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中午的时候,吃过饭后我打算 照例带着学习资料去楼顶背诵,但经历过昨晚的事情,忽然有些焦躁,于是打算去千佛山上散散心。

我在焦躁什么呢,最害怕的就是,即使他最爱的那个人结婚了,他都不会把目光转向我。

我依旧从大厦后面的千佛山侧门进入千佛山,沿着山路一直向上走,今天天气似乎突然开始热了,走了不一会儿就全身发热起来,想要把上衣减掉一层,我厌倦夏天,其实因为我有轻微的无汗症,耐不了热,天气一热就极容易中暑,但这件事我很少同人讲到明白,除非阿春和凉姜这样的好朋友,其他的人大概都是不了解我一到夏天是有多么痛苦的。

走了很长的路,我终于来到文昌帝君的大殿跟前,我向来崇信文昌帝君,只是还未来拜会过他。

一如凉姜所说,我脑子里最近盛放的东西确实有点复杂,就如信道信佛,写古代玄幻小说,却投靠了一本科普杂志,现在做着科普杂志,居然也做得不亦乐乎,发觉出了科普的好处。

文昌阁坐南朝北,门前有让人仰望的

走入大殿后,我静静地仰望文昌帝君,我真的很想让他感受到我目前焦躁不安的情绪,走上千佛山之后我心情倒是平静了许多。

我一转头,看见了桌案前的道士师父,他静静地坐着看我。

“我想上柱香,师父。”

我说。

这是我第一次在寺庙里正经地买香火。

“不要着急,我先为你测算一下你的生辰八字。”

于是我坐在师父的桌案前,告诉了他我的生辰八字和名字以及出生地。

“你这个年纪,现在是工作了,还是在读书?”

“工作了。”

“在哪里工作呢?”

“就在山下,一家杂志社。”

“哦,我看你比较适合从事艺术方面的工作,在艺术上有很高的造诣。”

曾经算过命盘,也说我在艺术上有很高的造诣,可是我现在已经从事文学工作。

“是吗,我现在是在杂志社里面做编辑,本科的时候倒是美术专业的。”

“文字编辑?”他问:“是什么杂志呢?”

“《探索日》,不知道您是否听说过。”

现在我已经习惯于在别人问我杂志社名字时,自己心中就已经确信对方回复的是确定。

“啊,看过,原《探索日》这本杂志在我们济南啊。”师父说:“而且就在山下。”

“是这样。”

我说。

“啊!”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您这本杂志是——科普杂志?”

“是啊。”

“那……”他忽然变得忸怩起来:“你信不信我们这个?”

“我是喜欢的,我其实很了解道教知识,不过没有佛教了解得深。”

鉴于此,我把我其实是一个小说作者,而且正在写玄幻小说的事告诉了他,我说我很喜欢道教。

其实他也很年轻,应该比我大不了几岁,所以玄幻小说是什么应该是知道的。

他听了之后的表情忽然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那你这个很神奇啊,一个是科普,一个是……”

封建迷信当然不是,只是两个看似完全相悖的存在。

“其实我之所以来,也是因为正在写小说的缘故,我觉得我写得还是不够好,所以没有人看。”

“你很年轻,以后会怎样,究竟不得而知。”

他淡淡地说。

我把目光专向幽寂的前院,看着天渐渐阴了起来。

其实这大学四年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想过出家,看佛经看得入了迷,从古代的东西里面拔不出来,也没人能够把我拔出来。

但是现在我却回不去了。

找不回那时喜欢古代的东西,喜欢得撕心裂肺的感觉。

现在我更喜欢现代的东西,对未来的东西也深有感触,甚至一想到虐心的地方总想哭泣。

“其实其他的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我有一点想要叮嘱于你,”他缓缓地说:“你是一个容易脱离现实的人,而且你又写小说,所以不要陷在虚幻的东西里面出不来……”

哈哈哈……我内心却止不住想要笑,面前的师父居然叮嘱我说,不要陷在虚幻的东西里面出不来。

我想,其实他在除了这样上班以外,都比我更像是一个正常人。

其实我现在的问题不是出不来,而是回不去。

不是从虚幻里出不来,而是从吴云星那里出不来。

我现在的问题是。

我已无法使自己重回到小说的梦境里。

我现在的脑子里都是吴云星。

 

师父取了一支大香,让我跪伏的文昌帝君的座前。

虽然去过的庙宇教堂多了,但其实这是我第一次虔诚地跪拜神像。

我插好大香,许了两个愿望。

一愿吴云星喜欢我。

二、如果吴云星不喜欢我,请麻烦让我的岛·书店笔试考过;当然,尽量让吴云星喜欢我,我宁愿不过。

 

走出文昌阁,我觉得心里幽静多了。

有了文昌帝君的庇佑,我觉得我又有了重新前进的动力。

让吴云星爱我或者即使吴云星不爱我,我也要努力过了这道坎。

 

没想到也没过多久,笔试很快就来临了。

5月5号的时候我登上岛·书店官网,看到5月14日举行笔试。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恰好是母亲节。我本来打算母亲节的时候回家,这样看来又无法回家。

但随着工作压力的增大,并且我为了节省时间开始在外面买饭吃,周五的时候居然突然腹泻起来,而且也有些发烧,我只得请假,在住的地方一边休息一边复习考试内容。

第三天的上午,我收拾东西打车去到考试的地点——岛·书店的总部,也在经十路上,距离和谐广场比较近。

快走到总部的时候,突然看到身后有一对情侣,女生突然说自己想拉肚子,两个人着急找卫生间,男生问我知道附近的卫生间吗,我回答说不知道,男生一边搀扶着她一边埋怨她吃坏肚子,别再耽误了考试,然后他们并没有向总部走去,而是向别的路上去找卫生间了。

我来到总部的大院里,站在大厦楼下,大楼被封住了,上着大锁,显然是不让我们进,现在来的人还不多,我坐在台阶上背诵自己准备的资料。

过了一会儿,考生才开始越来越多,身边互不认识的考生开始互相交谈起来。

这时候,我身边的一个漂亮妹子问我:“你考的是什么岗位呀?”

