了,我手机被偷了这么大的一件事,第一时间就想跟他说,想从他这里得到些安慰,然而他不仅没有安慰我,不仅连最基本的原因都不问,居然连回复都没有回复我。

这太过分了。

我气得不行,对着屏幕什么都做不下去,又变得无法控制眼前的文字了。

 

“啊,李汐的手机被偷了,你去带她去信息部申请使用之前闲置的手机吧!”

余主编这样说。

我觉得他可能也感到心虚,所以想要弥补我。

“被偷了?”他的声音很大:“李汐,你的手机怎么被偷了?”

他这一叫喊,全办公室的人都听清楚了,纷纷回头看向我:“什么,昨晚你的手机被偷了!”

“是的,是被偷了。”我站起来:“真是气死我了。”

“我先带李汐去领手机吧,这种事中午有时间再讨论吧。”

他说。

同事们还在身后好奇地追问:“哎——在哪被偷的啊?”

 

回来之后,我坐在座位上打开了杂志社的手机,因为还要用微信来做公众号,所以我必须现在就登陆,室友的手机因为忘记了WIFI密码,所以我的微信一直没有连网,算了,直接用杂志社的手机连上WIFI,再下载一个微信直接登陆吧。

下载微信之后打开,我发现因为更换手机频繁的原因,这次没有办法登录了,它居然要给微信三个好友发验证码,让我在手机上输入验证码得以验证。

我想了想,从头像里选择了吴云星、晓晓姐和林平。

在工作QQ上询问了晓晓姐和林平,他们很快发给我了一串数字。

但我看到吴云星恰好不在自己的电脑前,又跑去了余主编的座位上,两个人在讨论问题……

我回头看向他……思索了七八秒钟,他们依然没有注意到我……算了,豁出去了。

我站起来,离开座位,走向他们。

“星哥。”我微笑(或许是假笑)地向他:“我用这个手机微信登陆不上去,需要三个好友的验证码,因为离得近,所以让微信发给了你一个。”

“哦。”他拿起桌面上的手机:“需要验证码是吧?”

演得真好,昨晚我手机被偷的事,他直到今早都根本没有回复我,现在却在这里演戏,演得云淡风轻的,仿佛我昨晚根本没有跟他说似的。

他这样竭尽全力地演戏,倒让我开始怀疑起自己昨晚是不是网不好了,那两条极其重要的文字根本没有成功发送一般。

呵。

“498157。”

我凑过去,又看了一遍数字,记了下来,回去打在自己的手机上。

登陆成功。

 

(消息1)吴云星:我昨晚喝多了,1点多才回来

怎么会这样!

我来上班之前明明没有收到他的任何消息!难道真的是微信的网络出现了问题?

我急忙点开,竟然是8点20分发来的。

可是,只有这一条消息。

8点20分的时候他都快走到公司了,还有必要回复我么。

 

到底喝了是有多少,并且,即使8点20分才回复我,也没有说安慰我的话,更连手机被偷的原因都没有问。

就这样。

难得我还因为手机里有和他从头开始的关系的微信记录,而伤心难过。

我伤的又是哪门子的心。

就这样了吧。

吴云星。

你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对你失望,你以为没有尽头,可今天也许这个量变到质变达就成了。

我手机丢得可以,我手机,该丢,就算把从前一并抛弃。

该丢得很,丢得决绝。

我的手机,丢了。

6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