我回答了她,她告诉我她报考的是营销岗位,但自己并不是学营销的,对营销也不了解,但没有自己的专业岗位,只能随便报考一个。

虽然很漂亮,但是看起来比我年龄要大一点。

“你是应届毕业生吗?”

我问她。

“不是的。”

“那你是已经工作了?”

“也不是。”她告诉我:“其实我是研三在读。”

我惊讶于她竟然是研究生。

岛·书店其实也不过这样,她的专业与岛书店完全不对口,研究生毕业不至于一定要来这里考试,而且她还是从外地赶来的,前一晚住在酒店。

“可是我比较爱看书。”

她说。

我想我也是。

“你是应届毕业生吗?”

她问我。

“我也不是,我去年毕业的,现在已经工作了。”

“工作了?”

她感到惊讶。

如我所料,她开始询问我工作的地点,我告诉她是《探索日》杂志,以及我参与过的另一本杂志,没想到她听了之后,表现得异样兴奋。

“天哪!这两本杂志我都听说过,还买过呢!没想到编辑就实实在在地站在我的面前!”她兴奋地说:“你知道吗!我的梦想就是当一个编辑,但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当编辑!”

也许是见多了这样的场面,我竟然变得十分淡定,要搁一开始的时候,我内心应该会偷着乐吧,被别人如此羡慕。

可能是习惯了,当编辑无非就这样,虽然跟我想象中并无二致,但只是习惯了就觉得没有什么了。

 

“可是你这么好的工作,怎么想要来考岛书店啊?”她感到纳闷。

“因为某些原因吧。”我笑着说:“其实我以前很喜欢岛书店,这次来也是打个酱油,其实没有太多要辞职的打算。”

“哦,这样。”

她笑着说:“济南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我以前还从没来过济南。”

我惊讶于她是山东本省人,却还没来过济南,然后对她说:“那想必岛书店的旗舰店,岛上书城,你还没有去过吧?岛上书城建设得很好,岛·书城也在这条经十路上,不过得从这里向东走。”

然后她表示出了很想去的愿望,我把岛·书城的地址告诉了她,然后告诉了她几条可以去的公交路线,她对我表示了感谢,说考试之后一定会去。

“但是你对这场考试准备得好认真啊,现在都在这里背。”她说:“你看大多数人并没有带资料来,我也是,带着纸笔就过来了。”

“随意背一下啦。”

“因为根本不知道考什么啊,网上也搜索不到任何岛书店的试题,所以大家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只能硬着头皮来考了。”

但是规定了报考岗位,就可以搜索报考的岗位有关的资料,然后这样来踏踏实实的准备,总有考到的题目。

 

大厦的门被保安大哥打开了,大家一涌而进,按照自己的考场向楼梯走去,我……怎么突然有种想要拉肚子的感觉。

不是吧?

啊,可是突然好疼……疼。

一瞬间我的脸应该极度扭曲,怎么会这个节骨点上想要拉肚子,还不如刚才那个女生,起码还没到考试时间。

我冲到卫生间门口,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完毕然后又冲刺到自己的考场,幸好,幸好没有晚,但是大家都坐齐了。

 

我决定以最坚强的意志力做完这一套试题,我虚弱得连握笔的手都在发抖,都快要握不住了,但是我竭尽全力聚精会神,全神贯注在这一套试卷上。

其实,我没有真的特别想去岛·书店,我只是想多一个让吴云星注意到我的理由。

我没有特别想去岛书店。

没有特别。

我忽然想到文昌帝君,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做法保佑我了没?算了,不管他今日想不想的起来那件事,我都要努力一下到达天听。

我用尽全力把答案规规矩矩地排成一排排,放在那里,不会的也已经努力编排附着到纸面。

就这样。

“时间到。”

监考老师把试卷收了上去,我颓废地坐在座位上,仿佛失掉了所有的力气。

走出考场后,我来到公交站台,看着照得大大的太阳,今天阳光倒是很好。

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努力了近一个月的笔试就这样结束了,我仿佛一根松紧带,这种感觉比当年的高考还要强烈。

我十分想要放松自己,几个大学同学打电话约她们出来,她们却恰好都有事。

我看着公交站牌上的牌子细细研究,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一转身,几乎所有的考生都乘车走掉了,很快又来了一趟公交车,我连看都没看就直接上了车。

上车之后才注意到这辆车终点是大明湖。

 

我多想告诉吴云星,我准备了一个月的笔试,刚才终于考完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个月来我压力很大,很紧张。

这种感觉比高考结束后还要强烈,当时我高考结束后并没有想要疯狂卸下一切的感觉,但现在只想疯狂地去往很多地方,想要大声嘶吼,想要释放自己。

 

没想到这辆车也路过岛书城。

我转身过去时,恰好看到考试之前交谈的那位妹子的孤索身影。

我没想到她会听从了我的建议前来岛·书城,其实我说的很随意。

也挺孤独的,是吧?

其实我可以下车去陪伴她,然后我们成了好朋友,我很想下车去陪伴她。

只是我更想一个人静一静,更想一个人安静地对整个世界发出嘶吼的声音。

——我他妈的终于考完了!

吴云星,从此我就有了威胁你的筹码!

如果我考过了。

你求我吧,你求我,我就不会离开杂志社了。

我会勉强答应你的。

 

我在终点站大明湖下了车。

 

Ps 这章开头的时间和逻辑有问题,过后会改。

35 阅读 0 评论